《欲擒故纵》by甜甜爱吃肉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欲擒故纵
作家:甜甜爱吃肉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中H / 正剧 / 美人受 / 年下受
霍成之活了三十年,从未谈过恋爱,却栽在了一个MB的身上。
墨语等了十二年,每天都在盼着和他谈恋爱,终于在床上俘虏了他。

暴躁闷骚攻&腹黑心机受,受是个MB?
年龄差十二岁,甜宠文,肉不能少!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楔子

糟乱的酒吧夜景诡谲得让人眼神迷离,强烈的鼓点,喧嚷的人群,年轻疯狂的身体,即使是坐在角落也充斥着酒杯的碰撞。

昏暗的灯光下,调酒师随着音乐肆意地摆动着身体,极其优雅的调配一杯五彩的鸡尾酒。闪烁着急促的霓虹灯光,吸引着一个又一个饥渴而有需要安慰的心灵。

幽暗的角落里,高大冷漠的男人默默玩弄着手中的酒杯,薄唇紧抿,高脚杯里的晶莹液体泛着萤光。

“成之,听老板说,最近来了几个新的MB,要不要试试”,旁边的邪魅男人饶有兴味的提议。

霍成之薄唇轻启:“好呀,正好这几天没开荤。”

不一会,酒吧老板领着四五个年轻男孩走了过来,点头哈腰道:“霍总,彭少,这是今天新来的几个,刚成年,绝对干净。”

彭斯澜放下交叠的长腿,扬声道:“把头都抬起来,让哥哥看看。”

霍成之抬了下眼皮,扫了一眼站成一排的男孩,修长的手指朝着最边上那个白皙的男孩勾了勾。

男孩看到了霍成之的动作,又怯怯地看了眼老板。

酒吧老板眼神凌厉,“霍总在叫你,还不去快去。”

男孩懦懦地走到霍成之身边。

这副可怜娇俏地样子,成功激起了霍成之的保护欲,大手一捞把人拉进怀里,男孩稳稳地跌坐在霍成之结实的大腿上。

男孩被拉的猝不及防,嫩白的手抵在男人半裸的胸脯上,身体小幅度扭动推搡着,慌张道:“先…先生…”

霍成之似乎很满意他的羞涩,薄唇贴近对方透着绯色的耳朵,低哑道:“别动,放松,暂时不吃你。”

男孩腾的红了脸,不敢再晃动身体,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只能僵着身子乖乖坐在男人怀里,两只耳朵红的像要滴出血。

彭斯澜见两人已经这般模样,也不甘落后似的随便拉过一个男孩,接着对酒吧老板说:“好了,就这俩了,下去吧。”

老板不敢多说,规规矩矩带着其他几个少年离开了卡座。

彭斯澜怀里的男孩很大胆,小手不规矩地在他怀里乱摸乱蹭,彭斯澜虽然身体享受,可是心里有些嫌恶,他看着霍成之怀里那个乖巧的小兔子,一时心痒难耐,忍不住开了口:“成之,刚才我也是一眼看中了他,等你今晚舒服了,能不能给我带走。”

霍成之闻言一笑,一点都不生气,他和彭斯澜从小玩儿到大,好到可以穿一条裤子,所以偶尔也会共享床伴,薄唇微翘道:“那你得问问他愿意不愿意?”

霍成之这话是对彭斯澜说的,可眼睛却一直盯着眼前惊慌的小东西。

小东西快要哭出来了,一双魅惑的狐狸眼,湿漉漉地看着霍成之,哀求道:“不要…”

霍成之被他的模样成功取悦到了,咧着嘴看向旁边的好友,得意道:“斯澜,他说不要。”

彭斯澜气的牙痒痒,泄愤似的拉过身上的男孩,重重的吻了下去,两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在沙发上厮混起来。

男孩呆楞的看着交缠在一起的两个人,眼底全是难以置信。

霍成之被他逗笑了,问道:“叫什么名字?”

男孩回道:“小语,语言的语,先生呢?”

“霍成之,成功的成,王羲之的之。”霍成之难得有耐心的解释。

小语道:“那我就叫您霍先生吧。”

霍成之道:“随你喜欢”,大手端起满满一杯酒,放在男孩嘴边,问道:“会喝酒吗?”

小语摇了摇头,“不会。”

霍成之道:“得学,干这行的不会喝酒可不行。

小语懵懂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霍成之又是一笑,“现在就教你”,酒杯放在嘴边,张嘴含进了大半杯,把手里的杯子放下,接着捧起男孩的双颊,嘴对嘴地把酒渡进去。

“唔…嗯…”小语发出似有若无的嘤咛声。

真甜,霍成之心里赞叹,吻了好一会儿才舍得放开他,“接吻也不会吗?多大了?”

小语感觉口腔里和食道里都火辣辣的,眼睛有些迷离的看着男人,小声道:“18。”

18岁也不至于没接过吻吧,霍成之又问:“没谈过恋爱?”

小语红着脸点头。

霍成之扯着嘴角道:“那今晚就让哥哥教教你。”

霍成之直接把人打横抱起,从卡座上站了起来。

“啊…”小语吓得环住男人脖颈,头埋在男人胸前。

霍成之心尖儿被抓的痒痒的,抬脚踢了一下旁边的彭斯澜。

彭斯澜正眯着眼享受着男孩的伺候,被人突然踢了一脚,满脸不爽道:“干嘛!”

“我先回家了”,霍成之抱着人离开了卡座。

彭斯澜一脸震惊,拽起趴在腿间的脑袋,双目圆睁道:“他刚才是说…回家?”

男孩只顾着嘴边的套弄动作,根本什么也没听到,敷衍地发出嗯嗯嗯的声音。

活了三十年,十五岁初尝情事,十五年来,只谈性不恋爱,霍成之没遇到过什么特别喜欢的人,也不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当然他也不相信什么所谓的真爱。

他那为爱自杀的母亲,就是最好的例子。

霍成之的父亲霍远东婚内出轨,与小三生下一个儿子,霍寻之。

霍夫人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从二十米高的别墅上跳了下来。

那一年,霍成之十二岁。

霍成之十五岁那年,霍远东想让小三进门,霍成之以死相逼,“你要是敢让他们进门,我就和妈妈一样,从这里跳下去。”

霍远东自知有愧,就再也没有提过这件事,那对母子被偷偷养在了外面。

第一章 初遇(H)

酒吧的酒很烈,男孩歪躺在副驾驶座位上睡着了,脸上爬满了红晕。

霍成之觉得自己像着了魔,在刚才酒吧里的几个少年中,这个男孩不是最好看的,但他却一下子被勾住了视线,有些挪不开眼睛,或许是因为男孩长了一双极好看的狐狸眼,青涩中透着一股说不出的魅惑。

霍成之从来不带人回家,这是圈子里人尽皆知的秘密。

霍成之把车停在独栋别墅前,下车绕到副驾驶,把男孩抱在怀里,大步走进别墅。

霍成之洗完澡出来,看到男孩仰躺在深色的大床上,睡的十分香甜。

霍成之摩挲着对方性感殷红的嘴唇,动作间带着一丝情欲色彩。

男孩发出一声不满的嘤咛,紧接着两排扇子似的卷翘睫毛动了动,男孩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坐在旁边的霍成之。

霍成之轻笑道:“醒了?”

男孩爬了起来,不安地打量着整间屋子,“这是哪儿?”

“我家呀”,霍成之修长的指尖在男孩瘦削的锁骨上慢慢滑动,逐渐往下,滑到透着粉色的胸膛上停了下来,“把衣服脱掉。”

男孩有些犹豫,可是又想了想,这不就是他想要的吗,于是红着脸把上身的白色T恤褪掉,裸着白嫩的胸膛坐在男人面前。

霍成之看着眼前这具粉白嫩滑的胴体,喉咙有些发紧,忍不住探出手指游走在粉嫩的胸膛上,最终停在了左胸的位置。

霍成之看到小巧的乳晕旁边有一块褐色的胎记,颜色很浅,只比皮肤深一点。

霍成之受了蛊惑似的低下头,张嘴含住了那颗颤立在空气中的茱萸,时不时伸出舌尖贪恋的舔弄着。

“啊……”男孩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刺激,胸口有些疼,却很舒服,内心想要更多,双手无措的停在半空,不知道该怎么做。

霍成之满足于他的羞涩,不停的来回舔弄着两颗樱桃,嘴里吃着一颗,食指和拇指中间夹住一颗,肆意揉搓把玩着,惹得少年发出一阵阵娇喘。

“霍…先生…疼…别咬了…”男孩的话里带了些哭腔,但是身体却在迎合男人的逗弄。

霍成之欣赏着被自己玩弄到肿大无比的两颗茱萸,乳晕上还泛着大片水光,心满意足的决定暂时放开他们,伸出大手脱掉男孩身下的牛裤子。

男孩羞涩的躺在床上,想要遮住只穿了内裤的下半身,却被男人捉住了动作的手。

霍成之长臂一横把两只纤手禁锢在男孩头顶,薄唇覆了上去,灵巧的长舌勾住粉嫩小巧的舌尖,搜刮着男孩口中甜美的汁液,一阵嬉戏舔弄,右手来到男孩的腰腹间,大掌缓缓探进白色的内裤里,握着不算小的肉棒,轻轻套弄撸动着。

男孩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嘴里不断溢出呻吟:“嗯嗯嗯……”

这是霍成之第一次耐心的做足前戏,从前他都是直接捅进去,反正也只是发泄欲望,自己花了钱的,怎么开心怎么来。

霍成之放开了那张微肿的红唇,在男孩的腿间跪坐下。

男孩嘴角滴着两人混合的涎水,满脸绯色地抬头看他,不明白男人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霍成之伸手褪掉男孩身上仅剩的那条内裤,双手大力的掰开两条修长的玉腿,俯下身子低头看着红嫩的褶皱,忍不住伸出长舌舔了一下。

“啊…霍先生…不要舔…脏”,男孩吃惊的看着他,怎么可以舔那里呢。

霍成之不理会他的抗议,再一次探出长舌舔弄着瑟瑟发抖的褶皱,双眼观察着对方的表情,忽而用嘴巴含住猛的吸一口。

男孩舒服的叫出来声:“哦啊…呜呜…好舒服…身体好奇怪…”两条长腿不由夹住霍成之的头,双手难耐的揪紧身下的床单。

霍成之眼里冒着欲火,灵巧的舌头溜进湿热的蜜穴,舔上嫩滑炙热的内部,吸的滋滋作响,大手套弄着挺翘的白嫩肉棒。

“不…霍先生…我不行了…啊哈哈…好奇怪…身体好热…”男孩扭动着身子,身体突然颤抖了几下,抽搐着射了出来。

高潮后的蜜穴紧缩的要命,绞的霍成之舌头生疼,他有些不舍的撤了出来。

男孩浑身颤抖不停,眼角不断溢出眼泪。

霍成之不由吃惊,怎么这么敏感,只是舔几下就抖了出来,后穴还一直哆嗦着,霍成之眼底亮起一抹幽光,翻身下床拿来一瓶润滑和一沓保险套。

倒了半瓶在男孩的蜜穴处,霍成之修长的手指借着滑腻的润滑探了进去,一根,两根,三根手指不停抽插着,左手抚摸着男孩细腻的胸膛。

男孩感受到异物的侵入,难受的扭动着身体,“霍先生…难受…唔唔…我难受…”

霍成之修长的手指在湿热的内壁里探索着什么,终于中指摸到了一处凸起壁肉,然后用力一刺,“是这里吗?你的骚点好浅。”

“啊哈哈…那里好奇怪…唔…”男孩舒爽的叫了出来。

霍成之撤出手指,在自己胀痛的硬物上套好安全套,又倒了一些润滑剂在上面,迫不及待地将硬物抵上了小巧的穴口。

男孩感受到屁股上的炙热硬物,忐忑不安的看着男人,“霍先生…你要…啊!”

霍成之直接刺了进去,“乖…一会就不痛了。”

男孩疼的大哭了起来,“霍先生…好疼…疼…求求你…出去…求求你了…”

霍成之也不好受,热物被紧致的蜜穴裹的生疼,他不敢乱动,额头被憋的沁出一层薄汗,看着男孩痛到扭曲的表情,他忍不住低头亲了亲他,哄道:“小语忍一下,一会就不疼了…”

男孩听到他的声音,忍不住伸出双手环上了男人的脖颈,主动送上朱唇求吻。

霍成之埋在体内的硬物又大了一些,他挺着腰缓缓抽动起来,嘴上不断啃咬着男孩的红唇。

男孩还是疼,眼泪不断冒出来,“霍先生…我疼…好疼…呜呜呜…”

“乖…不疼…”霍成之低头吮吸着敏感的茱萸,缓解着男孩初次的不适。

男孩哭的满脸泪痕,霍成之找到刚才那处凸起,不断朝着这点发起进攻。

“啊…那里…好麻好酸…呜呜呜…霍先生…”

男孩好像得了趣,不再喊痛了,白嫩的身子慢慢开始回应霍成之的挺弄。

霍成之眼底冒着火,不管不顾大力抽插起来,九浅一深,狠狠插进去,再大力退出来,把男孩弄的哭着抖着射了出来。

“啊啊…霍先生…不要插了…小语不行了…呜呜…”男孩抖着身子祈求,“求求你…别戳那里…好酸好难受…”

霍成之感受着男孩高潮后的紧致,忍不住闷哼出声,“嗯…宝贝儿,你裹的哥哥舒服死了。”

男孩听到他的夸赞,眼底闪过一丝异色,忍着不适伸出细长的双腿,紧紧盘着男人耸动的劲腰,“啊哈哈…哥哥…小语好舒服…”

“小东西,喜欢被哥哥操吗?”霍成之疯狂抽送着,嘴上恶狠狠地问着。

“喜欢,好喜欢,哥哥插的小语好爽…”

“那哥哥操死你好不好,把你操成小骚货,嗯?”

男孩眼里没了清明,胡乱点头答应,“操死我,我要做哥哥的小骚货…啊嗯…哥哥…”

“小骚货,哥哥这就操死你”,霍成之咬牙加快了频率。

“不行了…小语不行了…哥哥…”男孩身体紧绷着,穴口缩动的次数越来越密集。

霍成之知道他即将迎来第三次高潮,喘着粗气将硬物撤出来。

“不要出去…哥哥…继续插小语…”男孩茫然失措,不解的看向他。

xiaonew6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微信,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微信搜索“xiaonew6”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微信。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