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潮生》by江宴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共潮生 作者:江宴秋
总裁×音乐钢琴老师

Original Novel - BL - 中篇 - 完结
HE - 小甜饼 - 先婚后爱 - 1v1
“我遇见你,我记得你。这城市天生适合恋爱,你天生适合我灵魂。”
同性婚姻合法背景
陆怀珏×程叶熏
单箭头变双箭头。
日常温馨向,不甜不要钱。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一、

概要:先生

从音乐剧院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程叶熏和身边的同伴一一告别,最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等在剧院门口。他已经和司机通过电话,还需要再等两分钟。
正是入冬时节,天气难免有些冷,鼻间呼入的气体也带着凉凉的温度,他不太喜欢冬天。出门的时候应该戴一条围巾的,他想。
不远处有一个摊点,是阿婆在卖糖炒栗子,隐隐约约有香味传过来,带着点热和甜,程叶熏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了,突然又想尝一尝。
黑色的车在他面前停下来,车窗下摇,不是司机的脸,是陆怀珏。
“怎么是……”
陆怀珏从车上下来,明明已经是冬天,他身上还只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好像感觉不到冷似的,他见程叶熏迟钝,主动替他拉开车门,“上车。”
“请等我一下。”
程叶熏说着就跑到阿婆的摊点,要两份糖炒栗子。
“只有最后一份啦。”今天天气冷了点,卖得很好。阿婆一边说话一边起身,看到来人顿了一下,又反应过来,“是你呀,很久没见到你了。诶,以前经常和你一起的那个小伙子怎么没来?”
程叶熏淡淡地笑了一下,并没有回答。
阿婆把栗子都装在纸袋里包好,递给程叶熏的时候注意到他身后一个年轻人立在车旁等他。她看不太清脸,习惯性地认为还是以前的那小伙子,只是今天开车了而已,“啊,原来在等你。”
程叶熏顺着阿婆的目光回头看了一眼,陆怀珏笔直地站在车门旁,他身形高挑气质成熟,脸上看不出情绪。但他一向这样,从认识他到现在就很少表露出起伏过大的情绪。
哪怕是求婚的时候。
“不是的阿婆。”程叶熏接过,掌间一片温暖,热流从手指传至心底,他淡淡地开口,语气平常,甚至不带着新婚情侣特有的甜蜜,他说,“我结婚了,那是我的先生。”
“啊啊。”阿婆应了两声,为自己口无遮拦后悔,“对不起。祝你们幸福。”
“谢谢阿婆。”
-
“本来也想给你带一份的,可是只有一份了。”程叶熏上车之后和陆怀珏解释。
车正按着平缓的速度往前驶去,陆怀珏冷硬的下颚骨线条分明,他的目光直视前方,车开得又平又稳,鼻息间淡淡“嗯”了一声,又说,“没关系。”
车内开了暖气,程叶熏又觉得自己穿得多了,有点闷闷的热,手里还拿着糖炒栗子,正在犹豫要不要吃,可是陆怀珏还在开车,会不会显得没有礼貌。
“你不用这么客气。”他忽然开口,“我们是夫妻,不是同事,可以自然和谐地相处,你只要随意就好。”
嗯嗯。话说这么说。程叶熏点头,又想他们结婚不过才一两个月,彼此间并不熟悉,甚至连喜好都没有做饭的阿姨清楚,他在人际关系方面向来迟钝,这下更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相处。
陆怀珏见程叶熏在分心,也没说什么,他沉默了一下,又问,“刚刚你和阿婆在聊什么?”
“嗯?”程叶熏回过神来,又回想了一下他的问题,“在介绍你。”
正在等红灯,陆怀珏的手随意地搭在方向盘上,难得的有了点兴致,偏过头来问:“怎么介绍的?”
“我说……”程叶熏怀疑暖气是不是开得太足了,他感觉自己的脸渐渐发着热, 他说,“我们结婚了,你是我的先生。”
这话他明明刚说过,现在当着人面说出来却觉得莫名害臊。
“还说什么了?”
今天的陆怀珏有些不正常,这是程叶熏的第一反应。他平时话很少,几乎不接二连三地问问题,因为他的工作原因,又或者是本身的性格使然,很少像今天这样,闲聊,主动引开话题。
“阿婆说,祝我们幸福。”
程叶熏如实回答。他撒不了谎。
陆怀珏脸上的表情松了一下,绿灯亮了,他转过头去继续开着车,城市夜晚灯光闪烁,偶尔投在他的侧脸,眉目英挺,精英人士。程叶熏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本该毫无关联的人会成为自己的丈夫。
回到房区花了有一段时间,车停好,程叶熏从车上下来,与陆怀珏一同进别墅。
他总觉得两个人住这栋别墅有些太大了。很久以前想过结婚,当时想的是一套复式公寓便足够了。但陆怀珏出手阔绰,直接给了他一栋别墅。
“好吃吗?”
陆怀珏见他吃了不少,不禁问道。小时候吃过一次,印象中是甜的,他不喜欢。
程叶熏直接从纸袋里掏出一颗,剥了壳,递到陆怀珏面前,“给你尝尝。”
陆怀珏好一会儿没有动静,目光落在程叶熏的脸上,直直地看。等程叶熏反应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唐突了,讪讪地准备缩回去,突然被他握住手腕,稍稍往前带,低头,咬住板栗又离开。
垂眸的一刻程叶熏看到他的睫毛,好长,还浓密。
咬上去的时候唇边碰到指尖,温温的触感,难以形容,带着微弱的触电般的感觉,像是极小的电流在流窜,不重要,但也忽视不掉。
陆怀珏蹙了下眉,香而甜润,好像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先生们回来啦。”徐姨听到进门的动静从厨房出来,看到两个人姿态又小心翼翼退回去,“我的汤应该是好了,我再去看看。”
陆怀珏并不在意徐姨,慢慢摆正身姿,嘱咐程叶熏,“饭后再吃。”

二、

概要:擦头发

程叶熏现在还记得,陆怀珏亲自来找上自己的那一刻,他有多茫然。说茫然也不对,准确说应该是一头雾水,思绪紊乱。试想突然有一个不认识的商业精英找到你,说要和你结婚,你该作何反应。
程叶熏那时候连面前的咖啡都忘了喝,“你……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陆怀珏神色认真,一条一条介绍自己,把准备好的资料拿给他看。
“因为家族企业继承人,需要一位结婚对象,为期三年。而你是我的目标人选,程叶熏。”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动不动盯着程叶熏看,语气尽力说得平缓,但还是带着一点压迫性,仿佛不是在商量结婚,而是在谈一项重要公事。
“陆先生,这太突然了……”
“你有三天时间可以考虑,不过我已提前同你的舅舅商量过,他同意了。”
程叶熏看着眼前这个冷峻的男人,陷入沉思。
三天后他照着名片上的电话打过去,电话那头响了三声后被接起来,沉沉地一声“喂”。
程叶熏握着手指的指节收紧,胸腔里一声一声的心跳声明显,“我考虑好了。”
“嗯。”陆怀珏等他继续说。
“我同意和你结婚。”
这是最后的宣判。
-
“在想什么?”
陆怀珏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程叶熏站在在擦头发,背对着自己,毛巾搭在头发上,手却没动。
程叶熏迟钝地转身,正好和他打了个照面,差点撞上,他慌忙地往后退了下,眼神瞪大了一圈看着来人。
“抱歉,敲过门了,但你没有听见。”
“没事。”
程叶熏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眼睛氤氲着雾气也是湿漉漉的。身上带着淡淡的沐浴露的香气,受惊的表情像一只猫。
这与陆怀珏设想的不同,程叶熏长着一张漂亮清冷的脸,不说话时气质绝好,但现在相处下来,行为与气质大相径庭。倒也不会觉得失望,只是这种反差很有趣。
“我帮你擦。”陆怀珏说
“不、不用了。”
这反应很不好,程叶熏还很抗拒他。这让陆怀珏莫名觉得不太舒服,他已经说过,夫妻应当自然随意地相处。可他忘了,程叶熏是个慢热的人。
他伸手把毛巾拿过来,覆在程叶熏的未干的头发上,陆怀珏慢慢地替他擦拭,动作很轻,应该是刻意放缓了,一点点擦过他的头顶、耳廓。
像是温柔对待一件宝物。
陆怀珏比自己高出半个头,被他半圈在怀里,程叶熏一抬头就对上他的目光,专注又认真,他眨了几下眼睫,又低下头去。挨得太近了,多少有些不习惯。
“好……好了。”程叶熏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话说得磕磕绊绊的,很丢人。
“要吹干吗?”
陆怀珏的声音带着点低哑,他把毛巾叠好,看程叶熏的头发自然地垂下来,人畜无害的样子,一只柔软的小羊。
“我自己来就好了。”程叶熏匆匆忙忙地走到吹风机的地方,生怕陆怀珏又有动作,防备很明显。
“周末我的母亲希望我们回家一趟。”
陆怀珏说明来意。
“噢,好。”
程叶熏点头。他见过陆母一次,那是他答应陆怀珏没几天之后的事情,陆母温婉亲切,待人很好。“我需要准备什么吗?”他又问。
陆怀珏看他修长的脖颈在灯光下显得更加透明的白,隐约可见一点凸出来的锁骨。高挑,但也纤细。这是陆怀珏对他的第一印象。
“不用。人到场便足够。”走的时候他替程叶熏关紧房门,还道了一声“晚安”,但程叶熏只乖乖点头,没有回复。
还不着急。陆怀珏对自己说。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三、

概要:家宴

程叶熏现在是一个音乐辅导班的钢琴老师,大多是家境优越的初中生,有一定基础,教起来也轻松。周末下午有课,等学生们全走完之后,他才关上教室门,从培训学校出来。
陆怀珏已经等在外面了,换了一辆白色的车。
“等很久吗?”他上车后问。
“刚到。”
程叶熏点点头没再说话。
“今天是家宴,会来很多亲戚。”陆怀珏提前告知程叶熏,以免一会儿被吓到,他还未见过自己的亲戚们。结婚只是领证,没有宴会和祝福,甚至连戒指也没有准备好。
“不需要戒指的。”那时候程叶熏这么对他说,“有证就足够了,而且我太粗心,戒指弄丢了怎么办。”
陆怀珏便也再没说什么。
程叶熏垂眸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有点随意了。他知道陆家的企业很大,结识的人也都非富即贵,他皱皱眉头,担心自己会给陆怀珏少了面子,陆家年轻有为的总裁的结婚对象竟会如此“普通”。脑海里脑补有些滑稽,但他确实是担心的。
“你怎么不说,我穿得一点都不正式……”
“穿什么都可以,别瞎想。”
陆怀珏从来不在意这种面子问题,他的结婚对象谁敢有意见?况且程叶熏无论样貌还是自身条件都称得上是不错的。
陆家老宅比程叶熏和陆怀珏住的别墅还要大,穿过花园,程叶熏发现冬季园内的花也被悉心照料开得正好,三层高的大理石喷泉水声汩汩淌下,像是在欢迎新客。
人差不多都到齐了,就等陆怀珏和程叶熏了。
被这么多人直勾勾的地打量让程叶熏有些不适应,哪怕他昔日上台表演的时候也没有这么紧张过,他先是和陆父陆母问好,又被陆怀珏带着同遇到的亲戚打招呼,幸好大家看起来都还算和善,并没有问什么刁钻的问题,只是脸上笑容维持得久,有点累。
吃晚餐的时候程叶熏坐在陆怀珏的旁边,被陆怀珏从桌底下悄悄拉了一下手,程叶熏心下一抖,有些受惊地看向陆怀珏。这是他们俩第一次牵手,平日里根本没有过于亲密的接触。
陆怀珏的手温热,还大,整个握住他的手。这暗暗的小动作居然有了点特别的意味,像学生时代坐在后排悄悄牵手的小情侣,生怕被老师看到。
“辛苦了。”陆怀珏捏了捏他的手指,很瘦,骨节漂亮而分明,是天生的弹钢琴的手。
他小声和程叶熏说话,程叶熏还没来得及回答,被对面的姑妈看个正着,“哎哟说什么悄悄话呢?”
被抓包了。
一群人纷纷看过来,眼里都是笑盈盈的打趣,程叶熏脸皮薄,还有些发热,把手抽出来,视线落在刚上好菜的餐桌上,不敢乱看,也不敢说话。
“吃饭吃饭。”陆母开口解围,“别欺负我儿媳。”
“我可没有哈,怀珏的人这么容易害羞呀。”姑妈笑了笑。
这话让程叶熏更没脸见人了。
陆怀珏替程叶熏夹了几道菜放到他碗里,嘴角扬了点轻浅的笑意,说道:“多吃点菜。”
明明弹钢琴的时候台下几千几万人都不会畏惧,怎么这会儿胆子这么小了。
“大哥哥,我好像见过你!”
餐桌上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程叶熏顺着声源看过去,是一个小女孩,约莫十二岁的模样,眼睛大而圆,亮晶晶的。
“嗯?”程叶熏停了动作,眼里一片疑惑。
“瞎叫什么呢!”小女孩的家长及时纠正,“是小舅,和你怀珏舅舅一样。”
叶蓁眨眨眼,不解,“可是小舅舅很年轻呀,就像大哥哥一样。”
这也怪不得叶蓁,程叶熏的打扮再加上那张漂亮脸蛋,短发乖乖地顺下来,和大学生真没什么两样。
“小孩儿不懂事。”
陆怀珏淡淡开口,“没事。”
“小舅舅我真的见过你诶……”叶蓁皱着眉头使劲儿地想,“在意大利,那个音乐剧院!”
叶蓁也是从小学钢琴的,十岁的时候跟着爸妈去意大利玩,被带着去看了一场音乐演出,她印象很深,程叶熏那时候是一群欧洲人里唯一的中国人,弹钢琴很厉害。
程叶熏十八岁被舅舅送出国去,二十来岁的时候已经是国外小有名气的钢琴能手,那时候每天大大小小的演出不少,实在记不起有这么一件事了。
“两年前,巴诺尼亚大剧院。”
一旁的陆怀珏突然开口,语气认真。
程叶熏愣愣看向他,他怎么会知道?

四、

概要:眼尾

“舅舅你记性真好!”叶蓁激动地说。
陆怀珏并未回答程叶熏眼里的疑问,他看小孩儿一眼,“吃完饭再说。”
“……哦。”叶蓁平日里闹腾,但还是怕冷着脸的陆怀珏,常常他一开口,小孩儿就安静照做。
程叶熏问题堵在嗓子眼,又不好意思问。
时不时偷瞄他一下,陆怀珏都只是认认真真地吃着饭,他坐得端正,饭吃得不紧不慢,很少开口说话,好像丝毫没有发现身边人的疑惑甚至解答疑惑的意思。程叶熏也就作罢。
晚餐过后大家有各自的事情要忙,陆怀珏和他们商讨事情,程叶熏被蓁蓁拉着上楼,说想看他弹琴,小孩儿话很多,说起来没完没了的,程叶熏都耐心地回应。
他先是弹了一首,蓁蓁坐在一旁认真地看。音乐从琴键按下去的瞬间响起来,从轻柔舒缓到急促再回归平静,整个的氛围都是让人心静的,又带着一点隐隐的躁动与不安,蛰伏在平静深处。
右手手腕传来一点轻微的痛楚,在急促的音乐声处,手指的快速弹奏会牵动着手腕的力量,带着如同蚂蚁爬上腕骨的不明显又难以忽视的痛痒。总是会这样,弹得越久疼痛会越明显,所以即便平时上课,他也是间歇性地教弹。
“好好听啊小舅舅。”蓁蓁说。
“你弹。”程叶熏挪了点位置,让她坐到中间。
叶蓁摸摸自己的肚子,瘪瘪嘴,道,“我想吃东西了。”
“不是刚吃过饭?”
“想吃陈妈做的蝴蝶酥,我下去拿!”
叶蓁是小时候不爱学琴,于是家里的保姆就哄着她,每次弹琴都让她吃得心满意足地再开始学,给惯出来的毛病。
程叶熏把她扯回来,“我去吧,你看看乐谱。”
程叶熏下楼,宴会厅内摆了很多零食点心,还有饮品,倒是没有看到蝴蝶酥,他端了个盘拿了点杏仁酥和桃酥,想着这几样应该差不多,又去厨房拜托陈妈做一点蝴蝶酥送到楼上琴房去,陈妈忙不迭地点头。
出去的时候低着头,没注意面前的人,差点撞上,程叶熏赶紧护住手上的盘,再抬头一看,是陆怀珏,缓了口气,“吓死了。”
陆怀珏手里拿了瓶红酒,像是路过,问他,“没事吧?”
“没事。”
程叶熏摇摇头,想从他身边走过,没想对方倒是站正了身姿不让自己过,程叶熏抬眸和他对视上,眼里疑惑。
陆怀珏也直直地盯着面前的人,眼睛在水晶灯下亮盈盈的,眼皮薄而白皙,一条细细的褶一直延伸到漂亮眼尾而后又轻微上挑,流畅而自然的弧度。怎么生得这样好看。
他先移开了目光,视线落在碟上的食物,问他:“喜欢吃?”
“给蓁蓁拿的。”程叶熏回答。
“她使唤你?”语气严肃了一点。
程叶熏摇头,觉得这话似乎严重了,“不是,我自己来的。”
“你别宠着她。”陆怀珏顿了下,“她娇惯得很。”
不过看起来对程叶熏倒还是可以,叶蓁好像很喜欢程叶熏。
“还好。”程叶熏笑了笑,他觉得叶蓁这孩子性格活泼又热情,还没到娇惯那份上,“那我上去了。”
陆怀珏点头,人却没动。
“……?”
陆怀珏突然微微俯身,正好与程叶熏平视,挨得近,对面的人肉眼可见地紧张了,身体不自觉地往后倾了一点。
“你……”陆怀珏缓慢地开口,不知怎的,他就很喜欢看程叶熏一些细微的小表情,“你吃饭的时候偷看我。”
“不、我那是……”程叶熏觉得自己真的像是学生时代一搞小动作就被发现的倒霉学生,“我是想问你问题的。”
“问什么?”
程叶熏现在又觉得这个问题也不是那么重要了,但他还是开口,“你怎么会知道蓁蓁在巴诺尼亚剧院见过我?”
“因为我也在。”陆怀珏站直了身子,正经地回答。
程叶熏愣了愣,目光落在他棱角分明的下颚骨,“那你也……?”
陆怀珏摇头,“不巧,我并未看到你的演出。”
叶蓁和她的父母去意大利玩的时候,正巧陆怀珏也在意大利出差,有了点空闲时间,本来是准备一起去看演出的,快要进剧院时客户忽然来了电话,等他处理完事情之后表演已经要结束了,他便在外面等着叶蓁他们出来。
他也是今天叶蓁提起来才起来的,倒也没想到正好那一场的表演就有程叶熏。
那么近的距离。
两个并未碰面的陌生的灵魂,迟早有一天也会相遇。
幸好有一天相遇了。

xiaonew6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微信,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微信搜索“xiaonew6”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微信。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