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死对头掰弯了怎么办》小说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柠檬撞奶糖

被死对头掰弯了怎么办 作者:柠檬撞奶糖
被暗恋的女神喜欢的死对头掰弯了怎么办?

Original Novel - BL - 中篇 - 完结
轻松 - 校园 - 年下 - 直掰弯
一个是每次考试都得第一的学霸兼校草
一个是一言不合就打架的校霸兼前任校草
当暗恋的女神向死对头表白了怎么办?
当发现死对头好像喜欢男生怎么办?
当有一天他发现他好像也喜欢上了死对头怎么办?
对外冷对受流氓偶尔大型犬·略腹黑学霸攻×对外狠对攻隐形哭包·嘴硬心软校霸受
开新文啦,同样小白文&小甜饼一枚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1.学霸和校霸

概要:死对头

A市一中有两个风云人物,一个是每次考试都得全级第一的学霸兼校草;另一个是一言不合就打架的校霸兼前任校草。
陈澄原本是一中的校草,虽然他校霸的恶名在外,但架不住他长的好看啊,180的身高,细腰长腿的,所以学校还是有部分女生喜欢这样痞帅痞帅的。但这一切都只是在顾未琛转学过来之前。
顾未琛是高二的时候突然转学来一中的,刚来学校的时候他就挤掉陈澄的位置,成了学校的校草。无他,顾未琛长的帅,剑眉星目,那双眼眸深邃的像是会把人吸进去,鼻梁高挺,两片薄薄的唇,接近190的身高,身宽窄腰,健康的麦色皮肤。
与陈澄的好看不同,如果顾未琛是帅的话,那陈澄就是漂亮但却又不显女气,唇红齿白的,一双眼睛清澈而漂亮,精瘦型的身材,身上隐隐有一层薄薄肌肉的轮廓。
所以顾未琛来了之后,陈澄校草的位置被抢走了,女生也都喜欢顾未琛了,最重要的是校花,陈澄暗恋的女神也喜欢顾未琛。自然而然的,两人就成了死对头,当然,这只是陈澄单方面认为的,因为顾未琛并没有将他的各种找茬放在眼里。
此时的陈澄看着窗外不远处的树下,一个漂亮的女生在给顾未琛递情书。顾未琛双手插兜,并没有要接的意思。
陈澄双手握拳,眼里冒火的盯着顾未琛,告白的女生是学校的校花,也是他暗恋的女神。
许是陈澄的目光太过炽热,顾未琛似有所感的朝他那边看过去,然后勾起了一边嘴角。
那一抹笑在陈澄看来就像是对他的嘲讽一样,他心头火起,捶了一下桌子,低声咒骂了一声“操”。
但其实顾未琛只是觉得他的表情有些有趣,所以才笑的,并没有陈澄认为的嘲讽。
“那个,我…我喜欢你,你能做我男朋友吗?”校花甜甜的声音拉回了顾未琛的思绪,他低头看这个女生,她长的的确很好看,但…
“抱歉,我不能接受。”说完顾未琛就迈开长腿走了。
“老大,老大。”小跟班嚷嚷着从后门跑进来。
“老大,我刚才偷听到校花跟顾未琛告白了,结果那小子居然拒绝了。”
不远处的树下只剩校花一个人站在那,小跟班看到陈澄这个样子真是恨铁不成钢,喜欢校花又不敢去表白,再这样下去,嫂子就要没了呀。
“老大,我觉得你可以趁着个机会去安慰校花,让她知道你,然后你再在她面前献献殷勤,校花肯定会喜欢你的。”
陈澄眼睛一亮,捏了一下小跟班的娃娃脸,说:“你总算是有点用了。”起身往外走的时候,正好碰到了从外面回来的顾未琛,是的,很不幸的,两人高三成了同班。
陈澄路过顾未琛的时候抬头瞪了他一眼,还故意撞开他走出去。顾未琛看着人的背影,不知道自己哪又得罪他了。
校花应该刚哭过,眼眶还是红红的,站在她面前的陈澄有些手忙脚乱的,他平日里跟男生打交道比较多,跟女孩子说话会紧张,所以才一直只是暗恋校花,不敢表白。
校花平复了一下情绪,看着眼前这个一中的校霸,耳尖红红的,眼睛四下乱瞟,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样子,竟不像传闻中的那般凶神恶煞。
“你找我有事吗?”
陈澄挠了挠头,“我…你…你没事吧?”
校花笑了一下,觉得这个校霸竟然有些可爱,“我没事,谢谢你的关心。”
“那…那就好,我…我先走了。”陈澄说完撒丫子就跑了。躲在草丛偷听的小跟班一脸恨铁不成钢,老大被十几个人堵的时候都没跑,怎么对着女生时跑得比兔子还快。
顾未琛一只手托着下巴撑在桌子上,眯眼看向窗外,校服少年在女生面前似乎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说了什么,女生好像还笑了一下,最后少年跑开,颇有落荒而逃的意思。
陈澄跑出一段距离后,停下来才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要跑?一点都没有他作为校霸的风范了,不行,下次,下次他一定要表白。

——————————阅读全文伽薇❤:xiaonew6,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2.逃课

概要:陈澄,我们又见面了

上课铃响起,陈澄回到教室里,他跟顾未琛是同桌,陈澄坐靠窗的位置,但此时,顾未琛却没有让开路让他进去。
“喂,让开,我要进去。”陈澄踢了一脚顾未琛的椅子,语气不善的开口。
顾未琛姿势不变,抬眼看他,被那样一双深邃的眸子看着的陈澄莫名有点慌。还是看到老师来了,顾未琛才让开过道让他进去,陈澄进去的时候还很幼稚的撞了一下顾未琛的椅子。
老师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说着已经高三了,你们不能再这么懒懒散散了,要抓紧时间复习这样的话。
陈澄在底下昏昏欲睡,他打了个哈欠,趴在桌上睡着了。
他好像做了一个梦,梦里同样的场景,暖阳,葱郁大树,习习微风,以及喜欢的人。他站在树下跟校花表白,校花脸红的看着他,就在快要抱得美人归的时候,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突然插进来:“她喜欢的是我。”
“顾未琛!”陈澄吼了一声,猛地惊醒过来,班上的同学还有讲台上的老师都在看着他,罪魁祸首也在挑眉看他。
老师一脸的怒意,“陈澄,下课到我办公室一趟。”
陈澄有些尴尬,狠狠的瞪了一眼还在挑眉看他的顾未琛。刚睡醒的陈澄眼睛还有些迷蒙,被这么一瞪的顾未琛心里闪过了一丝异样。
“老师。”陈澄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吧。”
陈澄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老师看到了就气不打一处来。
“站好了,你上课怎么回事啊?”
“没什么,睡觉做梦被狗咬了。”
老师气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上课睡觉还有理了?”
陈澄一副不想再回答的样子,老师扶了扶自己的镜框,在一堆资料下面抽出了一张表。
“说说看,上次考试为什么退步了这么多?”
陈澄略加思索了一下,说:“也没多少吧?我好像做着做着睡着了。”
“你…”老师深吸了一口气,指着排名表,“你看,你这次跟第一名的顾未琛差了二十分,你后面的第三名就差了你两分,很容易就能超过你了,你还敢这样成天上课给我睡觉?”
一听到顾未琛的名字,陈澄就觉得生气,“老师,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也不管老师在后面叫他,就径直走出了办公室。
旁边的老师凑过来说:“你们班这个陈澄还真是难管教啊,得亏他有那么一个爸,学校才能一次又一次的不处分他。”
老师叹了一口气说:“唉,这孩子成绩各方面都不错,顾未琛没来学校之前,他都能考第一,就是脾气差了点,他要是能听教的话,高考时咱们校兴许能出两个状元。”
回到班上的陈澄又被顾未琛拦在了座位外面,“陈澄同学,做梦都在想我呢?”
顾未琛一只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灵活的转着手里的笔,上挑着眉看他。
“好狗不挡道,让开。”
“我要是不呢?”
“你…”陈澄一只手揪着顾未琛的衣服领子,顾未琛也不挣扎,就这么看着他。
陈澄被一双幽暗深邃的眸子这样看着,像是被吸入了无底的深潭,心突然剧烈跳动了几下。他略不自在的松开了手,朝门外走去。
察觉到陈澄的不自然,顾未琛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微笑,看来以后的日子会很有趣了。
陈澄从学校翻墙出来,当然身边还跟着他的娃娃脸小跟班。
“老大,我们去哪啊?”
“网吧。”
“老大,刚才你怎么不直接动手打那小子啊?”
想到这个,陈澄就有些烦躁,“没什么,不想弄脏我的手而已。”
其实陈澄私底下找过顾未琛打架,第一次的时候,他把人堵在巷子里,结果没两下他就被反制压在了墙上,那人还很欠揍的说让他再练练。隔了一段时间,他又去堵了第二次,结果还是一样,他打不过顾未琛。
“老大,我昨天在办公室被老师训的时候,无意看到了那小子的档案,他年龄居然比我还小耶。”
“闭嘴。”说到年龄,陈澄就情不自禁的想翻白眼,他读书比较晚,所以比一般高中生大一些,他今年都二十了,顾未琛那小子才十八。
两人走到一个巷子的拐角处,迎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高个子帅哥。
小跟班一见那高个子就害怕的立刻躲到了陈澄的身后。
“老…老大,他们在这里干嘛?”
“找架打吧。”
高个子帅哥勾起一抹笑,痞痞的,“陈澄,我们又见面了。”

3.南校老大

概要:你把你身后那个小可爱交给我

风轻轻吹过,有些昏暗的小巷里,一个高个子男生带着几个人跟另一个高个子男生带着一个小跟班对峙着。
“上次还没被打够吗?南校老大。”陈澄嗤笑了一声。
南校老大也不恼,嘴角还是挂着那抹痞笑,眼睛越过陈澄,似乎想看后面的人。
“我不是来打架的,你把你身后那个小可爱交给我,你就可以走了。”
突然被点名的小跟班吓了一跳,紧紧的抓着陈澄的手臂,整个人在他身后躲的严严实实的。
“老…老大,你…你可不能丢下我啊。”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跟班太害怕的缘故,抓着陈澄的手臂有点疼,他皱了皱眉,这孩子手劲儿这么大的吗?
南校老大看到紧抓着陈澄手臂的那只手,眸色一暗,眼神示意了一下后面的人,几个人冲上前去,围着陈澄。
“一边躲着去。”陈澄甩开小跟班的手,跟那几人打斗起来。
陈澄小时候学过跆拳道,长大了又几乎天天在打架,打架的时候拳拳到肉,还专挑要害的地方打。
几个人缠着陈澄,一旁的小跟班落了单,南校老大嘴角噙着笑,一步一步朝他走过去。小跟班瑟瑟缩缩的往后退,直到后背顶到了墙,退无可退了。
南校老大看他发着抖,还有意逗他,“你很怕我?”
小跟班的眼泪挂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嘴唇颤抖着。他也不知道怎么这么怕这个人,想到前几次见面,这人就一直用那如狼似虎的眼神看着他,像是要把他吃掉一样,他能不怕吗?
小跟班眼眶红红的样子,看的南校老大眸色渐深,正准备有所动作的时候,肩膀突然被人往后一拉扯,紧接着一边脸结结实实的挨了一拳。
舌尖轻舔了一下嘴角,一股子铁锈味在嘴里蔓延,南校老大看着挡在小跟班面前的陈澄,眼神一下子变得犀利起来,转动着手腕,上前去跟陈澄打了起来。
两人身高相仿,打起架来也不相上下,南校老大一记拳头袭来,陈澄堪堪躲开,抓着他的肩膀,屈起膝盖,往他下腹狠狠一顶。
“咳…嘶…”差点被顶到要害的南校老大干咳了一下,他的脸上挂了彩,看不见的腰腹处也挨了好几拳,带来的人个个挂彩躺在地上滚。
陈澄的脸上也挂了点彩,脸上有块淤青,其他地方倒是没受伤。
“小可爱,我们下次见。起来,走。”南校老大看了小跟班和陈澄一眼,略显狼狈的带着他的人走了。
“老大,你没事吧?”
“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哪里得罪南校老大了?”陈澄幽幽的看了小跟班一眼。
“没有啊,老大我怎么敢啊。”天地良心,小跟班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跟着陈澄,哪有时间去招惹谁,而且他又打不过南校老大,干嘛没事嫌命长去招惹他。
陈澄和小跟班在网吧待到了下晚自习就翻墙回学校了。一打开宿舍门,正好碰到要出门去打水的顾未琛。
顾未琛看着陈澄脸上的淤青就知道,这人下午肯定又去打架了。
陈澄想自己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跟顾未琛同班也就算了,还同桌,尤其看到这小子还跟他同宿舍时,他当时差点没把床给掀了。
“让开。”
顾未琛看着他脸色的确不好,也不逗他了,侧了侧身让他进去。
在浴室里洗着冷水澡的陈澄脑袋乱糟糟的,一会想到校花,一会想到下午南校老大壁咚小跟班的时候,那股怪异的感觉,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又想到了顾未琛,一想到他,陈澄就恨得牙痒痒,他每次找顾未琛麻烦的时候,那小子永远都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偏偏每次被他那双眼睛一看,自己又会莫名的心跳加速还有点慌,令他心里有气没地撒。
陈澄心里胡思乱想着,没留意自己已经冲了半个多小时冷水了,天气已经开始慢慢转凉了,他打了一个喷嚏才觉得有点冷,草草的冲洗了一下,就穿衣服出来了。
宿舍其他人都睡了,只有顾未琛还半倚在床上看书,陈澄又打了一个喷嚏,引得顾未琛抬眼看他,他直接爬上了床。
他跟顾未琛是上下床,因为只有在顾未琛的上床,除了爬上床的时候会看到他,其余时候都不会怎么看到。
躺下床的时候,他觉得脑袋有些晕,眼皮也很重,睡着的前一刻还在想:千万不要感冒啊。

4.生病

概要:陈澄,你跑不掉了

第二天早上,所有人都回班里了,顾未琛发现陈澄还在被窝里睡着,觉得有些不对劲,但陈澄也不是一次两次这样逃课了,他也就没多想,关了宿舍门回班了。
上课的时候,顾未琛想了想,还是觉得有点不对,陈澄昨晚好像洗的冷水澡,在浴室里待了这么久,出来的时候还听到他打喷嚏,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他跟老师请了假,觉得还是要回宿舍看看。
回到宿舍,陈澄还是和早上躺着的姿势一样,缩在被子里。
顾未琛的个子高,不用踩上床也能看到他,他拍了一下被子,叫了一声:“陈澄?”
没人回应,他又叫了一声:“陈澄?醒醒。”
还是没人回应,他掀开了陈澄的被子,床上的人眉头紧锁着,双颊通红。顾未琛探了一下他的额头,有点烫,果然是发烧了。
他拍了拍陈澄的脸,:“起来,我带你去医务室。”
陈澄睡得一直不安稳,感觉自己身上像是被火烧似的,耳边好像有谁在叫他,好好听的声音。突然自己额头和脸被一个有些冰凉的触感碰了碰,他下意识的用脸蹭了蹭,凉凉的真舒服啊。
看来陈澄烧的都神志不清了,都在蹭他的手了,这人要是清醒的,估计又该炸毛了。顾未琛见人叫不醒,自己去医务室拿了退烧的药回来。
人在上铺有些难喂药,顾未琛将陈澄扶起来,然后手臂使力,把人抱了下来,放在了自己床上。
吃了退烧药的陈澄明显没那么难受了,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顾未琛想着一会退烧醒了,陈澄估计会饿,准备去给他买碗粥,一起身就发现自己的衣角被一只细白的手紧紧抓着。
他扯了两下,没扯开,也不知道还发着烧的人哪来这么大的力气。
陈澄嘴里好像还呢喃着什么,顾未琛有些听不清,便附耳到他嘴边,灼热的气息打在他的耳朵上,是一句“别走。”
顾未琛突然有些口干舌燥,眼底一暗,直起身来坐在床边,眼睛描绘着陈澄脸上的轮廓。
不得不说,陈澄长的是真好,完全长在了他的审美上。
是的,顾未琛是个gay。他之所以转学,是因为在之前的学校有人看到了男生跟他表白,学校流言四起,就连老师也在有意无意的暗示着什么,他觉得心烦,干脆转学了。
来到这个学校后,唯一让他觉得有趣的就是这个校霸,明明长着一副漂亮的脸,可下手打人的时候比谁都狠,看着就觉得带劲。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这么浓厚的兴趣。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逗他,这人就开始自己往他眼前送,时不时的找他的茬,不是故意撞掉他的书,就是故意踢他椅子,还找他打架,课桌上的分界线鲜明,还恶声恶语的警告他不要越线。
自己说点什么,就会立刻炸毛,一副想揍他的样子,但被自己的眼睛一看,又会莫名的怂,种种反应,真的是太可爱了。
只可惜是个直男,那天那个校花跟他表白的时候,这人就一直盯着他看,恨不得在他身上盯穿一个洞。在他拒绝校花之后,还傻乎乎的跑过去安慰,没说两句话又傻乎乎的跑了,一看就知道不仅是直男,还是个暗恋未遂的直男。
老实说,他并不想碰直男,但这人老在他面前蹦哒,再看现在紧紧抓着他衣角不让他走的依赖模样,虽然知道他想依赖的对象不是他,但这副样子,实在是诱人。
要是换作是其他人生病,他可就没那么好心了,他盯着陈澄看了一会,俯下身靠在他耳边说:“陈澄,你跑不掉了。”
睡梦中的陈澄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盯上了,只觉得耳朵有股热热的气在往里钻,让他觉得有点痒。
陈澄醒的时候,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这床好像不是他的床。他猛地坐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没有人,而他居然睡在顾未琛的床上,这是怎么回事?
宿舍门被推开,顾未琛拎着一份外卖走进来,陈澄直愣愣的看着他,“你…”
“醒了?来吃点东西吧。”顾未琛把粥拿出来,放在桌子上摆好。
陈澄知道大概是顾未琛照顾了生病的他,他有些别扭,嘴唇张张合合的,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
顾未琛将他的小表情收入眼底,越看越觉得这别扭的人可爱。
他知道现在不能逼太紧,抬脚往门外走去,“我先去上课了,你记得吃东西。”
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后传来别扭的一声“谢…谢谢。”顾未琛在陈澄看不到的地方勾起了一抹笑。
陈澄又瘫回床上,烦躁的滚了两下,深吸一口气时发现被子带着淡淡的清香,好像顾未琛身上的味道,他莫名的有些耳热,想起来还在别人的床上,赶紧下来了。
“咕咕~”一声,肚子发出抗议,陈澄还真觉得有点饿了,看了一眼顾未琛带回来的粥,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把粥吃了。

xiaonew6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微信,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微信搜索“xiaonew6”或者微信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微信。

赞(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