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有性瘾症》by GIGI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他有性瘾症
作者
GIGI

原创 / 男女 / 现代 / 微x / 喜剧 / 温情 / 轻松
他有病,她有药。

治愈系小甜文。1v1he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1
大明星宁北又双叒叕被网友围攻了,本年度第十二次,今天是一月九号。
宁北的工作室内。
二层就一间办公室,是属于宁北经纪人董芳的,现在屋子里就仨人,宁北,董芳,助理崔萌。
目前,室内气压低得要命。
现在的明星都不好伺候,宁北还要加个“更”字,他倒不属于那种“作”的,他是另外一种。
——这个人身上的毛病未免忒多了点儿,他有躁郁症,强迫症,精神衰弱,洁癖……总之,常见的精神疾病这人快得全乎了,所以,他一旦心情不好了,就算是身边的人也不敢吭声,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撞枪口上。

董芳明哲保身,狂给崔萌递眼色,要她去给他倒水拿烟。
崔萌就去给他拿了,沏的凉茶,希望他消消气,茶水的杯子和烟灰缸是一x的,款式花纹都一致,他最喜欢一x的东西,香烟是他喜欢的软中华,一包新的,里面装满20根,总不会再触发他的强迫症。

从反映上看,宁北大体上是满意的,不断翻着手机看网友的谩骂脸也不板着了。
就是有点儿嫌弃凉茶,嘴角一斜,瞥瞥崔萌,说:“我不想喝这个。”

崔萌追随他有一年了,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在他身边做了超过1个月的助理,必然有她的过人之处。
她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想喝什么,迟疑了一下,还是犹豫,反问:“可你不是要减肥吗?”
“哎呀呀!”宁北这就暴躁了起来,表达愤怒的方式十分的奇葩,他居然在公共场合踢掉了自己的鞋子。
说真的,大明星的脚,也还是一样臭。

“我好好看看我,你哥我胖吗?这肥我还就不减了!我看看他们能把我咋地?!”

“哎哟,我的祖宗,你可要三思啊,下礼拜可就进组了,瘦了才上镜,现在病弱的吃香,好男人不能过130啊!!你看看那个谁,人家也是186公分,才120多斤,你至少再坚持一个月……”董芳一边赔笑脸一边紧张地说。

这话却是火上浇油,宁北听了更加生气了,哼了一声,才点的烟也按灭了。
崔萌把鞋子给他捡回来,跟他四目相对了半晌,最后还是拗不过他,下了趟楼,给他端了一杯热量爆表的廉价巧克力x茶上来。
他爱喝的东西,他倒不嫌弃杯子的款式了,端起杯子咕嘟咕嘟喝得一滴不剩。
看着他喝,董芳的心估计都碎了,到底是没说什么。
这位大爷,全公司的人等着他发工资,新一年的对赌协议也才刚签,3亿的业绩任务还没开始做,实在是得罪不起。

宁北在公司里待着没意思,没多久就离开了。
他这一走,董芳的愁容再也憋不住,看着电脑上关于近期节目的报道,两条眉毛快要皱到一起去。
崔萌很是不解,走到她身边,指着显示器,问:“哥哥怎么了?为什么节目上状态这么奇怪?他摸自己g嘛?难不成真的吸d了啊??”
“那倒是不至于。”董芳道,长叹了一口气:“但也好不到哪去,哎,我现在啊,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怎么了?”崔萌问。
董芳抬头看看她,片刻后,起身去关上了门:“崔萌,工作了这么多年,我看着他从个好人一步步变成现在这样,你虽说才做了一年,但在你之前、在他变坏之后,已经没有任何人受得了他了,只有你可以,你居然可以,你哥也喜欢你,可他连我都讨厌,我搞不懂这是为什么,但我…..在这个危机的时期,我也只能选择相信你了。”

“之前传过的黑料不是空x来风,除了已知的那些毛病之外,你哥还有性瘾症,当年我带他去看心理医生,医生亲口跟我说的,也是这个没道德的医生,后来又把这件事卖给了私生饭,导致谣言四起。”

崔萌震惊之余,仔细一想,确实有这么回事。

董芳又说:“人太红了,未必是什么好事,正因如此,之后我们再也不敢去看医生了,他这个毛病,也不晓得要怎么治?我看,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说罢,她指了指那条“宁北行为怪异疑似x毒”的新闻。

“我听说,这个病会导致犯罪,一旦严重了,病人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强奸都做得出来,以前我还侥幸,觉得他就是憋的,没想到这么严重,录制期间,他居然……”

“这么…..严重……”崔萌的心头也像落入一块大石。

他可是顶级流量宁北,居然得了这种隐疾,对于流量明星来说,形象肯定是最重要的,要知道,他还有三亿业绩没完成呢,要是这中途出了状况,后果不堪设想。

“他……人为什么会得上这种病?”

“心理、生理都有关系吧。”董芳回答说:“你知道,你哥从小家境不好,心理上受了一定刺激。”

崔萌默默点头。

据宁北说,他父亲家暴,打跑了他妈妈又打他,他后来也离家出走了。

那时候他十一二岁,到处打黑工为生,万幸,长得够帅,被星探发掘,跟另外两个男孩子组成少年男团出道,但这又是另一场灾难的开始。

少年男团出道就爆火,前公司为了利益压榨他们,还签了超长年限的合约,不久后,其中一个有门路的成员郭宇解约单飞。

宁北一直把他当兄弟,没想到郭宇单飞前偷走了他创作的歌曲,冠上自己的名字发行了,一举创下专辑销量神话,成功打响单飞后的第一x。

队长单飞,男团眼看走到末路,宁北为了前途,只好求助于资本,投行帮他解约了,还开了个人工作室,代价就是他要为他们赚钱,很多很多钱。

可自那之后,他再也没写出什么好歌,他现在主要靠影视剧和代言赚钱,但他演技不行,近几年,压力大,各种病症越发严重,状态也越发飘忽不定,再加上郭宇那边煽风点火的带节奏,宁北常常被网友骂,被骂得很惨。

这就是哥哥所有的故事了,只怕他命运不太好,所以每天心情都糟糕,性情古怪,毛病一堆。

别人,要么觉得他脾气臭要么觉得他神经病,也就崔萌受得了他,一天到晚,还哥哥长哥哥短的。

不是因为她圣母,而是因为,宁北,这是她的救命恩人。

“以前啊,我真觉得他是憋出毛病了,毕竟男孩子嘛,又是这个年纪。”

董芳回忆道:“我寻思着,女人还不有的是吗?随便找几个漂亮可靠的小嫩模陪陪他也就是了,谁知道他洁癖洁到这地方来,还不让人碰他了,也是够怪的,摊上这样个艺人,你说我还能怎么办?我现在,头都快爆炸了!哎,佛祖啊,希望这一年不要再出事情,好好把对赌完成了吧。”

隔天,宁北休息在家,崔萌去他家里,照顾起居,也帮他收拾进组的行李。

她走佣人门进来的,在一楼忙了半天,没看到宁北,也没当一回事。

回头她去二楼,刚踏上走廊一步,就见他卧室的门“咣当”一声关上了,看来,他在家,也是才发现她进来的。

一见她来就关门,这场景之前出现过数次,崔萌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从没仔细想过他在g嘛,现在,结合一下他的病症,倒是有点开窍了。

二楼走廊的过道墙壁上,挂着几张他获得大奖的照片,她寻目看去,男孩子俊美的容颜逐渐成熟,哥哥14岁就出道了,倒也是一段宝贵的成长记忆了。

时间倒退回10年以前,那时的她,已经万念俱灰,她得了白血病,单亲的家庭,全靠妈妈一个人打工勉强支撑,这么重的病,没有钱医治,跟宣告死刑也差不多。

忽然有一天,医生告诉他们,她有救了,找到了配对的骨髓,有个明星愿意资助她一百万元做手术。

手术完成后的某天,她还在康复阶段,她还记得,是个下午,那天天气很好,明媚的阳光从病房的窗子洒下来,妈妈十分郑重地命令她下床,拿了张照片摆在床铺上,要她对着照片磕个头,她当时觉得很奇怪,没有真的磕,妈妈也没勉强,但是对她说:“萌萌,你一定要记住这个小哥哥的样子,他叫宁北,是他救了你,要不你就死了。”

从此那副相框就一直摆在她家里最醒目的位置,一直到她大专毕业离开了家,依然放在那里,哥哥长大了,里面的照片又换了一张成熟的,妈妈每天都会擦拭一新。

她也因此成为了哥哥最最铁杆的粉丝之一,此后的十年,她每一年的生x愿望都是希望他身体健康、事业越做越好、好人,请务必要一生平安。

2
这天也就那么过去了,下午回到租住的房子里,崔萌继续上网耐心地查阅关于他病症的资料。

隔天再过去,这次买了好多东西,就走的正门,刚打开门,宁北摸了电门似的“哇”的大叫:“你等会儿!!你先别进来!!!”

崔萌只好关门站外面,等了几分钟才从新进去。

她知道他在g嘛了,网上有说,刚刚也透过余光看到一点点,他在看大片,不穿衣服那种。

“我说你以后过来能不能先敲敲门啊??”宁北从冰箱倒了一杯冰块水给自己压惊:“你这整天冷不丁就跑进来了,是不是想让我短命啊??崔萌,崔萌,我看你是催命呢!!”

“谁想让你短命了?马上要进组了,要么你自己收拾行李,你又不收,我倒是愿意敲门,谁知道你几点起床?”崔萌说。

宁北不说话了,她向来有这本事,轻而易举怼得他无话可说。

“那个……哥哥啊……”崔萌低头,目光瞥向茶几上紧闭的笔记本电脑,明星没有隐私可言,他是他们大家共同的商品,他这个人也大剌剌的…….纸巾盒和用过的纸就这么丢在电脑旁边。

“我…….”崔萌害怕得,声音发颤,音色都变了:“我知道你生病的事情了,就…….你总看x片不好,对、对、对身体不好,也…….病情也会越来越严重的。哥、哥哥,我…….我愿意,愿意跟你做那个事情…….就…….我…….我洗g净了,内衣跟xx是一x的。”

崔萌对自己的外表有自信,才会说得出这样的话,她长得挺好看,瓜子脸,巴掌脸丁点儿小,跟女明星也差不多,眼睛又圆又大,好多人说可爱,鼻子高,身上皮肤白皙,也就个子低了点儿——相对于她哥哥来说,应该是犯不了他的忌讳的。

宁北有病归有病,但不是说精神疾病多,脑子就也有毛病了,他现在,好歹还在变态的边缘垂死挣扎,还没真的变态,一听这话,当场傻眼+急眼了。

“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说的什么鬼话啊?我跟你讲,你可别学私生饭那一x,见个明星就不顾一切了,脑残!脑残你懂吗?!你只是我的员工,将来要搞对象嫁人的,你把你宝贵的东西给我了,以后对得起自己的爱人吗?我告诉你啊,这些话可不许再说了,连想也别再想了!要么,我都不敢让你再做下去…….算了,你都已经想了,g脆我给你找个别的工作吧!你哥在电视台有认识人,我看那工作不错,吹吹空调、c#y###坐坐办公室就行,还五险一金…….”

此刻,他变态倒是没有,躁郁症却犯起来,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堆,全没注意女孩子脸上多云转阴,被他说的,都快哭出来了。

“什么?你…..你不想让我当你助理了?”崔萌很委屈,眼泪当即滚落下来。

可能,她做错了,可她还想一直照顾他,他很明显的、很需要别人照顾啊……

“不、不、不是…….”宁北忙道。

崔萌头一次在他面前哭,在此之前,他可不知道女孩子落泪是杀伤力这么强的一件事。

宁北并没有怪她的意思,只是觉得,没有这么做事情的,他有病,是他的事,不能占别人便宜解决不是?姑娘年轻不懂事,有了非分之想,那必须要扼杀在摇篮里。再说了,做助理有什么前途呢?整天跟着他东奔西跑的,这行这么难混,他自己能做几年都不好说,更别提她了。相比之下,肯定是稳定的工作好一点。脑子一热,一股脑地全说了,没想到把她气哭了。

“你别哭啊,我没怪你,我…….我就想给你介绍个好点儿的工作,你也不想一直当个小破助理不是?”他笨手笨脚地找纸巾给她抹眼泪。

崔萌一听,哭得更凶了“‘小破助理’?!哦哦哦,原来我就是个‘小破助理’!!!你一直就这么看我的!!!”

“我……@#%……不是不是,我错了,你别哭,别哭,咱们好好说,行吗?”

可能跟他病情有关,生活中,工作中,他时常如此,短暂的时间内,不太清楚自己g了什么。

好比记者会时,他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那个时候脑子是空空荡荡的,不知道自己在g嘛、怎么就被x出了那些话。

好比现在,他只记得扶着她坐了下来,忘记怎么连接到当前的场景的。

一分钟前。

他拉她的手腕,没有嫌脏,他一般很讨厌跟别人肢体接触的,拍戏的女主角都不行。

崔萌便跟他坐了下来。

她不是心理学专业,但因为哥哥毛病太多,平时也看了一些书,作为一个心理基本健康的人,就觉得,不要妖魔化病人,归根到底,x子过得不顺心,人就是难受北受。

她只是想让他轻松一点,发誓,仅此而已。

她没松开扣着的手,大着胆子放在自己大腿上,还摸摸他的手背,除此之外,她再想不出勾引男人的其他技巧,上帝保佑,让她成功一次。

崔萌哭得梨花带雨,现在因为不明原因正在浑身发抖,这个画面,带给宁北无与伦比的刺激。

他手放在她腿上,少女柔软躯体的触感,跟皮糙x厚的自己截然不同。

脑内,各种大片的场景正在群魔乱舞,熟悉的xx腥臭味混合着女人的体香,一时间,竟然分不清现实还是遐想。

离变态只差一步,现在,一步也不差了。

他甚至以为是他撕了她的衣服,动作是x色影片中的那些。

其实是她自己脱掉的,她也没做过,看他摸上面就理所当然地脱了上面,后来才意识到,做的话是要脱xx,最后就全脱了,一丝不挂的在他面前,害羞得不行。

只怕,这世界上再没有比这更差的初次体验。

在沙发上,后入式,她分开腿,扶着沙发背,看不到他什么动作,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么,心里紧张的不行,他忽然就顶进来,登时,汗珠与泪珠齐飞,给她疼得,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客厅。

就他这个精神状况,指望他怜香惜玉也是不可能了,他陶醉于脑内的种种幻想,再也不用每天手x那么委屈,第一次真正的进入女人的身体,原来女人的器官这么销魂,温热又x润,可以夹得他这么紧,欲望好比高涨的洪水,闸门一开,一泻千里,他卖力xx,耳边不断传来女孩子歇斯底里的喊叫声,刺激着他的感官,阅片无数的他,不可避免地把胯下的人想象成一个金发碧眼的绝色荡妇,她发疯似的想要,变换着各种妩媚的身姿引诱自己。

他很快在她深处s精,然后她依依不舍地拉着他、不让他停下来,他马上又有了状态,再次“持枪挺进”,这次她叫得更凶了,处子鲜红的血液晕染了他的xx,她又成了象征纯洁的东方女神,在此之前,他们有一段很美好的爱情,现在是他在她面前展现精湛床技的时候,他抱她起来,一路抱到二楼,把她安放在舒适的床上,拥抱她,亲吻她的唇,欣赏她痛苦到扭曲的表情。

……

他忘记这中间穿x了多少部“大片”,等稍微清醒时,天已经整个黑了,他们说话时,才是上午。

崔萌好久之前就睡着了,当下背对着她,裹在被子里。

他能看到她光滑的脖颈,和露在被子外面的一抹美背的剪影。

此刻,她像一块巨大的、诱人的x酪,而他,是坐在盘子里的大黑老鼠,纵然心里清楚,动了x酪可能万劫不复,被人打死,还是义无反顾。

他控制不住自己,不断地摸她,x她,扶着y挺的xx在她xx之间摩擦…….

觉得自己特别特别龌龊,于是,便非常非常的感激,他依稀记得,她刚说了“愿意”。

哪怕她是一时脑残,总归她是许可了的,他得以在她身上抒发和宣泄压抑了许久、快要积压成灾的兽欲。

原来,这就是男女之间。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