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隅》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长流流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东隅 限
他只想小傻子做他的笼中雀。
长流流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xE – 狗血 – 父子
年上

五皇子失踪后,皇帝只是xx地派人找了几下,此事便作罢了。

众人心道皇家亲情淡薄,更何况五皇子是个傻子。

只是皇帝的寝殿里多了个比金丝雀还金贵的小贵人。

皇帝爹攻x小美人傻子受

亲父子,年上,三观不怎么正,狗血淋头,没什么逻辑,攻不是什么好人,受中后期变好

01
白榆在一众皇子中排行第五,却是个傻子。
宫里人都道他遭逢巨变,每次闲聊时谈到,都不禁叹惋一番。
后来白榆越发出落得明艳动人,宫女们听说之后更觉惋惜:若是他好好长大,届时少年丰神俊朗、双目灵秀,岂非少女们梦中情郎的模样。
偏偏他只是个好看的傻子,双目无神,只会痴痴地笑。
白柏令人推开冷宫最破败的宫室殿门时,那痴儿正抱着头、蜷着身子,缩在最为阴暗的一角。
x光在殿门被推开的一瞬涌进,依稀可辨被寒风席卷而飞扬的灰尘,铺面而来的寒气令他瑟瑟发抖。
痴儿早已习惯了黑暗,骤然响起的推门声和刺目的x光,仿若彼岸才是业火地狱,令他惊恐万分。
他蓬头垢面,衣衫也不知穿了多久,显得凌辱不堪,好似一条在泥里打过滚的疯狗。
在脚步声响起的刹那,他爬也似的起来,踉跄地朝更远处躲着,用嘶哑的声音疯了般喊道:“不要过来!……不要!”
如同来人不是他父亲,而是索命的厉鬼。
白柏一怔,仿若眼前之景十分不堪入目,他略微蹙眉,着令几个侍卫压制住那疯癫的小儿子。
痴儿却费尽力气挣扎着,又是哭又是闹,直至喊得没了力气,又像是饿了很久,脚步虚浮着晕了过去,倒在了侍卫手上。
白柏这才见到殿口处几个食盒,有的散乱地敞着,有的尚未动过,但其中的饭菜无不冒着酸腐之味,怕是早就馊了。
殿内的摆设均是杂乱无章,而墙角早已结上层陈旧的蛛网,其破败程度让人很难相信,此处竟是金碧辉煌皇宫的一角。
而能在后宫中不送声色安排这一切的人,自是不言而喻。
白柏沉默了半晌,最后道:“先安排他去王府,找些婢子给他梳洗下,再叫个今x休沐的太医……备辆马车,朕也要去趟王府。”
白柏身旁的大公公冯宁立刻派人着手起来。
昔x最为机灵活泼的小儿子变成如今这般模样,他才是最难辞其咎之人,但是皇后做的……未免太过。
怒气、后悔与自责一齐涌上心头,更多的确是叹惋——若是白榆这些年跟他那些兄长一起念书,未尝不是瑚琏之器,如今却只成了个没用的傻子,还时常有疯癫之症。
所谓的王府,其实是白柏登基之前,尚为王爷时的住所。
现已闲置多年,只有零星的下人偶尔打扫。
白柏路过府中庭院时,见昔x所栽榆树虽尚未成材,却已隐有参天之势,触景生情,他原本急促的步伐也随之慢了下来。
待他到卧房时,屋中已燃起了熏香,烧着火炉取暖。淡雅的清香涤荡,驱散了自步入冷宫后便隐约围绕的腥馊味儿。
白榆尚还晕着,已经被下人擦洗g净,换上了整洁的新衣。
他蜷着身子缩在床榻中,还未g透的乌发埋在脸上,看不清面容。
婢女正在榻边,捻着一缕发用木梳轻轻梳着,见白柏到了,又慌忙行礼,险些扯痛了昏迷中的白榆。
白柏并未急着上前查看,他远远地瞧了几眼,在椅上落座。
先前他满身脏污自是看不清楚,梳洗g净后,裸露出的腕手皆透着常年不见x光的苍白。
正巧婢女捋起他颊上埋着的发,白柏又不免皱了下眉。
面x肌瘦。
那衣衫卷在他身上,竟显得格外宽大。想必是瘦得只剩皮包骨头了。
安太医这才姗姗来迟,给白柏行了礼后,便懂事地前去给榻上那位把……见他还蜷着身子,陛下又没有其他指示,想来应该不是不能碰的人,便将他放平了,这才摸出布枕,细细把着脉。
诊脉后,安太医的脸色陡然差了许多,斟酌着该如何开口才能不惊怒圣颜。
白柏像是早有预料,他略一摆手:“无须顾忌朕,你直言便可。”
安太医连忙跪下,道:“回禀陛下,公子脉象浮散无根,元气离散,实是大虚之症,多年来已落下一身病骨,尤忌受寒。身子若是悉心温养之,倒也并非不治。只是这痴傻疯癫之症……还请陛下责罚,老臣……黔驴之技,恐难当大任。”
“无妨,你先开些调养身子的方子,”白柏亦是心知,疯病痴症皆看天数。
安太医又道:“禀陛下,听闻洛神医生前曾治好过一例痴症,神医虽已仙去多年,但曾收有一徒,姓燕,字知朽。这燕知朽虽已耄耋之岁,但多年来云游四方悬壶济世,被称为药王再世,他这些年定居京中,开了家药坊,名为‘清萍坊’,陛下可派人询问一番。”
白柏听闻,不由得心里一喜,便派了人去询问。
安太医前脚刚写完药方离开,榻上的人后脚便醒了。
他睁着眼,空d的眸光散乱在芙蓉帐上,呆滞了好半晌,一声也未曾吭。
白柏正仔细看着那药方,抬眸才发觉他已经睁着眼醒了,他尚不知道白榆傻到了何种程度,是否还记得他是谁,放下了药方,想尝试和他说说话。
哪知白榆听见声响,反s般地骨碌到床脚,随手扯过被褥挡在自己身上,缩成了一个球。
白柏有些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过他还是走到了床畔,俯视着那个躲在床脚用被衾挡在面上的人,沉默了良久,他哑然道:“小榆。”
白榆瑟瑟发抖的动作止住了。
他猛的掀开被褥,仰起脸来,目光死死地钉在白柏脸上。
白柏这才看清小儿子的脸,愣了片刻。
那张脸不像他,更不像其他男人,而是和他生母极为相似,尤其是那双正死盯着他的双眸。
倘若那双眸含着情,有神韵时便如同勾人魂魄,眼尾略弯,翘着一抹欲色。只是哭得有些浮肿。
自他继承大统后,已许久未有人用这般不加修饰的眼光打量他。
“……你还认得朕,是吗?”
他真是疯了,竟会觉得多年未见的小儿子眼神勾人。
白榆身子抖了又抖,恐惧又惊慌地摇着头,像是疯症突然发作般,不停地叫喊道:“不要——!不要过来!……我错了,求求你……”
尖叫声锐利而刺耳,白柏后退了几步,不再尝试与他对话。
他安排下人做了些米粥,想来白榆许久未吃些正常的食物,还需先喝些粥养养胃口。
白榆见他退后了,又重新缩回被褥里,抱着膝、埋着头,缩成一团,许是自己也觉得累,索性不再喊了。

02
五皇子失踪一事在他被挪去了王府好几天后才被发现。
白柏故作震怒,把冷宫上下那群人大大小小重罚了一通,也算是他们平素为攀附皇后苛待白榆的报应了。
然后下了令,让人随便找找——找不到便算了,好似这并非一件值得大动g戈的事。
宫人闲聊时不免可怜一番五殿下,心道皇家真是亲情淡薄,白瞎了五殿下一张俊秀的脸。
白柏头几x去王府还很勤快,他发觉,若是他亲自去喂白榆喝粥,白榆便乖顺地喝了,但若是换了旁人去——不论男女,他一律不接,甚至不停地哭闹,就像那粥里有什么毒药般,几下给弄翻了,全洒了,才停下闹腾。
可一旦他说话,总是没几句,白榆便又崩溃了般疯疯癫癫地叫嚷着,也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一次两次还没什么,次数一多,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厌烦,连最初那点怜惜的悔意也被疯子的叫声喊散了。
白柏便将他晾在了王府,一连一个月都没再去过。
直到冬月霜雪时,他似是回想起什么,心下又劝着自己。
稚子何辜,到底是自己亏欠他许多。
他便又让冯宁备了马,去了趟王府。
虽然白柏整整一月都未曾再来王府,但府中的人俱是不敢怠慢。
下人原先当白榆是傻子,兴许吃饭需要喂。毕竟陛下每次来都要亲自喂上几口,可他们小心翼翼地各种尝试后,发现白榆不吃。
陛下不来时,婢女愁得一直在掉发,这要是把这位公子又饿着碰着了,她该如何是好啊。
她愁得来回踱步,结果这时白榆醒了,直接略过走到案边,自顾自地吃了起来。
除了他起身后一直赤着脚,用小匙㧟着吃时撒了些米粒菜叶在桌上,动作堪称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婢女:“……”
她突然想起兄长家的小孩子吃东西,也是这样撒米粒,还很固执地不要别人喂。
但白榆还是很疯,摔坏了府里不少东西。
有时吃着东西忽然疯症发作,也不知他看着瘦骨嶙峋的,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掀了桌子又躲回榻上卷着被褥。
一边哭哭啼啼,一边撕心裂肺地喊着。
白柏再来时,他正盘着腿坐在榻上闷头啃着红薯。
乍一见白柏,吓了一跳般,手上的红薯滚到了地上。
他眨巴着眼,抬头看看白柏,又弯腰拾起那红薯,拍了两下准备继续吃,被白柏捏着腕拿走了。
“我的……”白榆委屈地嘟囔着,他心想,那是今天最后一块了。
白柏道:“脏了。”
“可不是还没臭吗?”白榆仰起脸来,蔫声道,“那就是还能吃呀。”
白柏心底的歉疚忽然更深了。
白榆幼时分明也算得上娇生惯养。
白柏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时隔多年,小儿子不在疯癫状态下和他说的第一句话,竟是这般。
……可怜。
他伸出手想去摸摸白榆,又顿在了半空,没碰他。
白榆现在疯症没发作,整个人便呆呆傻傻的,见白柏把红薯扔了,气得皱眉。
他的气色比之一月前,倒是好了不少。脸上很白净,颊上也许是火炉熏热的,暖洋洋的热气教他泛着些红润。
虽然还是很瘦削,身子骨像纸人一样单薄,给人一种瓷娃娃的感觉,好像一碰就会碎。
白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问道:“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他没再自称“朕”。
白榆歪着头看了他半晌,迟钝地点点头:“……父王?”
“嗯。”白柏应了声,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小儿子的额头。
这回,白榆倒是既没躲,也没挣扎了。
大抵是他潜意识里对“父皇”有所抗拒,许多事都忘了,懵懵懂懂着,像个小孩子一样,固执地用着多年前的旧称。
白柏早有预约燕神医,此番正巧他得空,便派人宣了燕神医秘密前来——至于为何不将白榆“放出冷宫”,而是以失踪之名,他是另有些其他思量的。
他那时想,自己再怜惜白榆,他也是傻了,治好的可能微乎其微,这不免令他有些失望。
燕神医带着药童仆仆而来,白榆见来人是个捋着山羊胡的老头儿,还是陌生的面孔,他不动声色地往榻里挪着,戒备地盯着燕神医。
燕神医早知他是痴傻之症,便向白柏询问着:“陛下,x民斗胆相问,陛下可知小公子的郁结之症,或是发病的契机?”
白柏摇头道:“朕也才见他不过几面,并不知。”
白榆盯了会儿,见他没有靠近自己的意思,便不再看了。他没兴趣听那两人讲话,又惦记起先前那没吃完的红薯,一骨碌跳到地上,三步并作两步地往外跑。
……被白柏拦住了。
白柏头次见他下地,看了眼小儿子的身高,大抵是吃得不好,比自己矮了整整一个头。
“父王,”白榆乖乖开口问道,“怎么了?”
燕神医略有些惊诧,没想到这清瘦的少年竟是……五殿下?
他闷不吭声地听着八卦,备好了布枕。
白柏扬眉,按着白榆坐下,示意燕神医给他诊脉。
白榆克制着自己发抖的身子和想溜走的欲望,他还得乖乖听父亲的话,慢吞吞地将手放在布枕上。
燕神医诊脉后,摇着头叹了口气:“启禀陛下,这痴症已伴五殿下多年,恐病根已经烙下,即便恢复,怕也是比不得常人了。倒是那疯症,x民听陛下所言,倒是受了惊吓才会出现。陛下可留心五殿下在听到,或是看见什么之后才会出现症状,然后……尽力避开便可。”
但这样并非治好,只是躲开发病的因罢了,若想根治,还得看机缘造化了。
白柏听罢,他的手搭在白榆肩上,不轻不重地捏了下。
白榆顿如浑身触电般颤了颤,扭着身子想躲开,那只手却暗暗用了力,把他按得稳稳当当的。
他便又伸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覆在肩上的手,然后一根一根地掰扯着。
白柏又坦然自若地收回了手。
燕神医重新留了药方和一些话给陛下,便又带着药童告退了。来去匆匆忙忙的,好似药坊里还有许多人等着他。
白榆待得屋子是主卧,也便是从前白柏住的屋子。近x来被下人重新收拾过,已是十分整洁,屋内摆设一应俱全。
白榆倒是没看出来和冷宫有什么区别,毕竟他一整x下来,活动的范围只有床榻和几案,连院子都没走过几趟。
区别最大的是饭食好吃了不少。
窗户闭着,房门关着,他连外面落了雪都不知。
白榆脑袋里空荡荡的,什么人也想不起来,好像只能堪堪认出眼前的白柏,难得他双眸有神韵,炯炯地盯着白柏。
白柏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覆手挡在他眼上,在白榆面前彻底改了称呼:“……老看着我做什么?”
白榆拉下覆在他眼上的手,又紧紧地抓着。
他的手白得近乎透明,比前些时候圆润了不少,指节没有一点多余的赘x,滑溜溜的小指摸着白柏。
白柏想抽回手的动作又顿住了,他的小指好像在x痒,刮得他……很痒。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猛得收回了手。
定是屋内火炉烧得太旺,教人险些热昏了头。
先前白柏和燕神医谈话,屏退了其他下人,他总不能让傻子去开窗,便自行到窗边开了道小缝。

——阅读全文加微信:kedayake,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