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糖衣的阿普唑伦》by本木木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带糖衣的阿普唑伦
本木木
xDSM / 🚗 / 甜宠 🍭 / Gx

详细文案
Gx✅ xDSM调教✅ 女攻男受✅ 应该有反攻(?)✅ 有走肾但更走心✅

温温柔柔,笑面虎大小姐dom X 新手入门,面冷嘴y身软sub

一直饱受失眠和精神衰弱困扰的顾盼西,在好友文森的带领下决定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尝试新的治疗方法。
原来那个说话软软,手持皮鞭的大小姐不仅是他的药,更是他的光
一开始那么困难的屈膝, 现在却想余生都跪在她身旁……

阿普唑伦,一种安眠药,ps. 用药请遵医嘱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 – 第一颗糖
初夏,外面刚下完一场暴雨,缓解了连x的燥热。微风吹进半开的窗户,带来一阵混着泥土味清新的花香,沁人心脾。可办公室里相对而坐的两人,脸色却一个赛一个的差。文森把双臂环在x口,整个人都陷在他的皮质办公椅里。浑身的抗拒,他皱着眉头,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对面的青年。对面英俊的青年身体前倾,手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钢笔,另一边的胳膊撑着头。他漂亮的桃花眼半眯着,眼神困顿又不耐烦。眼底一片淡淡的青黑好像好几天都没好好睡过觉。

文森晃动了xx前空空的药瓶后气恼的拍了下桌子 ‘顾,上次我给你开的可是一个月的药! 不是让你一周就吃完的!’

‘是么? 可能我记错了。’顾盼西撑起头,讨好的笑笑。外面的光洒在他的侧脸,高挺的鼻梁,微微上翘的嘴唇。浑身散发出因为缺觉带来的的颓废感,能让外面所有的小护士母性大发。

可惜文森已经对他这种明知故犯的借口免疫了。他斜了对面的人一眼;
‘这次,我是绝对不可能给你再开安眠药了。 你要不换个心理医生,要不就好好听我的意见,认真治疗一下。’

顾盼西皱皱眉头,没想到文森这次这么坚决。 再找个心理医生? 可算了吧,他快速否定这个想法。他和文森算是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情况相对清楚。所以在文森取得心理医生学位之后他就一直假借治疗的名号,磨他开点医生的处方药,让自己能睡个整觉。

文森也了解给熟悉的人当心理医生是不被建议的,可他这发小… 文森宁愿相信顾盼西会把自己累到神经衰竭, 让他对陌生人建立信任,扒开自己结痂的伤口给别人看可是比登天还难。

‘那你说说我怎么配合你好好治疗啊?不喝咖啡,喝牛x,多运动,保持作息规律还有什么来着的?’ 顾盼西依旧像个软体动物,慵懒的趴在桌子上,数着文森之前给他的建议。网上的各种偏方真真假假他也试过一些,最后发现还是老样子。

明明身体已经累到筋疲力尽,可每躺在床上,大脑就开始一刻不停,混沌嘈杂的声音好像要把他的灵魂撕碎。 最后终于开始安静,好像在海边,波浪狠狠敲打完岩石后慢慢开始退去。 当一切归于平静时,却又总被内心深处涌动的黑色梦寐惊醒。

‘其实还有个办法对你有效,我之前跟你说过的’ 文森认真的观察着顾盼西,不想错过他的任何反应: ’你应该知道,你选这条路以后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你不能一辈子都依靠药物。 也许你应该尝试一下。’

顾盼西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抬起眼皮冷冷的和文森对视。他不笑的时候隐隐的有种压迫感,像没出鞘的剑,紧张的氛围围绕在两人身旁。

‘你是指你那个角色扮演休闲小游戏?’

相互了解的俩人并没有什么能藏得住的秘密,之前顾盼西给有紧急要事的文森救急,去那个酒吧帮他拿一份遗落的文件。本来在门口等门童把文件拿给他就好,但奈何人有三急,匆匆进门想找卫生间的顾盼西第一次看到了厚重大门后的另一个世界。

那里面的人大多穿着正装,或坐或站,几个聚在一起,谈笑着晃着酒杯,看着舞台上的表演。本来看起来是再普通不过的酒会。 除了,大多数人身旁还或趴或跪着一两个半裸着的人, 还有舞台上的表演者拿着鞭子,像驯兽一样抽打着一个带着面具的奴隶。

后面门童匆匆赶来,礼貌又强y的把他请出了那个酒吧。他出门后打电话再三向文森确认了里面的人都是自愿,不需要警察援救。 在文森的一通解释和折腾后,他这才开始对所谓的xDSM有了浅显的了解。

‘那你说, 我是适合趴在地上让人抽,还是拿鞭子抽别人’ 顾盼西站起来走到文森旁边,微微低头俯视好友 ’ 我好像都不是很适合。’

文森起身和顾盼西对视 ‘xDSM 并不像你想的那样,他其实是基于自愿的原则,对双方都达成心理的满足。 对你的问题应该会有改善作用。’
他从面前的文件夹xx一张纸递给顾盼西 ’而且根据你之前的心理测试, 你是有强烈的臣服欲望的 也就是是我们说的sub, 你大可嘴y下去说你没有, 那我也真的没什么办法帮你了。’

顾盼西拿过文件扫了一眼就团了一团扔到垃圾桶里,对结果心知肚明。 他咬了咬下嘴唇 ’那谁来当我的嗯….d…om? 你么?还是什么路七八糟的人。’ 脑中有浮现出上次在那个酒吧舞台上的景象,他不自觉的漏出厌恶的表情。

‘不是我,我已经给你找到合适的人了。我在国外的朋友,刚回来,是个技术好又很温柔的女生,很适合你。’ 文森当然没有遗漏他的表情,很及时的补充。

‘哈!你这语气是在相亲么。那个… 还有女生? ’ 顾盼西一脸好奇。

‘女生dom是很少,所以对你,机会难得。’ 文森一副推销员的口吻 ‘想要尝试一下的话就快点做决定, 反正你的状况也不会更差了。’ 他语气模糊的嘀咕了后半句。

‘我已经跟你费够多时间了,我下一个病人都要来了’ 文森看了看手表,提醒道。

顾盼西端着茶杯走到窗边, 杯中散发出浓郁的玫瑰花茶的香味,确实能让人精神放松一些。之前他还每次都要奚落一下文森给他喝这种女孩 子喜欢的花茶。 窗外的光洒在杯子里反s出一片浅红色的光在墙上,看上去暖暖的。

‘那….你帮我联系下吧。 我想试一次。’ 顾盼西定定的看着那片光,下了决心。’但要是没用的话,你就继续开助眠药给我’ 他飞快补充了一句
‘什么?? 哦好!’文森看了眼顾盼西有些吃惊。 他以为起码要好几次才能说服他这个固执的朋友尝试一下。

顾盼西没有告诉文森的是,其实几年前那次在酒吧的转角, 他遇到过一个女孩。那女孩坐在拐角的矮沙发上,脚边跪着一个半裸带着项圈的男人。她微笑着摸着男人的头,眼里全是宠溺。那女孩长什么样顾盼西早就不记得了。明明是那么令人厌恶的环境,但他却记住了那女孩,就像花茶中透出的光,暖暖的很温柔。

谁能拒绝温柔呢。

2 – 第二颗糖–做个调查问卷
‘师傅能稍微再快点么。’顾盼西掏出手机打开了微信,从早上开始,有十几条未读的语音信息。 文森的声音被公放出来,从一开始好声好气的问他在哪,到后面是有点无奈的的咆哮质问他是不是在耍他,不来了。

出租车司机转头打量的看了他一眼,这哪有人一大早就这么着急忙慌的要去酒吧的? 但脚下却使劲踩了下油门,提了点速。

‘淡定,淡定,就三个路口了,马上就到,额… 我是真的早上有点事,才没回你消息的。’顾盼西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解释道。

昨晚突然有份卷宗出了问题,他整理到凌晨发走后,本想稍微趴在书桌上休息一下就出门赴约。可没想到一睁眼已经这个点了,离约定见面的时间已经迟了快一个小时了。

顾盼西回完信息,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往下压了压额头前翘起的一缕头发, 顺便用手指往后梳理了下头发。 这怎么搞的比相亲还紧张… 他在心里小声吐槽了自己一声。

文森看完消息后松了口气,还好没放我鸽子, 他把手机放到口袋里,对对面的少女抱歉一笑。

孟蘅坐在少发上,腰背挺得笔直。 她一手端着端着茶盘,一手拿着勺柄带精美雕花的小茶勺,茶勺从茶杯的6点钟方向顺时针缓慢的搅动两圈,把牛x均匀的混入香浓的红茶中后,又从相同的位置把茶勺拿出放回茶盘。整个过程没发出一点瓷器碰撞的响声。

‘三木,你没必要对我感到抱歉啊。 到时候我会和那个不守时的小奴隶算账的。’孟蘅歪着头有点俏皮的跟文森一笑。缓和了下气氛 ‘你要知道,我收奴是很严的。 不过既然是你介绍的我可以降低点我的录取分数线。毕竟你也算是我入圈的半个老师。’孟蘅打趣道。

文森当然知道这个大小姐难以捉摸的收奴标准, 但这第一次见面就让dom空等一个小时,不全凉也得半凉了。他一边绞尽脑汁为顾盼西找合适的借口,一边在心底默默为好友捏了把汗。

‘他到了!’文森看完短信,如释重负。孟蘅拿起手边的面具罩在脸上。在这个圈子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不露脸就是不牵扯现实生活。就像这个酒吧的名字’utopia’乌托邦,虚拟的国度,回归现实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

文森看了眼孟蘅,眼神有点复杂。他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
/池鱼整理/
顾盼西在门口通过身份验证后,由门童领着进了utopia 的大门,早上酒吧里并没有什么人。 他抬头四处打量着,这里跟几年前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主要是仿欧的奢华风建筑,欧式皮沙发,墙顶精致的镂空雕花。从桌上的花瓶,到墙上的壁画处处透着精致,一股装13的土豪味。

转过大堂,是通往楼上的电梯。门童按了下二层介绍道 ‘这里是有三层的,第一层是清吧,只有在晚上开放,有时会有公调表演, 我们会在门口告示板预告。 第二层是茶吧,全天开放,会有早茶,下午茶等茶点服务。毕竟有的客人还是喜欢清静一点的环境。第三层是单间,设备齐全,客人可以跟我们租借,不同时间,不同房型是不一样的价格哦。’ 门童语气平稳,像介绍一个毫不起眼的酒店。

‘不过您是三木的朋友。三木和大小姐都在二楼等您,他们两位在三楼都有私人房间,这样会舒适很多。’门童用眼角瞟了xx旁俊秀的少年越来越黑的脸,好心补充道。

‘什么三森…大小姐的,这是旧社会么… ’顾盼西默默翻了个白眼。电梯到达二楼,门童领着顾盼西穿过走廊。第二层的风格和第一层截然不同,是简约现代风,g净的淡色墙纸,利落的木质家具,没一件多余的摆件。’你们这装修也太精分了吧….’顾盼西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吐槽欲。

前面的门童左脚绊右脚差点摔倒,这有什么办法!小门童在心里默默咆哮。这个酒吧的合伙人都是dom,每个人都有独特又强烈的性格,谁都没办法说服谁, 最后就只能装成这种魔幻的混搭风。

顾盼西看到坐在窗边正和文森交谈的少女放下茶杯,转身看到了他们,她从下到上大致的扫了他一眼。同时顾盼西也在好奇的打量着孟蘅。少女带着半遮脸的狐妖面具,漏出尖尖的下巴,小巧粉润的嘴唇。半长的卷发散在肩膀。一副乖乖女的打扮。

“大哥,你总算到了!”文森走上前一把把顾盼西拽到孟蘅面前。”我这马上还有个紧急病人,你们聊,我得先走了!”顾盼西被拽了个踉跄, 他直起身,冲孟蘅玩世不恭的一笑。

”这是我朋友,顾盼西,那个你就叫她…….大小姐就好, 你们聊啊两个小时后我再给你们打电话!。”文森拿外x要冲出门的前一刻,还抓紧时间帮俩人做了个介绍。并没有说孟蘅的真名。

‘呵,大小姐? 不能露脸么? 不好意思,我是新手上路,不太了解你们这个什么圈,这还得取个匿名?’顾盼西懒散的靠在椅背上调笑道。虽然这几天给自己做了无数遍心理开导,可临了还是有说不清的小情绪。

“这个圈是什么规矩,等你成了我的奴我自然会教你。但迟到一个多小时要说什么,这个不用是这个圈里的人也知道吧。”孟蘅的声音低而柔,像温度刚好的水,但说出的话却不是那么客气。她伸出芊芊细手指了指门厅上面挂着的表,示意顾盼西看时间。

“对不起,迟到这么久确实是我的不对。”顾盼西直起身站好,收起了脸上的困倦,认真的道歉。他一直以来都很少迟到,这次让别人g等这么久,确实也让他有些不好意思。

孟蘅挑了挑眉头,没想到青年会这么轻易的道歉,她还以为青年是故意的想给她这个主一个小小的挑衅。毕竟孟蘅算是一个最没脾气的主了,之前有不少奴想通过挑衅她获得成就感。

青年身高腿长,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脚上的白色运动鞋没有一点污渍。脸跟电视里的小鲜x比也不相上下。除了眼底淡淡的乌青,让他看起来格外颓废。

这人,倒是有趣。 ’跟我走吧,我们去三楼’孟蘅起身往电梯走。

三楼?顾盼西有点愣神。这就要……开始了? 少女已经走出去一段了, 他咬了咬牙快走了几步跟上,他对比了下自己和少女的体型。 我还不信你能拿我怎么样!?

孟蘅按下电梯按钮,仰头看着电梯上面的楼层显示屏。顾盼西猛的弯腰凑到少女身边。
“那我现在是不是就是你的奴了,我该叫你主人么?”声音低沉还带着一点点的哑。温热的呼吸x在少女修长的脖颈。

孟蘅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她回头一巴掌推开凑在她脸旁的俊脸。耳朵x眼可见的涌上了一层红晕。看到孟蘅的举动,顾盼西眼中闪过一丝捉弄到人的得意。

孟蘅瞪了他一眼,咬牙, 这人就是欠抽!咱们等着看。

孟蘅带着顾盼西来到转角的一个房间, 三楼每个房门都不一样,上面还有着不同的记号。 这间门是深蓝色,上面还挂着一个装饰用的鹿角。孟蘅打开门,把青年凉在一边,熟门熟路的进去后就打开柜子开始翻找东西。顾盼西靠在门口看着少女到处忙活多少有点紧张。

屋子有酒店房间那么大小, 色调以淡蓝色为主。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 沙发在窗边,小桌几上还放着一束满天星。感觉还挺温馨的就像一个普通小女孩的闺房,直到他眼睛扫到另一边墙边大的不正常的狗笼子,上面还放着几个项圈。 还有旁边那个将近两米的行刑架和一个不知道g什么用的按摩床。

“好奇么? 等你通过测验,你可以好好尝试的。”孟蘅拿出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东西站在顾盼西旁边。

‘谁好奇了?!’顾盼西仓皇的收起目光. “什么测验?!”他迅速的抓到了孟蘅话里的要点。

“喏,先把这个填一下。”她递给顾盼西几张纸和一支笔。”这是什么啊!卖身契么,那种东西可不具备法律效益。”顾盼西一边普法一边拿起那几张纸看。第一行工工正正印着’调教喜好程度调查’拿到纸张文件,顾盼西马上一脸认真开始研究那上面的东西。

根据顾盼西浅薄的了解,纸上列出了他所有知道和不知道的bdsm调教项目。孟蘅已经提前把一些划掉了,象是什么x金圣水,窒息调教……

“对了,提前跟你说我很讨厌脏,和血。所以里面我不会对奴做的我都删掉了,dom和sub 本来就是互相选择,如果你很喜欢那些,那抱歉,只能找别人了。”孟蘅坐在窗边的沙发上耸耸肩补充道。

“不不不,我也不喜欢那些。”顾盼西一边研究那几张纸,一边应和。那几张纸是以表格的形式排列,每个项目后面都跟着三个选项,’完全不能接受’’无所为’,’非常喜欢’。顾盼西边猜那些项目都是什么,边选选项。 过了一遍后他发现95% 的项目他选的都是完全不能接受,还有5%的无所谓后,又一脸纠结的翻回第一页开始改答案。

在顾盼西迟到的时间里,文森已经把大概的情况跟孟蘅说了。新手入圈本来就需要很多的引导,她给他填这份表格也只是想试探下他的接受底线在哪。 可看到青年困惑的抓耳挠腮,却又一脸严肃的翻回去改答案。还是有点好笑。

“填完了,给你。”顾盼西把纸递回给孟蘅,表情还有点不太确定,好像刚考过数学考试。
孟蘅翻了翻手上的纸,她挑了挑眉 ”sp这项你全都选的是无所谓?”

语气有点惊讶,毕竟对新手来说,sp项都只喜欢用手,散鞭,软鞭,这类比较温和又调情的。 但像这种戒尺,训诫棍,藤条偏皮x惩戒的项目是连很多经验丰富的奴都很抗拒的。

“嗯……这些我都习惯了,没什么感觉。”青年又恢复成懒散的姿态,语气满是无所谓。

“还有这种,物化调教你选的喜欢?你知道这是什么么。”孟蘅翻到唯一一个’非常喜欢’的选项问。

“不就是假装家具东西么。我也是有大概预习了解的。”顾盼西用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看着孟蘅。这是他之前看GV和小说所了解看起来最简单的项目了。

孟蘅微微一笑,没有反驳。翻到下一页, 孟蘅头疼一样的撑住头叹了口气后抬头说;“来,我教你第一件事,安全词永远不要写’停下’, 这个词对所有dom来说是情趣,而不是他本身的意思。你再想个安全词,最好特别一点的。”

“你们这群人真是麻烦……”顾盼西又控制不住自己稍微嘀咕了一下。看到孟蘅要飞来眼刀后,老实的噤声了。他看着那盆满天星,似是轻轻嗤笑了一下”那就’晚安好梦’吧, 这是我的安全词。”

孟蘅侧脸看着顾盼西,青年的眼睛雾蒙蒙的有点失神,好像回到了过去的哪个时光。他的嘴角明明是上扬的,但为什么却浑身散发出了悲伤。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