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色微明》by林寒舒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Gx】春色微明
林寒舒

详细文案
古代AxO,女A男O,商户之女x男乞丐,第二人称。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1 – 壹.十岁那年春天,你跟父亲去城
壹.
十岁那年春天,你跟父亲去城郊看铺子。
父亲在跟掌柜洽谈生意,你在门口玩耍,被一只x白相间的猫儿吸引了注意力。
你追着猫跑出去好远,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回去的路。
那是你第一次去那么远的地方,远离父亲也远离随从和仆人。你没头苍蝇似的找了一阵路,在陌生的街道上无措地哭出声来。
你满心惊慌地只顾着哭,身边有一阵风飞驰而过又倒了回来,这时你听到另一个孩子的声音:“你怎么啦?”,你泪眼朦胧地望过去,见那说话的小哥哥凑得很近,他衣衫褴褛,半长的黑发毛毛扎扎地用一根破布随便束起来,脸上东一块西一块有许多泥印子,黑色的眼睛却分外清亮,“找不到路了吗?”
你抽抽搭搭地告诉他事情的原委,好在你记还得商铺的名字,他便自告奋勇带你回去:“啊呀,不远不远,不用害怕。放心好了!这方圆两里地就没有我宋启明不熟的路!”
他似乎是想摸摸你的头发安慰你,看了一眼自己脏兮兮的手掌,不好意思地用力在自己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简直是带着一点赧然的牵起你的手。
你能摸到灰尘的触感,想必自己的手心也已经黑了,但是更多的还是温暖和安全。这个哥哥是个好人。
“对了,我叫宋启明,我不会写字,但听说是启明星的那个启明。你呢?”小乞丐显然是个健谈人物,他一边牵着你走,一边跟你搭话。
“张春薇。”孩子的情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这时你已经不哭了,转动着小脑袋四下张望城郊的景色。
街边走过的小贩肩上挑着x满糖葫芦的x垛,宋启明似乎很享受这种当大哥的乐趣,正要兴冲冲地带你去买,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没有钱,不免露出尴尬神色。如果你流露出恳求神色他必然不会介意给你偷一串来,但又颇感自己负有一种不能教坏小孩子的长辈责任,最终还是没有行动,只是说:“胡二狗虽然人很凶,但他的糖葫芦确实好吃,你可以叫你家里人买给你吃。”
“你多大啦?”/池鱼整理/
“十岁。”
“那我比你大一点,我十二了!”
他好像对于认了一个妹妹感到很高兴,怂恿你道:“来,叫哥哥!”
“启明哥哥。”你乖乖地跟着叫。
“哎。”他笑眯眯的应,“你真可爱。那我可以叫你薇薇吗?”
你点头,他便好像得了个玩具似的来回叫了好几声:“薇薇,薇薇……薇薇妹妹,嘿嘿嘿嘿,我也有妹妹了。”
显然你并没有跑开太远,找不到来路只是由于岔路口太多而你年纪太小又太慌张。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的功夫,拐过几个街口,你们已经可以看见那个店铺。父亲和掌柜都站在店门口焦急地四下张望,看你的衣着就知道你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宋启明本可以送你到父亲面前领几个赏钱,但他却远远地在一个石狮子后面停住了,不知什么原因踟蹰了一会儿,松开你的手,面色如常地对你笑道:“你家人在找你了,回去吧。”
你往前走了几步,回了一次头,他朝你使劲挥手,笑道:“下次再来玩呀!我们这里很好玩的!”
父亲看见了你,三步并作两步走上来,将你四下打量了一个遍,见确实全须全尾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他抓过你的手用帕子擦g净,声音里带着责备,语调却温柔:“怎么弄得这样脏兮兮的。”
你被父亲、掌柜和随从包围住了,从人的缝隙里转头再看时,石狮子后面那个小哥哥已经不见了。

2 – 贰.十六岁这年,你分化成了天g
贰.
十六岁这年,你分化成了天g,尚未娶亲,但已经完全长成了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
你在经商方面很有些天赋,不仅能很好打理父亲的生意,还将张记商铺的经营范围进一步扩张了。而父亲的健康每况愈下,你便接过他手头的事务,送父母去别庄上疗养。
你近来在城郊购入了一个新的成衣铺,今天要与掌柜的面交地契。而你忙了很长一阵,正想借此机会去城郊散心,便在谈妥事宜后便只让车伕在成衣铺等你,你独自沿着街道漫步。
你走了一阵,发现自己来到了那个店门口,十岁的时候你曾在这里走失又被一个小哥哥送回来,如今六年过去,你却已经是这家店无可置喙的东家,时间流逝之快真使人惊异。
此时已是傍晚,天色泛着橙x的暖调。茶铺前有劳累了一天的人在喝茶,有卖菜的小贩在吆喝,有豆腐西施卖光了今x的存货正坐在店门口嗑着瓜子。
不知道那个叫宋启明的小乞丐如今在哪。
你带着怀念的微笑漫不经心地想着,从卖糖葫芦的小贩肩上的x垛上摘下一串,付了钱,咬碎顶端那颗红色山楂外表裹着的晶莹剔透的糖衣,继续向前。
转过这个岔路口后,熙攘的人声似乎都安静了许多。你发现你正路过一个破庙,街上几乎没有路人,秋风吹着树叶发出哗哗的响声。这里人迹罕至,风景倒也不算太差,破庙里没有点灯,四周都是黑的,但因为太阳还未完全落山,外面还有些亮光,因此可以从门口直接看到后院,那里栽了一株很大的枫树,此时满树橙x,落叶沙沙地飘落下来,有几片掉进树下的一口老井里,看着别有一番趣致。
你决定到后院去欣赏一会儿这种野趣,便跨进门槛。
四周一片昏暗,无人打理的庙宇和神像本引不起你的兴趣,但你才走了没两步,却被一些奇怪的响声攫取住了注意力。
似乎是有人在说话,声音刻意压低了,距离也不是很近,你听不清楚内容,只知道是几道不同的声音,夹杂着一些奇怪的兴奋的喘息。
你顺着声音的来源探过去,从正堂拐入一道侧门,沿着破败的回廊走了几步,这里的光线要比正堂里稍亮一点,你能看到几个人影的轮廓围在一个墙角,声音倒是比之前清晰多了,不过净是些x词浪语:“你这小嘴真能吃啊。”“已经是第五颗了,居然还没有吃饱,真是一个x货!”“被喂了那么多还没有满足吗?你看你这里也y的像石头一样。”“说,被哥几个玩得爽不爽?还想不想要?”
你藏在柱子后面探头看出去,发现说话的是三个男人,裤带大解,正用涨着青筋的xx蹭着正被他们围着的那个一丝不挂的人。
左边的男人把那人的头死死地摁在砖墙上,那人的脸侧着,朝向另一边因此你看不清见他的面容,只有一个黑发凌乱的后脑勺;右边的男人一只手便将那人的双手抓住按在身后,另一只手下流地揉捏那人的前x,留下青紫的指印;最后一个男人站在那人的身后,将他的xx往后拉得撅起来,居然正掰着那人的后x,往里面塞石子。
那些石子显然甚至没有被洗过,大概是随手从地上捡的,沾满了尘土,大小不一,稜角也分明,锐利的边缘划破了承受者的肠壁,血液混着白色的浊液打溼了他的大腿根,一片惨不忍睹。他显然疼得打颤,下意识地要挣扎,却被两个男人死死地按在砖墙上分毫也动弹不得。
你看不见他的正脸,但是却没有听到他哀叫的声音,只有一些不仔细听几乎听不清楚的闷哼和抽气声,你看到这样凌虐的轮奸场景已经很愤怒,这种沉默的闷哼声又象是在你的心头重重的捶了一下,一股愤怒直冲你的脑门。
“你们在g什么!”你从柱子后面走出来,那三个男人闻声回头看你,脸上还满是没有褪去的施虐的扭曲笑意,表情已经恶狠狠的,三个经典的地痞流氓:“哪里来的瘪三敢管你爷爷的闲事?”“哟,还是个女的,是看着眼馋了,也想求哥哥们让你爽一爽?”
你冷冷地哼了一声,带着蔷薇香气的威压让这三个不太强的天g本能地感到畏惧,你将腰间挂着的玉章朝他们晃了晃:“敢在这春城里挑衅我张春薇,你们三个能耐不小?”
张记成为春城最大的一家商铺,显然不是光靠有钱就能做到的。从张父时开始就与城守和都尉等官老爷有所来往,到了你接手的时候更是在地下钱庄也发展起一股势力。接手了全部生意的你已经不单纯是张家的大小姐了,你就是实打实的张家掌权人。
这三个地痞流氓显然也听过你的名字,刚才的嚣张气焰立刻像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似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张……张张张……”
“给你们三息的时间滚,或者我也可以叫你们滚都滚不起来。”
“饶命,饶命!我们滚,我们立刻就滚!”三人悚然一惊,知道你说到做到,顿时顾不上别的,连裤子也没完全穿上,拿手提着就慌不择路地跑出去,一息功夫这破庙里只剩下你和墙角那人。
天色愈发的昏暗了,此时仅能看清人形的轮廓,于是为了更好的视野,你慢慢靠近这个悲惨的受害者。
他大约是根本站不住了,那三个男人一松手,他就跌在地上,蜷缩着,黑发盖住了他的半张脸,他不着寸缕的显示出极度营养不良的瘦削身体在晚秋的寒风里单薄萧瑟如同一片落叶。你在他身边蹲下,轻轻碰了碰他的胳膊,刚贴上去的时候他本能似的抖了一下,象是一只惊恐而不能逃脱的雏鸟,但是连一点挪动的力气也没有了,于是这种颤抖也可能仅仅是温度改变导致的小栗,你不知道。你发现自己手指下的皮肤青白而没有血色,有颜色的地方却是一道道骇人的乌青。他几乎没有一块g净的皮肤,上面沾满了肮脏的灰土和黏稠的体液,被风吹得g了粘在皮肤上,你感到自己几乎是在碰着一块冰,简直没有一点人气。
“你还好吗?”你关切地低下头去看他,伸出没有拿糖葫芦的右手将他侧向另一边的头转过来,你在挪动的过程中感到他的额头滚烫,他洒在你手心里的呼吸也是滚烫的,显然是在发高烧。
你拨开他凌乱肮脏的发丝,露出了五官,他的侧脸有被大力按在砖墙上摩擦出来的一片血痕,但仍然难掩俊秀,于你而言,竟有一丝荒谬的熟悉感。
“启明……哥哥?”你不敢置信地小声念出了这个刚刚还有一瞬间曾想过的名字,他已经近乎昏迷,似乎对这个称呼有一点反应,涣散的目光落在你左手上那串被吃掉了一颗的红色糖葫芦上,嘴脣翕动了一下,似乎要说些什么,但终于发不出声来,大约已经耗竭得根本看不清东西,肯定也认不出你。
虽然你和宋启明只见过一面,但过去那个开朗而话多的他和现在这个在破庙里被人随意亵玩的男人还是形成了过分强大的反差,叫你一时不能接受。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救人要紧,你希望是你认错了人,但就算是你认错了人,把他留在这里便是眼看着他死掉,你也做不到。
你把糖葫芦扔在一边,将外衫解下来盖在他光裸的身上,一手穿过他的颈项一手托着他的膝窝,不顾他一身污糟会弄脏你的衣服,将他小心地抱进了怀里。他明明比你要高,却轻的过分,抱起来几乎没有重量,你一想到他或许便是那个衣衫褴褛却黑眸明亮的宋启明,就难以控制的有些鼻酸。
你的手摸到了他颈后的一块腺体,象是被c暴的损毁过,疤痕横生,g涸的厉害,但它仍然是一块腺体。现在他在你怀里,凑得极近,于是你得以在种种难言的气味之中辨认出依稀的葡萄清香。
对于他为何沦落到这个地步,你终于明白了原因——
宋启明是一个地坤。

3 – 叄.你一路将宋启明抱回成衣铺,
叄.
你一路将宋启明抱回成衣铺,马伕对你明明是出去散步却抱了一个大男人回来感到非常惊讶。你将宋启明保护得很好,没有让马车伕看到任何不该看的东西,甚至没有让他看到脸,只是嘱咐他尽快将你送回张宅。
在马车上你初步的检查了一下宋启明的伤势,他的xx被玩得肿胀发紫,上面都是掐出来的血痕;他的脸上被砖墙磨出了一大片血印,浑身上下几乎被s满了各种体液;他的指甲都是劈折的,光是看起来就疼极了,十指似乎也曾被折断过又以不那么正确的方式长好,有些怪异的扭曲感。
最严重的还是他身下的伤。大腿根全是青紫的掐痕和牙印,你按了按他的肚子,感到它微微的凸起来,yy的,应当是非常疼,这让他连在昏迷中也因此紧紧皱起眉头,发出痛苦的闷哼声。从后x中流出来的体液和血液已经g了一大半,黏在他的腿缝间,你伸手去摸了一把,仍然觉得溼淋淋淋的,显然还有小股的血液在往外冒。
你抱着他从马车上下来,走进张宅,吩咐人去把粥熬上、多烧些热水、准备g净衣物,并且去请春城最好的大夫,然后屏退想要跟上来服侍的下人,径自进了浴房。
浴桶很大,就算两人坐在里面也绰绰有余。你试了试水温合适,将他放进浴桶,想了想,g脆自己也脱了衣服跟进去。
为了避免他在昏迷中呛水,你坐在浴桶里,抱着他让他跪在你的怀里,下巴搭在你的肩上,在水下伸手去弄他的后x。第一要务是将那些塞在他身体里的异物都取出来,你知道这很疼,于是将空着的左手按在他后背没有受伤的那部分皮肤上以免他挣扎。
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头将他的后x撑得很开,你用三根手指扒开他的肛口,纵使动作已经尽可能的轻柔,在你的手指刚探进去一点还没抓住最外面的一颗石子时他就已经痛得无意识挣扎起来。
你是天g,他是地坤,在力量上他天生就不如你;再加上他这副身子异常羸弱和瘦削,还在发着高热,根本使不上什么力气,更别说挣脱你的钳制。你的左手使力压住他未免他乱动造成额外的伤害,右手尽快开始往外取石子。
他挣脱不开这种深达内脏的极致的痛楚,纵然习惯性咬住牙关,但昏迷之中仍然要比平常更脆弱一些,便不免发出哀叫和哭声。你的注意力都在右手的动作上,嘴上含混的说这些车轱辘的哄孩子的话,左手手掌用力,手指则轻轻的拍他的背安慰他。
那些石子宛如取不尽一样,直到他哭得没了力气,只能在你的怀里发出微弱的颤抖和抽噎,你才将最后一颗石子取出来,大大小小一共八颗。那些被堵在里面的体液、xx和血液随着最后一个阻塞物的清除而汩汩流出,将整个浴桶染红。而且很显然取石子的过程也对柔嫩的肠壁造成了二次伤害,你没敢立即去换水,也不敢移动,只是就这么抱着他,手轻轻地压他的小腹让里面的东西更g净地流出。你提心吊胆地看着水的颜色,生怕出血止不住,但好在伤势比你担心的要稍轻一些,血流了一会儿终于停了下来,你这才轻吐一口气,抱着他出来,转到屏风后,让佣人进来换水。
你换了整整三次水才把他从头到脚洗g净。宋启明的这一身伤让他穿不上亵衣,你便为他穿上柔软的中衣,将他抱到榻上安置好,用厚厚的被子把他裹住。
经过热水的温暖,他冰凉的身体终于回了温,请来的经验丰富的老大夫为他把了脉、上了药、开了药,他告诉你今晚会是最凶险的一个晚上,嘱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你喊人去把药煎上,自己则坐在床边守着他。
你将他缺乏打理的纠结的长发梳通、擦g,他咽不下去粥和药,你便一口一口自己抿了然后撬开他的脣齿给他渡进去。你守了他一夜,半夜他略降下去的体温果然又再度升高,你看他浑身发冷,无意识在被子里蜷缩成一团发抖,发烧发得说起了胡话,便脱了中衣也钻进被子里,将他抱紧自己怀里,将他的两条腿夹进自己的腿间,轻轻拍他的背。
你一夜没睡,第二天天光初亮、鸟叫伊始的时候,他的烧终于退了下去。你低下头看见他的睫毛扇动了两下,便试探着唤了一声:“启明哥哥?”
他被疾病折磨得昏昏沉沉的意识还没完全清醒,下意识地接话道,嗓子哑得几乎发不出声,但是你离得那么近,足够听得一清二楚:“……妹妹……”
他果然是宋启明。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