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北》by逍遥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一路向北
作者
逍遥

内容简介

在爱和欲面前,血缘还算什么?
看一个痞弟弟如何一步一步侵占了自己的姐姐。

你就是我割舍不掉的亲人,你就是我想共度一生的爱人。
你既是我的姐姐,也是我的母亲。

!!本文剧情为主,x为辅。介意慎点!!

北方农村小镇里的姐弟文,1V1,SC,xE
年龄差8岁。

简体版1V1x爽文青梅竹马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第一章

第一章—-(陈小北8岁,陈向东8个月)

北方农村的冬夜,寒风刺骨,狂风卷着大片的雪花从四面八方刮过来,砸在脸上生疼生疼的。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吵醒了狗窝里躲避寒风看家护院的土狗,狗狂吠,惊到了炕上熟睡的婴孩,她哇哇大哭起来。

“哦哦哦~乖啊,不哭啊,”女人抱起孩子,掀开衣襟露出雪白饱满的xx,托着就塞进了婴孩的嘴里 “哎!哎!翠儿他爸,赶紧起来,院里狗叫好像有人。” 女人两手抱着孩子不得闲,就用脚轻踹身边睡的呼噜连天响的男人。

“嗯?哦哦。好。”男人被踹醒一开始还有点懵,反应过来后马上起身 拽过炕边的棉袄披在身上,拿起灶坑边上的烧火叉就出去了。

“谁!”男人被寒风吹得睁不开眼,大声问道。

“张叔,是我,老陈家的,我弟哭的厉害,张婶能不能再给喂喂?”北风里夹杂着婴孩的哭声和女孩颤抖的声音。

兹拉一声,铁门被拉开,“哎呀,这大冷的天,快,你赶紧进屋,你婶正好醒着呢。” 男人赶紧扯xx上的棉袄 迎头就罩在了女孩的背上,催她赶紧往屋里走。

女人在屋里已经听到了动静,她拉开被橱把刚刚x睡了的女婴放进去 仔细的关好门,下炕拖拉着鞋就迎出去。

“你这孩子……,唉~,快快进来暖和暖和。”女人拉着女孩被冻得青紫的手往屋里炉子边走。“咋这时候过来了,多冷啊。”她边说边配合女孩解开了后背上的方形背带结,卸下了女孩背上背着的男婴。

“周叔说周婶着风了,下午没给吃。”女孩腼腆的说“ 家里也没面了。”本来她也可以给弟弟熬点面糊顶一顿,可她自己已经吃了几天的大碴子了,家里早就没白面了。

“别听他瞎说!我看他就是抠门!缺德带冒烟的玩意!”女人愤恨的说 “这xx里产的水能多吃他家几斗米?!还都是吃他婆娘嘴里去了!” 张婶接过被包成一个卷的孩子,熟练的拆包打开,正在哇哇哭的婴孩突然见到光 一下子停止了抽泣,小脸上满是泪痕,一双大眼睛滴溜溜的转。

噗呲,张婶笑了,说“这小子,看着机灵的很。”她伸手抹了xx孩子脸上的泪水,抱起放进臂弯里,掀开衣襟开始x孩子。婴孩早就饿得厉害,这下叼住xx大口大口地吞咽着x水。

这时候男人x好大门刚进屋,张婶抱着孩子指挥着 “老张,你去碗架子里拿两个馒头给小北吃,” 男人脚刚要迈进里屋,听到后就答应着又退到外屋厨房去了,张婶又追着说了句 “再打壶水。” 男人哎哎的应着。

“不用,张婶,我吃过饭了。”女孩赶紧从小板凳上站起来,局促的搓着被冻僵了的手。

“吃什么吃,你可别和我扯了,上次去你家,你家米缸里有多少米我心里有数。赶紧坐下吧。”女人看着她被风吹得通红的脸说 “小北啊,你甭和你张婶客气,我和你叔如果没有,那就算了,但如果有呢,我俩一人省一口,就能匀出你们姐弟俩的口粮,老周家再不给喂 你就直接来我家。”

“谢谢张婶。”女孩由于情绪的波动,声音有些哽咽。一人省一口这话说的容易,但在北方的农村里谁家都不是富裕人家,粮食都是秋收后除去卖掉后储存起来留着过冬吃的,这份人情,让陈小北感激不已。

“快,用炉子烤烤,快吃吧。”张叔把两个玉米面的馒头塞进陈小北手里,又在炉子上坐了一壶水,小北捧着两个c粮馒头眼睛使劲的眨着,她家粮食确实不剩什么了,大茬子她每天也是只敢吃一小碗,因为她怕今天吃了两碗,明天就没的吃了。

她小心的把一个馒头塞进了兜里,把另一个掰开一半放在炉子上烤焦,看了看手中剩下的一半,又装进了兜里。

换着两边的x让男婴吃了够,张婶说“ 这外面下着雪,小北啊,你今晚就和弟弟住下吧,明天再回去。”

被炉火烤了半天,总算是暖和过来的顾小北接过弟弟放进包被里包好,说“ 不了婶子,我明天一早还要去给老刘家拉煤灰渣子。” 张婶唉声叹气的帮着小北把已经吃睡着了的孩子重新背到背上,往门口送,临走到门口了又用塑料袋给陈小北抓了两把白面,小北推辞不了只好拿着,她也确实需要这白面给八个月大的弟弟熬面糊吃。

外边的雪比来的时候下的更大了,地上的积雪有20厘米深,陈小北顶着北风一步一拔脚的走了近二十分钟终于到家了。

一间北方农村典型的砖坯小房,窗子上钉的塑料布被刮得哗啦作响, 陈小北踮着脚费力的拉开大门上的门栓,走过一片白雪皑皑的荒凉院子 进了屋。

屋里没点灯,她摸着黑走到炕边,准确的找到离开时用的被垛,身体向后仰着解开了绑在x前的背带扣,一点一点的松动带子,身后的婴孩被轻轻的放躺在了后面的被垛上。

呼~,陈小北累的长呼了口气,爬上了炕把弟弟头上盖住的被子拉开通风,又爬下炕去炉子里扒塄了几下,微弱的火苗荧荧亮起,她开心的笑了,圆圆的娃娃脸,大大的眼睛,右腮上有个深深的酒窝。

“唉~,真是造孽,死的死 走的走,都去享福了,留下两个孩子在这遭罪。” 张婶躺在炕上自言自语的说。

“你x多,翠儿肚量小也吃不完,白x里没事你就去她家给她喂喂。”男人在边上嘱咐道。

“你说老周家多缺德啊,村长给协调,一开始都说好了的,咱和他两家一人一天,一天两次的帮着给x着,今天他又整这一出,”说起这个张婶火就大 “就是不愿意给喂,什么着风了,他咋不着鬼了呢!”

张叔在边上嘿嘿的乐 “他要是着鬼了出来吓唬人那咱也得遭殃。”说完又叹口气 “小北那孩子也真是可怜,才八岁,背着他弟拉煤灰渣子,今晚我一开大门,你都不知道她冻得那脸色,青紫青紫的,唉~,王芳心太狠了。”

“王芳他妈的就不是个人!你男人死了,你要找汉子就找汉子,你要搞破鞋就搞破鞋,没人怪你,可你甩手走了,留下这两个孩子可怎么活啊。” 张婶冲炕下啐了一口,气愤的说 “都他妈的不是人,陈强也不是人,在外边到处鬼混惹事,最后他两腿一蹬死了g净,留下孤儿寡母的。都不是人!男人都不是个东西!” 张婶越说越气。

“哎哎哎,你咋又一口咬死一大片呢,我又没鬼混。”男人不满的嘟囔。

“你敢那样我就剪掉你的xx!看你拿啥鬼混!”张婶拔高嗓门警告道。

“哎呀,你可行了,小点声,等会吵醒了翠儿你又睡不了了,”男人给女人掖了掖被子说 “我可不出去瞎搞,我有我大胖媳妇就够了,软软呼呼的,压在上面和压团面似的。“

“滚一边去吧,你才和团面似的呢。”女人嘴里怒骂着,眼里却带着笑……

漆黑的雪夜里,北风在窗外呼呼的刮,陈小北躺在离炉子最近的炕上,搂紧怀里的婴孩,被窝里冰凉,今天从张婶家回来后火炕已经熄了,她没钱交电费电早就停了,摸着黑她就放弃了再生火烧炕的想法,想着不管咋的炉子还热着呢,而且去年家里储存的煤炭也得省着点用,搂着弟弟躺下,那没烧的火炕从xx都透着寒气,她哆嗦着解开衣襟,把弟弟连同包被一起搂进怀里,她不能让弟弟生病,她没钱给他看病。

第二章

一早起来是陈小北最忙的时候,熄了火的炉子、冰冷的锅灶、五点钟天还没亮就饿得哇哇哭的弟弟。

她忙奔下地拿着水舀子想去缸里舀勺水,当的一声,水舀子杵到了缸里的冰,小北伸头一看,半缸水全都结冰冻住了,她扔下舀子提着水壶往外跑,到外边院子里盛了一水壶的雪坐到了炉子上,刚想拿柴火烧上炉子,弟弟在炕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她赶紧给他抱起来,哄着拍着和他说姐正给你搞吃的呢,八个月大的孩子根本不管你的什么话,只是哭,小脸一抽一抽的,小北心疼极了。

没办法她就伸出头把嘴唇放到弟弟嘴边,孩子感觉到了一口就叼住拼命的吸吮,倒是一点也顾不上哭了。小北蹲坐在地上,腰背弯的厉害,弟弟就躺在她腿上吸着她的嘴唇过g瘾。

她摸到炉子边上的火柴,低着头斜着眼,费劲巴力的把炉子点着了,火光燃起的那一刻,小北开心的咧嘴笑,嘴唇一下子就从弟弟口中拽出,这下可不好了,忘记了嘴唇还被弟弟当xx似的叼着,怀里的小人吃的正香猛的一愣,接着就嚎啕大哭。

小北赶紧又抱着他满屋溜达,去碗架里拿出昨晚张婶送的c粮馒头,小北没办法就咬了一口,在嘴里细细的嚼着,抱着弟弟的胳膊还不住的晃悠,低头把嚼成面浆状的馒头一点一点的哺到弟弟嘴里,小家伙鼓囊鼓囊的吞咽,一大口g货喂完,小家伙终于安静下来了。

小北见水开了,就把一小块c面馒头掐成一点一点的小块装进碗里,倒入开水,拿勺子细细的搅拌,直到馒头都化成了面浆,再用勺子把手的那一端,小心的给弟弟喂食。

吃饱喝足后不再哭闹的陈向东小朋友还是很可爱的,小北给他用被子围了个圈,他就靠坐在里边撕扯着姐姐给他用花布缝制的小老虎,小嘴里有时候好像还嘟嘟囔囔的说着啥,可惜没人听得懂。

小北就着热水,三两下的吃了半个馒头,她抹抹嘴后赶紧跑到院子里提了一篮子煤炭进屋,拌上水,用x煤炭把炉子里的火压住,不然等到下午回来火就又熄了。

折腾完这些后,她用毛巾沾了点温水,给弟弟和她自己都擦了擦脸,铺开包被把弟弟又包裹起来,小家伙吃饱了玩的正开心呢,被人包缠起来,立马不g了,又哇哇的哭,一着急嘴里蹦出了“妈妈妈妈……”的音,小北边往背上背着他,边说 “不是妈,是姐,小东不哭啦啊,姐得给你挣粮去,没粮你就喝不到面糊了,”说着拉好了背带扣,后背的小人儿好像听懂了似的,不再哭了只有小小的抽答声 “对,你看我们小东多乖,姐给你挣粮吃喽。”小北边嘀咕着边颠着后背上的弟弟出门了。

“来了小北,赶紧的,我都等了一会了。喏,这些 ”女人手指着门前的一大堆灰白色的煤灰渣子说道 “这些都是,都给你了。”

“谢谢婶子!” 小北一看今天这一大堆可不少,开心的给女人鞠了个躬。女人摆摆手说 “哎呀,不用谢,这攒这大一堆我也没用,你有用你就拉走。”女人回身瞅了一眼又说 “那啥,车子小北下午记得送回来啊,你叔明早要给他弟拉点白菜过去。”

“好的婶子,我使完马上送回来。”

小北背着弟弟,一锹一锹的把煤渣装到了两轮小推车上,她一刻不停的活动者,背后的弟弟估计给晃悠睡着了,安静得很。

小北装完一车就赶紧跑到车前拿起车带子绕到x口,她往前迈步刚一使劲拉,马上又停下了,惊慌的往后回头看弟弟的包裹,看着车带子并不能勒到小东的头才松了口气,重新背上车带子,两手握住推车的把手,头往前探 肩膀使劲用力,拉着推车走了。

拉了近一个小时,到了县农机厂院里,小北熟练的把煤渣卸车,过秤,然后拿着写着斤两的条子扭头拉车又要走 “唉,小北你今天不领粮了?” 农机厂开条子的男人喊着。

“领的,等会再领,我要赶回去,还有一车。”小北抹着汗,头也不回的答道。

“呀,今天小北行啊,整了两车。”男人调侃道。

小北吭哧吭哧的把第二车煤渣送来后,拿两个条子换到了三斤的玉米面,可把她乐坏了,这可够弟弟吃好久的呢,她像宝贝似的抱着玉米面,去婶子家还了车就准备往家走,这时候背上的弟弟又开始哼唧了,快中午了,早上小北给喂的米浆,能挺到现在已经不错,她赶紧飞奔的跑到距离她家五百多米的老周家敲门。

“g啥啊!昨天我不都说了吗,着风了不能给喂了!”大门刚一被打开,男人嘴里x着唾沫星子的就说。

小北有些害怕周全贵,她被喊得往后缩了缩脑袋,小声的说 “村长说你们和张婶家轮着给喂。”

“村长说的?那你找村长去啊!他有x,你让他给你弟喂。”男人刻薄的说道。

小北低着头瘪了瘪嘴,不知道说啥。这时周全贵看见她抱着的塑料袋子说 “你这抱着啥?”伸手就从小北怀里拽了出来,扯开一看 “呦,这么多玉米面呢。小北,你挺趁啊,”

男人用黑大的手扒塄着袋子里的面,小北赶紧上前踮着脚要扯回来,男人往后躲 “咋的?你周婶给你喂你弟弟好几个月了,也没见你孝敬点好吃好喝的给你周婶啊,”。小北心想,哪里有好几个月,从她妈丢下她和弟弟出走至今,也就俩个多月,但她不敢说这一茬,就只能小声的说 “这是我拉煤渣换的,要留给我弟吃的。”

男人瞪着眼睛说 “给你弟吃?你弟有吃的g啥来讨我家的x水吃?”小北被说的哽住无言,她想说,这玉米糊糊冲出来只能给弟弟挡饱,但却没有x水有营养,她妈走的时候小东才六个月还没有断x,她求到村长家才有了周家张家一家给喂一天的约定,村里除了她家就这两家孩子小 没断x了。

昨天该老周家喂x,可下午周全贵说他媳妇着了风不给喂,弟弟晚上睡前总是馋这一口x水,哭闹不止,没办法她才昨夜去了张婶家。到人家不光她弟吃了个饱,她也是又吃又拿的,今天她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去张婶家了,就想着来周家问问。现在可倒好,x没吃到,这玉米面又要不保。

小北急得眼圈通红,背后的弟弟实在扛不住饿又哭上了,她拉住周全贵的袖子说 “周叔周叔,我和我弟就这一点面了,你看周婶能不能给喂,不能给喂我们就回去了。”说着就用手往下扯那个珍贵的塑料袋子。

“啪!”的一下,小北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 “ 你抢啥,你抢啥!”男人吼着 “有钱都买不来的x水白给你们喝,要你点面咋地,你还亏了啊!” 说罢又使劲的揪着小北的头发晃。小北头皮一阵刺痛,她忙抬手捂着发根,往回拽自己的头发。

“g啥呀爸!你快松开小北!”屋子里跑出一个半大少年,他是周全贵的大儿子周天。

“你给我滚犊子!” 周全贵见他儿子帮着外人来拉他的手,就急了骂道。

“我不!爸你赶紧松开不然我就告诉村长你不给小北弟喂x还打人,看明年包地还有你的份不!”周天见拉不开,就拉着父亲的手往小北脑袋这边拽。

“你他妈个瘪犊子!老子种地不是给你挣的钱啊,你个吃里爬外的王八羔子!” 周全贵怕儿子一冲动真的去村长那里告状了,就骂着顺势松了手,c大的指尖上还绕着一缕小北的头发。

他心思了一下,伸进面袋里往外抓了两三把玉米面揣进了自己的兜里,把剩余的塑料袋扔给蹲在地上捂着头的陈小北 说 “赶紧走,赶紧走,别到我家来招人烦!我拿你xx面就当你付x费了!”

小北一手拿起被扔在地上的塑料袋,一手按着头,啥也没说转身就走。“哎,小北!”周天在后面叫着追过去 “你个兔崽子!给我回来!”周爸在后面骂着。

“小北,小北,”少年几个大步追上陈小北,搬过她的肩膀就愣住了,小北大眼睛通红通红的,眼泪在里面打着转 y是不掉下来。“小北,你脑袋疼的厉害吗?” 周天见她一直捂着头。

小北吸了一下鼻子说道 “赶紧回去吧,我要回家喂我弟了。” 再次转身大踏步离开,周天在后边望着她的背影没再动。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