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生緣》by福恩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来生缘
作者福恩
内容简介
逝去的恋人,是永恒的庇护。
相爱这条路,需要妳破茧而出,需要我重新开始。

检察官X黑道情妇

扫雷一下:? 一个女主角是真的「情妇」,自愿而有男女关系


主题诗:?
人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
不求有结果 不求同行 不求曾经拥有
甚至不求你爱我
只求在我最美丽的年华里,遇到妳。 ?──徐志摩

主题曲推荐:??Por una Cabeza?
一种迷人的旋律,浪漫激情又妳进我退,非常SEXY啊!?
(?感谢铉涡推荐 )

?
1V1同性爱都会喜剧百合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1”获取资源—​​​​————————

0001 第一章 检察官X黑道情妇
1

「小蕾,妳说,下雨的时候该往山下跑还是该找个山d躲呢?」

「嗯……嘿,妳要去哪里啊?欸欸──」

「来啊!来追我啊!」

「等等!别跑那么快!那里有山坡的!」

「哈哈哈──」

「碰──」

方小蕾一头撞上桌面堆成山的文件档,方小蕾花点力气挺起身子,往后靠上计算机椅,静静看着纷飞的白纸就象是一场无声的雪,四散飘着,然后堆栈着落下,没有声响。梦已经醒了,方小蕾的心跳却因为惊吓而剧烈的跳动着,满室充满着自己的扑通心跳,扑通扑通的,在夜晚过分的清晰。

好久,没有梦到了。方小蕾用拳头转转自己的太阳x,头好疼……

抬起手,才发觉披在身上的小毛毯因自己的动作给弄掉了,弯下腰持起毛毯,方小蕾会心一笑。国豪真的是很贴心的孩子。两手甩个弯,方小蕾再次把毛毯给披上。侧着头磨蹭毛毯感受着它的温暖,方小蕾真的不明白怎么有人……心可以这么狠,让这么好的孩子受到如此大的伤害。

伤害他…伤害她……

这寒冬里,似乎更冷了一些。

方小蕾将桌面稍微整理了一下,站起身子,看着书房对外的窗户,没有车也没有灯,只有一片的墨黑。方小蕾用力瞪大眼睛,彷佛这样就是眺望,她想看到的远方就不远了。

妳现在好吗?妳是不是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是这世上有轮回,其实妳已不知不觉来到我身侧,而我却不自觉?

如果妳再次来到这世间,妳是否会回来找我呢?这一次,我一定能保护妳的。

*

「秦伯伯!你在吗?」方小蕾将一盒礼盒放在桌上,半身探进厨房问道。

「在在!是方姑娘啊!」秦伯伯沾着整手的面粉,满是皱纹的脸颊上挂着深深的笑容。「等秦伯伯一下,饼马上就好了!带一点回去吃!」

「不用啦!」方小蕾赶紧摇着手道「我只是来看看秦伯伯而已!」

「呵呵──」秦伯伯一边擦着手,一边笑得很开怀,看得出来很开心有晚辈来访。

「秦伯伯最近身体还好吗?」方小蕾笑着接过秦伯伯倒得茶问道。

「很好很好!」秦伯伯大力的挥舞着手臂象是在证明他的话般,「那小子呢?小子还好吗?」

「他很好,很乖巧也很健康。」说到国豪,方小蕾有感而发的道「秦伯伯,真的很谢谢你愿意出庭来作证!」

「哎呀!说什么傻话?那孩子乖巧的紧,就是命不好。」秦伯伯叹口气,「等下妳多带点饼回去给他吃,那小子最喜欢我烤的大饼了!」

「太好啰!他一定会很高兴的,谢谢秦伯伯啊!」方小蕾把茶杯放在桌上,恰巧瞧见桌上有一封外国邮件,担心其来源或许是诈骗集团,于是热心的问道「秦伯伯,您怎么有国外的邮件啊?」

「喔喔喔──那是我女儿从美国寄信给我的!还有照片呢!我拿她的照片给妳看!」说着说着,秦伯伯又进去房内拿着一张照片出来。

方小蕾接过照片,照片里是一名大约三十上下的秀丽女子,及肩的黑色长发,扎着简单利落的半头,穿着白色的立领衬衫,站在典型美式壁炉前,对着镜头笑得很甜美。感觉就象是刚下班,捕捉那生活的一角。

「这是妳女儿啊!真是漂亮啊!」方小蕾由衷的赞美道。

「呵呵呵,是吧!漂亮吧!」秦伯伯很自豪的端详着照片道「她现在在美国工作,偶尔才回来一趟。」

「这样啊……」

「虽然我女婿是台湾人,但他也是在美国工作,所以小两口几乎都在美国居多……」秦伯伯语气难掩失落。「虽然我女儿都会寄很多钱回来给我,也叫我不要那么辛苦去卖大饼……」

「是啊!秦伯伯您女儿有这份孝心,您应该享清福了才是!」

秦伯伯摇摇头「我卖大饼也不是要赚几毛钱,就图个事做儿,人老了,要是不做点事儿,这把骨头一下就散了!」

「那您别卖得太辛苦了啊!」方小蕾不忘叮咛道。

「知道知道!妳才是,好好的姑娘别工作太累了,看看妳,瘦得跟什么一样,下次来,伯伯抓只x给妳补补身子!」

「那我下次要记得带国豪一起来!」方小蕾以一种要占便宜的玩笑语气道。

「当然好当然好!都一起来!」

方小蕾辞别秦伯伯,踏出室内,冷冷的一阵寒风让她拉紧了外衣。小心翼翼的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厚重的乌云,方小蕾想起稍早和被害人母亲的谈话,心里怎么样也轻松不起来。

「方检察官,妳应该是个很坚强的人吧!所以……妳不明白我的,我没办法自己一个人生活…我没办法靠自己养活孩子的……」

「我我……我知道他没有那么好,但也没有那么坏……」

「我需要他啊……我需要他啊!」

所以,妳就牺牲孩子。方小蕾在心里下批注。

「铃铃──」

方小蕾接起手机,「主任。」

「小蕾,有个案子给妳,回来直接去找法医,卷宗在他那里,赶快办一办了。」

「好,我知道了。」

挂上电话,两名妇人匆匆在方小蕾面前走过,边走边喊道「哎呀,下雨了耶!」

「又x又冷的,好讨厌啊……」

方小蕾收起手机,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妳也是吧,妳也是命不好……

下雨了,妳说,我该停留还是奔跑呢?

***

「目前初估判断死亡形式是刺伤,伤口极度不平整,已严重变形,疑似激烈的冲突或是剧烈的移动所造成,凶器判断困难……」

方小蕾面无表情的翻阅着手上的资料,并没有多专心听法医的描述。

「凶嫌有可能是女性吗?」方小蕾问道。

法医皱起眉头,很快的摇摇头「除非是拳击手还是体格特别强壮的女性,以这样剧烈搏斗的状况来看,不太可能。」

很好。她手上的头号嫌犯是女性。她就知道。

方小蕾叹口气,再翻了一页资料,女性嫌犯的照片出现在眼前。

美,美的惊心动魄。

方小蕾先看了法医一眼,定了定神才敢再低下头。蓝晴颖。黑帮堂主的情妇。在心里默念起这样的称号让方小蕾感到有些好笑。黑帮、情妇,好戏剧啊……

一头抢眼的红棕色头发,一席美丽的低x晚宴服秀出凹凸有致的致命曲线,连拿着酒杯的手势都象是在勾引,眼睛似笑非笑,噙在嘴边的象是要说话又却像个暧昧的暗示,她的美象是死神的镰刀,勾住了,便无路可逃。

「那这样还有问题吗?」

方小蕾阖上宗卷,摇摇头,顺便也把蓝晴颖的美艳甩出她的脑袋。

她的美丽太危险了,多么危险的女人。呼口气,方小蕾突然觉得有点庆幸,反正,这就是一个意思意思让她跑跑的案子,这个案子证据不足,不足以起诉蓝晴颖──唯一的嫌疑犯。

0002 第二章
2

「方检察!」才走出解剖室,王亭萱便靠过来勾住方小蕾的肩膀。

「听说妳接了我的案子!」

方小蕾眉毛一挑,答道「现在没了。」

王亭萱点点头,了解般叹口气后道「果然不足以立案。」

方小蕾好奇的扭过头,因为王亭萱的语气里并没有失落,甚至,更有g劲了。

「蓝晴颖不是省油的灯。」

「妳觉得是她?」

「可能不是她亲自动手杀了王国俊,但绝对也脱不了关系。」

「王国俊不是这区的领头吗?而蓝晴颖不是堂主的情妇吗?」

「但是,蓝晴颖可不是简单的情妇。」王亭萱瞇起眼睛「现在这区换她管了。」

方小蕾听完这讯息,忧心的道「那妳就要更当心了。」

「放心!」王亭萱x有成竹的笑着「我不会逞英雄的,我只是确保平衡的狗熊。对了,既然都遇到了,妳要不要顺便去现场走走?」

方小蕾点点头,「那就走吧!」

方小蕾跟在王亭萱车xx后面缓缓的踩下剎车。

王亭萱拉高封锁线,方小蕾弯xx子钻进了这有庭有院的独栋建筑。

方小蕾仔细的环顾四周,没什么值得参考的疑点。

「好g净。」

王亭萱赞同的点点头,双手叉着腰,耸耸肩道「查不出什么。」

方小蕾低着头看着地板的血迹,「那蓝晴颖怎么会出现在嫌疑犯的名单里?还是唯一一个?」

「因为附近有人看到她出现在时间点上。」

方小蕾眉毛一挑,似乎很不可置信。

王亭萱叹口气,「我也知道这很不合理,所以我想蓝晴颖是故意的。」

「示威吗?」方小蕾说完自己点点头,象是更加肯定了几分,「免费的宣传。」

王亭萱两手一摊,应证了方小蕾的猜测。

「走吧!」

「啊,下雨了。」方小蕾和王亭萱两人并肩站在屋檐下,仰头看着突如其来的雨。

「嗯,下雨了。」仰着头,方小蕾回道。

和王亭萱分开后,方小蕾双手握着方向盘,盯着前挡玻璃滴下的雨珠,想到这里离孤儿院不远,年节也快到了,便在附近的超市买了点食品送过去。

熟练的和老师们打招呼,方小蕾自己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储藏室。

「那我先放在这里啰!」方小蕾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置在储藏柜上,侧头瞥见细雨铺盖下的高级小区。方小蕾不自觉的放轻动作,细雨如丝,伸手出去一握能不能留点什么在手上?边想着这些,她缓慢伸出手,却又静静的收回。或许是因为细雨无声,她不能打破这份寂静。房子的外观大多数没什么改变,一幢幢壮丽与高贵的结合,然后,方小蕾的视线转到了旁边的小山坡,看着窗户玻璃上的雨滴缓缓垂落至山头。

「小蕾…」

「嗯?」

「小蕾……」

「……嗯?」

「嘻嘻……小蕾!」妳靠近,然后,在我脸颊上亲了一口,再飞快的逃走。

方小蕾伸手在自己脸颊上摸了摸,接着把手放在窗户上,轻抚着摸不着的雨滴,玻璃的冰冷透过指尖传来,方小蕾将头轻靠上窗户玻璃,侧过身用脸颊去感受玻璃的温度。

窗户外头,依然模糊的景致,绵绵的雨这样静静的、静静的汇流着……

*

撑着雨伞,方小蕾慢慢的往上爬。雨不大,但足以听见雨滴落在伞面的声响。

方小蕾习惯将伞撑得矮矮的,这样伞缘就能遮住她的视线,彷佛眼前被蒙了块布,看不清楚前面的道路,而这样,妳就会出现,或许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妳就会出现。

「下大雨的时候,当然要躲在山d里嘛!」妳说,妳笑着说。

方小蕾停下步伐,抬高雨伞,站在小小的高地上可以把孤儿院一览无遗。看着自己的车子停在孤儿院外头,每回回到孤儿院,当车子驶进了这条巷子,她的脑海里总是免不了幻想自己目睹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偷偷的放在孤儿院门口然后快速逃离的画面。她不知道为什么。

「霹雳哗啦──哗啦───」

雨变大了,雨珠的重量x得方小蕾得使出全力撑住雨伞,方小蕾压低身子快步往前,远远的看见那小山d,方小蕾低下头,再度把伞往下倾斜遮住自己的视线,一鼓作气朝着那小山d走去,一直到躲进d里头方小蕾才收起伞,正式看见了这山d,也才发觉,竟然有人捷足先登。

「xi~」火红的头发x掉了更显得魅惑,眼睛比照片中更勾人。

方小蕾飞快的再次打起了伞,走出山d的速度比伞开的速度还快。

「喂!」后面传来一声大吼,方小蕾没有回头。

「下大雨的时候,要躲在山d里啊!」

方小蕾僵着身子,用力撑着伞,握着伞柄的手指都泛白,双眼瞪大看着前方,脚步踩得很重,让雨水直接溅进了鞋子里,用力的踩着脚步、飞快的踩着,一步接着一步,冲进了孤儿院她才呼出第一口气。

熟悉的孤儿院让方小蕾回过神来,吸气、吐气、吸气,方小蕾用力的换吐着气息,藉此来平顺她的心情。

迎面而来的院长看着她一身x紧紧皱起了眉头。

「小蕾!妳怎么淋得一身x啊!」院长拉过方小蕾,连忙的拿过毛巾盖在方小蕾身上,「嗳呀,妳长得那么高了,都没办法帮妳擦头发了。」院长笑着说,帮方小蕾擦拭着身上的雨珠,语气里有着些许感慨。

看着院长慈祥的面容,方小蕾觉得自己彷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加上刚刚的意外事件,方小蕾觉得自己太容易受到影响,这让她十分沮丧,这样的自己根本没有长大,拿什么来保护重要的人呢?压抑着心头泛出的酸楚,方小蕾弯xx子,笑得调皮「这样就可以了吧?」

院长露出真拿妳没办法的笑容,很开心的把毛巾披在方小蕾的头上,来回擦了好几遍,「好啦,快去把头发吹g来!」

方小蕾依言一手拿着毛巾搓揉着头发,一边转进了高年级住宿的公共空间,才正要从柜子拿出吹风机,后头便有人风风火火的进来。

「哈啰,毛巾借一下?」蓝晴颖靠在门边上,明明刚刚才仓促奔进,现在却能够泰然自若靠在门框上,以一种魅惑轻佻问道。

方小蕾皱了一下眉头。怎么有人可以这样?对陌生人光明正大散发出不可一世的态度。

「毛巾已经x了。」方小蕾将挂着毛巾的手臂撑在柜子上,拿着吹风机的x头。「妳可以去请求院方人员的协助。」说完便背对蓝晴颖要将吹风机x上x座。

蓝晴颖却一个箭步靠近,象是篮球游戏里躲进敌方的臂弯里抢球一样,只是这场游戏她抢的是毛巾。方小蕾愣在原地,看着没有蓝晴颖的门框,而自己半个怀抱却可以感受到她的温度。

蓝晴颖自顾自拿着毛巾擦g头发上的水珠,没有要踏步远离方小蕾的意思。方小蕾脸颊猛然被蓝晴颖的水珠给x到,她飞快的抽回靠在柜子上的手,一股怒气直攀,那热能都可以把脸上的水珠给蒸发。

方小蕾怒目瞪着蓝晴颖,而蓝晴颖却悠然的边擦着头发边冲着她微笑道「妳怎么还不吹头发?」

方小蕾憋住气息,然后重重一转身把吹风机搁回柜子上才呼出那口气道「留给妳。」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

「喂喂喂──妳这个人怎么那么没礼貌啊?」蓝晴颖冲出房门,甩着毛巾象是赛车手即将抵达时,终点在线甩动的旗帜,而方小蕾则是一台无视终点线的赛车,只知道向前冲刺,冲出了孤儿院,重重摔上车门。

车门关上的声响,阻隔了与外在的空气,方小蕾有一种感觉,象是「碰」开了蓝晴颖,「碰」开了这场雨,「碰」开了回忆。

方小蕾倒向座椅椅背,头发还是x的,往后抓了一把x头发在手心搓揉,不知道为什么一松懈下来双眼突然泛热,方小蕾用力睁大眼睛,抿紧双唇坐挺身子,一鼓作气的发动车子,启程。

以为启程了,所有乱七八糟的思绪就可以抛到脑后。方小蕾直视着前方,雨刷有规律的起起落落,方小蕾手抓着方向盘很热,身子却开始觉得冷,方小蕾的眼泪还是掉下来了,或许不是眼泪,是雨,雨不只打x她的头发也打x了她的脸、她的心。

「叭叭───」

方小蕾擦擦眼泪,瞄了一眼后照镜,一台黑色奔驰在她的xx后头。方小蕾很快振作起身,甩甩头,D档加速前进。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