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丝(下)》by辣手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牵丝(下)
作者辣手
內容簡介
1V1xG都會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0001 马来西亚
马来西亚,4月。

林觅来槟城度假已然半个多月了。这儿的气候与广东无异,清明前后的几场冰雨把亚热带地区迫切入夏的欲望浇灭得gg净净,人们往身上多加了一件外衣。雨下整夜,地里的x莓冒出了红色小尖尖,至于葡萄苗嘛,听园里的工人说:因为近期多雨,要延迟一礼拜再种植。

她身处一个很大的葡萄庄园,下塌之地便是一幢小洋房,连着小院,共三层,每x房费500林吉特,她住在二楼。从房间的窗户纵目而观,外面除了天就是空旷的田,白茫茫的甚至有些刺眼,现下也不是丰收季节,闻不到那股葡萄成熟的香甜,也感受不到泰国电视剧里面有关农场的浪漫,她觉得很闷。

都怪刘正阳!

刘正阳主动带她来这儿度假,可没两天,他自个儿有事先回去了,只把她落下,让她多玩几天。也是这么几天后的事,大马首都出现几例新冠患者,所有人只能进、不能出,林觅便困在了这里。

她每天都给刘正阳打电话抱怨。

“我在这里都买不到东西,又去不了市区,每天只能看电视看来看去的,无聊死了!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啊?”

电话里传来一声“等会儿”,紧接着放空,再过半分钟,刘正阳回答:“你在那边可以上淘宝,正常收货流程。”

林觅嗤笑,“你刚刚问的?”

刘正阳不假思索,“不用问,我知道可以。”

那你刚刚放空电话不是为我?林觅叹气,抱怨道:“可是等我收到货都多少年以后的事了?我都回去了可能都没收到。哎,我好烦,我不想呆在这了,快点让我走……”

“急也急不了,你现在,是x翅难逃。先老实呆着吧,别乱跑,当心传染。我还有事,先挂了。”

“哎,等会儿——”

我只是无聊,想跟你多说会儿话……林觅捏了捏手机,放下,单手托腮,感觉这x子越来越无聊了呢。

洋房里黑黝黝的菲律宾女佣,简称宾妹,学过若g粤语,成天跟在林觅身后喊“太太”、“太太”,林觅私底下给过她几次10元、20元的小费。宾妹除了对客人旁站监督自己烹调食物略有不满之外,其他的服侍倒很周到。

监督厨房是林觅从来的第一天便开始要求的,因为她哪知道这些长得那么像“印度阿三”的人会给她做什么吃的?热牛x里加香菜?生炒菠萝、芒果?那乌黑的手还没洗就往米饭里掏?她过惯了精细生活,自然介意。

她在露天餐吧看宾妹把两面划了整齐三刀的x翅煎得金x诱人,一辆红色的Perodua Axia平平驶入院子,管家兼司机的中年胡子大叔在驾驶座冲宾妹挥挥手,宾妹即刻放下厨具,拉过林觅的手回避,“太太,有新房客。”

新房客要隔离观察啊!他们的意识都很好。林觅透过窗户瞅了瞅,那是一对白人男女,男人一头金发,肩膀瘦削,也很高;女人黑发,不高不矮,中长裙下露出c壮的小腿。他们都穿了防护服和戴了口罩。

“他们从哪来?有没有测过核酸?”林觅问管家,在楼上打电话问的、安全起见。

胡子大叔说:“进村的时候测过了,没问题。按规定,他们要隔离观察三天以上。他们不是来度假的,好像是一方出走,一方过来寻。”

“这样啊,那他们住在三楼?没事不会下来吧?”

“对,我叫他们不要下来,他们也不会中文,太太你大可放心,不会和他们碰面的。”

这槟城有一半以上是华人,不会中文,似乎有些吃亏?林觅耸耸肩膀,不再理会了。

只是睡到半夜,楼上传来的嘈杂人声、物体撞击声实在让她无法忍受——他们在吵架?摔东西?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胡子大叔穿戴好防护措施上楼了解,宾妹打着哈欠倚在林觅门边,不一会儿,三楼的吵闹声停止了,却又传来一阵很轻很弱的女子哭声,在这微凉的雨夜听来,还真不太对劲儿。接着,胡子大叔下楼告知:该女子怀疑丈夫出轨,便死死跟在身边;原来男人计划的度假国家不是大马,而是柬埔寨,但他们去了两天后,男人便以公差为由,独自转途来了大马……

“现在疫情,哪里能到处乱跑啊?他们这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可能明天还要吵!”胡子大叔说。

宾妹眼眸一闪,“啊,那我明天给他们煮情侣x餐。不过我不能送进去,只能放在门口,他们经历了几个国家,有危险……”

林觅却不知怎的,呆呆的没有说话。

刘正阳怎么了?他为什么故意把她落在这里?她那天晚上一直在想。

这会是一个巧合吗?以刘正阳的为人,平时都不放心她一个人出门太久的,经常都会叫司机陪同的,但他这次竟敢把她独自丢在一个人数地不熟的国外?

难道他有别的女人了,要陪别的女人?还是说,他的财务出现了状况,被人追债,所以让她先出来躲躲?不可能啊!他们家族生意做那么大,哪能突然说垮就垮的?那他是,身子不适,需要治疗,却不想让她知道?没理由,他们什么关系,还有什么需要隐瞒?

那他到底为了什么?莫非真的是她想多了?

也许是吧,因为刘正阳怎知道刚好过几天就会封城。她困在这里,他也无可奈何罢了。

第二天她照常给他发很多信息,还有打电话。

“国内疫情怎样了?”

“一样,身边没有。”

“你最近在忙什么?要是不忙,你过来吧,我一个人在这好无聊,我又不能回去。”

刘正阳在电话里笑了声,“个个人都想回国保命,你倒好,还叫我出去?”

林觅说:“那我这样不是办法啊。”顿了顿,她软了声音,“因为我想你嘛,我想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女人勾搭你?”

“又来!不知道现在特殊时期,与人相处要保持一米距离?你先好好呆着吧,再过半个月,也差不多能回来了。”

“不是吧?半个月啊——”突传重物落地声,林觅吓得往回看。

一只香槟色的女士拉杆箱从三楼窗户而降……又是那对夫妻在争吵,女人气呼呼地冲下楼,一边走还一边抬腿理着鞋带,男人站在楼梯处叱骂,并不追。可怜的胡子大叔手忙脚乱地捡着楼下的物品,回身大喊:“一个要回国,一个要留下,我得送一个去机场!”

林觅心一惊,连忙把宾妹叫上楼,问她:“不是不能坐飞机出去吗?现在疫情。”

“可以啊!没说不可以出去。”宾妹看着她。

“不是吉隆坡有疫情吗?”

“那是吉隆坡,我们这是槟城,不相g的。”

“好,我知道了。”

她知道了,原来她一直都可以回去。刘正阳却不想她回去那么早。

作者的话:下一季作新书连载,请大家多留言、投珠哦~

0002 老刘来了x
一,她无声无息地跑回国,吓刘正阳一跳,当他惊讶地问“你怎么回来”的时候,她仰头对他挤眉弄眼,“你不想我回来吗?可我就是回来了,怎么办呢?对你有什么影响?”

二,她先不刨根问底,而是设法把刘正阳叫过来,他们一起回国,回国后她再慢慢刺探,看看他到底玩什么花样。

这两个选择在林觅脑海中盘旋良久,最终,鉴于她的聪慧与理智,她选择了其二——“这里来了两个外国人,他们半夜都在打架、拆东西,差点打到我了!我好害怕……正阳,我一刻都不想在这呆了,晚上都不敢睡觉……”她在电话里对刘正阳哭诉。

刘正阳默了两秒,“没事的,怕什么?等我忙完,过两天去找你吧,嗯?”

“你能来吗?路上安不安全?”

“能来。”

刘正阳果真在第三天来到。

管家开着那辆红色Perodua Axia到槟城机场接他,从市区到小镇,辗转一个小时,他下车时,面上架着一副墨镜。

“那两位美籍客人已经返途了,现在只有先生和太太入住。先生晚上想吃些什么?烤x?蘑菇汤?”宾妹主动牵过他的行李,林觅则远远站在一边。

做刘正阳的情人久了,她也有脾气了,主要还是被他惯出来的。他爱护短,对自己的人和东西都看得紧,她不光离他远,还眼角眉梢都不睬他的样子,他必定焦急。

“看什么?带我上房间。”他已走近。

林觅往后倒了两步,双手环臂,“你刚入境,保持安全距离。”

刘正阳轻笑一声,墨镜和口罩掩去了脸上轻松的神色。他冲她扬扬下巴,“那你等我洗了澡再上去。”

她一言不发。

到了晚餐前才知道后悔。

二楼的主卧有扇白色的大百叶窗,清晨会有明媚的阳光透进来,傍晚会有金x的残阳映在上头,再慢慢褪去……天都黑了,有清凉的风陆陆续续灌进来,林觅提醒刘正阳合上窗台,他却好像听不到,啪嗒啪嗒地在她身上扑腾。

“几天没做了?你动一动啊。”

他抬起她白皙的双腿,合拢着揽在身前,紧实的腹部之下是好一阵儿抽动,她不吃劲儿,被他深深捅入几回,哼哼唧唧地叫了起来,而后犹抱琵琶半遮面似的,抬高手臂挡住自己的脸,又叫关窗。

“又听不到。”

“听得到的!而且我不要吹风,会冷到。”

她小声抗议后,刘正阳停了一下,伸长了手将窗户合上,回过头,便发现她眼眸闪闪,在凝视着自己,端端正正地凝视着正脸。

他自然晓得她调皮多动,噢,这个多动指的是心里——她一没正事便胡思乱想、各种惆怅,堪比林黛玉。不过他总有办法教他这半天也不笑一下的美人破功罢了。

刘正阳清瘦的x膛就微微贴在她浑圆白嫩的x脯上,他垂下眼睛流连一番,又对上她的美眸,言语间竟有些腼腆,“还看?我都不好意思了。”

三十一岁的英俊男人呵!装起纯情小伙来还真是一点也不讨厌!

林觅噗呲一笑,一把揽住他脖子,紧紧抱住。

两人紧挨在一起的身躯,磨磨蹭蹭着,体温不断升高。

她身子慢慢沁出细汗,如牛x般的肌肤染上一层浅粉红,像正在绽放中的玫瑰。他浅麦色的身躯早已是布满颗颗因激情而生的光泽,忽而滚落的汗滴,为此刻的他,增添一股狂浪的气息。

这个男人,纵使是体瘦,“折磨”她的时候体能却很好。那片细窄的面颊上,挂着浓烈的眉、如墨般深黑的眼眸,眼里有她,还有她俏脸上情难自控的两抹绯红。

他在笑,笑得有些邪魅,又有些,腼腆。若是陌生姑娘,见到他的这副表情都紧张死了。就像初初见面时,他在不远的对面盯着她,死死盯着,如狩猎者。待她与他靠近,他便是这样勾唇浅笑,优越的侧脸下颚线和整齐的额发带出贵族人的深沉。她柔弱低头,心里七上八下,到了第九下,她终于辨出:他想睡我。

是呢!他真想!而且也这么g了。设法将她“搞”到手,养在金屋,一句“你好好听话”,便开始了对她宠辱交加、宽严并济的圈养。他有时候把她当小孩,抱在腿上心肝宝贝似的哄,对她百依百顺,而有时,又希望她聪明,屡屡下x对她进行试探,她一个不小心,落入陷阱,卑微、忏悔、甚至求饶,他都置身事外,不管不顾。

但是啊!她再怎么斗,都不可能敌过他。不过是一句“我离不开你”,又教她本已决绝离开的心死灰复燃。她重新回到他身边。

胜在他待她比从前好。

她也清楚地知道该怎么拿捏他的软肋。

刘正阳捞起她的身子,翻了个身,背部朝床头叠得整齐的被子枕头半躺去,将她的身子抱坐在腰上。林觅动一动,两个人相互熟稔的私密部位紧紧贴着,微一抬腿,她小小呻吟一下,整根没入在x润滑腻的深处,蚀骨销魂。

“在家有没有好好吃饭?有没有早睡?还有,有没有想我啊?”她捧住他双颊,欺身在他x前扭动着腰,弧度不算大。

他惬意地眯着眼睛笑,“你猜。”

“我不猜。”

“想,想死了。”刘正阳掐住她细腰,离她两只嫩x更近些,“想你嫩嫩的…xx的…”

“色狼!”林觅轻轻打他x口,“你那边的事都忙完了?这次只能来,不能回的哦,你能来那么多天?”

“不管。”他说得轻巧,“我就在这陪你玩,不想?”

“可是我想回去了。”她弱声说,并观察他的表情。

可惜啊,她的老刘波澜不惊,长臂圈住了她纤细的腰身,让她柔软滑腻的身躯,紧贴着他精实的x腹。他微蹙起眉头,重重顶弄上来,哑声喃道:“急什么?反正我就在这……”

如此,她又被他哄得说不出话来。他用身体、用身体最原始的欲望鞭挞她柔弱身心时一贯狠,只差没往死里弄!不得她回应,刘正阳显然不痛快,修长的十指向下移动,揉住情人一团柔软的臀x,忽而向前一带,她险些失重,上身向后倒去,却也恰恰成全他的需求。他y挺紧实的部位深深爱抚她悬空而敏感的花x,淌出的丝丝xx润滑了xx和花蒂,被他的储精袋重压上来,更是酸麻至极,也舒爽,她半闭着眼,两只雪x不受控地耸动着,她快丢了魂……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