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君入瓮》by下马饮君酒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请君入瓮 作者:下马饮君酒
训犬的方法就是放开他,这样才会自己乖乖回来

Original Novel – xL – 中篇 – 完结
阳光健气Alpha攻x表面清冷实则偏执Alpha受
双A,双A!!!!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咬痕

概要:快点分化吧……

“——啪”
酒店的花瓶碎在地上,彩釉招摇着流光溢彩,苏玉峤脸色苍白地给赵楚舟披上衣服,抖着嗓子喊了声哥。
两个Alpha不同的信息素在空气里纠缠着,赵楚舟垂下眼,一言不发地给自己系好上衣纽扣。
他抬手的时候,衣袖往下滑出一截,露出腕上一圈青紫的印记,苏玉峤不敢抬头看他,只能低头去看他的影子,单薄浅淡的一个剪影潦x地拓在雪白的床单上,只能从里面读出寂寞。
苏玉峤心里没底,飞快地抬头扫了他一眼,又被刺了一般仓皇失措地低头。
赵楚舟的后颈上全是他深浅不一的咬痕。
年长的Alpha从床上站起来,什么也没说,苏玉峤红着眼抬头看他:“……哥。”
他的脚步沉重,脑子也空空,赵楚舟按住自己抽痛的胃,费劲地回头,甚至还有余力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哥哥先走了。”
隔夜的玫瑰花精致脆弱地躺在一地狼藉里,苏玉峤只能听着赵楚舟离开的脚步声和毫不留情的关门声,过了半晌才勉强抬起头来,像个断线的木偶人,麻木地给自己穿好衣服,起身摸索自己昨夜不知道扔在哪里的手机,却在床头柜上捡到了抽剩下的半包烟。
和一只做工精巧的打火机。
苏玉峤用拇指轻轻摩挲着打火机的外壳,那是他送给赵楚舟的二十四岁生x礼物,赵楚舟当时好喜欢,现在却被他丢在了酒店的房间。
连他一起。
刚满十八岁的Alpha连自己的信息素都不会收敛,横冲直撞地外放,他生疏地从烟盒里掏了一支出来,蓝色的薄荷爆珠卡在滤嘴,苏玉峤一边抽一边被呛的眼泪直流。
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苏玉峤狼狈地捂着嘴咳嗽,他磕磕绊绊地抽完了一整支烟,哽咽着攥紧了手里的打火机。
他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更没有想到他会分化成一个Alpha。
赵楚舟曾经答应过要娶他。
……
棒针被苏玉峤捏在手里,灵活地勾线绕针,他的手很巧,上下翻飞,正勾到围巾花纹的时候就听见姐妹在旁边哭丧一样地嚎,手上一抖,勾错了一个边,他只好将那个线头拆掉,抬眼看了一眼哭成泪人的元薇薇,轻轻蹙眉,问一直忙着哄人的陈蕤:“她到底怎么了?”
“呃……”陈蕤想了半天,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向他解释,找了个类似的例子:“你就当她失恋了吧。”
“失恋?”元薇薇哭的话都说不利索,逻辑倒是意外的清晰:“这他妈的只是失恋的程度?这是和我谈了十年恋爱的男朋友在和我婚礼的前一天晚上出车祸被撞死了,我肚子里还怀着他的孩子的程度!”
“嚯,好家伙,”苏玉峤不由得停下手里的毛线,眼神有些疑惑:“什么事儿啊这么惨。”
元薇薇挥了挥手,拎起家用KTV的话筒,给自己点了一首《分手快乐》,又哭又笑:“我毕业了,我磕了五年的cp,今天be了,我元薇薇今天在这里发誓,我这辈子如果再磕真人cp,我就一辈子找不到真心爱我的Alpha,我的婆婆不会喜欢我,我的老公不爱我,就连我生下的孩子都会不待见我!”
这个誓言太毒了,苏玉峤有些意外,放下手里织到一半的围巾,抽了几张纸给她擦眼泪,听着她鬼哭狼嚎般的歌声,挤到陈蕤身边问:“cpbe了是什么意思,对他打击这么大?”
“cpbe了就是她希望在一起的两个人不可能,”陈蕤抿了一口果汁,看着一旁唱《分手快乐》快要疯魔的元薇薇:“她初二的时候不是在自己卧室里贴了一墙的海报吗?后来还写那两个明星的同人文,结果今天才曝出来,两个人都是Alpha,根本不可能在一起,薇薇就疯成这样了。”
苏玉峤嗅到他身上的Omega信息素,莫名其妙地不太自在,挪远了一点儿摸摸鼻子:“哦,那是挺惨的,两个Alpha,不能标记,难怪她疯了。”
“是呀,可惨了,”陈蕤晃着腿喝苹果汁,有点发愁地看向身边的好友:“你先别管别人了,你怎么还没分化,这婚都订了,十八岁生x也过了,怎么还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他问的,也是苏玉峤最烦恼的,唇红齿白的准Omega少年拿出镜子照照自己的脸,神色有些烦忧:“是啊,你说,我这么好看,一看就是Omega,怎么还是没分化?”
吸管被陈蕤咬瘪了叼着玩儿,他看向身边的好友,确实一幅老天都宠爱的好相貌,也年纪轻轻的就和喜欢的Alpha订了婚,算得上人生赢家,可偏偏就是压着性别没分化。
不止不分化,近几年还长高了许多,骨架也没小时候纤细了,看着怎么不太像Omega了……
最后一口果汁喝完,陈蕤把脑子里纷乱的思绪都打散,拍拍苏玉峤的肩:“没事的,都已经十八了,肯定快了。”
手机震了一下,苏玉峤看见联系人的备注就立刻喜上眉梢,冲着陈蕤和啜泣个不停的元薇薇挥挥手:“我哥来接我了,我先下去了!”
他离开的脚步十分雀跃,元薇薇哭得直打嗝,在他出门的时候问:“你就这么丢下姐妹走啊?你不管我的死活吗?你心里只有赵楚舟,以后我要是被我老公家暴你都不会管我是不是?”
苏玉峤没时间和她争论,当场转了两千块钱给她,元薇薇一秒转忧为喜,唱着“你是我的姐妹,你是我的baby”送他出门。
深秋的风不大,却刺骨的凉,苏玉峤站在风口里打了个寒噤,看着不远处的赵楚舟,笑着上前,替他拢了拢外x。
“冷不冷?在车上等我就好了,下来g嘛呀。”
他嘴上埋怨,手上的动作倒是很麻利,替赵楚舟把外x的拉链拉好,又把他冰凉的手揣进自己兜里:“下次再被我逮着外x不穿好,我就会生你的气。”
赵楚舟没什么反应,根本不把他的威胁当回事,跟着他往车的方向走:“我好饿。”
“马上就到家了,一会儿先喝一碗姜汤去去寒,”苏玉峤怕他手冷,把车调成了自动驾驶,拽着赵楚舟和自己一起坐在后座,用自己的手替他捂手,看着赵楚舟恹恹的靠在自己肩上的样子,轻笑了一声:“乖。”
他刚满十八岁,声音有一种处于少年与成年男子之间的独特磁性,赵楚舟不动声色地抬头看他,只能看见他的喉结,和轮廓分明的下颔线。
苏玉峤的手心滚烫,温度从二人相触的地方传来,把赵楚舟的手也捂的热烘烘的。
车内的环境封闭,赵楚舟觉得有点喘不过气,他打开一条车窗缝,眼皮发沉地在苏玉峤肩上找了个合适的位置睡去。
……
再醒过来的时候,赵楚舟觉得自己浑身都没力气,脑袋也晕乎乎的,苏玉峤坐在他身边,像是一早就等着,从捧着的碗里舀了一勺姜汤喂进他嘴里,赵楚舟迷迷瞪瞪地张嘴喝了,后知后觉地皱眉。
他不喜欢生姜的味道,每次都得苏玉峤哄着才能喝进去一碗。
“你易感期到了,”苏玉峤把碗递给他,让他自己慢慢喝完:“而且还发烧了,我打电话给你助理才知道,你昨天晚上熬了通宵,不生病才奇怪呢。”
赵楚舟吸了吸鼻子,乖乖地把那碗姜汤喝完,后颈微烫,他不太舒服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我是怎么上来的?”
“我把你抱上来的呀,”苏玉峤拿着枕头垫在他后腰处:“你最近是不是又没好好吃饭,我抱着你感觉轻了好多……”
赵楚舟的手一顿,抬起头和他对视:“不一定是我轻了,可能是你力气变大了也说不定。”
床头还摆了一小碗热气腾腾的x丝粥,苏玉峤试了试温度才递给赵楚舟,不甚在意地说:“我又不是Alpha,怎么会突然力气变大?”
温热的粥捧在手里,赵楚舟发着烧,味觉也不是太灵敏,吃起来意兴阑珊的样子。
他垂眸的时候,下垂的眼睫毛就显得他斯文又柔软,一点也不像个Alpha,苏玉峤没有分化,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可他听过陈蕤的描述,他说赵楚舟的信息素是浅淡的香,还透着一股微苦的味道。
和他的人一样。
易感期的Alpha情绪不高不是什么少见的事,苏玉峤哄着他喝完小半碗粥,就又让赵楚舟躺下睡了,自己去厨房把碗洗g净,躺在赵楚舟家客厅的沙发上刷微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睡得很沉,没听见赵楚舟下床出门的声音,也看不见易感期的Alpha红着眼睛抱着他的外x吸,更没感觉到赵楚舟爬上了沙发挤进他的怀里,搂着他的腰就像是找到了依靠。
整间屋子都安静无比,空气也像是有了形状,粘连着挤在狭小的空间里,赵楚舟摸了摸苏玉峤的喉结,看他的眼神就像是十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一样温柔,从喉间xx来的话语轻的近乎喟叹。
“你快点分化吧……”

胃痛

概要:他要逃跑了

苏玉峤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他面对着黑漆漆的客厅有点回不过神,一时间没分清何年何月,视线模糊着落到房间里唯一的光源,赵楚舟正背对着他,留了一盏昏x的橘灯,抱着平板看什么东西。
Alpha的身体强健,病来的快去的也快,苏玉峤依旧不放心,伸手探了探他额间温度,随后极为顺手的摸过赵楚舟发顶,像是抚慰什么动物幼崽。
他的动作里是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保护欲,像是在对待自己的所有物,不自觉地流露出一点独占的意味。
赵楚舟察觉出了这一点小动作里带着的微妙情绪,抬起头看着他,灯光洒进他眼底,显得他一双美人眼漂亮又灵动。
平板被人轻摁关机键,啪嗒一声锁了屏,苏玉峤被他的眼睛晃得回不过神,正发着愣的时候,赵楚舟就拽着自己的椅子转了个身,直直地抬头与他对视。
男孩子盯着你看的时候,就是要你吻他的意思。
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之后,苏玉峤一下子脸变得通红,他有些仓皇地抬头看钟,磕磕巴巴地说:“很晚了,我明天还要去打工,今天就先回去了……”
逃避的意味太过明显,赵楚舟的眼神一下子黯淡下来,他的语气也多了几分委屈:“不能留下来吗?”
昏暗的房间,暧昧的灯光,独处一室的孤男寡男,和面前漂亮的Alpha,苏玉峤总觉得自己现在像是误入盘丝d的唐僧,没有说赵楚舟不好的意思,只是他实在是太好看,是自己把持不住。
苏玉峤无意识地转动自己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犹犹豫豫半天,还是决定要走,叮嘱了一大堆让他一个人在家应付易感期的注意事项,直到门口都还喋喋不休。
“一定要好好睡觉,不许再熬夜甚至通宵了知道吗?”苏玉峤念叨半天,抬头和赵楚舟对视的时候却卡了壳。
他逆着光,映出发丝的轮廓,看不清眼神,可是苏玉峤却在和他对视的时候,惊觉自己和赵楚舟身高相差无几,他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被赵楚舟落在唇角的一个吻给惊的魂游天外,五迷三道地说了晚安,梦游似的走了。
房间里少了个人,瞬间少了许多生气,赵楚舟还站在门口,摸着自己的嘴唇沉默片刻,半晌才弯弯眼角,抿出一个不太明显的笑来,有些雀跃地去了客厅,重新躺上那张苏玉峤刚刚睡过的沙发,嗅到了一丝清淡的香气,是不属于他的信息素。
赵楚舟抱紧了怀里的抱枕,眼底都漫上红,易感期的委屈和不知如何发泄的情绪都随着这一点浅淡的信息素而爆发出来。
Alpha蜷在沙发上,攥紧了自己掌心的订婚戒指,带了点哭腔地喃喃自语。
“快点分化,快点分化……”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
“A87号顾客,一杯芋圆布丁x茶,一杯椰果芒芒冰,小苏你去切一下芒果。”
“好嘞。”
苏玉峤手脚麻利地切芒果,看着身旁的同事用勺子舀了一大勺布丁的时候,突然想到昨晚赵楚舟的嘴也有那么软,差点一刀切在自己手指头上,好歹没酿成血案。
他一整天都魂不守舍的,坐下吃饭的时候都还会时不时地傻乐,和他同龄的一个男孩子坐在他身边,有些好奇地问:“遇见什么好事了?”
“没事,”苏玉峤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清清嗓子,还是从眼角眉梢流露出一丝喜气:“就是心情不错。”
“哦……我还以为昨儿晚上你有艳遇了呢,”那男孩儿说话也不忌讳:“哎,你们学校什么时候才开学啊?知名学府的军训和我们有什么不一样的吗?”
苏玉峤今年才高考完,九月份开学,成绩不错,是个报出学校名字能让周围人都羡慕的重点985,所以他来这家x茶店打工的第一天就惹得大家纷纷震惊。
他长得好,第二分化性别趋势又是omega,明里暗里打探他情感状况的人不少,可惜苏玉峤中指上那枚戒指实在惹眼,再加上他来上班的第一天,赵楚舟就来给他送饭,傻子也能看得出来他有男朋友了。
还是个好看高挑的Alpha。
“没什么区别吧,”苏玉峤埋头吃饭:“区别可能就是我们要求更严格。”
“那你男朋友不得心疼啊。”
周围响起起哄的笑,苏玉峤并不生气,大大方方地跟着笑,挑挑眉:“没办法,都是军训阻挡我们的爱情。”
他挑眉的时候英气里带着一点野,少年人的肆意里带了一点初长成的轮廓,看得旁边的女孩子满脸通红。
苏玉峤真好看,好看的不像个Omega。
x茶店一年四季都不缺生意,苏玉峤的午休时间很短,不过他每天只上半天班,到了下午三点就换了衣服,跨上自己的摩托车离开。
他踩着点到家,把前一天晚上拿出来解冻的半只x焯水,又从冰箱里翻出块猪肚,打算给赵楚舟做份猪肚x。
Alpha易感期的第一天通常都会选择在家度过,赵楚舟不一样,他对别人的态度虽然冷淡,却还算得上是善解人意,对他自己就是心狠手辣,非要往死里折腾,雷打不动地定时去公司盯项目,简直把公司当成了自己家。
那么拼也没见得老板对你有多好。
苏玉峤有些不满地撅嘴,远在公司的赵楚舟打了个x嚏,看着眼前已经凉透了的工作餐,半点提不起胃口。
胃里抽着一阵阵的疼,赵楚舟从抽屉里摸了片止痛药,面不改色地g吞下去,将那份红红绿绿的快餐推远了一点,等着止痛药生效。
他抬指唤醒屏幕,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消息框,轻轻蹙起了眉。
苏玉峤今天都没有和他说话。
Alpha的情绪有些倦怠,他今天顶着自己明显不正常的信息素波动水平来上班,又被老板催着多做了几个项目企划,再加上不规律的饮食导致的胃痛,都让他觉得疲惫不堪。
止痛药慢慢开始发挥作用,赵楚舟觉得自己的精神像是泡在温水里,困倦一点一点将他吞没,办公室外员工路过的脚步声都像是打击乐,敲击着他的神经,却不能让他清醒。
苏玉峤打开他办公室大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幅场景。
身高腿长的Alpha蜷成一团缩在椅子上,眉心微拧,露出小半张侧脸和漂亮的眉眼,额间覆了一层薄汗,苏玉峤伸手摸了一把,凉的。
“哥哥,起来吃饭了。”
他的发顶柔软,发丝纤细,让苏玉峤想起小时候家里养过的兔子。
赵楚舟被突然唤醒,脑子还没反应过来,他呆呆地看着苏玉峤,下意识地将脑袋埋进他的肩窝,被冷汗浸透的额头紧贴着苏玉峤的脖颈,低声喊了句疼。
“又不好好吃饭,疼死算了。”
苏玉峤一边碎碎念一边掀起他的衬衣下摆,温热的掌心触及他的胃,赵楚舟稍微挺直了一点儿,自觉地打开饭盒,喝了一口鲜香醇厚的汤。
他吃饭的样子很斯文,苏玉峤乐意看着,他蹲在赵楚舟的脚边,调笑似的说:“弄得好像我才是你的Alpha,未婚夫,你好娇气啊。”
“可是你自己小时候求着要我以后娶你的,”赵楚舟根本不吃这x,安心地吃自己的饭:“我可不像你,从小对我有非分之想。”
苏玉峤傻笑了一声,摸摸自己的鼻尖,脸上漫起一道绯红,小声嘟囔:“我可不信,昨晚可是你先亲的我。”
“那也算亲吗?”赵楚舟放下筷子,捧着他的脸:“你想知道成年人之间是怎么接吻的吗?”
他的眼睛很亮,双眼皮的褶皱让他看上去温柔且多情,苏玉峤没见过这种场面,眼神飘忽了半天,落在赵楚舟的唇瓣上。
明艳的红,大概是和昨晚一样的软,苏玉峤光是看着都觉得脸红心跳,一张俊脸涨的通红,哆嗦了半天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赵楚舟微微勾出一抹笑来,善心大发地放开他:“你刚刚不是说你是我的Alpha吗?怎么不主动啊?”
“我……我……可我不是Alpha。”
少年红着脸辩驳,赵楚舟定定地看着他,过了片刻才哼笑一声:“我自然知道你不是Alpha。”
苏玉峤觉得他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落寞,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他挠挠后脑勺,随便找了个话题,把昨晚元薇薇的事情说了一遍,又添油加醋地描述了一遍她的惨状。
“当时的场景十分惨烈,反正,哎呀,哭得都不像人样啦!”
赵楚舟一边听他说书似的渲染故事,一边慢条斯理地吃完饭:“那你觉得两个Alpha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
“呃……血流成河的暴力现场?”苏玉峤想象了一下两个Alpha在一起的场面,只能得出这个结论。
毕竟Alpha在一起,信息素相互之间总是排斥,很难有个善终。
苏玉峤摇摇头,觉得两个Alpha在一起有着基因上的相异反应,很难成功,他随口提及一句:“如果我是Alpha,肯定和你解除婚约,不耽误你。”
赵楚舟身子一僵,捏着自己中指上的订婚戒指,他低着头,眼神偏执的可怕。
他要逃跑了。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