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暗》by芝士乌龙茶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阴暗 作者:芝士乌龙茶
爱本不光明。

Original Novel – x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三观不正 – NP

俞寒、周弈、陆成暄x邱稚
如果一定要有人设的话:
俞寒:美惨渣
周弈:温柔优等生
陆成暄:大狗勾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01.

概要:。

他是抱着阴暗的想法接近年级第一的。
能在大学里拿第一的学生不仅成绩好还要会交际,周弈就是这样的人,脑子聪明又八面玲珑,哪怕遇到别人都讨厌的他也会打招呼,而且笑容和眼神都很温柔,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对待的痕迹。
渐渐他开始期待偶遇,和所有得寸进尺的暗恋一样,有了足够次数地偶遇他又渴望和周弈更亲密,他想每天看到周弈笑,就好像臭水沟里的老鼠贪恋在街边捡到的面包碎屑,久而久之演变成觊觎橱窗里漂亮昂贵的完整蛋糕。
可是谁不喜欢吃香香甜甜的蛋糕啊,万一让比他还低贱的老鼠吃到该怎么。于是他鼓足勇气找辅导员探取每个优等生的考研意愿,当然最终目的是知道周弈要去哪里。
大三开学时辅导员做过类似的调查,与高考前班主任鼓励大家将理想目标写在红板上性质差不多,算不上透露隐私的机密,但辅导员绝不会同他多费口舌。
辅导员不像中学老师大部分都有师德,她只喜欢爱学习会谄媚的学生,他这样靠着家里有钱混吃等死的富二代绝不会讨到青睐。她态度非常差,阴阳怪气问他g嘛打探别人的消息,问到最后用很恶心的语调补加一句,不要再带坏俞寒。
x,原来辅导员知道。他真的恨死俞寒了。
这座城市的雨季比理论上更加冗长,仿佛一年四季都在下雨,当然暴雨只出现在夏天,伴随着野蛮生长的灌丛、毒性未知的虫蛇和无孔不入的x热,离开教学楼他麻木地淋雨走到x场,边看体育生手忙脚乱收拾器械边祈祷毒蛇把俞寒咬死。
俞寒是他前男友,所有人只愿意相信前途光明的年级第二因为分手堕落将近半年,却没人相信俞寒家暴勒索无恶不作。他在接受长篇大论唾骂那晚后背就有皮带抽打的伤口,但他选择了善良,善良就意味着任人欺压,他明白得太晚。
更何况他有钱,俞寒就是他们肆意发泄嫉妒的幌子。坐在树下暗暗咒骂完俞寒后他情不自禁谴责自己,哪有你这么憋屈的富二代,开法拉利撞死他们算了。
然而他就是一个又怂又软弱的人,想来想去竟然很不争气地流出眼泪,几个体育生见他哭得太惨就把卫生纸全都放到他身边,以至于周弈找到他时差点误认他刚从卫生纸促销现场回来。
“今晚选修课你怎么没去?老师让我来找你。”
他不想让周弈看到他哭的样子,结果反而哭得更厉害,他好担心流鼻涕黏糊糊的肯定丑到爆,所以捂脸装听不到讲话,周弈只能很无奈地坐到他身边将伞倾斜过去,陪他直到雨停。
“你是不是去找过李老师?”
他反应半天才明白周弈说的是辅导员,年级第一学生会主席就是不一样,居然能毕恭毕敬叫她老师,反正他这辈子都不会承认那种烂女人是老师。
周弈心思很细腻急忙安慰他,你不喜欢辅导员就少跟她说话,有什么问题可以来问我呀。
说这些话时周弈又笑了,他笑起来右脸有颗梨涡,像盛满x油或蜂蜜那样甜,他简直要看呆看傻看到灵魂出窍,周弈真的好好看喔,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完美的人。
这样一比他更像灰溜溜的臭老鼠了,白天鹅怎么会和老鼠xx呢毕竟老鼠比癞蛤蟆还脏,他下意识向旁边挪开一点,出门前x的香水味道浓烈得像腐烂的玫瑰,他害怕这种味道会玷污周弈。
周弈却忽然紧紧拉住他的手腕,眼神真诚又急切,你g嘛离我那么远我又不会把你强制抓回去。周弈的手好热,几乎要烫到他的神经和血管,如果现在有镜子,里面绝对会映出一张红到熟透的苹果脸。
“你皮肤好烫,会不会是淋雨发烧了?”
“啊?应该不……”
“我带你去医院。”
继抓手腕之后他又被强行背起来,虽然趴在喜欢的人背上很开心但他还是隐约感觉奇怪,他既没生病也不虚弱,这种状态让周弈背实在太矫情了。
但不矫情就不能被背,他纠结得要死,最终还是选择抓住机会占便宜。
他悄悄将额头贴上周弈的后颈,从某个角度看非常暧昧,他好想时间在这一刻冷冻,即使他们动不了变成木头人,一辈子不能说话也不能接吻。
检查结果显示他确实发烧了,医生建议输液,他想都没想就拒绝掉,从小到大他都是一个人输液,在市医院还好独自输液的可怜虫有很多,但在校医院里没人陪的简直是异类,他已经被好多同学讨厌了不想再被陌生人同情。
不过他没如愿以偿,周弈对医生说他们要输液,然后转头对他轻声说,没关系,我陪你。
输液室只剩下角落里的床位,躺上去能看到蜘蛛遗弃的织网和灯盖里密密麻麻的虫子尸体,他不敢睁眼,灯光刺眼周弈的笑容也闪亮得刺眼,他好怕因为这两个原因失明从今以后再看不到周弈的脸。
护士换完输液瓶他迷迷糊糊睡着了,梦里周弈给他买最贵最漂亮的礼物也经常和他牵手接吻,周弈的嘴巴亲起来和看上去同样软,老鼠终于吃到梦寐以求的蛋糕啦,今天是他多年来第一次笑醒。
他想感谢周弈,转过头却看到了俞寒的脸。
“醒了?”
虽然俞寒渣到骨髓里但脸确实帅得很有冲击力,当然他早就对这张脸免疫了,否则下场只会比留伤疤更惨。
“周弈呢?”
他突然感到反胃,和俞寒多说一个字于他而言都是劫难。
“你睡着他就走了,接下来都是我在陪。”俞寒依旧很会在言语上讨巧,“还是我对你有耐心。”
他不说话俞寒就接着追问,你和周弈什么时候那么熟的啊,你喜欢他啊,那你知不知道他其实很自私虚伪,说实话真的比不上我。
“你自己不觉得恶心吗?”他忍无可忍,俞寒和周弈简直是烂泥和雕塑艺术品的区别,相提并论约等于侮辱艺术品。“他比你好一万倍,你现在可以滚了。”
说完他捂住耳朵,俞寒骂起人来毫不留情,他领会过无数次,今天是他为数不多开心的一天,他很珍惜很珍惜,不想被俞寒破坏掉。
等了很久预想中的谩骂并没有传来,他犹豫地慢慢放下双手,下一秒却被c暴地吻住了。
俞寒每次亲他都很野蛮,像饥饿的兽类迫不及待吞掉猎物,他的嘴巴被撬开了,口腔里充满爆珠薄荷令人眩晕的烟x味,输液室其他病人都已经走了,俞寒掀开他的上衣开始肆无忌惮乱摸,他刚睡醒没有反抗的力气,如果现在俞寒失控他也只能乖乖被强奸。
“我不想恨任何人。”
俞寒终于停止了动作。
“你说……什么?”
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为了阴暗的占有欲接近周弈是种罪孽,犯下罪行的他没资格继续憎恨。
“我喜欢他,所以我不想恨你。”

02.

概要:。

从那之后他很少见到俞寒,就算偶尔在快递点碰到对方也只是瞥他一眼然后飞速躲开,像被拔掉毒牙失去攻击力却又不甘心的漂亮银环蛇。
银环蛇在雨季出没,见到天敌必须逃跑,否则就会变成劣等生物任人宰割。虽然但是,他是很善良很心软偶尔犯圣母病的天敌,绝对不可能杀掉虚弱可怜的银环蛇。
原来的校学生会会长出国交换去了,周弈通过竞选和人脉空降成为新会长,这样一来院里的学生会也要变动,所有人都想不到团委老师居然会取消竞选直接任命俞寒。
不过这些不影响他的x常生活,大三课业非常轻松他总要多找些乐子,恰巧父母告诉他有位合作伙伴的儿子今年考上了他那所大学,叫陆成暄,让他有空开车去经管院带弟弟玩。
他加了“弟弟”的微信,几乎秒通过,明显在上课划水。
陆成暄家教还不错通过后立刻向他发信息打招呼,用的表情包是可爱小兔子,他猜陆成暄是海王渣男或者高段位绿茶中央空调。
见面时间定在周末上午,陆成暄在学校呆腻了想去商业区,于是他不得不去教师车库开那辆发动声很夸张的法拉利,辅导员讨厌他的另一个原因就是占用教师资源,而且不努力还能开她这辈子都摸不到的车,她每次来车库都会嫉妒到爆炸。
北区到南区开车要二十分钟,他到的时候陆成暄已经在楼下等着了,和想象中差不多的渣男长相,鼻梁高直嘴唇比一般人薄,见到他的车才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又圆又亮的眼睛,搭配x色头发像只帅气但傻兮兮的金毛犬。
陆成暄很高坐到副驾驶腿都伸不开,他不敢相信这是刚脱离高中的弟弟,该不会高中每天都发高钙牛x喝吧,他用余光比较一下,陆成暄至少比他高十二公分。
“邱雉哥哥好。”
与外表相差极大,陆成暄声音又清脆又温柔。果然是弟弟啊,他决定抛弃渣男的概念好好带人家玩。
“军训很累吧?”
“不累。”陆成暄一瞬间露出很兴奋的表情,但很快变得不开心了,“学习才累啊我真笨什么都学不会,哥哥我超羡慕你能学纯文科专业。”
他一下子就被戳到了,连忙否认,纯文科一点都不好辅导员和同学都好讨厌。
陆成暄安静听他发牢x,听完忽然凑近他,语气天真又诚恳:
“他们真的讨厌死了,哥哥你以后多找我玩嘛。”
他还在开车陆成暄不敢牵他手或摇他胳膊,于是拽着他的衣角一遍遍确定,好不好嘛哥哥,我特别喜欢你不会让你不开心。
“你跟多少小姑娘说过特别喜欢你?”
其实他有感觉到甜蜜,毕竟谁都渴望被特别喜欢,总是不被喜欢的人得到一点点喜欢就会手足无措,然后紧接着被铺天盖地的自卑感吞噬。
陆成暄摇头,然后又眨眨眼睛,狗狗的眼睛都是黑黑亮亮的,像掺了很多色素的话梅糖和冬天x茶里刚煮出来的珍珠。
“没有呀哥哥,我只对你讲过,再说了你又不是小姑娘。”
他知道陆成暄说的是客x话,他那样的性格怎么会缺别人对他好。
商业区没什么好逛的,吃完饭陆成暄提议看电影,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商场里都是情侣成双结对,进场时检票员很古怪地看了他们一眼,起初他没在意,直到陆成暄在黑暗中悄悄凑近他的耳朵说,我们好像在约会。
他的耳朵尤其敏感,听完这句话变得又痒又烫,再抬头陆成暄已经进入认真看电影的状态,仿佛刚才发生的一起与他无关。
电影有些无聊他忍不住睡着了,清洁工叫他起来时他正靠在陆成暄肩膀上流口水,他责怪陆成暄怎么不把他叫醒,实际上他是在羞耻于自己流口水的行为。
“看你睡得香,不忍心叫。”
陆成暄扶他站起来,突然很认真地说:“你睡着时好可爱。”
他的心跳猝不及防紊乱一阵,如果有连接检测仪他的心跳频率绝对是乱七八糟的杂线,比废弃的毛线团还乱。
经管院和文学院都管理松散晚上不查寝,他们吃过晚饭打算去喝酒,到了地方陆成暄却难为情地说他不会喝酒,看起来好委屈像是要急哭了,他连忙安慰,没关系啊我也不怎么会喝,这样吧你随便选,你选什么我们就喝什么。
“真的吗?”
“别点太多就好,我容易喝醉。”
他说的是实话他确实酒量一般,陆成暄很听话只点了四杯酒,因为是随便点的他不知道名字,不过x尾酒能有什么度数,他放心地喝光两杯。陆成暄果然不会喝酒,坐在他对面喝得有些局促。
然而最先感到不适是他,像是发烧那样头昏脑胀喘不过气,陆成暄过来搂住他,关切地问他要不要去医院,他已经说不出话了,来不及摇头只听见耳边传来既熟悉又陌生的低笑:
“哥哥不愿意去医院的话,我们开房休息好不好?”
“不……”
他终于察觉到不对,于是拼尽全力挣扎,但陆成暄实在太高力气太大,轻而易举将他所有动作压制下去,他被带到附近的酒店,陆成暄订了最贵的总统x房,独占顶层没别的房间,他喊救命都不会有人听到。
房门刚关闭他就被摔在墙上接吻,陆成暄年龄不大但是吻技很好,把他亲得双腿发软打颤,乖乖露出脖子耳朵任由揉捏。
他有感觉并且y了,不难猜到今晚会发生什么,床柜上有避孕x和润滑剂,陆成暄往那边瞥一眼随后从衣兜里掏出颗白色的xx,看到xx他瞬间清醒不少,虽然不是毒品但他隐约知道xx会发挥哪些作用,他求陆成暄别用药,他已经喝醉了再吃这个药绝对会被玩死的。
“我最喜欢哥哥了,来,吃掉它。”
听到喜欢他愣了一下,陆成暄趁机顺势掰开他的嘴巴塞入xxx他吞下,吞掉xx他抬手扇陆成暄耳光,打得不重,因为他没力气打。
药效很快发挥作用,他半昏迷躺在床上张开嘴x陆成暄的xx,xx又c又大把他的口腔撑得变形,陆成暄报复性地x他的喉咙,他和俞寒上床从没做过深喉,所以陆成暄的报复于他而言很有效。
他趴在床边g呕,浴室正对床铺镜子映出他的样子,xx和口水黏糊糊粘在脸颊上又狼狈又丑陋,陆成暄也看到了,抓过他的头发羞辱他,你说你是不是够x,竟然能和第一天认识的学弟上床。
出完气陆成暄总算平静下来,拿过润滑剂挤了很多到手心,分开他的腿急切地用手指x到他xx里。
陆成暄手指和xx一样c长,刚xx去就按到了他的G点,他尖叫一声抓紧枕头向后退想要逃离这种奇怪的快感,却被捉住脚踝拉回原位,陆成暄的xx又y又热,蹭得他xxx漉漉的,他拼命合腿哭着请求陆成暄别继续做了他可以心甘情愿用嘴,可惜陆成暄不会善良他只想爽到底。
“啊——!”
他被捅穿了疼到眼神涣散无法聚焦,只能任由眼泪控制不住向外流,陆成暄本质是个小混蛋才不会管他疼不疼,像用廉价飞机杯那样一下一下狠重地x他的xx,边x边骂他是婊子贱货xx,这些词是从x片里学来的陆成暄不知道有多伤人。
“呜呜……你这是……”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这是迷奸……”
陆成暄无视他软绵绵的威胁,抱着他的腰加快速度x,即使前面y了他还是被g得很不舒服,陆成暄g得太快太深甚至好几次给他x到胃里的错觉,他好后悔之前轻易相信陆成暄。
快要晕过去前手机提示音突兀响起,看到来电姓名他几乎崩溃,不停哀求陆成暄放过他。
陆成暄被他的异常反应搞得迷惑又生气,用力x他几十次才舍得停下,这时电话提示第三次响起,陆成暄很好笑地说,万一有急事怎么办,我不g你你接吧。
得到承诺他终于鼓足勇气划开屏幕,周弈问他在哪里,要不要吃亲手做的小蛋糕。
手机自动跳到免提陆成暄也听到了周弈的询问,联系表情不难猜到周弈是什么人,陆成暄莫名其妙有些生气,揽起他的腰违反承诺x了进去,他惊恐地捂住嘴巴按掉免提,他形象已经很差了如果再被周弈听到该怎么办,会不会从此以后不对他笑了?
“邱雉,你在听吗?”
“我……我在听。”
“周弈……对不起……我、我在校外办事,先挂了。”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他还有这种程度的耐力,能忍到挂电话再哭,陆成暄嫌哭得败兴命令他不准哭,否则打给周弈直播x他。陆成暄很坏但其实还是有道德的,威胁仅仅是威胁而已,实际上看到他红红的眼睛和鼻子有些心软。
陆成暄低头和他接吻,舌头安抚地x过他的嘴唇,药效和酒劲都过去了这个吻显得更真实,他和俞寒接吻次数很少而且都不温柔,严格来讲陆成暄和他的吻也算某种意义上的初次。
s精后陆成暄抱他去浴室洗澡,他浑身酸痛骨头几乎要散架,靠在陆成暄怀里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陆成暄帮他洗头发揉出好多白白的泡沫,不舒服是假的,他泡在温热的水里险些睡着。
陆成暄发泄完又变成乖巧懂事的样子,在他身上轻轻啃出专属痕迹,啃到心满意足又把他紧紧抱着强迫他对视,狗狗眼依旧是狗狗眼,又黑又亮像浸过水的龙眼核,但他再也不会觉得陆成暄天真了。
“哥哥我真的很喜欢你,高中就喜欢,我们在一起试试好吗?”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