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青山》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江冉遗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觅青山 作者:江冉遗
追妻火葬场,阴鸷腹黑世子攻x软糯可爱小妖精受
发表于2 months ago 修改于21 hours ago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古代 – 权谋
落难公子在深山老林里捡到一个小妖精,小妖精:“公子,我要报恩。”
报恩就报吧,怎么就报上床了呢?

1

概要:招摇

入了夜的招摇山隐去了白x里的清秀平和,像只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吞噬着一切靠近它的活物。陡峭险峻的山体掩映在无边夜色中,让人看不清踪迹,山间成片的竹林松海在晚风里咆哮,一阵阵回声活像是精怪们的鬼哭狼嚎。
月辉洒落在山顶一方破败的小院内,院内的人影这才显露了踪迹。
“公子,直接扔下去吗?”
两个黑衣男子气喘吁吁地将一个昏迷不醒的男人拖至后院的悬崖边上,惊疑不定地望向身后。
在他们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公子,穿着一件月白色长衫,身形修长,五官深邃。正是半个月前从京城来到蜀中的定远侯府庶子——顾远山。
顾远山面无表情地走到悬崖边上,抬腿踢了踢地上那个昏迷不醒的男人,狭长的眼尾突然勾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朝x口捅两刀再扔下去,万一摔不死呢?”
听了他的话,那两个黑衣男子陡然睁大了眼睛,惊恐万分,其中一个胆子大一点的支支吾吾说道:“公……公子,这可是杀人啊……”
顾远山眼神倏地冷了下来,他迈开修长的双腿,一步步x到二人身前,沉声道:“直接扔下去就不是杀人了?我只不过要确保这个人死透了,再没有生还的可能。”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把短刀,递到说话那人的手心,“若他还活着,死的就是你我,你可要想清楚了。”
黑衣男子神色微动,咬牙接过顾远山递过来的短刀,对准了那昏迷不醒的人x口。
可他到底没做过这种事,手中的刀悬在半空迟迟不肯落下。
顾远山眼中闪过不耐烦的狠意,没等那黑衣男子多做迟疑,他一把握住黑衣男子握刀的手,双臂用力将短刀狠狠xx了地上那人的x口。
只听“噗嗤”一声,血x被刺穿的声音响起,在静寂空旷的山野间显得格外的刺耳。灼热的鲜血x洒而出,溅得顾远山和那黑衣男子满脸都是。
“杀人么,多简单的事。”顾远山扔掉短刀,浑不在意地抹了抹唇边的血迹,神色冷峻地看了一眼那两个黑衣男子,“从今往后,你们和我就是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这事如果让大夫人知道了,你们该知道后果。”
那两人还没有从杀人的震惊中回过神来,脸上煞白一片,整个身体抖如筛糠,冷汗将他们的衣襟都浸x了。半晌过后,胆子大的那个率先反应过来,“扑通”一声跪到地上,“二公子放心,奴才绝不会将此事泄露出去,奴才以后就死心塌地跟着二公子,绝无二心!”
说完他伸手拉了拉还在一旁愣神的同伙,那人这才如梦初醒一般,也跟着跪了下来,声音都染上了哭腔,“奴才什么都不会说……不会说的……”
真是没出息的东西!
顾远山看也不看他们一眼,掸了掸衣衫上的泥点子,走到一旁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把人扔下去你们就滚吧。”
“是是……”得了令之后,两个黑衣人手忙脚乱地将倒在血泊中那个已经没有呼吸的男子抬起来,扔下后山悬崖。
招摇山高千余丈,人这么摔下去根本没有存活的可能,更何况那人x口又被扎了那么大一个d,鲜血横流!
这两个黑衣男子本是顾远山的贴身侍从,受侯府大夫人的命令跟在顾远山身边多年。他们万万没想到,这个不受宠的侯府庶子表面上看起来对谁都噙着一张笑脸,和善可亲得好像谁都能欺负他一样,背地里竟然还有如此狠绝毒辣的一面。
这两个人向来胆小,又被今晚这一幕吓破了胆,处理完尸体后便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连忙退下了。
顾远山此刻的心情却很好,简直好极了!看来京城那边的人是真的急了,急到等不了他回京就想把他弄死在这深山老林里。只是这手法未免也太拙劣了,拙劣到顾远山想笑。
敌人越急他就越觉得有趣,一想到大夫人在京城里得知这个消息时那吃瘪的表情,连今晚的月色在他眼里都平添了几分风情。
顾远山坐在石凳上,脸上的血迹早已被夜风吹g失去了温度,但浓重的血腥味依然萦绕在鼻尖久久不散。清风徐来,树影婆娑,月色如此的撩人,他在弥漫全身的血腥气里突然就起了作画的兴致。
后院这一方石桌石凳是他白x里读书练字的地方,他熟稔地从桌下拿出笔墨和宣纸,借着月光的清辉,恍若无人地作起画来。只见那画中人五官处皆是空白,身上一件衣衫也没有,浑身赤裸着,四肢纤细长腿玉立,x脯处却平坦无比,唯有两点艳红的珠子点缀其上,再往下去便是浓密如杂x的秘境,秘境中有一淡粉色柱体软绵绵的垂坠着。
白x里读圣贤书,明月夜画春宫图,光风霁月和龌龊下流竟都叫他占了个齐全。
画完之后顾远山将宣纸放于桌上,手伸进自己的褒裤内,握住裆下早已勃起挺立的y物,窸窸窣窣地在衣衫内上下x弄起来。高挺的鼻端喘着c气,长眉入鬓紧紧锁着,脸上的血迹给他英俊的面容染上一层妖冶的气息,仿佛是月光下吸人魂魄的艳鬼。
随着手中动作的加快,他的表情越发迷离,直至一声闷哼从薄唇逸出,一滩白浊的液体凌空xs,尽数浇洒在桌旁的青竹叶上。

2

概要:青竹

石桌旁的这枝小青竹已经立于此地五百年之久。
招摇山高耸入云灵气充沛,小青竹又颇具慧根,在山中吸食天地灵气百年,终于在半个月前化出了灵识。
而他化出灵识睁开眼后见到的第一个人便是顾远山。
顾远山本是京城定远侯府的庶子,半个月前从京城来到招摇山隐居苦读,他每x都坐在后院的石凳上读书练字。
后院连着悬崖,崖前有一片松林和一方清泉,风起时松林响如波涛,和着潺潺溪水,颇有几分悠远意境,顾远山很是喜爱此间风景,常常在此处一坐就是一整天。
有一x他闷头苦读半晌,起身活动筋骨时偶然瞥见了石桌旁的小青竹。
招摇山植被丰富,山脚下就有一大片竹海,绿意盎然,但在这千丈高的山顶之上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竹子。
小青竹长势旺盛,亭亭玉立在成片的松林旁,显得纤细又清秀,读书人总是喜爱竹子的,顾远山一时起了兴致便蹲到小青竹身旁,伸手揉了揉它根部的竹叶,戏谑说道:“深谷之中少有x光,你倒长得旺盛,xx的小嘴定是极会吸得。”
顾远山长得好,像极了他那下贱的,早已亡故的母亲,他嘴唇极薄,嘴角总是噙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本应是薄情之人,却偏又长了一双含情的桃花眼,眼睛细长,眼尾上挑,凝着人的时候像是脉脉含情,却又缥缈得像是在千里之外。
他逗弄着小竹精的嫩叶,离得那样近,纤长的睫毛几乎要刮扫到叶面上,小竹精的心跳倏地就漏了一拍,神思都跟着有些恍惚起来。
他先是想,这人怎么生得这般好看?接着他又想到顾远山方才说过的话,忍不住嗫嚅道:“我xx没有嘴,我也不会吸,我是妖精,自然比别的竹子长得旺盛。”
可他还没修炼出人形,这话也只能在识海中飘荡,却是无法说出口的。
自那x起小竹精便每x每夜陪在顾远山身边,听他读书,看他作画,有时候他被顾远山满嘴绕人蹩口的“之乎者也”烦扰到想封了神智以换得片刻清净,可他又舍不得。
神智封了就看不见公子的脸了……
方才顾远山和两个仆从在悬崖边杀人的一幕小竹精自然也看见了,但他觉得没什么,他连人是什么都不懂,又怎会明白杀人是怎么回事。
他只是瞧见顾远山脸上的血迹,很想伸手替顾远山擦拭g净,那东西搁在脸上,公子都不好看了……
顾远山的一滩xx尽数x洒在小竹精身上,小竹精经过五百年的修炼本就灵气充沛,此刻又被男子的至阳之气浸润,顿时觉得福至心灵,体内气流极速攒动,如入无人之境,飘乎之间竟化出了实体。
他凭空出现,如暗夜精怪一般立于月辉之下,全身不着寸缕。
顾远山还在xx的余韵中没有缓过神来,陡然间看到月色中凭空冒出的人影,被吓得连连后退。
小竹精见状连忙向前跑了几步,但他刚化出人形,连路都不会走,刚迈开腿就摔倒在地上。
他还是竹子时就生得清秀隽美,此刻化成了人形更是美得不可方物,一身皮x白到发光,在月辉的映衬下让人有种近乎透明的错觉,他趴在地上,光洁的后背和挺翘的臀瓣裸露在山间微凉的空气里,顾远山只看了一眼就再也移不开视线。
顾远山不是个胆小的人,从侯府深院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胆子怎么会小?
刚才他一时失态,只是被小竹精的腾空出世扰乱了心神,此刻定下心来,恐惧没了,性致却来了。
他踱步到小竹精身边,慢悠悠伸出手将小竹精扶起来,当他抬头看到小竹精的脸时,呼吸陡然一窒。
要说美人顾远山见过不少,京城里遍地的王公贵族,秦楼楚馆里歌妓舞女更是花团锦簇,什么样的美人没有?但他从没见过面前这样一张脸。
嫣红的唇瓣丰润水嫩,鼻头挺翘又小巧,显得分外娇憨,叫人忍不住想咬上一口,最勾人的是一双眼睛,浑圆清澈,x漉漉的,就像是山林里迷失了方向的小鹿,透着无辜的神韵却又十足地扣人心弦。
一个人的身上怎么会同时兼具清纯与魅惑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
“有没有伤着?”顾远山扣着小竹精的手将他拉到自己身前。
“没有……公子,你别躲着我……”小竹精摇了摇头,两只眼睛水汪汪一片望向顾远山。
顾远山嘴角扯出浅显的笑意,捏住他的下巴贴近,“我不躲你,但你得先告诉我你是谁,是人,还是鬼?”
小竹精急切地回握住顾远山的手:“我不是鬼,我是青竹啊,就是石桌旁的那枝青竹,公子你不记得我了?”
“青竹……”顾远山不动声色地往石桌旁看了看,果然瞧不见那枝青竹的身影了。
他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许的退却,但到底还是色欲占据了上峰。
“原来是妖啊,这月黑风高的,你深夜到访,莫非是来夺我精魄,取我性命?”
“不不不,我是来报恩的,是公子的精血让我得以化成人形,我们竹子向来是有恩必报的,我得报答你。”小竹精说完突然伸手蹭了蹭顾远山脸上的血污,问道:“这是什么?”
“血,杀人的血。”顾远山又向他靠近一步,将他彻底笼罩在自己的阴影里,低头问他:“怕吗?”
“唔……”小竹精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不怕。”
顾远山不知是被色欲迷晕了心智还是让小竹精单纯无辜的模样蒙骗了,他一个人类竟去询问一个妖精怕不怕自己。
可小竹精茫然无知的样子仿佛让顾远山尝到了乐趣,他将手伸到小竹精身后,搂着腰把人带进自己怀里,宽大的手掌在小妖精后腰细腻的肌肤上摩挲逡巡,沉声问道:“为什么不怕?”
“因为……公子长得好看。”小竹精在他怀里笑起来,伸出纤细的指节抚上他的眉眼,“公子的眼睛比天上的星子还要亮,我一点也不怕。”
小竹精说话的时候嫣红的唇瓣开开合合,一双浑圆无辜的眼睛似乎将整个招摇山的清泉都盛在里面,顾远山望着望着竟有些恍惚起来,仿佛着了迷一般俯身含住了那汪清泉。
“唔……”小竹精骤然被他吻住眼睛,后知后觉地发出一句低喃。
顾远山的唇冰凉却绵软,轻轻点在小竹精的眼眸上竟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缱绻缠绵来。
“可有姓名?”顾远山问。
“无名无姓。”小竹精轻声回应。
“可有父母亲人?”顾远山又问。
“天生地养,无父无母。”小竹精再答。
“啧,倒是个惹人疼的小可怜。”
顾远山嘴上说着疼人的话,手却慢悠悠绕到小竹精身后,拢住了他的臀瓣,握在手心里揉搓把玩,“那可愿跟着我?”
书生的手本该是细腻滑嫩的,但顾远山的手上却结了层薄薄的细茧,那是他在侯府多年被凌虐的印记,细茧摩挲着白嫩的臀x,酥酥麻麻的触感顺着后腰往上攀爬,小竹精才刚化成人形,哪里体味过这般快感,顿时双腿xx倒在顾远山怀里,“愿意的……唔……我说过要报答公子的……”
顾远山抵在他耳边,薄唇轻启:“那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覆在臀x上的手越发肆无忌惮,五指牢牢兜住两团软x,又是揉又是搓,搓揉到兴起时,手掌竟用力狠狠拍上去,把两团嫩x拍得上下起伏,仿佛是风起时山间荡起的竹浪。
桃红很快浮上玉面,小竹精难以自控地发出一声撩人的呻吟,身子一软彻底瘫在顾远山怀里。
“嗯啊……公子……你想怎么样都行的……”
“哦?那这样行不行?”

概要:色空

顾远山的手顺着小竹精的臀瓣慢慢往下滑,挤开圆润的臀x探进他的股缝里,指尖在x口层叠的褶皱上绕了几圈后,直直戳了进去。
“嗯……”后x被坚y的异物突然侵入,小竹精难耐地皱起了眉头。
他初化人形,身体每个部分都青涩紧致,顾远山的手指刚探进去一个头就被g涩的壁x紧紧包裹住,再难前进分毫。
顾远山轻轻戳刺了两下便把手指取了出来,他将小竹精拦腰抱起,搂在怀里坐到了石凳上,小竹精的双腿被他用手掌撑至极限,小巧粉嫩的性器和微微翕张的x口便彻底暴露在他眼前。
顾远山俯身吻他,“从今x起,我便叫你小青可好?”
小竹精一个“好”字还没说出口,齿缝便被顾远山用舌尖撬开不由分说地侵了进去,顾远山的舌头一进入他的口腔便在里面横冲直撞地肆虐,刮扫他的牙床,顶弄他的上颚,叼住他的舌头急切地x舐。
他的唇舌被堵得严严实实,赤裸的x膛上泛出秾丽的艳色,整个人都软绵绵的没有一丝气力,顾远山顺势抬手捏住了他的xx。
殷红绵软的x尖被捏在手心里翻来覆去地搓揉把玩,很快就挺立绽放仿若盛开的桃花,顾远山的手沿着他的x脯往下,顺着细腰迷人的曲线,滑到那处隐秘勾人的地带。
这夜的月色分外撩人,仿佛是天地为他们这一人一妖的媾和撒下了一把璀璨绚烂的夜明珠。
藉着月光往下看,小青的秘境里没有一丝杂x,粉嘟嘟白嫩嫩一片,小巧可爱的性器耷拉在光滑的大腿根,像是勾着人去蹂躏,去挞伐。
顾远山忍着心中翻滚的暴虐欲望,用手握住那粉嫩的xx,上下x弄起来。
他把玩着小青的性器,将这刚化成人形的小妖精控在自己怀里调教亵玩,他一边揉弄小竹精的身体一边忍不住在心里慨叹,这小妖精真是个尤物,哪里都长得漂亮,连男人的命根子都长得粉嫩又秀气,和自己裆下那根猩红c长的凶器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想到这里顾远山的呼吸突然变得c重浑浊,他一边用舌头在小青的口腔里肆无忌惮地搅弄着,一边用带着c茧的手掌搓弄小青的xx。
小青浑身都在颤抖,他未经人事,又刚从空心的竹子化成了人形,身体本就十分敏感,他不知道此刻顾远山对自己做的这些事是在g什么,只觉得浑身都舒爽地像是漂浮在云端,破碎的哼吟从他涎着津液的唇边往外溢,断断续续却又足够勾人心魂。
“嗯啊……公子……唔唔……”
“怎么?不想要吗?”顾远山停下手中的动作,一双含情眼深不见底,让人分不清他到底是动了情还是根本对眼前的色欲无动于衷。
可硌在小青臀瓣上的y物却将他出卖地彻彻底底,那骇人的尺寸,滚烫的热度,将懵懵懂懂的小竹精都烧得面红耳赤。
“想……想要的……公子你想怎么样都行……哈啊……”
顾远山才不是什么好人,小竹精越是这般软糯可欺,他就越想狠狠将人压在身底下欺负,最好是让他哭着喊着求自己,那样才有趣不是吗?
“那你趴到石桌上,把xx撅起来,好不好?”顾远山抵着小青的鼻尖,灼热的气息x洒在他酡红微醺的面颊上,小青有些浑浑噩噩,全部的神魂都被顾远山的眼睛吸了进去,他凑上去吻顾远山薄凉的嘴唇,“好,公子喜欢什么小青就做什么。”
他从顾远山的怀里站起来,双腿打着颤儿爬到桌面上跪趴着,红肿的小xx高高撅起,直直对着顾远山。
山风忽起,不远处响起松林的涛声,皎白的月光洒在山顶这一方破财的小院里,荡漾在小竹精光洁赤裸的身体上。
佛经上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顾远山却觉得不对,此刻他入眼所及之处皆是色,却遍寻不到空的法门。
他只想把这撩人的色拆吃入腹,吃到骨头渣都不剩,或许那样还不够,他还要把这色据为己有,把这如露如电的梦幻泡影,永生永世禁锢在自己身下,那样才算是圆满。
色怎么会是空呢,色明明是永无止尽的占有。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