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资助人》by在野党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非典型资助人 作者:在野党
遥远古早味,追妻火葬场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xE – 狗血 – 强强
荤素均衡
【轻浮薄情渣攻x野蛮生长强受】
林岑跟了蒋思明好多年,从动心到死心,一直知道他不是什么好东西。
于是一直存了个个小本本,记下每一笔账和感情债,就等着有一天忍不下去了,甩人脸上让混球滚蛋。
……
蒋思明养了林岑好多年,自以为大爷有钱,没人不爱,一直看不上林岑不上道还死倔。
直到那人真的不在身边了,才发觉浑身不自在,再找过去的时候,闭门羹都吃不起,直接被人拿脚踹。
……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第一章

概要:资助人

林岑带着一身疲惫进了家门,把手头的钥匙放到柜子上,开始弯腰脱鞋。
青年的腰身瘦削有力,随着动作更为凸显,虽然只是一身洗到卷边的T恤,配上发白的牛仔裤和x底的运动鞋,整个人却清爽挺拔,眉眼间都是纯粹的学生意气。
就在他低头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和一个男人轻佻又性感的嗓音。
“宝贝儿,我是苛待你了吗,怎么回回见你,都是这件儿衣服?前几天不还让助理给你送了挺多当季新款吗?”
林岑回头看着来人,
眼前的男人身材高大,衬衫领子歪歪扭扭地被扯开,靠着墙带笑看他,面皮上一副柔情似水的模样。但是林岑从来不吃他这一x,因为他知道蒋明思扒开那层皮后是多薄情寡幸的人。
“还没穿坏,你给我买的那些穿不习惯。”
“那不是还给你卡了。”蒋思明凑上来,“自己买你喜欢的。”他伸出手顺着林岑的衣服领子划过去,吐出两个字,“穷酸。”
林岑挥开他,“不穷酸能跟你?”
蒋思明笑了,“也是,但你都跟了我。还天天这么穿、打工到这么晚,图什么?做样子给我看?”
“不关你事儿。”林岑不悦,岔开话题,“做吗。”
蒋思明挑眉:“不然呢,总不能xx时间找你纯聊天吧。”
林岑:“做就去洗澡,我明天有早课,今天不能太晚。”
……
听着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林岑拿出手机,给同学发了条信息,他对蒋思明的劣性了如指掌,就算说了要上早课,对方也不可能顾及他的感受,提前打声招呼最保险,免得明天被记旷课。
做完这些,他才面无表情地翻腾出来x和润滑油,走近另一间屋子给自己做事前准备。
从18岁开始到现在21岁,他跟着蒋思明已经三年了,还是不适应自己开拓后面的感觉,每次弄的时候都免不了疼得皱眉。林岑简单清洗后,忍着又涨又疼的不适一根根加手指,直到黏腻的液体充满了整个甬道才停下。
时间把控的也正好,他刚钻进被子里,蒋思明便大大方方地光着进门。
“怎么每次都这么放不开,我不是让你别关灯?”蒋思明开了灯,顺便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伏身附上了薄有肌x的身体。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越来越壮了呢。”他摸上林岑的身体,手下的皮肤温热光滑,腹沟上的线条则隐隐有股的力量感,不仅不厌恶还有些撩人,只是和前两年少年瘦削的样子大相径庭,甚至隐隐有赶上他的趋势。
“不做就别废话。”林岑被身上的动作磨蹭得有些烦躁,刚想起身又被按了下去。
蒋思明扶着他腰,笑着说:“都上我床了,还想走?”
如果要形容他们俩的性,哪怕是只有“脏”这个字可以形容了,虽然蒋思明和林岑都人模狗样的,但是在床上一个比一个脏。
说话脏,蒋思明最喜欢贴着林岑耳朵,不停地问他、不停地怂恿他,非要说出最下流最赤裸裸的欲望才罢休。
林岑也不是好惹的,极少向对方低头,狼崽子一样的眼睛在落泪时也温软,直x得蒋思明一边咂舌一边按着人猛g,一寸一寸磨让人又骂又难耐;亲得更脏,到狠处,林岑有时候都合不上嘴,只能放任津液顺着脖颈留下来。
最脏的莫过于俩人交合的位置,润滑液和体液被大力的冲撞搅出白沫,上面的人还要坏心肠得用手指粘了,y要到林岑唇舌间搅和。他还不愿意补润滑,就要把内壁被蹭得酸涩,以能看见林岑哭红的双眼。
被子、枕头都甩在了地上,床单被各种液体弄得皱皱巴巴,蒋思明按着身下的脖子一声低吼后才终于翻身下来,躺到了一旁。
他从来都不会事后帮林岑处理,只管自己爽完就算,照例在余韵里自己摸了根烟叼上,拍了拍林岑的xx,声音嘶哑道:“去拿个火。”
“你他妈的就光折腾我了。”林岑不爽,忍着不适骂骂咧咧地去给他找打火机。
后面快感过去后只剩下麻木,随着走动白液顺着腿根留下来他都没有反应,一直到滴在了地上,才引起林岑的一股反胃。这玩意儿他刚才还尝了,现在看见舌头上的味道更明显了。
他自己擦了一把,恶狠狠抹在蒋思明有些泛红的前x上。
“你这恶趣味,恶心不恶心。”蒋思明说道。
“和你学的。”
“我从来都只让你吃下去,可没让你抹在身上。”蒋思明笑着看他,吐出一口烟x在他脸上。
林岑面无表情地扇开,他现在整个人都不太对,没心情和蒋思明逗趣。黏腻感此时后知后觉终得显现了出来,整块皮肤都浸得发皱,让他只想去浴室清理一下。
而始作俑者又摸上了他的腰,让他知道这夜还没完。

第二章 上课

概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第二天,林岑果然起晚了,醒过来的时候,太阳都晒xx了,旁边的人也早了没影儿。
烦躁地挠挠头,瞧见时间已经11点了。
手机上有七八条未读信息,最上边一个:林子,秃头点名了!指明要你假条。
林岑见了,赶紧弹起来,忍着后面的异样,抓着衣服就往身上x。
蒋思明给他买的房离学校近,他现在抓紧过去还能赶上一节课,他为了拿奖学金一节课都不能随便翘,尤其是这个秃头教授,人刻薄又较真儿,一次点名没在都得给不及格。
林岑拽着书包风风火火赶到教室,正好赶上课间休息,秃头一个人在前面整理PPT也没学生围着。
他抓紧机会赶紧过去。
“老师,不好意思来晚了,我刚从中心医院回来,今儿早上有点胃疼去医院耽误有点久。”
他拿出来假条,给秃头递过去,暗骂蒋思明,这人唯一做的人事儿就是为了给他应不急之需,经常给他备着不知道哪儿淘腾来的医院证明,但如果没被瞎折腾他现在也不用不着。
“姓林是吧,不知道请假条提前交吗,现在给我有用吗?”
秃头眉毛一立,“就看不惯你们这种学生,糊弄谁呢,计缺勤我告诉你,期末你最多及格。”
林岑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一门儿课就能给他拉下去两档奖学金,几千块钱的事儿他不能不在乎,又一时不知道怎么弥补,台下已经有学生在看他们俩,更让他臊的慌。
“杨教授,这次算了吧,林岑确实经常胃出毛病,我们班人都知道,他没骗您。”
一个白净斯文的男生xx话来,把手头的书往台上放,说道:“我有点问题还请您指导一下。”
“小赵呀,你过来我给你讲讲。”秃头见了来人喜笑颜开,又夹了林岑一眼,努努嘴,“走吧,别傻站着了,老师还能跟你计较,回去好好吃药养着,下次不许了啊。”
“谢谢老师。”
林岑松了一口气,路过男生的时候,低声说,“谢谢。”
男生没理他,专心致志地跟秃头交谈。
“卧槽卧槽卧槽,秃头就这么让你回来啦?今天天边飘五彩云了吧,还是下红雨了?”彭子年在最后一排,一直紧紧盯着前边儿的战场。今儿早上也是他给发的信息,以为这次林岑得栽,没想到林岑竟然这么快就完事儿了,还有点不敢相信。
“不然呢?”林岑把书包一搡,“赵大公子都帮我说话了,秃头还能揪着我不放?”
“哎,要不得说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呢,赵大公子还真是牛了,不熟还能帮你说话,也得亏他说话了换个人都不行。”
彭子年独自感慨,赵大公子,原名赵青鹤,人从名字到身段都透着一股清高气,家里更是他们这领域潜规则里的大学阀,刚入学的时候,系里的大大小小老师就都关注了。
他们教科书上都是人家父母的名字,而且一家子也确实有真材实料,平时同学想气都气不出来。
林岑看着讲台上那个清瘦的身影,却笑不出来。
“不过,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了啊,现在刚开学一个月你就天天旷课,各科老师都盯上你了,你再顶风犯案我可不帮你了。”
林岑:“你说呢。”
“……”
“还没放过你呢?”彭子年也是想拍自己个巴掌,林岑的事儿他是唯一知道的人了,“这可不行,你现在也能养活自己了,你跟他说说呗,他身边也不缺人赶紧把你放了,你也不用天天提心吊胆的。”
“再说吧。”
上课铃响了,彭子年赶紧坐正不再跟他嘀嘀咕咕。
林岑却没缓过神儿来,一直琢磨彭子年刚才的话,跟赵青鹤比他就是那个必须死的人肯定扔的货,明明是一间教室里学生,一个在象牙塔一个在水泥坑,就连赵青鹤帮他说话的时候,他都能从牙缝里感觉到一丝轻蔑和不屑。
林岑从来也不讽刺回去,因为他确实g着见不得人的事儿,这事儿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个头儿。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