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等玩物》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长知怨

上等玩物 作者:长知怨
笼子里关的是段青山的命中注定

现代 – 狗血 – 强制爱 – 强弱
高x
段青山×程桉鹊
无恶不作攻×凄凄惨惨不爱搭理人受
程桉鹊命烂,烂到第一次入职喝完酒就被绑架了。
自此沦为道上有名的变态段青山的上等玩物。
“程桉鹊,落在我这座青山上,你永远飞不走。”
强调:1V1,非双洁,受洁攻不洁
文笔不稳,谨慎入坑
练车文,也练剧情,不过本质是冲搞簧去的,随便看看,超想要评论,拜托拜托,给点评论投喂好啵

第一章

概要:晃眼的白

晃眼的白。
窗外的阳光透过树木的枝桠绿叶,掉在程桉鹊的皮肤上,x光里的彩色在他眼里打转,他汗涔涔,压不住的呻吟被撞得七零八落,想从那道彩虹桥逃走,想逃。
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被人捞着,那只麦色的手臂因兴奋而筋脉暴起,抚在玉白的躯体之上的手宽厚c糙,每移动一下,身下之人便颤抖不已。
他是施救者,也是作恶者。
程桉鹊的手臂被绑在床头,动弹不得。红色的绳索缠在又翠又白的手腕上,红白交映,段青山受不了了,他俯身去亲吻,沿着白皙可见青色血管的手背x舐,留下的液体在程桉鹊手上发光。
“程桉鹊,专心点。”
段青山捏住程桉鹊的下巴,黑亮的眼睛探寻着程桉鹊的敏感之处的神色变化,他x着程桉鹊的嘴唇,眼里的欲流出来,变作一场无人可救的满山大火。
真是条烂命。
程桉鹊绝望地想。
“流这么多的水,程桉鹊,你x。”
“闭嘴……”
“让谁闭嘴?”段青山掐着程桉鹊瘦弱的腰,狠狠一顶,而后快速xx,往程桉鹊的敏感点上不停进攻。
“段青山……放……唔……”
程桉鹊手腕勒出一道道红痕,挣扎之间扯响了床头的铃铛,叮当作乐。
他白色孱弱的身体被捏得处处泛红,腰上被段青山捏住的地方已然泛青。
段青山喜欢青色,喜欢红色,他喜欢付诸行动,将这些漂亮的色彩涂满程桉鹊这只白鸟的身上。
“不放,”段青山亲吻程桉鹊的耳垂,咬在脆弱的耳骨上,轻轻磨,“程桉鹊,落在我这座青山上,你永远飞不走。”
段青山已经听厌了程桉鹊这样的祈求了,他更乐意把这些当做床上的乐趣。
程桉鹊的调情技巧,烂得发指,可段青山也是个没骨气的,就这样几句话,就让他的心怦怦直跳,xx梆y想s。
程桉鹊嫣红的薄唇边全是含不住的口水,夺人心魄的眸子紧紧闭着,隽秀的脸上全是退不去的情潮,那些不情愿抗拒的神色全被段青山y塞给他的欲海沉没。
段青山往后捋了一把头发,半长的头发顺到耳后,露出了那张y朗邪气的脸,眉头上弯月似的刀疤,如今沾了汗珠,莫名性感。
“求你了……受不了了……”程桉鹊的手臂一直张合,被段青山搂在身侧的长腿紧紧勾在段青山的背上,白皙的脚趾蜷缩着,光下圆润漂亮。腿间的性器昂着头却得不到释放,盘旋的脉络怒涨。
段青山x着程桉鹊x前的凸起,身下送入的力度减缓,他要听他的程桉鹊求饶:“那你要吗?”
程桉鹊已经分不清自己在段青山这里待了多久,记不清陪段青山做过多少场爱,数不清这x复一x的无尽头的x子了。
他什么都学会了,唯独没学会乖,学会软一点,向段青山好好讨个吻。
他不说话,段青山是个没耐心的,他几乎是报复性地狠狠一撞,程桉鹊零碎的呻吟变成了一声缠绵的长吟。
段青山很容易被程桉鹊迷惑,他不知道程桉鹊到底有什么勾人的法子,他坐在那,站在那,身上x着规规矩矩的衣服,可他就受不了,像吃了春药,像中了蛊毒,就要亲吻,就要xx。
他低头,撬开程桉鹊的牙关,不管早已被他亲得有些发肿的唇,发狠亲了起来。
“慢……段青……段青山……呃!”
挂不住的手臂被颠簸得摇摇晃晃,剧烈地生理快感让程桉鹊如堕云海,他的xxs在了段青山肌x线条分明的腹部,段青山s精不断,软了又y,不停地xx程桉鹊的甬道里,他想要x坏程桉鹊,让他真的一辈子都逃不走。
窗外的太阳已经高高挂起,房间内却依旧翻云覆雨不停,x光驱不散的黏稠缠绵,变成腐朽倔强的迷恋,抓住程桉鹊,让他深陷泥潭,无处可逃。

第二章

概要:第二章

程桉鹊被段青山圈在怀里清理,他无论和段青山做多少场爱,他依旧青涩得如刚懂情爱的少年,红着脸红着耳,这些不可控的因素,总能让段青山轻而易举勃起。
“拜托,你能不粉扑扑的吗?”段青山看着程桉鹊身下流出的xx,吻了吻程桉鹊的耳垂。
“你不要碰我。”
程桉鹊往前移了点,段青山二话不说又把人拽回怀里,坚挺的性器戳在程桉鹊光滑的背上,水波在他们周围荡起,涟漪连成一片,紧紧相贴。
段青山对这么冷淡的人喜欢得紧,无论程桉鹊说多么难听的话,虽然他也并不会说出什么实在扎耳的话,而这些总是不让人亲近的话是从程桉鹊嘴里说出来的,那也让他喜欢。
段青山不一样,他喜欢的都是一眼相中,枪是,人也是。无论之后的枪再怎么出问题,人如何说话不讨喜,他从来不会厌倦,除非,除非真坏了。
“你还不乖,程桉鹊,你欠x?”段青山故意往程桉鹊背上轻轻撞了几下,程桉鹊的背立马绷得紧紧的,瘦削的肩胛骨立了起来,好似要长出翅膀来一样。
段青山张嘴含住了程桉鹊的肩胛骨,像狮子x舐伴侣那样,缠绵悱恻:“不许你飞走,程桉鹊,你不准离开我。”
段青山胯间的性器蹭出了液体,喉咙间复苏的情欲让程桉鹊抠在浴缸边缘的手指紧紧弯曲颤抖。
弯弯的骨头被x得粘着液体晶晶亮,程桉鹊伸手抓住了段青山那满是肌x的大腿,说:“停……段青山,不要了……”
“我知道,”段青山伸手摸了摸被他揉得通红的xx,沿着清晰可见的肋骨抚摸,爱不释手,“我自己撸出来就好了,你转回来,转回来看我。”
段青山松开了手,程桉鹊松了一口气,他的背因为喘息颤抖着,他迟迟不转,段青山伸手轻轻抚过,又说一遍:“程桉鹊,转回来看我。”
程桉鹊浅色的眸子里的挣扎渐弱,他慢慢站起来,水随着他站起来淅淅沥沥往下流,从漂亮的锁骨流到白皙柔软的小腹,流进黑色的耻毛,又沿着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往下流,流进段青山身体里,变成沸腾的鲜血,变成翻涌的情欲,聚到他的小腹,钻进他蓄势待发的xx里,很快又要s精。
他看着程桉鹊坐下,水波带着程桉鹊的温度触碰到了段青山,段青山伸手撸动的速度越来越快,程桉鹊清冷禁欲的脸就在眼前,浅棕色的眼睛像块琥珀,嵌在一张光滑细腻的脸上,一张被他亲透的红唇看起来媚人极了,想吻,要吻。
程桉鹊被段青山一把搂过去,脖颈被段青山死死钳着,一条炙热的舌头钻进他的口腔,裹着他的舌头,不停吮吸,不停交缠,涎水从他们嘴里掉落,连了一条银丝吊在水面之上,他们像两具亲吻的雕像,完美契合,严丝密缝,没人能拆开他们。
“哈……爽……”段青山搂着程桉鹊,把头放在程桉鹊肩膀上,c声喘着气,“程桉鹊……你要永远为我张开腿,我只在你里面s精。”
“……”
程桉鹊面无表情地听着,心脏却怦怦跳个不停。
“又不说话,你多和我说说话好不好?程桉鹊,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你理理我好不好?”
段青山抱紧怀里瘦弱的人,吻了吻程桉鹊的脖颈。
程桉鹊冷哼一声,看着渐渐要回归平静的水波说:“我要是割烂这张脸,毁了这副诱惑你的皮囊,我看你爱什么。”
“要是你敢这样做,”段青山拎着程桉鹊的脖颈,x了x程桉鹊的嘴唇,冷笑,“你家里那可怜的弟弟也不要活了。”

第三章

概要:第三章

是啊是啊,他那可怜的弟弟程如胥,没有段青山,他家一家人根本看不住他,他的戒毒之路总不能还没开始就要结束了。
程桉鹊想要把弟弟送进戒毒所,他爸妈护犊子护得紧,死活不让,那一进去,周围邻居都知道了,大家就都知道他有个吸毒的儿子了。
那行,不送,可不送的话,程如胥有的是办法逃脱,有的是办法去买毒品。
段青山这人什么坏事都g,唯独不碰毒,甚至有些厌恶毒品这一方面。
段青山喜欢程桉鹊,自然也乐意管程桉鹊的家事,他让人把程如胥抓来,关进房间里,每天换人轮流看守,有人给他一x三餐,强制戒毒。
程桉鹊对爸妈说的是,他有朋友是这方面的专家,可以帮忙。可他所谓的专家,在喜欢他和x他这方面,的确是专家。
他到底是在救程如胥还是在把自己送给段青山,他也不清楚了。
段青山今天要参加某个商业酒会,他给程桉鹊扔了一x西装,要他和自己一起去,程桉鹊换好衣服出来,段青山系到一半的领带又松开,程桉鹊遮起来的吻痕又被咬住,背抵在落地窗前,程桉鹊没有可以抓的地方,最后只能被迫抓着段青山的肩膀。
段青山的亲吻是要见血的,他喜欢的程桉鹊要处处都标满他的标记,这样才行。
“段青山不要闹了!”程桉鹊推开段青山,脖颈上的咬痕清晰可见,血丝随着程桉鹊的动作慢慢冒了出来,一滴一滴,像一个个红宝石。
“闹?什么叫闹?程桉鹊,我要xx。”
段青山又压下去,火热的舌头x掉血珠,张开嘴伸出舌头给程桉鹊看他舌头上的鲜红,“你说,要是把你的血凝成一个个血珠,让我戴在手腕上怎么样?”
程桉鹊瞳孔骤缩,抓着段青山的手指有些用力,捏痛了段青山,段青山眼里的凶煞很快散走,漆黑的眼眸里满是怜爱,“程桉鹊,你好可怜。不过,我就喜欢你这副惊慌失措的样。”
“g什么?放我……放我下来!”
程桉鹊被段青山突然抱起来,他身后透明的玻璃外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绿,绿色的林海翻涌,裹挟着夏天的独特气味,冲进了程桉鹊的脑袋里,他有些恐惧这样的高度。
“程桉鹊,我希望你现在是一只鸟。”
绿色的山林里需要鸟,需要一只与绿色完全不同的,显眼的白鸟。风吹林涌,要有鸟啼叫。程桉鹊是段青山唯一的鸟,锁住关住,把玩于手上的漂亮鹊鸟。
“亲亲就走,我知道分寸。”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