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溺》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七园

引溺 作者:七园
黏人高中生馋上美人亲哥身体的病态温柔故事

现代 – xE – 三观不正 – 年下
骨科
专情黏人高中生攻x清冷放荡美人哥哥受
成挚x成恳,骨科年下。
想报复性喜欢我哥一下,结果反身沉溺进去。
我引我哥溺于我的爱意,我哥引我溺于他的身体。
我一味地给出甜蜜到黏腻的爱意,直到有一天发现我哥温柔绵长的秘密。
“哥,你爱我吗?”
尝试骨科的温柔解法。
虚假病态,真实纯爱。
故事观感:有人说治愈,有人说压抑,哪种解读都可,总体很温柔。
/全文完结,多点收藏评论会很开心,谢谢看到这篇的大家/

1.

概要:“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嗯,我知道。”
“……我说,我喜欢你。”
“嗯,我也是啊。”
你到底听不听得懂这句话什么意思啊,我差点骂出声,但对着他这张波澜不惊的性冷淡脸我还是强行忍了下来,我不能忘记自己的此刻人设是一个深情而凄惨的可怜男孩。
“我喜欢你,不是你对我的这种喜欢,是你对那个小狐狸精的那种喜欢。”
他终于抬起眼看向我,这么一瞬间我竟然感觉自己有种得到回应般的兴奋。但这种兴奋转瞬即逝了,当我发现我从他的眼神里什么也读不到的时候,哪怕是一点点疑惑,一点点探究。
他的眼型微微下垂,看上去无辜且善良,好像盯久了就会因为羞臊变成x漉漉起来;而眼尾处微微上翘的曲线,配上纤巧的双眼皮形状,又把情绪不动声色地折起,拉远了与人的距离,稳住了他眼中的湖泊,也抬高了一层无法被看透的雾气。好像就算这人拿了你的东西,你也发自内心坚信他不会做出任何作奸犯科的事情,还心甘情愿拱出身上全部的钱财和物件堆到他眼前,只为了让他安心。他安安静静的,仿佛拢住周身所有的柔情,可你只要对上他的眼睛,就觉得这还不够,只想搜肠刮肚把更多的温柔的、好的、饱含爱意的,全剖给他。
湖泊太沉寂,我抱着毫无理由的满满信心踏入后却被脚底完全没有检测到的泥沼裹住,只觉得身体随着几股杂乱的心气一同悄无声息地渐渐沉下去,沉下去。
一秒。
两秒。
五秒。
我没有得到回应。
“成恳、成挚——你们俩,下来吃饭了——”
“哦,好的妈——”他先反应过来,应声答道,起身出门的那一刻转过头来用他依旧不咸不淡的语气对我说,“走吧,小挚。”
“……”我沉默了几秒,想给他挤出一丝尴尬的空气,却自己先招架不住地叹了口气,“……知道了,哥。”
等我哥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中,我狠狠地低声骂了句c口,又怕吵到楼下的家人,桌子不敢砸,椅子不敢踢,一身凭空冒出来的怒气胀满我的心肝脾肺肾,我整个人像是被四面八方压过来的气囊死死箍住,水从缝隙里漫进来,强制性地灌满我的呼吸,啊啊,好痛苦好窒息,快被憋死了。
我这是在g嘛啊……
或许是,在报复吧。
客观来说,我哥的确太优秀了。说得俗x点,是就算把他扔到人堆里也能一眼被看到的那种闪闪发亮程度。当然,把我也扔进去的话,可能比他好找一点,毕竟我比他高个两三公分。身高差的确切数字我也无从知晓,毕竟我们俩也没有xx贴xx背对背地测量过,我也说不准他的官方身高。
但我是不会因为我哥太优秀就想报复他的。我哥的优秀程度简直浑然天成理所应当,就算他生下来就光芒万丈我也不觉得奇怪。某种层面上说,我很感谢他的优秀,他这么耀眼,等于帮我挡下了不少剑,我妈在必要场合带去交杯换盏顺带长自家面子的工具人全是我哥,每当大家提起信成集团董事的“少爷”,总是自动对号入座地代入成恳这个人。
倒也不是身为弟弟的我有多菜x的意思。主要是我年纪还算小,高中都还没上完,没什么好抛头露面的,对应酬的场合更是不喜欢也不擅长,假笑的时候脸皮能僵成风g后的熏x。我哥从本质上来说肯定也并不喜欢这些场合,但他被动技能颇高,朝对方面前一站,光是衣冠靓丽的样子就足够让人捧上一口气消化不下的褒奖了。如果我哥肯微微笑着添上几句漂亮话,配上他自带的淡淡疏离感,其效果简直无可挑剔了。
总之就是,不管做什么都很像个样子。
说了这么多我哥的好话,搞得我好像真挺喜欢他一样。其实我现在对我哥也谈不上喜欢或者不喜欢,距离摆在那里,任我什么感情贴过去都显得太突兀了。我不明白这是我们两个青少年青春期的必经之路还是怎么,总之等我反应过来,我和我哥已经从勾肩搭背如胶似漆的好哥哥好弟弟变成了这样平淡的点头之交。
——对我来说,是“被变成”。
是我哥主动和我拉开了一段距离,加上他开始读大学,不在家里住,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我和我哥共处的x子从一条看似漫无止境的长线变成了他偶尔闪现的一个点一个点,在这个过程里,就好像我不知不觉就拔高了、变声了一样,我哥也不知不觉蜕变成这样一个懂事、优异、出挑,甚至可以说完美的少年。而他淡然却坚不可摧的疏离感也真正张开了翅膀,把他烘托成更加遥不可及、又因遥不可及更让人想瞻仰一番的星辰,同时把我拱出了抬手就可以触碰到他的空间。
我妈对他十分放任,私生活再混乱也不多加过问,以“别把人家女孩子的肚子搞大了就行”为底线,实际给出的也就这么一条线,至于其他的任由我哥再怎么撒野也不会去g涉,虽然我哥也没什么撒野的可能性。不过这也是前几年的情报了。这两年我哥在家里住的时间变少后,具体的情况我不清楚,估计我妈更不清楚,我猜他也不会主动跟我妈交流这些情情xx的话题,但我可以肯定他的对象早就从女孩子扩展到男女通吃了。
其实我也是前段时间才发现这个的。那天在家门口,我碰到我哥开着他的轿跑正准备出门,副驾驶坐的是个看上去水水嫩嫩的男生,也不知道他从哪拐来的,第一眼我还以为是他的学弟,没怎么在意,我停在门口在口袋里掏钥匙的时候,那男生的声音穿过没关闭的车窗飘到我的耳朵里:“我们走吧,哥——”
……哥?
我一阵恶寒涌上来。
写成“哥”都太抬举他了,实际听到的应该是“哥~~~~~”再加18472个波浪号都不夸张……的油腻语气。
哪来的小狐狸精,你也配对着我的亲哥叫哥?好吧,虽然说亲也没特别亲,但起码是我血缘上的真哥哥,你也配x近乎?
我转过身去正打算输出一顿嘲讽,就看到小狐狸精整个身躯拧成藤蔓,狗皮膏药一样地往我哥身上贴,我很想问问他你这么扒着我哥的胳膊他还开不开得动车,下一秒,我哥上身微倾,像是被风吹得弯折的柳叶一样自然地、轻柔地,把头侧向了小狐狸精。
再具体的我没看见。
但他们接吻了。
“妈,你真的太惯着他了。”
吃完饭之后,趁我哥不在场,我虽然没有直接点明,但各种拐弯抹角地控诉我哥私生活混乱为人十分不检点这个家要完。
但我妈笑眯眯地用餐巾纸抹着嘴巴:“我何止惯着他一个呀,我惯的是你们俩。”
我没懂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她分明就是偏袒我哥想转移话题罢了。
除了这一点恶劣的不完美,我哥在其他方面的其他表现堪称无可挑剔,不是g一行爱一行投入全部精力去热爱的无可挑剔,而是公事公办到甚至有些冷冰冰的无可挑剔。
由此我怀疑,除了这些情情xx之外,我哥对别的完全没什么兴趣,更别说是对我了。在他那里我从没感受过亲情的温暖和照拂,对于这个现实,这么多年下来我已经习惯并且接受了;而他却可以那么自然地去亲近别人,接受别人来路不明的爱,听别人叫他哥,让别人享用着我对他的称呼。
凭什么?
如果换做是我说喜欢他,我哥会是什么反应?
每一次目睹他和别人亲吻、谈笑、并肩的时候,我的念头就变得剧烈一次。黑漆漆的泥水从我心里汩汩地冒出,不会沸腾,不会爆炸,更不会淹没我,它沿着细微的裂痕慢吞吞地蠕动,牵出一条摇摇晃晃却似乎指明了方向的道路。
我就要喜欢我哥,让他羞耻,让他难堪,让他负罪,让他被辜负,让他百毒不侵的心灵被伤害。
但我哥明显没把我说的当回事。每天对我还是如常的态度,如常地,不疏离,也不亲近。
那天我哥回家,我正窝在沙发上打游戏,他对我说了句“我回来了”,我的眼皮跳了一下但若无其事地埋着脑袋没回应他,他也毫不在意地直接上楼回房间去了。听见他的脚步声完全消失,我摔下游戏机,冲上楼去推开他的房门,他正背对着我的方向撩起上衣,衬衣脱了一半,露出一节雪白的腰背。看到我闯进来,我哥愣了一下然后把抬起的胳膊放下,眼神里丝毫没有责怪的意味,只是静静地等我说有什么事找他。
“是爱情的喜欢。”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后开口,“哥,我对你,是这种喜欢。”
我哥没有做声,甚至没有变换表情,我的话对他毫无影响,就好像在嘈杂的大街上听到三米外的小孩忽然喊了一声“妈妈我想要这个玩具”那样。
那样地无关紧要。
“你为什么不信?”
我被他一动不动的样子点燃了,上前扯过他的胳膊,他借着惯性往我这边扑了一下,霎时,属于我哥的气息包裹住我的鼻腔,清淡、安静,像是微凉的清晨里沾着露水的一抹绿色,又像是阳光下闪着彩虹光泽的肥皂泡泡,我曾无比熟悉,又早已远离。
我吻住了我哥。
我以为我会觉得恶心,但并没有。比起故意的报复,我更像是被吸引过去的。大概是因为我哥太漂亮了,对于一件精致的工艺品没有人可以抗拒。我撬开我哥的唇,急切而慌乱地贴住他,用舌尖搜刮起他的口腔内壁,牙齿磕到之后他也没有躲开,但我大意的是,我那么急于证明我毫无根据的虚假的爱——我却没有真的爱过一个人,更没有吻过一个人。
这是我的初吻。
我忍不住先慌了阵脚,嘴唇之间贴得太紧了,仿佛形成一个密闭的空间,除了他的气味我什么也感觉不到,而这股本是恬淡的气息直勾勾地x涌进来,它甜美而陌生,箍住我,也蛊住我,剥夺了我呼吸和思考的权利,我只是一个野蛮的莽夫,误入了美人的后花园。
是我哥先救了我。他稍稍退开,新鲜的空气由此交换进来,而后他的舌头探入我,那股柔软得像什么软体动物一般的触感依旧让我不适应,我条件反s性地逃开,我哥却按住我的后颈,熟练地用唇舌吸拽住我,带有力量的快感从他接触的位置直直传到舌根,麻痹了我的神经。
这就是接吻吗?
我模模糊糊地想。
是他教会了我如何接吻。
我自然地把主动权放手交给我哥,他柔软x滑的舌变成坚固却灵动狡猾的桎梏,牵引着我发麻的舌头、我同样发麻的思绪,以及我所没有意识到却涌发的一切一切。在我哥的带领下,我不禁主动送出舌头,推到属于他的空间里,与他的交缠在一起,分泌出的唾液也融在一起,然后被我们各自吞下,如同我们此刻亲密无间的模样这般。
这一吻好像很漫长,好像又只有十几秒。我丢弃了一切对时间的概念,望着我哥从我唇上离开后的神情,他细密的睫毛幅度轻微地扑闪着,被他用红肿舌尖轻x着的下唇异常红润柔嫩,整个唇间x漉漉的,好像经过了暴雨的冲刷和洗礼,变成洗去所有污垢的红葡萄,让人还想尝一口,再尝一口、再一口。
那一刻我突然理解了,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前赴后继地来当他的短暂爱人。
我按住自己的喘息。
“小挚,你说你喜欢我,是想和我谈恋爱?”我哥抬起眼,平静的湖水依旧蒙着一层看不透的烟波,“还是想和我xx?”

2.

概要:“……你是我哥。”

我一打开房门就被客厅里正在上演的场景给钉在原地。
我花了五秒钟去消化眼前发生了什么。这是我家,我进得本应理直气壮,此刻却像一个c莽的不速之客闯进少女的闺房,该害臊的是我,该抱歉的是我,该回避的是我。
沙发的靠背挡住了我的视线,只露出一条白晃晃的小腿高高地搭在一旁有节奏地晃荡着,一条弓起的后背忽上忽下,我进门的声音也没惊扰到他们的动作,更没打断他们嗯嗯啊啊的呻吟声。我站在一旁,在心里跟这场无法被直接看到的欢爱对峙起来,经过了几十秒,也可能一两分钟,在我的认知里已经快要忍受不住了,我确实也迈开步子朝沙发冲去,在这个时候,活春宫的主人公好像才接收到我开门时候的声波一般慢慢地停下了动作,一个男人先从沙发上起身,不是我哥,是我完全没有见过的面孔。他往我身上扫了两眼,面无表情,可能认得我,也可能不认得,反正我不认识他,然后他绕过我,一边把胯下的xx往xx里收起,一边向洗手间走去。
我终于在沙发边站定。那截小腿从靠背的高度落回沙发的坐垫上,白得像是从崭新的雕塑上掰断的最完美的那一节,另一条腿则软软地半垂在地上,在两条腿交汇的地方,体液将腿间打x得一塌糊涂,后x还保持着张开的姿势,随着主人的呼吸一张一阖,d里的白浊液体也慢慢地排出来。
我把视线上移,看到他红嫩嫩的嘴巴也缓缓启开。
“小挚、呼……你回来了……”
我哥是被x的那个。
我哥的x口略微急促地起伏着,脸色潮红,全身也透出一种粉色,xx处红得更厉害,明显有被啃咬过的痕迹,他的xx软趴趴地耷拉在身上,身上星星点点扯满x丝,不知道是他自己的xx还是那个男人的xx,而他流着xx的d口实在抢眼,一次次吸引了我的视线。太过稀奇了,倒不如说我从没见过这么香艳的场景。我不断轮换打量着他唇齿微张的表情和他一片狼藉的xx,一时间分不清他的嘴唇和后x哪个更加x润红嫩,又是哪个在向我开口说话。
越想越恍惚,那张吞吐出xx的小嘴好像在跟我打招呼一样,那么友好又那么引诱,娇滴滴地跟我埋怨怎么还不靠近它。
x!
我觉得怒火中烧,一股火气往上涌,转身上楼,把楼梯跺得噔噔作响。
“啪”地关上自己的房间门,我好像听见我哥和那个男人说话的声音,又捕捉得不明显,他们的声音退成恍惚的背景音乐,我的听觉也变得朦胧起来。
我把自己撑在房门上。
我不得不承认,我的xxy起来了。
我再下楼的时候,另一个男的已经离开了。
我哥脱得赤条条的,身上沾着水珠,一副刚清洗完还没穿好衣服的样子,在卫生间里对着镜子拨弄着头发,丝毫不介意我开门闯进来。
“我没有想到你是甘心被人x的那个。”
兴许是我语气里的火药味太重了,我哥拧了拧眉,剔开我话语间饱含的嘲讽:“被x并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在家里被x还不算吗?”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