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了》by不知名咸鱼txt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我后悔了 作者:不知名咸鱼
双,强弱,狗血

Original Novel – xL – 中篇 – 完结
现代 – xE – 狗血 – xx
荤素均衡
狗血产物,感谢大家。

—————————阅读全文伽QQ❤:209152664,回复“小说”获取资源—​​​​————————​​​​​​​​

程嘉文有一个秘密

概要:你是12床家属吧?一会去交下费用

“你是12床家属吧?一会去交下费用,交不上费用的话医嘱系统是开不了药的,还有,你们得尽快准备手术的钱,拖下去对病情没有好处”
“好,好的”
医生说完离开了。程嘉文当然知道越早手术对母亲越好,可是程嘉文已经没有钱了,亲戚已经借遍了,也为了给母亲治病办理了退学手续,奔走在打工的路上。这时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在走廊发了会呆,然后回到病房。
“妈,医生说这段时间你恢复的很好,等各项指标达到标准我们就手术吧”
程母温柔的笑了一下,“妈妈这段时间感觉也好了很多,不会那么痛了,你也不要那么辛苦,没事的”
“你放心妈妈,加上补助和奖学金,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说完程嘉文把削好的苹果递给程母
程母还不知道程嘉文已经退学了,更不知道,为了筹钱,他将会做出一个影响他一生的选择

等母亲睡着,跟护工阿姨交待好,程嘉文来到了Yu,一家高级会所,听说是一个有权有势的老板开的,但跟他一个小服务生也没什么关系,他只想晚上能赚多点钱就可以了。一开始来到Yu程嘉文也很怕,但抵不住钱的诱惑。每次他都小心翼翼的把酒端过去,然后笑出小虎牙和酒窝,碰到大方的客人,还有小费可以拿;有时也会碰到毛手毛脚的醉汉,醉眼朦胧间不知给他看成了谁,揉他的xx,掐他的x尖,这时候他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红着眼一边推拒,一边找机会逃跑。
程嘉文有一个秘密,他是一个xx人,有两x完整的生殖器官,每次别人碰到他的身体他都会害怕,更别说这种不怀好意的触碰。
他的出生给期待的父母带来了迎头一棒,虽然医生说之后可以手术,但他的父亲觉得他是一个怪物,一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怪物,想丢了他。程母坚决不同意,哭喊着“这明明就是我的孩子,不是怪物!”,后来父亲离开了这个家。其实关于这些程嘉文也是从已经去世的外公外婆嘴里知道的,这些年程母就像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母亲一样,虽然清贫,但也尽心尽力的养育她的孩子,也在他懂事时告诉他与别的小朋友的不同。母亲现在已经是程嘉文唯一的亲人,他就算拼了自己的命也会让母亲做手术。
“小程,快过来,经理有事情要说!”
“噢!好,来了来了!”
刚刚换好衣服,就被别的服务生叫到经理那,原来是要来一个老板的合作对象,那天要求都必须到岗,同时打起十二分精神。
“哎,你听说了吗,来的是个大人物,好像是姓厉,听说在x城那边有很大的势力,老板这阵一直在找陪这个厉总的人选,这关乎到他俩生意能不能成,得有一个能让厉总满意的人。”
“哪方面的陪?”
“你说呢,哈哈哈,肯定会给很多钱,要是一下被厉总看上,那就吃喝不愁了!”
旁边两个服务生间的窃窃私语成功吸引了程嘉文的注意。钱,正是他现在最需要的。
经理讲完话后,大家四散开,只有程嘉文在原地踌躇。
“小程,你有什么事?是要预支这个月的工资吗?”
经理一直对自己很照顾,想到这,程嘉文在心里又为自己打了打气。
“经理,是这样…厉总来了,您能不能给老板推荐我去陪他?”
听到这,经理一怔,在他印象中,程嘉文一直是一个很老实本分的孩子,不惹事,受了欺负也一直忍。原本好好的重点大学的大学生,也因为家里需要钱就休学了,四处打工,所以平时能帮到他就尽力帮他,毕竟还是一个孩子。
“小程,你知道这个陪是什么意思吗?”
“经理,我…我知道”,声音越来越小,程嘉文在经理失望的目光下继续解释道:“我真的很需要钱,我妈妈生了很严重的病,需要做手术”
经理叹了一口气,想了好久,“那你跟我过来一下吧”

“给我查一个人…”

概要:那男人呢?和男人做过吗?

跟着经理上了三楼,富丽堂皇的装饰,昂贵的洋酒,这是程嘉文从没来过的地方。
笃 笃
“进来!”Yu的老板是一个三十左右的高大男人,叫莫潇,今天在自己的店里没有什么应酬,穿着也比较随意。他抬头瞥了一眼,视线扫到程嘉文时停顿了一下。
“老板,这是我们店里的小程,特别懂事听话的一个孩子,人又本分,就是家里有点困难,他有事想跟你说。”
“哦?”
“老板…我…我叫程嘉文,之前一直在一楼工作…”
“知道了,什么事?”
“…就是,厉总来的时候,您看,能不能让我去陪他?”
听到这话,莫潇不禁开始仔细打量起程嘉文来。巴掌大的小脸,一双明亮的眼睛,唇红齿白,五官搭配一起,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个子不高不矮,g净而又瘦弱,有一种少年感。
“在这g多久了?”
“五个月了…老板,我能不能问一下,陪厉总,可以给多少钱?”
程嘉文问完觉得很羞耻,可他为了筹够钱,已经顾不得这些了。
听到这,莫潇笑了。
“只要你能让厉总满意,钱也会让你满意。”
这时经理动作很轻微的摇了摇头,并在身后比了一个数字,程嘉文完全放下了心。
“老板,我会努力做好的。”
莫潇沉思一会,“嗯,我考虑一下吧”

程嘉文离开好久,莫潇才回过神来,拨出一个号码,“给我查一个人…”
而程嘉文恍惚着下楼,觉得这一晚上自己简直勇气爆棚,居然就这么一条龙的说完了。
接下来的两天,程嘉文一边忐忑的等消息,一边继续忙碌在各个打工的地方。而莫潇也收到了一份文件,里面写清了程嘉文二十年间清清白白的经历过往。当然,也包括独特的性别,“xx人?有意思。”莫潇想,既然厉总从x城来,想必什么都见过了,用程嘉文来招待他,应该也可以了,足够体现出自己的合作诚意。
“小程,老板让你上去一下!”
“噢,好,好,我马上过去。”听到同事叫自己,程嘉文紧张的又来到三楼,“老板,您叫我?”
莫潇转过自己的椅子,盯着程嘉文,“你说的我考虑过了,可以给你这个机会,你母亲不是在住院?做好了好处少不了你的,你妈的手术费和术后康复费用,我都可以出了,但如果你搞砸了,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包括你家人。”
闻言程嘉文愣了一下,可不等他回过神来,莫潇又说道“你有和女人做过吗?”
“没…没有…”程嘉文爆红着一张脸回答。
莫潇饶有兴趣的看着他,“那男人呢?和男人做过吗?”
“也没有…”脸上的红一直漫过了脖子,莫潇看他的反应,结合自己得到的资料,相信了这是一个雏。
“那这几天你空出时间来,我会找人来教你,好好学,把厉总陪好,这现在就是你最重要的事”
“…我知道了,老板”,程嘉文低垂着眼,红着脸答道。

白驹过隙,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概要:终于,在这天晚上,厉天明来到Yu。

白驹过隙,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程嘉文的“紧急培训”也告一段落,这让程嘉文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紧张起来,结束了面红耳赤的各种知识传授,了解了厉天明这个人的喜好,也就意味着传说中的厉总,马上就要来了。
终于,在这天晚上,厉天明来到Yu。
程嘉文在房间里绞着手指默默的等待,需要他出现时,自然会有人来带他过去。今天他按着厉总一直以来的喜好穿着打扮,g净清爽,淡淡的妆容也让他的眼睛看起来更加灵动而又风情,脸蛋白嫩,饱满的嘴唇让人看着就想吻上去。
不知过了多久,有人过来带他来到一个包间。
“厉总,这就是我给你准备的礼物,叫嘉文,乖巧听话,懂事还漂亮!嘉文,还不快点过来!”
听到这,程嘉文上前说道“厉总好,我叫程嘉文”,说完不自主的怯怯的看了厉天明一眼,然后低垂着眼。而厉天明看着眼前这个明亮又精致的少年,不禁出了神。按说自己见过的美人可以说是不计其数,床伴也从未断过,可这个程嘉文站在那,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有一种无辜,却又难以忽略眼中的风情,眉眼如画,让人想抱进怀里,真的是又纯又欲。
“程嘉文,好名字,过来吧。”
程嘉文慢慢走到厉天明身边,给他填酒,专注而又忐忑,听着他们说自己听不懂的生意。突然,厉天明搂过他,问道“你是这的少爷吗?”
厉天明的嗓音低沉磁性,而嘴唇贴着程嘉文的耳朵问出了这句话,不知是热气拂过还是嘴唇真的碰到了耳朵,程嘉文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热乎乎的,耳朵麻酥酥的,又悄悄的红了脸。
“不是,我之前上学,然后在这做服务生。”
“时候也不早了,厉总先休息吧”,莫潇笑着出声,“嘉文好好陪厉总。”
“旭臣,帮我送一下莫老板。”话音刚落,厉天明身后一个高大英俊的人应了一声。程嘉文看着这个眉目温柔的男人,想着他就是厉总最好的兄弟,也是最得力的手下赵旭臣吧。
随后厉天明的目光又集中在了程嘉文的身上,“我们也回房间吧。”
随后起身,厉天明从沙发上起身,牵起了程嘉文的手。程嘉文紧紧的跟在后面,像一只雪白的小羔羊。那时他还不知道,自己走向的是梦与信仰还是落入另一个生活的无望。

要先洗澡吗?宝贝

概要:真是捡到宝了

一进到房间里,厉天明就抱住了程嘉文,像摆弄一个小东西,将他抵在门后,辗转着吻上了他的唇,慢慢又x开了唇缝,动作强势却吻的温柔。程嘉文感觉自己被珍重的捧在手心中爱护,慢慢的呼吸急促,小脸憋的红红的。厉天明实在是太高大了,程嘉文觉得自己像一片叶子,只有随风摆动的份,想过挣扎,却实在抵不过对方,只能手脚发软的靠在厉天明的x口。
在看到厉天明真人前,程嘉文也有过幻想和期待,厉总会不会是一个大肚子秃头的油腻男人?会不会有特殊的爱好?而现在程嘉文想的是,真好,厉总是一个年轻帅气而又温柔的人。
他就这么放空着大脑任人占便宜,厉天明的手已经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摸上他光滑细腻的腰,又摸到他的x口,意外的发现竟然有一点可爱的软x,正好被拢在手里把玩揉捏。
随着手中xx变化着形状,程嘉文的嘴中也泄出呻吟,“唔…厉总…不,不要,轻一点”
傻乎乎的程嘉文回神之后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脱掉了,而上衣的扣子还剩两颗,半露不露间更是诱惑,两个可怜的小xx被拉扯的充血,变的鲜红,而xx上又遍布着揉捏的痕迹。
“要先洗澡吗?宝贝。”真是犯规,这低音x说让程嘉文马上死,估计他也会马上照做吧,宝贝两个字更是让程嘉文晕晕乎乎。
“嗯…我,我已经准备好了,厉总”
话音刚落,程嘉文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自己被扔在了床上,只是动作看着大,其实一点都不疼。随后厉天明马上俯身而上。
“在床上还叫什么厉总,叫我天明”
“是,天…天 明”
厉天明满意于程嘉文的乖巧听话,看着全身赤裸的程嘉文躺在自己身下,像一块无暇的美玉,肤如凝脂,骨x匀亭。他低头抚弄程嘉文的敏感地带,耳边听着程嘉文的软糯的呻吟声,动情不已。
“嗯?这是什么?”
厉天明摸到了程嘉文玉柱后的x缝,触到了一手的滑腻,原来听着厉天明的声音,再加上被他一直抚慰,程嘉文已经x的不行。而厉天明惊讶极了!原来莫潇说的惊喜不单单指这个小宝贝多合自己的胃口,还有这个宝贝是个xx人。
抬头看程嘉文满脸红晕,把脸藏在了胳膊后面,羞的不敢睁眼。
这也是除了家人之外的第一个人知道自己是xx人,程嘉文从小到大都不敢在人多的时候上厕所,而每次来例假都会请假回家,更因为自卑,也不敢去交朋友。程嘉文也很紧张,他怕厉天明也觉得他是个怪物。
“真是捡到宝了,没想到我的嘉文还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小x,还是粉色的。”
听到这句话,程嘉文慢慢睁开了眼看向厉天明。
“我的宝贝好棒!”
说完又亲上了程嘉文的红红的小嘴,然后吻过耳后,精巧的喉结,锁骨,最后是x口的两点,吸吮的两个可怜的小xx好像破皮了般,又痒又麻,而手一直不停的扣弄x口,程嘉文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充血,热腾腾的,好像飘在空中。
“不,不要了,天明!啊…”
厉天明觉得时候到了,也脱了衣服,露出了他狰狞c长的xx,程嘉文看到后又惊又怕,被这么大的xx贯穿会死吧?
“宝贝帮我带x子好不好?”
于是程嘉文红着小脸,用嘴给小天明带上了避孕x。
而厉天明的手又揉捏上他秀气的xx,是的,跟厉天明的大家伙一比,小嘉文真的是可爱又秀气了。
“宝贝,我忍不住要进去了,我会让你舒服的,放松一点”,说着又开始绕着xx打圈,捻着充血肿大的xx,狠狠揪弄。这时候的程嘉文除了呻吟和气音,已经无力挣扎了,他也没法拒绝,乖乖的敞开了腿,紧张的闭上眼睛,煎熬的等待。
厉天明额头青筋直跳,熟练的把xxx在x口边,感觉差不多,就一口气x了进去。
“啊!好痛,啊…天明,我好痛”,程嘉文痛的一直在不停挣扎,嘴里也在小声的呻吟哀求,却不想这声音愈加让施暴者兴奋,只想让他发出更凄惨的叫喊与哀求。
其实这时候厉天明也不好受,他能感觉到那一圈x紧紧的箍着自己。嘴上宝贝叫个不停,手上却牢牢摁住程嘉文的腰胯,冷着脸y生生的全捅了进去。
“啊…”程嘉文歪了一下头,眼泪就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厉天明俯xx,慢慢都x进了嘴里。
程嘉文觉得自己要死掉了,感觉灵魂好像已经飘在空中,好像有一根烧的通红的铁棍子在身体里翻搅,真的好痛啊,而微不足道的挣扎抗拒都被厉天明死死摁住。
程嘉文哭泣着求饶“天明,求求你了,慢点好吗…”
厉天明答应着,嘴里宝贝宝贝的叫着,接着调整了姿势,把人牢牢地控制在身下,就疾风骤雨的xx起来,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
程嘉文仿佛失去了意识,嘴中只剩下求饶和带着哭腔的呻吟。可随着厉天明周到的照顾他的敏感点,x舐吸吮他的脖颈,锁骨,xx,嘴里说着x话,什么宝贝真的好棒,很会夹啊,什么宝贝真敏感,水真多啊,还有什么宝贝躺在床上,又x又浪的,让人想一直x下去。慢慢地,程嘉文又觉出一丝快感,而随着xx的顺滑,这快感又慢慢变大,他也在这场性交中尝到了滋味。
不知过了好久,换了好几个姿势,有程嘉文自己乖乖地掰着腿躺在床上,要不就是被厉天明抱在怀里坐莲,好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随着海浪上下颠簸,最后在他撅着xx后入时,他体内那根布满青筋的大家伙终于s了出来,明明有x子,可他依旧觉得滚烫的xx好像x在他的体内,烫的他一个哆嗦。这时程嘉文已经不知道自己s了多少次,xx了几回,xx一片狼藉,到处是各种体液,而可怜的x口又红又肿,浑身酸软到手指都抬不起来。
s了以后的厉天明好像依旧那么温柔,将程嘉文搂进怀里,嘴里说宝贝你真棒,睡吧。而程嘉文缩在他的怀里,慢慢睡着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