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堂》by三毛钱的桀桀子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弄堂 作者:三毛钱的桀桀子
彼此喜欢,就不顾一切坦荡去爱。一个小小小团饼。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狗血 – 校园 – 强制爱
唐川其实不知道怎么去定义和秦渡的关系,霸凌之下是心甘情愿也是钱色交易。
秦渡觉得很无语,毕竟他以为他们已经在谈恋爱了。
秦渡×唐川

第一章

概要:放学

  晚自习结束已经22:00了,唐川推着自行车走进巷子里的时候,刚好22:15。巷子往里更黑,路灯已经照不到了,唐川拿出手机准备开电筒,冷不丁就被捂了眼。自行车把从他手里滑落,金属磕在石板砖上的声音格外的刺耳,车轮子轱辘小半圈才停下来。
  书包砸在地上的声音很重,手机得以免难,被送回他贴身的口袋里,那只手隔着口袋轻佻地捏了他一下。熟悉的气味冲卷过来,唐川刚要反抗的手一下子垂下来,有点僵y地靠在身后人的怀里。
  捂在他眼睛上的手挪开,没等唐川睁眼睛,面前就被拢上一条丝带。带子系得不紧,但是也掉不下来,唐川的眼前还是一片黑的,其他的感官的灵敏度在静悄悄的巷子里被放大。他被半抱起来抵到墙上,然后唇被迫压住张开,任由掠夺。
  墙皮绝对不算光滑,唐川被掀起衣服的背脊抵到墙的时候,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仰着脖子喊了一声:“秦渡。”
  他被放下来一点,秦渡的气息重新闯进他口腔里,唐川徒劳地扶着他肩膀,小口小口从间隙中汲取一点氧气。唐川头重脚轻,莫名有种提前进入老年期的感觉。秦渡的手指伸到他嘴里,唐川乖巧地x舐,像是尝巧克力。
  秦渡另一只手顺着腰线往下移,转到前面解开他的裤子,然后握住他的命根子,轻轻一捏。唐川猝不及防,往前一伸,差点把手指含到喉咙口,忍不住想要g呕。
  今晚的秦渡有一点不一样,唐川想。他往常不会这么安静,甚至显得有点轻佻下流。唐川也伸手握住小秦渡慢慢x弄,唐川问他:“你怎么不说话?”
  秦渡轻咳了一下,声音有点冷:“我和你有什么话可以说?”唐川哑然,他被秦渡这番话堵得说不出来话,于是也只好沉默。秦渡却忽然更不满意了:“你是死人?不会说话?”
  “说……啊!”秦渡的手指蓦地闯进后头去,一点没有循序渐进,两指齐并而入。唐川疼得一颤,手指揪着秦渡的衣服:“说,什么啊——”
  “说什么还要我教你吗?”隔着一层布,唐川仿佛都能够看见秦渡的黑脸,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又因为什么事情惹恼了对方,但是服软道歉总归是必要的。
  唐川茫然地找着位置,凭感觉亲在他脸颊上,声音有点呜咽:“对不起,我……啊!”今天这招好像并没有奏效,秦渡搅弄得更狠,没有一点是在敏感点上。唐川难受得不行,往前要抱住秦渡,秦渡弄得越狠,他就抱得越紧。
  唐川在秦渡耳边小小声,断断续续地说:“我今天……”身后的动作缓下来一点,唐川心里一喜,虽然不知道说什么,但是要随便说几句话,也就只能是那点零零碎碎的事了。秦渡温和了一点,唐川也终于得以把话讲完:“我今天去食堂吃饭的时候,许宁把汤洒我衣服上了。”
  唐川说完就觉得有点儿不太对劲,这话怎么这么像告状?许宁看不惯他不是什么秘密,对秦渡唯命是从也不是什么秘密……而他这一番话,就像个吹枕边风的。秦渡有些意外他突然说出来这么一句,但是心情还是舒畅起来,托着唐川:“我明天让他给你道歉。”
  “不不不。”唐川猛地摇头,让许宁来给他道歉,说不定回头更麻烦。他不想和许宁扯上什么交集,要是能不碰面最好的,碰到了也不会出什么大事。而且,许宁是秦渡的兄弟,不管怎么样,怎么也不能因为他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人不愉快。
  秦渡见他摇头,果然没再坚持,只是手上动作轻了很多,缓慢挤压着他的敏感点。小巷子不会有人,但是唐川还是不敢喊出来,像猫儿一样轻声咛咛。
  秦渡捏着唐川的后颈,扣着人和他唇舌交缠,xx缓慢挺进去。他没有带x,托着唐川的手慢慢往下,让唐川那里主动容纳下他。
  明明肛门温度和人体表温度差不了多少,可唐川还是清晰感受着送进他体内的东西,比体内温度低得刚刚好。
  秦渡情事上很少温吞,唐川也算是他一手调教出来了,早习惯他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冷不丁这样缓缓温存,觉得十分不适应。秦渡对他的身体了如指掌,有意让他要泄出来,一手握着他前面,xx磨着他敏感的那一点。
  墙上忽然传了一声“喵”,唐川一个激灵,猝不及防就s了秦渡满手。眼上系着的丝带被撤下来,挂在脸上,唐川睁开眼睛看着秦渡,眼神有一点茫然。幸好小巷子黑,没有对眼睛造成刺激。
  秦渡的轮廓明暗分半,凑过来亲吻他,唐川微弱的呼气被他堵了回去。秦渡就像突然发了疯,握着他腰身开始拼命推送进出。唐川刚刚泄过一次,身体敏感得很,根本受不住,努力往后靠,伸手往前推:“秦渡,秦渡,你……慢,一点啊……啊!”
  唐川声音带了哭腔,他咬着下唇,不太敢出声。这一片楼都是要拆的,甚至已经推了几栋楼,只留了一家钉子户,顽强地耗在某栋楼。正是唐川家。
  秦渡像是上了瘾,掀起他的衣服让他自己咬住,然后舌头灵敏地刮过唐川的x尖。唐川被他扣得死死的,动弹不得,扭动着腰都在把自己主动往下送。他被这种刺激弄得忍不住哭出来。
  唐川呜呜咽咽的,咬着衣服下摆,手软软无力地扶着秦渡。黑暗里,秦渡仿佛都能看见他绯红的眼角和朦胧的泪眼,小腹涌上来的一股火气无从释放,索性统统朝着唐川。
  唐川绷着身子泄出来第二次,身体都要痉挛,秦渡还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衣服下摆滑下来,唐川往前搂抱着秦渡,声声哀求:“停下来,停……好不好,秦渡,秦渡,秦渡……”他说不出来话,一声一声喊着秦渡的名字。
  唐川的眼泪落在秦渡的颈窝,冰冰凉凉的,顺着肌肤流下去,划过心口。秦渡按着他的脑袋,用力几十下,释放在他身体里。唐川已经无法战栗了,整个人靠在秦渡身上,浑身没有支力点。
  秦渡帮他穿好衣服,抱着他站了好一会儿。唐川恢复一点知觉,轻轻推开秦渡,低着头:“我先回去了。”唐川过去扶起自行车推着走。
  秦渡没说话,一直跟在他身边。唐川下意识咬住已经破了的唇,尝到丝丝血腥味才松开牙齿。秦渡跟他回去吗?不是已经做了吗?还要再做吗?唐川脑子乱乱的,最后想到居然是作业写不完了。
  气氛静得瘆人,唐川鼓着勇气小声开口:“秦渡。”
  “闭嘴。”秦渡声音冷漠。
  唐川吓一跳,不敢在说话,又听秦渡继续说:“不是跟我没什么好说的吗?”
  唐川有点愕然,抬头朝秦渡看过去。手机的电筒不太亮,大半隐在黑黑的巷子里,唐川只看得见他眼里分明的嘲弄。
  一瞬间,唐川忽然想起来胡小宇今天和他说的话。
  “唐川,我看你和秦渡走得挺近,你和很熟?”
  “但是咱们跟他们那种大少爷大小姐应该也没什么可说的吧?”
  唐川忘了自己说了什么,可能只是敷衍地点了个头。
  但是秦渡听见了,还生气了。唐川手心出汗,紧紧攥着自行车的把手,不知道怎么说。绕过几栋楼就是唐川家,一片的黑漆漆里,一间亮着灯的屋子显得格外突兀。
  唐川和秦渡对视一眼,在对方眼里看见了相同的惊讶。
  “我妈……”唐川不知道自己是庆幸还是失落,小声跟秦渡解释,“她可能回来了。”
  秦渡收回视线,漫不经心道:“正好,还没有拜访过阿姨。”
  “不行!”唐川声音陡然拔高,在黑夜里似乎有一点回声。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换了平x里温吞的语气:“我妈妈,可能……”
  没等他解释完,秦渡就冷声道:“随你便。不过……”他话锋一转,盯着唐川:“拆迁的事情你最好跟她好好说一下。我舅舅可等不及。”他咬重“好好”两个字,配着那种混不吝的调调,却令人无端生寒。
  “我知道。”唐川嗓子还是哑着的,看起来格外低眉顺眼。
  秦渡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第二章

概要:妈妈

  唐川等看不见他影子才回过身上楼。楼道里是破败的墙皮,居民都已经走了,满是灰尘和死气。唐川慢慢走上去,xx去钥匙顺时针转了半圈,往前一推打开门。
  客厅亮着灯,张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好些年前的老机子,信号也不好,老电视剧的腔调断断续续的。
  张梅坐在沙发上,侧了脸看过来:“怎么回来这么晚?”语气里是有点埋怨的。
  “上晚自习。”唐川走过去一点,和她隔着一米半的距离。
  张梅眯起眼:“最近学习怎么样?”
  “还好。”唐川声音放得不急不缓四平八稳,是老师和家长最喜欢的调调。
  “嗯。”张梅点点头,“去给我下碗面吧。”
  唐川把书包放在沙发上,去厨房给她xx,把有点儿蔫的一把葱挑出来一点,勉强够看的,给她放到沙发面前的矮桌子上。
  张梅矮xx,挑了一大筷子,呼呼两下就咽下去了。她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忽然看向唐川的书包:“你买新书包了?”
  唐川看了一眼身边的书包,莫名有点紧张:“嗯。”
  张梅点点头:“最近钱够花吗?”
  唐川有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张梅可能忘记自己已经四个月没给过他一分钱了。要说她以前给得富足,倒还说得过去,但是她从来只有短了生活费,从不曾多给过零花钱。要是真指着她给钱过x子,那早就在这小破屋子里成了g尸。
  “我看你房间里多了不少衣服。”张梅说,“你哪里来这么多钱?”没等唐川脑子里想出来一条合理对策,她又继续说:“是不是他之前给你留了一比钱?”
  唐川知道,她说的那个他,是唐川的父亲。
  唐川摇摇头:“我之前在一家服装店打工,人家仓库里过季的,送给我的。”
  张梅狐疑地看着他,不知道信了几分,她说:“你还在上学,去打工g什么?”
  唐川语气冷淡下来:“没钱了。”
  张梅大概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的说,面上一丝尴尬,笑了笑,语气温和下来:“锻炼一下也是好的,但是不要把学习落下来知道吗?”
  唐川有点儿烦,忍不住想要站起来立刻回房,张梅却拿出钱包xx几张给他:“拿去零花。”
  唐川勉强压住自己那点儿想要嘲讽出来的想法,点点头拿过钱:“谢谢妈。”
  张梅赞许地点点头,说:“钱不够跟妈妈说,你马上高三了,要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
  “嗯。”唐川垂着眼,低声应下,想到秦渡说的,迟疑一瞬,还是对张梅说:“妈,那个拆迁的……”
  “你别管!”张梅的语气有点厌恶,“我就不信他们还敢把咱娘俩赶出去不成!那些黑心肝的东西!”
  唐川的话哽在喉咙口,默着走回房间。
  “小川。”张梅突然叫住他。这样的亲昵称呼,唐川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了,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她:“怎么了?”
  张梅的表情不算柔和,有点阴沉沉的:“不管怎么样,男子汉,身子要板直板正,挺直骨头,不磊落的事情不要做!知不知道?”
  唐川心忽然紧张成一团,眼前闪过秦渡的身影。
  “啊。”唐川听见自己应了一声,“我知道。”
  他闪身回房里关上门,看着一片漆黑的窗外,有一点茫然。他也不太清楚,为什么张梅会对拆迁这么抗拒。拆迁给的补偿费已经很高了,来的人一茬又一茬,但是张梅始终拒绝,甚至还几个月不着家躲出去。
  拆迁的人一开始好言劝着,后来就有人开始隔三差五的在隔壁吵吵,甚至还不时有人半夜不停的敲门。那些人一个个人高马大,唐川打不过,也担心他们会动手。但是他们没有动过手,只是一如既往逮住唐川在家的各种机会进行打扰,他一度神经衰弱,睡眠质量奇差,成绩往下滑了一大截。
  唐川联系不上张梅,也拿那一群流氓一样的人没有办法。最后还是秦渡知道了出面才摆平,但是也只是说那些人不会来打扰他,让他去劝张梅最好自己主动同意拆迁,领了补偿款大家都舒服。
  唐川除了同意别无他法。他坐在桌前看了一会儿书,发现思绪乱糟糟地造成一团,只好拿了睡衣去洗澡。
  张梅还在沙发上看电视,对他的动静置若罔闻。唐川本来还想和她说话,见她一脸恹恹神色,只好作罢。
  他刚回了房里,准备再温习一下功课,秦渡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唐川翻找了一下没找到耳机,怕大少爷等着不高兴,只好把声音调小接起来。
  “怎么了?”唐川放低声音问他。
  “我到家了。”秦渡说,见唐川没有说话,冷了声音:“拆迁的事情你和你妈说了吗?”
  唐川不知道怎么开口汇报自己如此失败的任务,含糊道:“我妈没有同意。”
  秦渡还是听清了:“没同意?为什么?你家房子里埋了金子?”
  唐川被他挖苦得说不出话,又想起张梅突然跟他说起的,心头一惊,难道张梅已经知道了什么?他霎时感觉自己身上起了一层汗,覆在薄薄的背脊上发凉。
  “你那里洗了吗?”秦渡问。
  “洗了。”唐川飞快地说“你还有事吗?我要睡了。”
  秦大公子皱了眉,向来只有他挂别人的电话,什么时候轮得到别人要挂他电话了。想着唐川今晚苍白的脸色,他又心软了,自己今天今天弄得确实有点狠,心里升起体谅,语气温和了一点:“那你睡吧,我明天早上给你带早餐。”
  “嗯。”唐川挂了电话,已经完全看不下去书了,g脆把东西都装进书包里。
  他躺在床上目光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突然下床打开衣柜。柜子不大,满满当当都是衣服,有秦渡的,也有他的。唐川原先并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大少爷愿意给,他穿就是了。只是无意间看到了吊牌,上面五位数的价格看得他乍舌。
  他对这些品牌并不了解,但是多的是了解的人。他家庭情况不少人都是知道的,在学校穿这样的衣服招摇过市,等于明晃晃地告诉人有猫腻。
  但是毕竟大少爷整来这些衣服不是让他当摆设的,所以唐川私底下和他出去的时候还是会穿,平时就穿自己的普通衣服。
  秦渡虽然不太高兴,但是到底没在这种事情上为难他。
  唐川盯着一柜子的衣服出了会儿神,然后把衣柜合上,关了灯重新躺床上。这回倒是很快睡着了,只是整宿都是梦。
  他梦见自己大汗淋漓地躺在秦渡身下,呻吟哀求,秦渡把他的脸拍向另一侧,他这才发现自己正在讲桌上承受秦渡,旁边还有泰然板书的老师和认真听课的学生,唐川几乎要厥过去。但他没能醒来。陆陆续续的场景仿佛从地底钻出来,一层一层包住他,一会儿是张梅的唾骂,一会儿是之前那堆人追债似的x扰。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