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逃》by阿里里呀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难逃
作者阿里里呀
內容簡介
没啥定力的软妹子陈一玉自认是个普通人,她以为自己的人生会和其他大部分人一样,恋爱结婚,相夫教子。然而命运不这么认为。她注定被男人们拉入情欲的泥潭,越陷越深。
NP。
高xNPxNP女性向

0001 初遇
季月白开着车,面色平静,喜怒难辨。

亲自开车的情况是极少的—特别是前几年开始接手家业以来。人多,事多,身边随时围绕着保镖,助理,比不得年少轻狂的时候。但是这件事却不得不自己亲自开车去办。不仅要亲自去,还要戴上墨镜先行清场。现在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很多人有意无意的关心和解读,比不得当时年少轻狂。

呵呵。年少轻狂。季月白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皱了皱好看的眉头,握在方向盘上的修长手指也用力捏了捏。几年几十年的家族继承人培养,让他对任何事心里很难有什么类似后悔懊悔的情绪,“只是有点麻烦”,他心里计量着,不管什么麻烦,都要解决不是吗?只是最近家里催婚越来越急……

一边想着,他把车停到市中心的公司大楼下,用专用的电梯卡刷了高管专用电梯,却发现电梯正停在68楼——公司最高层。想了想,又看了看表,现在上班时间都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想来一楼大厅并没有多人,于是他转身,从楼梯间走到了一楼。

他的突然出现让前台小妹低声惊呼,一阵手忙脚乱的招呼,他露出标准的和蔼微笑,谢绝了前台美女的殷勤,按了电梯,没一会儿电梯到了,他闪身进入。按了68.

电梯正在缓缓闭合的时候,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
“等一下等一下麻烦等一下————“
声音清脆圆润,像个少女。季月白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然而还是站在电梯里,没有丝毫动作。
电梯门缓缓闭合,只剩十厘米。一只普通的通勤鞋头塞了进来,门感受到压力,又缓缓弹开了。
于是季月白看到了她的脸。眼睛圆圆的,“果然是双少女的眼睛“他心里闪过这个念头,女孩却是不知道从哪里跑来,脸上微微起汗,似乎电梯里男人的样子和看她的眼神让她感受到了压力,脸猛的一下红了—当然本来跑步就红了不少,她急急的跑了进来,把手里的透明文件袋抱在x前,按了65.

电梯又再次关闭了。没有人再进来。
一阵清香袭来。季月白扭头看了看拿着文件袋扇风的女孩,女孩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从包里掏出了纸巾擦汗。

“你在65楼上班?” 季月白微微一笑。
“没有,”女孩似乎对刚刚那强行蹭入电梯的行为很不好意思,摇了摇头,不好意思的错开了男人的目光,“我是来面试的,”又急急的补充了一句,”要迟到了”
声音清脆如雏鸟,伴随着一阵清香,季月白发现自己某个地方似乎有抬头的迹象。他貌似无意的扫过自己的xx,有意让女孩多说几句话。
“你面试什么岗位?”
“会计”
扫了一眼她抱在x前露出半截的简历,
“陈一玉?“
女孩不好意思的把简历按在了x前。季月白的目光跟随着看向了女孩的x。不大。隐藏在不出格的职业装里—-不知道味道怎么样。季月白想,“其实我也不喜欢大的,小的更有趣致。”

电梯很快到了65楼,人来人往,季月白有意往旁边站了半步,陈一玉很不好意思的对他笑了笑,匆匆跑了出去,外面人资小妹正在组织次序,看起来真要迟到了。电梯门合上,盖住了男人不明的目光。

上午到公司开了一个会,下午又和约好的客户谈了谈,带着一身酒气,季月白一个人回到江边那一千平的顶楼豪宅。一千平不算大,但是胜在市中心,江景不错,离公司也近,正好也是家里持股的某个地产公司开发的楼盘。这几年家里越来越看好大陆的前景,于是他在大陆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虽然家里的酒店住着也不错,但是季家在这边如果一x房子都不准备,似乎也说不过去——

坐在沙发里,季月白似乎习惯性的想到某个问题,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沙发,很快拿起了手机,
“peter,给我找个人的简历。“
“今天来面试蓝岭资本的“
”会计“
”陈一玉“
”对,对“
“不要说是我找的,就说你自己要“

很快那边把资料发了过来。屏幕里那圆圆的眼睛一本正经的照片让季月白失笑。他抬起手,摸了摸冰冷的屏幕。想起了那清脆的声音,感觉xx微微发热。拉开拉链,好几年没抬过头的小兄弟,果然又有微微抬头的趋势。

“呵呵,陈一玉“
季月白看了照片半天,又盯了一下联系方式,顺带着看了看她的简历,
“啧”
虽然xx蠢蠢欲动,但是季月白还是想,“这人资主管不行啊,现在这种简历也能来面投资公司了?”

看了半天,又回忆了下电梯里的场景,小兄弟半抬不抬,季月白看了看xx,g脆把裤子全脱了,裸着xx走到了酒柜,倒了一杯红酒,想了想,拿起了手机按了一个键,又笑了一声,到底还是放下了。

几天后。
深夜。瓢泼大雨。
季月白坐在车里,司机开着车从车库出来。路上已经没有多少人。
Peter坐在前排,刷着手机,念着“十级大风,暴雨。“往后看了看季月白,“老板,这种气候怕是明天飞机也飞不了啊。”
”不行就改“
季月白看着窗外,暴雨已经下了三个小时,路上偶有几个人几辆车经过。今晚团队已经连夜把项目谈完了,什么时候过去已经不再重要。

远方一个眼熟的人影跳入眼帘。衣着单薄。打着伞站在公交牌下,风很大,似乎打不住伞。看得出裙子都x了大半。
熟悉的气味,清脆的声音一下子冲入了季月白的脑海。
季月白眯了眯眼睛。
“阿威,前面公交车站停车。“

一玉知道今天会有暴雨。但是没想到暴雨能又这么大这么持久。
临下班的时候,公司刘姐让到这边来送个材料。还说什么“反正明天小长假了,你送完材料正好在市中心玩玩”
玩个什么,不过是老人使唤新人的把戏罢了。但是陈一玉还是没有说什么,点头接了下来。刘姐人其实不坏,工作上偶尔会指点她。而她一个外地人,在S市举目无亲,工作对她真的很重要,不值得为一点小事得罪老人。多做一点就多做一点吧。

只是,今天这个雨。真的太大了点。
已经十点了,公交车半个小时一班,还有两班,及时赶到的话,正好赶得上倒两班地铁,要是赶不上,难道要——打车?一玉抬头看了看公路,车子很少,出租车一个都没有——就算自己愿意花这个大价钱也不行。难道到时候要在附近找酒店?市中心的酒店——贵啊!

一辆黑色汽车缓缓的停在了面前。
车窗缓缓放下。
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看了出来。
一玉睁大了眼。

“陈一玉?”
“嗯。”
“去哪里?“男人的口气很随意,好像和自己很熟。
一玉一边在脑袋里快速搜索自己认识的人和可能认识自己的人,一边微笑的回答,“地铁站“
男人点了点头,车门打开,“上来吧。
一玉陷入了两难。。
认识吗?不记得了。看起来认识,但是自己真的没印象了,客户?供应商?邻居?不可能。师兄?朋友的家人?

上车吗?
也不好让别人等太久,不然,就会被他发现自己根本记不得他的事实啊。
男人看着她的纠结,也不催促。笑了笑,补充到,“现在这天气,可不好坐车。”
一玉心里叹了口气,下定了决心,也笑了笑,大方的收了伞坐了上去,“那谢谢你了啊。”

季月白往旁边挪了挪,感受着贴过来的热腾腾的小身体,体温很高,连带着自己身上也热了起来。
司机开动了车。一边扭头问,“季总,去地铁站吗?“
季月白嘴角勾笑,“先送peter回酒店。”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