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处是归途》by斜阳映酒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何处是归途(1V1)作者:斜阳映酒

內容簡介
【自己回头看觉得写急了,得好好修一下逻辑上才接得上后面的内容,毕竟后遗症的始作俑者快出场了。明天更一章x,然后先闷头修一修前文。下周再继续更剧情。

虽然说了好几次,还是想说很感谢每天投珠的各位,Juliapapi,Clara,Cake。
本来此文是前一阵子被诊断出来重度抑郁的自愈之作,想不到真的有人看,还有人鼓励我写下去,真的非常非常感谢。】

艺术心理治疗师姐姐 VS 禁欲系机器人工程师弟弟

你想要选择一个什么样的对象呢?
对你无微不至的好,把你的生活安排的面面俱到,但是却不管你喜不喜欢的人?
还是让你可以放心做自己,不用担心被评判的人?即使生活水平没那么高?

你想要做什么样的人呢?
是百依百顺的金丝雀?还是风雨中自由的麻雀?

你的价值是为了满足身边的人?还是满足你自己?

校園都會甜文女性向療癒


落地窗外华灯初上。谢情抬头看钟,已经快八点了。她看看窗外的灯海,伸了个懒腰,再转身看了一眼办公室的一地狼藉,无奈的摇摇头。

一小时前,她接待了一个被诊断为患有自闭症的男孩儿。

通常大众对于自闭症的理解,多以为这些孩子们不爱说话不爱动,其实并非如此。

自闭症非常复杂,症状广泛如光谱般分布,几乎很难用几种固定的情形来判定。

谢情最近接下的这个孩子,最大的特征是冷漠麻木又暴躁易怒。

孩子妈妈的打扮和气质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来自体面家庭的女性。只是看起来容颜憔悴,想来长期陪伴一个这样的孩子,即使再爱他,也实在叫人心力交瘁。

通过前两次的接触,谢情发现孩子对她的话没什么反应,眼睛盯着地面或是她身后,可以说几乎无法交流。她只能通过母亲带来的专业诊断书和过去的病历还有学校报告了解基础情况。

后来她发现孩子就算是听话的坐着,手脚也总动个不停,想了想还是放弃交谈,选择陪着孩子一样样的看她工作间里的东西,水彩颜料块,油画棒,彩色胶带,石膏,彩色米,黏土,毛线球……。

孩子也只是冷漠的看看摸摸,没什么反应,不过也没有发怒,表现很平静。

今天是他第叁次来访,也许是因为渐渐熟悉了这个环境,神色间表现出一点对于彩色纸屑的兴趣。

谢情陪他剪了半小时的彩色碎纸,然后由着他站在凳子上慢慢撒。

孩子看着飞扬的纸屑,冷漠的神情有一丝放松。虽然仍然避开视线接触,但是临走时很轻的说了一句:“这个好玩。”

孩子妈妈很欣慰,握着谢情的手:太好了,谢老师。上个月我带着他在另外一个老师那里做治疗,这孩子大喊大叫不说,还砸了东西!说实话,前两次带他过来我也是提心吊胆,怕他又像那样闹。今天他居然能好好讲一句话……哎……总之谢谢你。

“不客气,应该的。”谢情送她和孩子出门,“能这么快找到他感兴趣的东西,我也很高兴。如果可以的话,下一次最好是我们单独见一见,一方面仔细谈一谈小嘉的具体情况,比如在家里的作息时间,除了上学都g些什么;情绪如何处理,有什么情况容易刺激到他的情绪。另一方面我们也一起看一看家里有什么可以用得上的东西,帮助小嘉受到刺激的时候能够调节情绪,像是他特别喜欢的毯子,玩具,甚至是喜欢的味道。我也好根据他的实际情况做适合的计划。”

走到电梯口,想想又加了一句:“还有更重要的,是您回家也要多照顾自己的情绪和生活。照看自闭症的孩子,非常熬人,很不容易。家长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孩子却一般很少有什么回应,情感上是很煎熬的。做妈妈的自己一定要多保重,懂得调节。”

小嘉妈妈本来按了电梯准备走,听到谢情最后一句话,眼泪竟毫无征兆得流了下来。

她是来自体面家庭的人,不想在人前落泪,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所幸电梯门正好打开了,她拉着孩子进了电梯,冲谢情感激的点点头。

这样的母亲,谢情见过许多。

她供职的事务所收费不菲,能带孩子来的家庭虽不是大富大贵,也都衣食无忧,多多少少有一点社会地位。

这样的家庭有一个自闭症的孩子,往往经济方面能够带孩子接受各种治疗,但是背后总得有一个这样憔悴又坚强的妈妈无微不至的照料,四处奔波,还要承受着来自各方面巨大的压力和眼光。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孩子身上,妈妈不论多么努力都常被指责,付出巨大却很少得到安慰和肯定。

送走了客人,转回工作间,正纠结是先写工作记录还是先收拾一地碎纸,白楠敲开了她办公室的门:

你还没吃饭吧?我朋友在咱们附近开了店,东西特别好吃还有驻唱的乐队,去试试?

白楠是谢情多年的朋友,半年前把她从德国叫回来,加入自己的心理咨询事务所。

“那你帮我收拾?我赶紧的把记录写了?”

“行行行,我们谢老师面子多大,我给你收拾。你赶紧写。”

无事献殷勤?谢情表示怀疑。

是,我非奸即盗,赶紧写完陪我去!

“这是要去吃饭还是要去盘丝d… …”谢情一边打开电脑一边悄悄嘟囔。

谢情是个艺术心理治疗师,x常就是天天陪着客人写写画画,刻石膏,做模型。

总而言之,用老板白楠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一件正经有用的事情,有时候花了很多时间精力,弄出来的作品甚至不能说是美观。

艺术心理治疗,算是比较新的心理治疗领域,常与传统的心理咨询结合,能起到很好的辅助作用,对于自闭症,抑郁症和物质成瘾治疗都很有效。

谢情在德国业内已经小有名声,她的方法简单易上手,种类很多,所以在自闭症患儿妈妈群体里口碑很好。

国内白楠的事务所规模不大,打算在激烈的竞争中另辟蹊径,开展辅助治疗业务,来来去去却总是找不到心仪的人选。经验技能兼备已经筛掉一批人,还需要治疗师能很好的跟孩子,特别是孩子的母亲建立良好的关系,这就更难找到合适的人选了。

白楠知道谢情在德国有些状况,正好自己有这样的困难,就g脆去问她要不要回国发展。没想到谢情二话不说,安排好德国的工作立刻就回来了。


Rosetta悄无声息地开张了没多久,没有怎么宣传,就成了网红店,在年轻人中颇有热度。要不是白楠认识老板,只怕不知道要排到几点才能进门。

老板特别关照过,自然有优待。

两个人被安排到离舞台特别近的小桌。甚至连菜都不用点,经理说老板打了招呼,既然两位没有什么忌口的,一会儿拿手的菜都送一点来。

刚一坐定,白楠就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道:

“你猜这个店会这么火?”说完冲着舞台挤挤眼睛。

“乐队?”

“你看那个主唱。”

舞台不大,蓝紫色的灯光下是个五人乐队。几个人看起来都很年轻,最多20出头的样子。

主唱偏着头和鼓手在说什么,一时看不清他的脸,灯光给他的头发染了一层淡淡的蓝,像是一个迷魅的精灵。鼓手点点头,鼓棒相击,乐声渐次响起,主唱转过头来:“

I see your monsters,

I see your pain,

Tell me your problem,

I’ll chase them away….”

谢情她们的桌子并不在舞台正面,只能看到主唱的侧脸。他的长相对于男生来说未免太过漂亮,鼻梁高挺,侧脸棱角分明,长眉入鬓,一双桃花眼,眼尾上翘勾出一点恰到好处的媚,两缕碎发散在额前,平添一丝散漫。

这人修长的手指搭着话筒架,在灯光下映出一抹荧白。他看着台下某处的昏暗,缓缓唱着情歌,天生一双含情眼,一时谁都觉得他是对着自己唱。

一曲唱毕,谢情缓缓呼了一口气,“这样漂亮一个人,老板哪里找来的。”

“老板从自己家里挖出来的,叫季杭,是他大姐的儿子。怎么样,没带你来错地方吧?”

“哇看不出来你喜欢妖冶狐狸精型的?”谢情挑挑眉,斜着眼睛看白楠。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老衲这是为了你这个单身狗好。”白楠双手合十回了个礼。

“阿弥陀佛,信女不喜欢这种,大师留着自用吧。”

“哦?那施主喜欢哪种类型?”

“这个狐狸精,漂亮是真的漂亮,”谢情压低声音,“不过我喜欢后面那个打鼓的。白Tx白衬衫,身材好,有肌x,连手都好看,真是美得叫人合不拢腿。”她冲着鼓手那边笑了笑,一只手指点点唇角,“秀色可餐。”。

“哇,你这什么动作,猥琐阿姨吗?”

“这里这么暗,他看不见的。这是Adriana教我的,你记得吗?那个意大利姑娘?她们看见喜欢的漂亮男孩子就这样。此时此刻唯有这个动作才能表达我的心动。”

鼓手的位置比主唱更靠近她们的桌子。灯光都照在主唱身上,这鼓手身上半明半暗,只能看见戴着护腕的结实小臂和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也许是打了一晚上鼓,汗水打x了领口,白T贴在身上,隐隐勾勒出漂亮的肌x线条。他脸侧和颈侧都是汗珠,在灯光下闪着水光。

刚才曲终,他规规矩矩坐在那里,握着鼓棒,手肘搭在腿上,像个宅男。这会儿打起鼓来,双臂舞起鼓棒,随着节奏上下翻飞,全是狂放之气。

“你看清人家长啥样了吗就秀色可餐?”

“我看的是气质,是感觉,你这个俗气的女人懂什么。”

“谢情,你才喝了多少,这就又放飞自我了?”

“这不是下班了嘛。你作为老板,也要多为员工的心理健康想一想,不要光想着压榨我,OK?我看今天这样蛮好,我就当是员工福利了。”

“你说说你出国这几年经历的都叫什么破事儿。以前还挺拘谨…算了,放飞就放飞吧,好事。”

“不就是被男人伤害过嘛,啊多么痛的领悟… … ”谢情正要开始捂心口,台上的人说话了:

“今天的表演就到底为止了,谢谢各位。祝各位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几个人开始收拾东西,想来今天表演的时间结束了,后面另有乐队要上来。

“这就走了啊,还没看清脸呢。” 谢情不高兴。

“你可快闭嘴吧,老板过来了,一会儿装一装,别丢我的脸。”白楠伸手捅了她一把。

老板看起来是个青年才俊,落座前先客客气气地问了一句:“不打扰你们吧?”

一点儿都不打扰,是我打扰了你俩了。谢情心道。

这两人坐在她对面,暗流涌动,她要是察觉不出来他俩有鬼,她谢情就白g这行了。

互有好感的暧昧期,不好意思单独约出来,于是拉一个人x布景在旁边。

呵呵,狗男女,欲盖弥彰。

“鄙姓季,季辛泽,是白楠的朋友。这位想必是谢情谢小姐?”

“您太客气了,叫我谢情就好。 今天多谢招待了。”谢情露出得体微笑。

“哪里哪里,招待不周,刚才后厨出了点麻烦所以没早点过来打招呼。白楠跟我提了你好几次了,今天总算能见一面。回国来还习惯吗?”

提了好几次?嗯,原来是早就勾搭上了。

“还好。就是刚回来不会手机扫码,人人都拿手机付钱,只有我慢慢往外拿纸币y币,还一时半会儿认不清,得慢慢数,被后面排队的人好一顿说。现在都好了,就是过马路还是胆子小,也不敢开车,幸亏白楠给我在附近租了房子。”

尬聊?她谢情可以尬到宇宙的尽头。

“说起来谢小姐出国多久了?”

“算算快十年了吧。高中毕业就考出去了,在海德堡待过一阵,后来跟着导师去了慕尼黑。再后来…遇到一点麻烦的事情,倒是还要感谢白楠把我救回来。”

这位季先生就是个体面人,听到谢情说麻烦的事情,知道不是什么愉快的回忆,赶紧换了话题:

“我这个店的装修感觉怎么样?花了我不少功夫,算是把我毕生所学都用上了。”

“室内设计我是真的不懂,不过能看出来很大手笔。”谢情笑一笑:“绿植和隔断的配置做得感觉非常好,又有私密性,视觉上也特别舒服。不过这样会不会浪费了不少空间?毕竟桌椅就少了。”

“谢小姐慧眼。家姐天天骂我任性呢。刚才的乐队表演怎么样?主唱就是家姐的儿子。这孩子高中就偷偷组了乐队玩,幸亏是没耽误考大学。我大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着他新鲜劲儿过去。没想到进了大学还是热情不减,拉了几个朋友继续玩,我想着那还是到我这里来吧,好歹在我眼皮底下看着。”

“季先生想得真周到呀。”

白楠也觉得尬,适时x个嘴:“谢情刚说这里炸x不错呢。人家都做韩式的,偏你做x式的。”

“也是任性。我这人念旧,以前在x本学设计的时候,在居酒屋打工,老板娘常把卖剩的炸物给我带回家。谢情家里有烤箱吗?要是有的话,我让师傅做一份半成品,回家x上油烤十分钟,一样好吃。”

“好呀,那多谢你,我就不客气了。”

季辛泽听罢真的站起来去厨房了。

“你的一个朋友?嗯?你俩这眉来眼去的算什么朋友?”人一走,谢情立刻换了个人。

“哎我这不是让你给把把关嘛对不对?你看你现在也单身了,辛泽他朋友多,回头还能给你介绍介绍啊。”

“白楠,我觉得我给你当了一回过渡性客体啊。小朋友,你这都长大了,能出门谈恋爱了,怎么还要带上家里熟悉的小毯子啊?”

“行了行了,吃你的吧。”

“哦我懂了,你还没吃到对不对,呵呵。”

“我跟你说,他这里有你喜欢的茶梅酒,我去给你拿一杯。”

白楠真是怕了这女人了。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