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名字》by不啾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蝴蝶的名字 作者:不啾山

星际 – AxO – 破镜重圆 – 互攻
受受
“你并非毒药,而是我的止痛片。”
兰斯·道格拉斯x祝青榆
温和人妻学者A x 白切黑大美人O
在兰斯心目中,祝青榆是最好的恋人;在祝青榆眼里,接近兰斯是场孤注一掷的骗局。
排雷:非正统abo文,从头到尾都是私设。
自割腿x,含各种古早狗血剧情以及个人喜好tag,包括但不限于:AO互攻互受/囚禁/强制爱/X到流产/阴谋与误会/甜虐偏虐/开放式结局。

01 止痛片

概要:我也很爱你。有多爱蝴蝶,就有多爱你,青榆。

  星历214年2月14x头条新闻
  帝国知名beta学者兰斯•道格拉斯教授被星际暴徒祝青榆绑架。
  帝国竭尽全力救援,暂未找到人质下落。
  *
  星历213年。
  Sulkowskyi是虫族与帝国星球边境的一颗自由星,兰斯被导师约翰·道格拉斯派往当地时发现了特别的能量源。
  兰斯是约翰教授手下最优秀的学生,也是他唯一亲传的弟子,被帝国寄予厚望。
  导师姓道格拉斯,兰斯也随了他的姓氏。而在学术领域,人们敢说没人能比约翰一手教导出来的兰斯做得更好。
  半年后,坐标自由星的研究取得了重大突破。一行人风尘仆仆地赶回来,兰斯却因夜光星虫族能量源与S家族公爵发生意见不合。
  *
  兰斯到甜品店买蛋糕浇愁,遇到了一名让他心动的beta男性。
  兰斯从未见过这名beta。他是甜品店新来的的店员,信息素也是淡淡的青x香气,却和兰斯过去见过的那些alpha和omega都不一样。
  他叫祝青榆。
  他虽然是名普通的beta,在各方面却都极为符合兰斯心目中普通却理想的伴侣。
  雪白的肌肤,高挑的身形,漆黑的长发和翠绿色的眼眸,祝青榆拥有极度的美丽,举止也十分优雅。当他静静地伫立在林荫道上喂食小鹿时,就像一幅完美和谐的画。
  祝青榆给人的感觉是抓不住的,随时就会回到什么遥远的国度。
  人们能透过他,看到古地球传说中的广寒宫与玉桂,又好像辉夜姬的传说。
  兰斯莫名这样认为。
  作为一个学者兼星际浪漫主义者,兰斯之后常常在店里吃祝青榆新做出的蝴蝶形状的甜品,与祝青榆相恋。
  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祝青榆是兰斯见过的最温柔的人。
  兰斯长期服用alpha性别激素抑制剂,伪装成beta,时常会感觉身体疼痛。
  祝青榆并不知晓其中原因,但总会用温热地手掌给兰斯按摩腹部。
  他告诉兰斯:“宝贝,beta偶尔也会疼,这是正常的返祖现象。”
  兰斯问:“你也会疼吗?”
  “还好,没有你这么娇气呀。”祝青榆笑着回答,“相较而言,omega可是疼多了。”
  兰斯没告诉祝青榆,这是他用药产生的影响。
  他一直不想做alpha,长期服用着一款未上市的私用转换剂,假装自己是个个普普通通的beta。
  祝青榆的手很舒服。他精通按摩,知道触碰哪里能安抚到对方,按揉何处又会激起人的欲念。
  渐渐地,他让兰斯不再感到只有疼痛。
  蠢动的欲望如被束缚的蝴蝶,就要破蛹而出。
  某天晚上,兰斯做了一个梦。还是十五六岁时,生物教师安排学生做蝴蝶标本。
  美丽的成虫,没有几天可活。
  兰斯问朋友:“能否等到它自然死亡?”
  朋友回答:“那样我们的附加学分可就得等明年了,不管你怕不怕留级,反正我怕。”
  朋友掐着蝴蝶的x,让它窒息,在它挣扎着还未死亡时切掉了它溢满油脂,会弄脏翅膀的腹部。他的手在翅膀上戳出了d,成品报废,就将它扔在了臭水沟里。
  兰斯看着梦里的自己。
  年幼的兰斯将蝴蝶尸体捡起,埋入泥土,神情肃穆,眼角似乎还带了眼泪。
  朋友打趣:“你比omega都omega,可就算这样也不会有人感谢你。”
  在这之后没多久,迟来的分化期来势汹汹,热浪将兰斯心中的蝴蝶烧尽——
  兰斯分化成了一个alpha。
  兰斯醒来,告诉枕畔注视着他的祝青榆:“我突然做了这样一个梦,不过都是真实的回忆。”
  祝青榆向来平和的表情愣了一瞬,叹息地笑问:“那是什么蝴蝶?”
  “某种凤蝶,原产于古地球,人工培育成功率最高……随处可见的品种。”
  但真的极美,它展翅的模样,脆弱又蓬勃的生命力,不应该戛然而止,被框在画框里,甚至跌落在水洼处。
  兰斯将这个梦原原本本告诉了祝青榆,除了自己分化成alpha的部分。
  祝青榆说:“我很羡慕那只蝴蝶。”
  “为什么?”
  “死后都能得到你的怜爱,哪怕是在长久的数十年后,你也深深地记得它。”
  兰斯垂眼回答:“我也很爱你。有多爱蝴蝶,就有多爱你,青榆。”
  祝青榆的手臂缠上了兰斯的脖颈:“来证明吧。”
  有着温柔阳光的午后,兰斯温柔地侵入了心爱的人。
  他也曾与喜欢的人试着xx,却疼痛难忍,从未成功上垒。
  祝青榆是他的初次。
  兰斯不敢问,他是否也是祝青榆的初次。
  不过那也不重要。
  在给约翰·道格拉斯教授的信中,兰斯这样写道:“他是我的止痛片,我想含他一辈子。”

02 游乐场

概要:“舒服吗?”祝青榆问。

  每当兰斯被叫去研究院,总是会去十天半月,祝青榆便打趣他,时间这样长,梅子都能泡成清酒。
  “对不起。”兰斯内疚地道歉,他知道祝青榆和恬静的外表不同,喜欢到处旅行,是个闲不住的人,祝青榆本来应该当个摄影家。
  “你可以出去走走。”兰斯点开光脑,告知密码,“刷我的卡。不用等我。”
  祝青榆修长的食指一划,把兰斯共享过来的卡丢进了回收站。
  “一个人有什么意思。”祝青榆给了兰斯一个长达五分钟的亲吻。
  吻到兰斯喘不上气时,祝青榆才停下来,笑嘻嘻地说:“我会等你的。”
  *
  在繁忙的月份里,二人见面的时间不多,兰斯不愿总让祝青榆等着他,于是用了自己从未用过的调休假。
  同僚夸他比从前变通许多,兰斯回应:“是青榆的功劳。”
  “总是听你这样亲密地叫他,让人好酸。下次务必带你先生过来,互相认识一下。”
  兰斯扶了扶眼镜,手掌遮住眼下的淡红色,笑着说:“好的。”
  *
  得到休息的机会,兰斯邀请祝青榆一起去了很久以前就想去、却怎么也没好意思去的地方。
  星际主题的游乐场,普通情侣看来都很普通的地方,祝青榆却露出了比兰斯更幸福的笑容。
  祝青榆问:“你知道过会儿会发生什么的吧?”
  兰斯的眼神温和而迷茫:“发生什么?”
  “哎呀。”祝青榆笑着摇摇头,“傻瓜。”
  是兰斯发起的约会,却是祝青榆牵着他的手,走入特别订票窗口。
  他们共乘情侣专用的机甲,去做模拟的银河穿梭,玩刺激的短空间跳跃,在暗物质中说情话,搂着对方接吻,吻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脸贴着脸小声抽气,把xx拢在一起,撸到汁液飞溅,x彼此的卵蛋和腹肌,s得对方满身腥味。
  “舒服吗?”祝青榆问。
  兰斯老老实实说舒服。
  “那就多多休假,多陪陪我嘛。”
  兰斯微微蹙眉,迟疑地回答:“我会尽力的。”
  祝青榆笑着刮兰斯的鼻子:“我只是在撒娇,你这个傻瓜当真了。目光怎么涣散了,你在想什么?”
  兰斯将额头抵着祝青榆的肩窝,间或轻蹭,语气喃喃地说:“我好想去看Sulkowskyi。”
  与荒废的自由星同名的蝴蝶,与古地球一同灭亡,依靠帝国现有的科技水平,尚未破译它的基因密码。
  但即使成功复制,也与真正的它不同。
  “你这个蝴蝶控。”祝青榆的手指弹兰斯的脑门,“别人事后回味余韵,你却想着蝴蝶。”
  “对不起,是你让我想到的,你们的美丽是如此相似。”兰斯嗅着祝青榆的青x香气,好闻得如同雨后的清爽气息。
  祝青榆拎了拎兰斯的耳朵,吹着气说:“x麻。”
  兰斯又把恋人抱紧了些,抬起头,和祝青榆亲吻。
  兰斯模模糊糊地说:“我想摸一摸它。”
  祝青榆自然知道兰斯口中的它指的是什么。
  祝青榆神情变得肃穆,语气笃定地说:“你一定会找到它的,我保证。”
  祝青榆话音一转,抛出比兰斯更加暧昧的呢喃:“但在此之前,再多摸摸我好吗?宝贝。”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