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狂欢》by放飞的自留地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夏x狂欢 作者:放飞的自留地
一受四攻

现代 – 主受视角 – NP – 荤素均衡
【一句话简介】
暑假里,关祁给贺炤做陪伴家教,由此遇到了贺炤的三位长辈。
【食用指南】
①一受四攻,攻都是姓贺的。
②脑子一热的产物,无逻辑无三观无剧情,自我解闷儿罢了。
③三位长辈有不同的小小xp,彼此之间有微妙联系,当然也可能是牵强的,具体看文。

1.你当逗着玩听也行。

概要:第1章

  关祁第一天走进贺家大门就觉得这地方不平常。怎么个不平常他说不上来,或者只是一种初来乍到的生。领他进门的老吴嘱咐他,没事别在一楼晃,家里老爷子好静,听不了吵。
  “待几天你就摸门儿了,老爷子腻烦的东西多。”老吴把他安顿到二楼的一间空房,让他稍等一会儿,“贺炤跟同学看电影去了,估计这就回来。”
  老吴离开后,关祁舒一口气,心想,他是来给贺炤做家教的,又不伺候老爷子吃喝拉撒,他摸老爷子的门儿g什么,他摸得着吗?真够拿自己当回事的。有这工夫还是好好管管你们家贺炤吧,眼看就高三了,还不紧不慢混x子,要不是冲钱,就他考出来那卷子,关祁只想问候他的智商。
  关祁环顾一圈屋里,往窗台走,两拨知了比着赛地招人烦,他靠在墙边懒懒地皱着眉。皱着皱着,抽风般笑起来。他想他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愣把交错的树影看出了一股人味:院里,一截子短c枝杈正探进某片连荫的豁口,风一吹,一耸一耸。
  门这时突然开了,砰一声,一听就知道来人没打算敲它。
  “怎么不开空调?什么天儿!想洗桑拿也别在这儿洗啊!”贺炤对着门边墙上的空调面板一通猛点,关祁瞧着上面的数字由二十六一路降到十八。想回手关窗,贺炤又叫:“关什么关,这屋总没人住,一股潮味儿你闻不见?”
  “我鼻子不好。”关祁说,“你作业呢,没带下来?”他见贺炤两手空空,和头次见面时一样,从头到脚没分化出一丁点求知的细胞。试讲过后问他感觉如何,他的回答也是那么不求甚解,嘻嘻哈哈地满一副事不关己:“就你了,你看着最缺钱。”
  现在,他又笑得浑然无谓:“着什么急,少讲两道题也不扣你钱。”
  一想到整个暑假都要消磨在这么一位少爷身上,关祁就脑仁发胀。也就是管吃管住,待遇优厚,这种好差实在难寻。他被贺炤拉拽着楼上楼下、院里院外地闲扯了一下午,一句正文没x上。贺炤问他:“发没发现我们家哪不一样?”他左右转转脸,没看出这屋里的摆设哪阔出了不群境界。
  “谁跟你说这个了。”贺炤眼皮一翻,“我说人,看出哪不一样了?”
  关祁似懂不懂地摇摇头。
  贺炤说:“我们家没女的。一个都没有。不觉得奇怪?”
  “我一共就见过你和老吴,我都不知道你们家几口人。”关祁不很当真地笑笑,突然发现贺炤变了脸,从十七岁退回五岁,这人一秒钟不到就成了个卖弄落空的幼儿园小孩,真是个被宠大的。“——那是为什么呢?没有女的。”看在待遇的份上,哄两句就哄两句。
  “这是个秘密。”幼儿园小孩又故弄玄虚起来,“你有秘密没有?你说一个,我跟你换。”
  “我这种人哪来的秘密。”关祁哭笑不得。
  贺炤眼一眯,意思是:谁信呢,谁都有秘密。
  “没劲了啊,上回你还不这样。上回我说你缺钱,你还点头说你就是缺钱。我对你印象不错,今天怎么生分了?”
  “你想听什么秘密?”关祁问。
  贺炤想了想:“起码得够劲吧。”他笑得鬼兮兮的。
  关祁逗他:“是够劲还是够色?”
  “g,就知道你有!”贺炤挑眉弄眼地挤过来,“快说快说,让我也乐乐。”他肩膀紧顶着关祁,整张脸侧过来,因为好奇答案,他气都不喘了,但浑身的热度不减,猛朝着关祁辐s。他不自知。
  关祁不自在地往回缩缩,敷衍地说:“不是什么可乐的事。”
  “那就不乐。你说。”他催道,呼吸也x在关祁脸上。
  x得关祁脑子一热:“我是我妈跟人偷情生的。”
  贺炤傻了眼:“……你跟我说这个g吗?”
  “不是你要听秘密?”关祁感到他的温度从自己身上散开了。
  “你恨她吗?”贺炤问。
  “不知道。”其实是没来得及。在还不完全懂恨的年纪,关祁先学会了嫉妒。多荒唐,他嫉妒的对象是母亲。不只一次,几乎每次,他从门缝或窗缝里偷看,小拳头攥得紧紧的。看着看着偶尔还会打起哆嗦,一哆嗦他就想,为什么没有人也抱抱他呢?把他也当成宝贝那样抱。那时他才多大?九岁、十岁?村里人背后议论他长得一点都不像他那个短命的爹,他听了并不特别生气,是有一点耻辱,但耻辱总又带给他兴奋。他当然不会把这些告诉贺炤。
  “还换吗?”他问贺炤。
  贺炤没吭声,走了。晚饭前又回来,问他:“你刚说的是真的,不是逗着玩,是吧?”
  关祁说:“你当逗着玩听也行。”
  贺炤把门一关,还上了锁。“我当真的听,所以我来告诉你我们家是为什么没女的。”他走过来,“因为我妈。她以前是我们家的小保姆,但是她跟我爸看对眼了,我爷爷不同意,棒打鸳鸯,他们就跑了。我没见过我妈,她生我的时候就死了,后来我爸也死了。自杀。”
  “你听谁说的,这么大的事?”关祁对他突如其来的真心话有点消化不良。
  “我小叔告诉我的。我爷爷一个字没提过我妈——他都不准家里有女的!他只说我爸是出了车祸,但是我小叔说我爸是自己撞上去的。”
  “你更信你小叔?”
  贺炤一耸肩:“他比较没理由骗我,对吧?”
  关祁本想点头,但克制住了。对别人家的私事,他还是少掺和为妙。他问贺炤:“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说实话,我是不在乎你考成什么样,只要你每科比现在高一分,这钱我拿着就不亏心。我能这么得过且过,但你呢?”
  贺炤又耸了一下肩:“这点上咱俩大概挺像,怎么都能心安理得。”

2.没让人摸过啊?这么大反应。

概要:第2章

  在贺家的第一夜,关祁有些失眠。他本来是个睡得了百家炕的人,到任何地方都扯得起美梦,什么样的床,他沾枕头就着,实在着不了,打个飞机也着了。今天不知怎么了,双人床嫌大,倒把他翻腾没觉了。他坐起来,脚在昏暗中摸着拖鞋。
  二楼楼梯口有个吧台,冷饮热饮预备齐全。关祁在空调底下躺久了,浑身发紧,想找点什么暖暖筋骨。一个声音打他背后冒了头:“是人是鬼?”关祁身上一个激灵。等回头,心里一个激灵。
  “呦,还是个俊脸儿。”男人赤着上身,面孔和嗓音一样年轻。二十五六?最多不超过二十八。像刚洗过澡,他头发半潮着,足称得上英俊。
  “嗬,不知道咱俩谁吓着谁了。”他晃荡到冰箱里拿水,关祁的视线一路尾随,刚爬上他的脊梁,他又转回来了。“听老吴说家里新换了个厨子。刚来?”
  关祁给问得愣了一下,心道我哪点看着像颠勺的?再说厨子又不住家。
  “我是贺炤的家教。”晚饭时听贺炤说,这楼里的常住人口常年不超过三个:他和他爷爷是没跑,他三叔一个月里至多半个月把三楼的那个x间当家,至于他大伯和小叔,早都在外面有自己的地盘,逢年过节才露面,属于老爷子嘴里无事不登三宝殿的那拨“心野了的”。他们回来也很少住下,偶尔晚了就歇在二楼的空房。关祁纳闷,一晚上也没听见隔壁有动静啊。
  “嗨,看我,想当然了。”男人笑起来,朝前一点下巴,“大学生?”
  “大二。再开学大三。……我叫关祁。”最后这句真多余,g吗介绍得这么详细?
  “贺天耀。你教的那小兔崽子管我叫小叔。”他说着伸出一边胳膊,想和关祁握手,忽然意识到伸的是左胳膊,空中停了一瞬,他改了道,在关祁肩膀上一拍,又是笑。他似乎看出关祁拿不准怎么称呼他,故意逗一句:“你想叫叔也行。”
  关祁才不吃亏:“你顶多是哥。”
  “诶。”他应得真快,喝两口水说:“都教什么,吃喝玩乐抽烟打x?我看贺炤也就爱学这些。”
  关祁看着他,几乎噎住。
  “得,我口无遮拦惯了。”他收起些痞笑,“贺炤那沙瓤脑袋y灌都灌不进去,够你一呛吧?”
  关祁说:“他不笨,就是心不静。”
  “他心不静太正常了,多大啊,别说他,换我我也静不下来。”
  “天热人是容易浮,不过那么冰也镇不住?”关祁笑着一指他手里雾气蒙蒙的水杯。
  “哎,火跟火可不一样,它有的往上,有的往下,走的就不是一趟经。”
  贺天耀明显话里有话,关祁有些接不住他的茬。没多久,关祁发现自己连他的眼神也接不住了。怎么会有人如此张扬地打量别人?太自信了,那种天生的,从来没有被谁无视过、看低过,从来只有他看不看得上你的份的理所当然。
  要命的是,他越理所当然,你还越着他的道。当你整个人都开始不自然,你已经从心里承认他优你一等了。是他先入了你的眼,他当然比你享有更多的挑剔;想入他的眼,你恐怕还要踮踮脚,伸伸手。但至少,他看见你了。看见以后呢?他的眼里再多些流连该多好,你那点虚荣心马上会更加满足。怎么就这么乐于被看上?
  吃不消贺天耀的打量,关祁借口泡茶转过身去。一想那视线或许仍在他背上游走,他胳膊腿都不知要如何摆置了。
  “唉,你转过来。”贺天耀说。
  “……怎么了?”关祁回一下头。
  “让你转过来。帮个忙。”
  关祁想,他最好真有忙要帮。
  “看看我的背。”他说,“刚洗澡我就觉得不对,好像给什么叮了。”
  关祁认真搜寻了一圈,并没找见任何可疑的蚊虫叮咬的痕迹,倒在他肩膀靠近脖子的位置捕捉到一处吻痕。围着那吻痕另有一圈浅印,像牙咬的。够激烈呢。
  “没有啊,我什么也没看出来。”
  “不可能,你再仔细找找。”
  “我找三遍了。”关祁说。他什么意思呀?专门让自己看这红印的吗?“虫咬是真没有,你对象够疯的。”
  “呵,那小子一爽逮着什么咬什么。”贺天耀那点痞劲儿又上来了,“我喜欢撒欢放得开的。你喜不喜欢?”他转回来冲关祁挑挑眉毛,“带劲还是这种带劲,不过偶尔换换口儿也不错。”
  关祁傻瞪着他,心为那声“那小子”上不来下不去。怎么也不圆一句呢?是说漏了嘴没发现还是故意说漏的?
  “g吗这么看我?跟我欺负你似的。”贺天耀手伸过来,像要给关祁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别动。”关祁止住他,很轻声的,“你这儿有根眼睫毛。”其实没有,但他不知该怎么躲开他。并不是真想躲,只是贺天耀身上的那股男性气息太诱惑他了,他怕出洋相。才头回照面,还是别弄得跟没见过男人似的,留点儿正经印象吧。
  “哪儿呢?给我捏下来。”贺天耀说,声音也轻轻的。
  “呀,掉了。”
  “没事儿。那你再帮我个忙。”贺天耀话衔得自然极了,似乎他随时有词儿候着,他扯一下关祁的手,“替我抓抓背,刚那地方我够不着。”
  不存在的地方怎么可能够得着?关祁当然白费工夫。可贺天耀非说有,还要在他身上示意示意:“就这儿,感觉到了?”
  关祁一点准备都没有,贺天耀的手就钻进他上衣里了,他一抖,窜起一身x皮疙瘩。
  “没让人摸过啊?这么大反应。”
  “……我怕痒。”
  “那你上床碰不得了?碰哪儿都咯咯咯还怎么g,笑没劲儿了都。”
  这人怎么这样啊?调戏人还这么多弯弯绕。就差半步,他话的性质就从打趣变成撩拨了。就差半步,他可真有心眼,进退悠然地等在原地。他反正有四面八方可以转圜,你呢?关祁问自己。你要么装不懂,别动;动就一个方向,往他跟前去。逗了你半天,他现在把主动权还给你了,你反而更被动。因为你不知道假如你上前,这半步是自作多情还是自投罗网。
  关祁没动。
  贺天耀开冰箱拿了瓶饮料扔过来:“降降温,都出汗了。早点儿睡。”他跟关祁道了晚安,下楼梯没几步又折回来。是手先回来的,在墙拐角一扒,把人拽了回来,看似好心提醒关祁:“诶,再睡不着就找我玩,我这人最喜欢夜里玩游戏。”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