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飞的小蝴蝶》by找个鱼塘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阿飞的小蝴蝶 作者:找个鱼塘

xE – 小甜饼 – 暧昧 – 因缘邂逅
年下

——————————
“违章停车,3分200。”薛思初被调到徐汇交警支队的第一天就开了100张罚单,累爆了。
季子裕崭新的奔驰AMG GT第一趟开出门就被贴了罚单,他发誓要让这个小交警付出代价。
薛思初只想好好做个小交警,却不想碰上了个吊儿郎当的拆二代。
交警了不起啊?
家里有房了不起啊?
诶……还真是了不起。
一不小心就被彼此x牢了。
————————————
季子裕X薛思初
吊儿郎当幼稚鬼拆二代攻X兢兢业业不徇私不聊x的小交警受
两个普通人正正经经谈个恋爱。
————————————

1、贴罚单

概要:我对女人没兴趣。

  季子裕开着新买的奔驰AMG GT在路上转悠,心情却不是很美丽。今天按理是提车的第一天,应该是个值得庆祝的x子,如果没有爸妈晚上安排的那个饭局的话。
  想到这季子裕就一阵烦躁。
  他看到路边有个便利店,就靠边停了锁好车去店里买包烟。随手拿了个喜欢的牌子,在付钱的时候他顺眼瞟了下车,突然看到一个交警正站在他车前拍照,季子裕赶紧奔出去一边喊:“诶诶!师傅等等,我人在这呢!刚停的!别贴啊!”
  交警看都没看他,依然继续他的动作,拍完照后在机器上登记,拿出罚单开始填写。
  季子裕跑到交警旁边,把刚买的烟拆了一根递过去,特别友好地笑道:“师傅,我就旁边店里买包烟,这一分钟的时间你就别算我违章了行吗?”
  交警终于抬起了他那宝贵的头看向季子裕,季子裕第一反应是,这个交警好白啊,唇红齿白的,眼睫毛好长啊。但显然交警说出来的话却不像他本人这么漂亮:“这里不允许停车,不管你是几分钟。而且照片已经上传系统了,不能更改处罚决定了。”
  季子裕要暴走了,今天是个什么x子啊?老子提辆车多开心的事怎么尽出幺蛾子?
  “这里以前不是都能停吗?怎么突然不能了?我也不是第一次停啊?”
  “看到上街沿边上的x道线了吗?昨天新划的,这里现在禁止停靠。3分200,喏,单子给你。”交警从机器里打印出了一长条单子,扯断后递给季子裕。
  “你们这也太过分了吧?!x道线是这样想划就划的吗?我要…”还没说完,季子裕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季子裕直接把刚没撒的火对着手机冲了出来,“我册那能耐心坐着跟你们吃完这顿饭就已经很孝顺了好伐??还管人家怎么回家?!都说了,我对女人没兴趣,以后不要再给我安排这种饭局了!今天本来心情蛮好额,我真的谢谢你们了啊!”
  季子裕没注意到,在他说到“对女人没兴趣”这句话的时候,交警又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表情依旧很冷淡,但眼神里似乎多了点东西。
  挂完电话后,季子裕一股火气还在乱窜,想想新车贴罚单就觉得不爽:“你们道路规划怎么这么随意,而且你是不是就盯着这块呢?怎么我一下车你就急吼吼地跑来贴罚单?”这是等着舀米呢吧!
  交警似乎司空见惯了这样的场面,波澜不惊地回了他一句:“有什么问题请申请行政复议。罚单上有具体流程,你自己看吧。”
  他收起了机器,准备转身离开。
  “等等,你哪个支队的,叫什么名字!我要投诉你!”
  交警侧着脸回头盯了他一眼,季子裕一惊,以为他要骂人了,结果他只是嘴角微微挑了一下,带点嘲讽地说:“哦。随意。”
  说完交警直接戴好头盔骑上摩托车走了。
  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季子裕一腔愤懑无处放,本想踹一脚在车上,但一想到这是他心爱的新车,y生生拐了个弯揣在了轮毂上。
  “哎哟痛死了!”
  都是这个交警的错!我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季子裕打开手里的罚单,一行行往下看。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交通警察那栏,写着端端正正的三个字:薛思初。

2、执法难

概要:我真的意识到错了。

  2、
  投诉-那当然是不可能去投诉的。
  在上海开车这么多年,季子裕当然知道x道线一旦划了就是铁打的不能停靠,只能怪自己当时被情绪冲昏了头脑没注意到。
  罚款-那当然是无所谓的。
  季子裕是个标准的拆二代,根本就不差钱。季子裕爸妈原本是开面馆的,生意兴隆财源滚滚,家里的住宅房和店面房正好赶上了世博会拆迁,一下子就分了五六x郊区的房子,外加几百万的现金。结果那些房子过了两三年就直接翻了一倍,季子裕爸妈就开启了以房养房,买卖房产的路子。现在家里内、中、外环都有房,靠着银行存款的理财收益和房子租金,就已经不愁吃穿不用工作了。
  扣分-那当然是扣不起的。
  季子裕开车脾气太暴躁,典型的路怒症,每年的罚单简直像纸片一样飞来。自己的12分根本就不够扣,每次都要全家拼凑,有时候甚至还要问哥们孙亮借驾照扣。
  但每次收到罚单基本都是被摄像头拍下,手机收到短信才知道。像这次这样赤果果地在眼皮子底下被开罚单扣分,季子裕还是第一次,所以他把“薛思初”这个名字在嘴里嚼了又嚼,狠狠地记住了。
  ——————————
  ——————————
  薛思初刚调来徐汇交警支队一周,快要累毙了。他前四年一直在青浦支队上班,那里交通没有市中心这么复杂,还算应付得了。他到徐汇支队的第一天就开了100张罚单,然后每天都忙碌奔波在各个街道上。
  薛思初真的只是想要做个兢兢业业的小交警。无奈拿着白菜的钱,x着卖白粉的心,有时候还要被各种被处罚人恶语相向。
  执法难,难于上青天啊。
  顶着烈x在执法的薛交警内心在呐喊,表面上依然是一派冷漠公正无私的脸。
  直到看到一辆熟悉的奔驰AMG GT又在他眼皮子底下缓缓开过。
  哟,又遇到这位了。
  薛思初发动了摩托车跟在奔驰后面,示意他靠边停。
  车上下来的那位小祖宗还是跟之前一样,两边铲的短发,青春得不行,还戴了副大框的墨镜,墨镜框上面印着大大的“CD”字样。他右耳朵里塞着个耳机,似乎刚挂完电话。
  薛思初摘下了头盔,对方摘下墨镜瞪大了眼睛指着他:“哪能又是侬?我这回没违停也没有超速!我开得慢着呢!”
  薛思初差点没绷住笑出声,居然觉得对方炸毛的样子有点可爱。他努力忍了忍才用手指了指不远处的警示牌,开口:“这条是单行道,你进来的时候没看标志吗?”
  “册那,单行道?!我就知道不能相信孙亮这个戆度,跟我说这条能抄近路,近个P啊!”小祖宗骂骂咧咧了一堆,才对着薛思初说:“薛大哥啊,我真不知道,你看在前两天我才刚损失了3分200的份上,咱就只罚款不扣分行吗?”
  “不行,逆行是非常危险的驾驶行为,必须要让你们这样的驾驶员知道问题严重性。”薛思初正色道。
  “意识到了我真意识到了。要不这样你看行不,”季子裕一手拉过了薛思初就勾在了他的肩膀上,凑近他说:“我个人罚款给你500,你就不开罚单了行吗?我保证以后不再犯了。”
  季子裕身上带着很清爽的肥皂香,薛思初一阵恍惚,很多年没人这么勾肩搭背跟他说话了。

3、走着瞧

概要:你可别落在我手里。

  3、
  薛思初很快回过神,用机器隔开了季子裕的手,“我不私收罚金。该怎样就怎样。”然后冷酷地从机器里拉了张罚单,塞到了季子裕手里:“帮你打了个折,扣两分,罚款200,拿好了朋友。”
  这下罚款x2,扣分x2,季子裕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他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薛思初,用上了这辈子觉得最凶狠的语气对着他说:“薛思初是吧,你别落在我手里!咱们走着瞧!”说罢觉得还不够,把手里的罚单恶狠狠地往汽车里一扔,瞪了薛思初一眼,趾高气扬地拉开车门走了。
  薛思初心想这还真是个二世祖,不过连着被自己扣了近乎一半的分数,应该是有那么点儿不巧?
  想起对方气呼呼的样子,薛思初表示不仅没有被威胁到,还有点儿想笑。
  这个季子裕,还挺逗。
  —————————————
  —————————————
  季子裕一路开到了约好的会所,走进包房劈头盖脸对着孙亮就是一顿骂:“我册那被你害惨了,听你的路线结果吃了个逆行罚单,又碰到个缺西交警,你怎么回事?脑子呢?!”
  孙亮跟他认识这么多年,早就熟悉他的脾气,把事先泡好的茶推到他面前:“来,昨天刚到货的金骏眉,尝尝。”
  季子裕不懂茶,但还挺喜欢金骏眉的那股子香气。
  他往孙亮旁边坐下,就着杯子喝了几口,被熟悉的甘爽口感熨帖了一下,总算没有再骂。
  不过要是懂茶的在这,肯定得骂一声暴殄天物。玻璃杯底放着一把金骏眉,茶叶们争先恐后地挤在一起,也不管什么洗茶润茶,开水泡开直接喝就是了,一副暴发户不差钱的样子。
  “让这儿的老板特地帮你定的,等会带个2斤回去。好了,现在说说看,我们飞哥这是怎么了,哪个不长眼的让你不痛快?”
  季子裕原来的名字叫季飞,拆迁后爸妈觉得这名字不够有文化气息,当时盼着儿子能有出息,找了据说很厉害的算命师傅给他起了个新名字。但以前的朋友还是会叫他季飞。
  当然事实上也没多有出息,上完大专季子裕也没想好要g嘛,整天就是跟着一帮朋友一起混着。
  “我这车买了一星期还没到,就被贴了两次罚单,扣了5分,还都是同一个交警,你说这运气谁有?戆x交警气色吾了!”
  “哪个支队的?叫什么名字?要不要安排点人给他一点教训?”
  “徐汇支队的,叫……”季子裕刚想说名字,转念又想到孙亮说的那些手段,无非是安排点混子给人交警在辖区内找麻烦,故意拍视频走舆论监督那x,一时间觉得这些用在那个小交警身上,好像有点不合适。而且这是他私人恩怨,拉别人来算怎么回事。
  “算了算了,我自己来搞定吧。你今天叫我来什么事?还特地送我茶叶,非奸即盗。”
  孙亮把手里杯子放在饭桌上,侧过脸用手撑着头对季子裕懒洋洋地说。
  “我最近不是盘了个亏损的酒吧下来么,简单重新装修设计了下,打算开业了。以后你们聚会喝酒啥的,就去我那。”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