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夜尽露晨曦》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随心

何时夜尽露晨曦by随心xzz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虐身 / 虐心
【已完结更新番外ing可放心入坑】苏烨将自己疼宠了十年的小侄子调教成了性奴隶。

苏烨一直觉得,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却把仇恨嫁接到一个无辜的孩子身上,忒缺德没下限,
可他却真的做了,他把曾经害得自己失忆失明又失身的养兄的儿子苏晨,让人调教成了一个供他泄欲的奴隶。
可他发现,自己当初那么宠着的小侄子,如今那么蹂躏欺负的小奴隶,竟然一直在喜欢着他,
只不过,这喜欢不喜欢的,他们也就只能这关系了,不是么?

什么亲情的,都抵不过利益,
什么爱情的,都抵不过仇恨,

苏大神医被所谓的亲人陷害,在x泉路上溜达了好几圈儿才回到阳间,本来应该宰了那一家子给自个儿报仇泄愤的,可偏偏人家没那么做,而是x疯一个,卖了一个,哦还剩下个小崽子啊?那就洗吧g净关房间里留着泻火儿吧!
001.始作俑者(群p,内s)

他现在,只能在他面前哭。
拿出手机,打通了一个电话,“是我,十分钟后,我要见苏烙,你们准备准备。”
十分钟,若是在平常时候,几乎是一眨眼就过去的,可对苏晨来说,每一秒,都是煎熬。
仿佛过了半个世纪一般,苏烨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猛的抬头,苏晨定定的看着一脸悠然的苏烨。
可后者却不慌不忙,慢悠悠的拿着手机,对着他招招手,示意他过去。
咬咬牙,苏晨从光洁的地板中看着自己模模糊糊的倒影,嘴角流着白浊,已经g涸结成晶状物,面上因着适才的口交跟被苏烨狠狠踹的那一脚,已显疲态,不消再往下看,他就知道,他有多么狼狈不堪,再也不复往x高贵自矜的富家公子模样。
爹地看到他这个模样,会怎么想?
他突然间有些不敢面对了。
可是…刚刚明明是他求苏烨要见爹地的。
若是…苏晨完全不敢想象在这个极为特殊的x子将苏烨惹怒的后果。
他不敢想象,亦承受不起。
转念一想,他也实在是太久太久没见到自己的父母了。
无论如何,见上一面,总归是更放心些的吧?
想不到…这人还能做件好事儿。
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慢慢爬到苏烨身边,那双含了雾气的丹凤眼直勾勾的看着苏烨手机拿着的手机。
爹地…晨儿好想你。
男人唇角含笑,似嘲似讽。
他指尖微动,打开了视频,在看到里头场景画面,脸上笑意愈浓,调大了手机音量后,苏烨弯腰把手机摆在苏晨头下的地板上,探脚踩了踩他的脑袋,迫使他的脸正冲着手机的镜头。
苏晨不敢有丝毫抗拒,他努力压抑着内心的屈辱与难堪,顺从跪伏在地上,轻轻抬眸,眼前的场景印入眼底,更刺痛了他的心。
他的爹地苏烙,正跪趴在地上,身前身后被两个健硕男人,肆意玩弄。
嘴里含了一个男人的性器,正在被迫一前一后动作着,不停的抽送,而后面也站着一个男人,死死的掰着两瓣臀,欲将自己胯下那物往他後x处挤。
不仅如此,他爹地的身旁,还有两个男人,眼睛通红的抚过他的身躯,力道之大,皮肤都泛起红色印子。
瞪大了眼睛,仿若不可置信一般。
而视频那一端,苏烙被x着转过了头,看到了手机屏幕里面的儿子。
“唔——唔唔!”苏烙难堪的想歪过头,却被固定着不能动,只得紧紧的闭上眼睛,控制不住的呻吟声碎在嘴边。
苏晨抬起头,正好对上苏烨嘲弄冷冽的目光。
似是被那万分悲痛的眼神刺激到,苏烨只觉唇角的假笑都难以维持,嫌恶的探手摁下苏晨的脑袋,另一只手撩起本就堪堪遮住半个臀部的衬衣衣摆,掰开他的臀瓣儿,没做任何前戏,刚刚发泄过却又勃起的欲.望便猛然刺入。
“啊——”
意想不到的刺痛袭来,苏晨痛呼出声,口中浊液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好巧不巧的滴在手机屏幕上。
一个电话,视频两端,一对父子,都在忍受着极大的痛楚,可这痛楚的始作俑者,也并非表面上那么快活。
身后的律动一下狠过一下,苏晨头脑一阵阵眩晕,手肘再支持不住,磕在冰凉的地板砖上,呈跪趴姿势承欢,臀部自然而然翘起撅着,更是方便了苏烨的xx动作,而他的脸,也紧紧贴着手机屏,被压的变了形。
难堪,羞愤,重重情绪萦绕心头,最终,在苏烨愈发激烈且似是永无尽头的恶意蹂躏下,苏晨的神智渐渐迷离,半昏半醒间,听到苏烨恶魔一般的在他耳畔低声呢喃,“晨儿,我送你的这份生x礼物,你喜欢吗?”
“您开心就好了。”
苏晨的回答,断断续续,若不是苏烨头紧紧贴着他的头,怕是都听不见。
他勾唇,细细琢磨着这几个字。
开心么?
他是应该开心的。
後x中xx的速度愈快,一阵激烈的xx后,苏烨闷哼一声,终于泄出了精华。
被这滚烫的液体灌入甬道,苏晨浑身痉挛,这两年在帝天堂内暗无天x的调教,他早已被迫学会了如何仅用後x的xx不s精就达到xx。
一阵头晕目眩,他再坚持不住,眼睛……慢慢的阖上了。

003幕后黑手
江南苏家,自民国时便是江南第一大世家。
而这个家族,屹立百十年不倒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苏家有钱,更是因为,他们当家人紧密复杂的关系网,以及……数量庞大的家族成员。
苏家自八十余年前苏鄞的下一代苏华堇,苏夏邑开始,便都是温润谦和的老好人心性儿,远没有前人的狠辣魄力。
到了第三代,夏苑家主苏钰则更是出了名儿的大善人,可惜爱妻向韵身体不好,难以生养,便早早儿的从孤儿院收养了两个孩童,取名从火,一男名唤苏烙,一女名唤苏灿,苏钰两口子把这俩孩子当成亲生孩子一般培养,想着有朝一x可以继承苏家夏苑偌大的家业。
两个孩子自小一起长大,虽有兄妹名头,却暗生情愫,成年后便由苏钰做主完了婚。
可偏偏向韵到了三十八那年,又生下一个男孩儿,取名苏烨。
当时苏鄞尚在,对这个长相酷似自己的重孙格外喜欢,拨了不少产业安在苏烨名下。
只是这受尽众人宠爱的苏烨,命忒不好了些,父母在他十岁出头的时候便双双离世,虽占了嫡子嫡孙的名儿,但年纪尚幼,族人们怕他难掌苏家家业,便一致决定由他的养兄苏烙,做了苏家家主。
正所谓祸不单行,那苏烨在十八岁成年之际,给自个儿的小侄子,苏烙苏灿的独生儿子苏晨拿生x礼物的时候,出了意外,连人带车从山顶掉下去,再无踪迹。
由此,这当年威震一方的苏家,如今的掌权者,却并非正儿八经的苏家嫡系子孙,而是一个外人了。
嫡子失踪下落不明,养子坐江山,娶了养女,这种类似于丑闻的家族辛秘,却被江南众人津津乐道,并没有其他原因,只是因为,苏家现在的掌权者颇有其养父的风范——亦是出了名的大善人,他的妻子苏灿也是江南的慈善大使,二人善行在江南,是人尽皆知的。
而他们的独子苏晨,尽管才十岁出头,但温润有礼,待人谦和,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赞他一声“江南第一大少”。
只是,这具有传奇色彩的一家三口,在某一年的一个夏x,彻彻底底离开了江南众人的视线,江南最大的企业——苏企,在一天内宣布易主,而苏家坐落在乌镇的老宅,也在一夕之间,换了主人,唯一能了解到的是,那个聪慧高贵的苏太太苏灿疯了,正在江南西山疗养院中接受治疗。
直到许久以后,苏企所涉及的黑白两道儿上的人才慢慢知晓,这促使苏家发生这一切事情的幕后黑手,就是苏家消失了五年之久的嫡子——苏烨。
————————————
苏晨再次睁开眼,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九点多了,拉着盖在身上的被子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待的地方正是苏烨的卧房。
准确来说,应该是他房间床边的地板上。
而床上早已空无一人。
心里稍稍松了口气,苏晨闭上眼睛,感受自己身体的状况。身后那处疼的厉害,而且黏黏的。
嘴角往上扯,他这副邋遢样子,苏烨竟然没有把他丢出去。
岛上四季皆春,最是温暖宜人,可晚上却有些凉,苏晨往地上扫了一眼,没了地毯的覆盖,这么冰凉的地板,他赤身裸体的窝在上面睡一宿,若是没有被子覆身,恐怕得冻感冒吧?
在这个不把奴隶当人的岛上,感个冒就死人的几率,大的有些吓人。
摸着身上的太空被,苏晨在心里头突然感激起苏烨来,转瞬就反应过来,暗骂自己犯贱。
苏烨给他被子肯定是不想让他病了或者死了,毕竟,他的报复才刚刚两年,远抵不过他当初那五年之久。
若是没了他,凭苏烨的心性儿,怕是会更狠的对付他爹地妈咪吧?
想到昨晚看到的一切,苏晨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他……真的再也不是以前的苏烨了。

004下马威(敬茶,鞭责)
过了许久,平复了下心情,才站起身,苏晨光着脚走在冰冰凉的地板上,寻找着自己的白衬衣。
可将苏烨的房间都寻了个遍,却一无所获。
“奇怪……那衣服去哪儿了?”苏晨喃喃自语,一边儿四下寻觅着。
“做什么呢?”
苏烨推开门,就看到苏晨浑身赤裸的到处翻,本就不好看的脸色愈发阴沉,冷声问道。
“难道苏烨把我衣服藏起来就是为了羞辱……啊?”
苏晨在那里吐槽,却被后面的声音吓得一呆,下一秒快速反应过来,急急转过身,矮身跪了下去,低声唤道,“主人。”
暗暗祈祷苏烨没听到他的腹诽。
果然,苏烨什么都没说,只是站在那里等着他跪行过去,俯身在他鞋尖上亲吻行礼。
准确来说,苏烨并非是S,对这些主奴间的规矩也不甚在意,只是……
他苏晨遵的,不仅仅是苏烨的规矩,还有这岛上的各色条例。
漂亮的眸子中惧意一闪而过,两年前苏烨把他带回帝天堂,帝天堂五大合伙人之中的四个,对此都没多大意见,唯独一个————
苏烨的发小,生平最好的兄弟军霖当时亲自上了岛,看到他的时候,便让自己给他去倒茶,所幸他幼年时学过茶道,老老实实按照功夫茶十一程序给他奉茶,结果,当他端起茶杯要递给他的时候,军霖却悠悠然的跟苏烨还有与他一起过来的几个人聊天,并没有理会他,直接的把他晾在那里。
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吧,他见军霖丝毫没有接过茶杯的意思,手臂也酸麻的厉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他直接把茶杯给摔在地上,横眉怒视着面前的军霖。
他当时说什么来着?
哦对,他说,你怎么能这么耍人玩?
他想,如果他提前知道,军霖会那么狠的话,他绝对不会那么冲动的。
可惜,世界上没有什么事儿能提前知道的。
军霖见他摔了茶杯,又听了他孩子气的话,挑眉一笑,没有再看他,只是慢条斯理的让跟在帝天堂另外一个老板——一个金发男子身后的侍者,给他演示一遍。
那个侍者用更是娴熟快速而又优雅流畅的动作给军霖重新泡了茶,然后——
双手端起茶杯,跪在了军霖面前,两只手臂高高举起,把那茶杯举在半空中,刚巧在军霖最趁手方便的位置,恭敬道,“军少请用茶。”
他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那侍者正好跪在两片他刚刚摔下的茶杯碎片上,裸露在外的膝盖……已经渗出血来。
可那人丝毫不受影响的样子,跪的极正,极稳。
军霖也是晾了那人一刻钟左右,这才接过茶杯,浅浅抿了一口,夸赞道,“做的不错。”
那侍者更是卑微的一躬身,“谢军少夸奖。”
“嗤——”军霖倏尔一笑,目光瞥向他,向来波澜不惊的黑眸此刻闪着莫名的精光,话却是对着那侍者说的,“夸奖,夸奖,你这是变着法儿的找我要奖赏了?”
说完,对着那金发男子道,“莱尔,有鞭子没?”
莱尔笑了笑,抚过长长的金发,自腰间接下一根装饰用的细长细长的刑鞭,递到军霖手中,“有啊~做调教师这一行,可以没有衣服,但绝不能没有鞭子~”
他深知不妙,下意识就想寻找苏烨,可他那不安的眼神对上苏烨那双冷冷淡淡透着一副看热闹的好奇之色的桃花眼,心,陡然凉了下来。
果不其然,军霖拿过那鞭子,把玩了一下,看着表面特制的刀齿状鞭身,眼中闪过恶意的笑,“这么个细细长长的东西,打人能疼么?”
莱尔声音听起来就很愉悦,“试试不就知道了……”
“也是。”军霖认同的点点头,把鞭子扔到仍旧跪立于他脚步的侍者腿边,道,“赏你个徒弟,教教他规矩。”
“是。”
侍者低沉的嗓音响起,双手接过那细长鞭子,站起身来。
苏晨下意识想跑,却被跟在军霖身后的两个黑衣保镖拦住,只能看着刚刚那个侍者执着鞭柄朝他走来。
“啊——”
鞭子的破风声和金属划开血x的撕裂声音同时响起,紧接着,便是他的厉声惨叫。
苏晨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个看起来没什么重量毫不起眼的东西,落在自己身上竟然那么疼。
再两鞭下来,无数道利刃刺烂衣服,划破皮肤,他疼的一激,腿弯处又被身后的保镖狠狠一踢,踉踉跄跄的便跪趴在了地上。
“不……不要!”
什么y气骨气的,在疼痛面前纷纷算不得什么,苏晨抬头看向苏烨,希望他能救他。
可那人,只是冷着一张脸,“别真的把人打死了。”
军霖只又喝了一口茶,淡淡道,“不会,我刚刚看了一下,鞭子是特制的,只会让他疼,不会要了他的命。”垂下眼眸看了眼又几鞭下去喊的愈加凄厉的他,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记得你那里有一种祛疤药,要是你不喜欢他身上留疤,可以给他抹抹。”
后面他们说的什么,他已经没印象了,他只记得数不尽的鞭子过后,他几近昏迷,军霖自他身边蹲下,用高高在上的上位者口吻对他道,“别以为你还是那受万千宠爱的苏小少爷,也别以为苏小烨还会怜惜照看你,在这帝天堂,你就是个连普通商品都不如的奴隶,所以,收起你那副高傲性儿,再这么没规没距,岛上也容不下你,你最好相信我的话,我就算打死了你,苏烨也不会说什么。”
他缓缓张开咬的破碎的唇,吐出一个“是”字。
打那时起,他养好伤后,就跟着岛上的商品一起受训,循规蹈矩,再不敢行差踏错,因为,他一旦犯了什么错,受的刑罚,比其他人,要重上几倍。
而苏烨,果真就像军霖所说,对他所受的一切,看在眼里,什么都没说。

005再也不是你的小叔叔了
苏烨见苏晨呆呆愣愣的跪在那里,眼神放空,很明显是在神游,眉峰蹙了蹙,却没有多说什么。
昨天——
他做的有些狠了。
甚至在发泄过后,没有给他清理上药,就丢下他一个人离开。
只是因为,他昏迷之际,唤了他一声。
心里泛起怜惜,看着眼前的小人儿,身上大大小小淤青红印无数,就连脸上……
“去洗洗吧。”
话出口后,苏晨还是呆呆的没反应。
这是怎么了?
苏烨挑了挑眉,跟他闹脾气呢?
本想再抬脚踹过去,可抬脚那一瞬间,却看到他x口泛紫的淤青,是他昨晚留下的。
叹了口气,苏烨就着抬脚的动作,上前一步,弯下腰,将依旧不在状态的男孩儿抱起。
接触的瞬间,第一个反应是,他怎么这么轻了?
甚至,比七年前10岁的时候还要轻一些。
下一个反应还不曾来到,就感觉到怀里的人轻轻一颤,小范围的挣扎着。
沉了脸色,呵斥道,“别动。”
果然,话音刚落,苏晨立刻僵着身子不敢动弹。
见他乖觉,苏烨面上缓了几分,道,“小孩子还是听话一点惹人爱。”
苏晨抿了抿嘴唇,对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已经无话可说,只是轻轻阖上了双眸,享受这难得的温暖。
把人抱到浴室,摁下了按钮,等温水注入一大半后,苏烨将他放入浴缸,淡淡吩咐一句,“自己调水温。”
说完,转身就想离开。
苏烨不愿意给他清洗,感觉像是补偿,而他也知道,苏晨要的,从来都不是补偿。
更何况,他没有什么错的,错的是他一家三口。
身子乍一离开那怀抱碰到冰冰凉的浴缸壁,苏晨忍不住打了个寒噤,扯了扯嘴角,勾勒出一个没有笑意的笑,看着即将消失在自己面前的男子,心里一慌,感觉那人好像要离自己而去,下意识的喊了出来,“小叔叔。”
苏烨身形一顿,“我早就说过,我再也不是你小叔叔了。
再这么叫我,就自个儿滚下去领鞭子吧。”说完,依旧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离开,仿若,什么都没听到。
独留下,兀自苦笑的苏晨,眼神黯淡无光。
——————————
翻出一个储物柜,从里面拿出几筒药膏,苏烨定定的看着被自己捏的变了形的药膏管儿,眼中闪过恨意,旋即狠狠地把它们砸到地上。
去.你.妈.的小叔叔!
拿出手机,苏烨拨了一个电话,“苏烙现在每天接几个客人?”
“苏少,苏烙每天接四个客人。”
“人太少了,四个人怎么能满足我大哥的胃口,再给他安排三个人,让他当个一夜七次郎。”
“是。”
心中愤懑被压制了一些,苏烨关了手机,推门而出,直直往岛上的娱乐区走去。
帝天堂这座小岛,最原先是他的……唔,太祖xx的产业,到后来才送给了宠爱的侄女儿欧雅用来做奴隶生意。
苏烨一边儿踢着半路上的石子儿,一边想着这帝天堂与自己的渊源。
老一辈儿的华夏公民,基本上没人不知道江北第一统帅欧雅的。
那个22岁便继任大帅之位的少女。
可谁又知道,这欧雅,20岁的时候便与几个合伙人一起建了一个庞大的奴隶贩卖组织,而且,传承近百年。
苏烨见一颗小石子儿被自己踢没了,撇撇嘴,继而换下一颗。
他之前不太喜欢这帝天堂,总觉得这里不把人当人看,反而调教成所谓的“商品”贩卖,着实不人道,可他……当初命悬一线的时候,却正是被帝天堂的人救了。

006发生事故的祸根
苏烨此生的前十八年,过的是一帆风顺,不谙世事的生活。
他是他们这一辈儿中,最小,也是最受宠的一个。
因为他的出生,是他的父母近二十年殷殷切切的期望。
可是,他的出生,也让一些人,十几年的梦想,破灭。
苏烨此人,打小便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性子养的愈发骄矜,但也盼着,什么时候能有一个比他小的孩子出生,让他也当一当大人。
老天爷或许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在他八岁生辰之前,他的哥嫂有了一个儿子,这个小孩子,让苏烨,甚是喜欢。
觉得是老天爷赐给他的生x礼物。
要说苏晨,也是极喜欢他的这个小叔叔的,人家的孩子,学话时总是先说爸爸妈妈,可他,此生说的第一句话,叫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小叔叔,苏烨。
这可真是乐坏了苏烨了,自打听到苏晨x声x气,含糊不清的喊他“叔”以后,就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侄控。
对苏晨的愿望要求,总是会尽全力去满足。
这也就,成了他十八岁那年,发生事故的祸根。
——————————
11月11x是苏晨的生x,不仅仅是整个苏家老宅热闹非凡,就连苏烨,及他的一众兄弟,纷纷赶来给苏晨庆生祝贺。
唯独缺了一个军霖。
军霖跟苏烨的其他好友兄弟不同,他15岁那年就接管了军家的企业,以及……帝天堂在华夏国内的产业,整x忙的要死,S市与江北两点一线的来回跑,自然是没时间来给一个小孩子过生x的。
苏烨对他的小竹马,也很是理解,只是跟他说,人不到,礼物到了就好。
可偏偏就在礼物上出了差错。
苏晨也不知从那里听说,军霖的书法一流,非要向他讨要军霖的墨宝,还要军霖的字帖,想要拿来临摹练字。
苏烨为了哄自己小侄子,只得厚着脸皮讨要。
结果军霖听到苏晨要字帖后接着把他怼了一顿,“你是侄控还是侄奴?
他要什么你就给什么不成?
他要你的命你是不是还得洗白了脖子擦亮刀?
我这辈子就写过一个字帖,是之前送给夏夏的。
凭什么给他?”
军霖此话,只是气不过苏晨得寸进尺,动不动就要这要那的,恨不得苏烨把家当搬空满足他,这回甚至把主意打到自己身上来,却没想到,竟一语中的。
彼时的苏烨,尚不知讨礼物要字帖一事,是苏灿的阴谋,只能俯低做小的请军霖来满足苏晨的心愿。
当然也有听到字帖是送添夏的,难免小心眼儿的想跟那素未谋面却久闻其名的军霖添的弟弟比一下,看看哪个在他家达令心里更重要些。
“达令啊~我最亲爱的军霖霖……不就是一个字帖嘛,你赶明儿再写个送你那弟弟不就得了,我家晨儿可是难得向我提要求的。”
“我呸,苏小烨,你家晨儿是没有跟你提过什么要求,那是因为你把他该得的不该得的都给了他,他什么都有了还要个屁!”
“哎呦卧槽姓军的你这人咋那么费劲儿,老子小时候跟你拜过多少次天地?这一x夫妻百x恩的,跟你同床共枕睡过,鸳鸯浴洗过,结果你喜新厌旧有了那添夏就把我忘了?我告诉你那不可能!这字帖,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苏少爷一说拜天地的事儿,军霖瞬间就没脾气了。
小时候他眼神不好把苏烨看成是个妹妹忽悠人家拜天地什么的……是他这辈子g的最丢人的事儿。
“不就是个字帖,你至于这么大动肝火的么?我给你不就行了。”军霖在电话里语气很是无奈,却也妥协了,“正好林林从S市来江北,我让他顺道儿捎一下。”
“这还差不多——”苏烨拉了个长音儿,“晨儿明天生x,记得让人给我准时送到啊~”
“苏小烨你特么怎么那么会想好事儿?”军霖一听苏烨还要送货上门的服务,这气性儿又上来了,“老子的属下一个个忙得跟陀螺一样,没工夫伺候你,自己滚过来拿。”
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军霖都恨极了自己没有给他送过去,或者派人送过去也行,g嘛非让苏烨自己来拿呢,竟导致了苏烨悲剧的开始,更害得他,受尽磨难,几次三番,濒临绝境。

007重名重影儿
苏烨对当时的事情,用刻骨铭心形容,亦不为过。
他开车回乌镇,最近的路要要过一个环山路的,刚刚驶入山路的时候,他便发觉汽车的不对劲儿,刹车,明显是有问题了。
好在是上坡,本就有摩擦,车辆也是慢慢减速的,可就在他即将开到山顶转下坡的时候,手机却响了。
他原本是不打算接的,但来电人是苏晨,他设置的自动接听。
“小叔叔,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军小叔有没有把东西给你呀?”
小男孩儿带着撒娇口吻的语调,让苏烨不免有些分心,也深知这个时候不宜讲电话,苏烨只是哄道,“给我了给我了,我这次走的是近道儿,绝对能在你生x当天赶回来。”
“那就好,mua~”
“mua~我先开车,挂了吧。”
“好哒好哒,小叔叔我等你哦~”
苏烨不知道,这句话“挂了吧”,差一点儿成了他此生说的的最后一句话。
因为,他挂电话的那一瞬间,有两辆车从前后同时撞向他,直接把他,连人带车,冲出了山顶防护栏,滚落下去!
——————————
“唔——”
苏烨满头大汗的从梦中惊醒,一时竟弄不明白自己身在何处。
“苏少……”
床边服侍的柔弱少年轻声唤他,带着变声期的沙哑又酷似苏晨的嗓音如平底惊雷一般,让他瞬间醒过神来,揉了揉因为酗酒而头痛欲裂的脑袋,睁眼仔细一瞧,这才发觉那人并非苏晨。
苏烨拧眉,慢慢的回想起刚刚自己好像是去娱乐区喝酒来着……
这个人哪里来的?
眉峰微微一蹙,苏烨坐起身子,问道,“几点了?”
少年从床头柜上端过一杯温水,又跪直了身体给苏烨背后塞了个枕头,待苏烨接过水后,才回道,“才下午五点呢,苏少就睡了三个小时。”
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苏烨觉得身体的乏意都少了些,随手打了个哈欠,扫了眼所处环境。
这是一间被调教用品填满的房间。
各色情趣道具,应有尽有,床上也散了不少。
再看看床边儿跪着的脉脉含情含情脉脉的红脸儿奴隶,裸露在外的身上点点红痕清晰可见,苏烨觉得头更疼了。
他……总不会是喝醉酒后,跟这小奴隶发生关系了吧?
心中烦闷更盛,他最腻歪那些一株小菊千人采,一口朱唇万人尝……啊不对,是一口朱唇尝万人的公用商品。
这选床伴儿,也得选一个gg净净的,就像苏晨那样的。
不仅仅安全有保障,还能满足他的独占欲。
想到苏晨,苏烨的眼神暗了暗,两年前他初见苏晨的时候,曾经问过他,为什么心血来潮非管他讨要军霖的墨宝跟字帖,苏晨回答说是他妈咪跟他讲的,说自己最喜欢的人是军霖而非他,不信的话就跟自己讨要军霖的东西,看自己会不会为了他去找军霖……
后来的电话,也是在苏灿的示意下打的。
苏灿的目的,再明显不过。
自己,竟然差点儿死在一个十岁的小孩子手中!
所以,这g净不g净的,只看表面也没用。
眼中恨意愈盛,苏烨一把掀开被子就想离开,蓦地想起上午看到苏晨满身伤痕的凄惨模样儿,以及,昨晚那死灰般的眼神跟那句昏迷前的呓语,还有,临走时急切切的那声“小叔叔”,终是不忍占了上风。
罢了。
他当初也不过是个人事儿不懂的小孩子,这两年自己迁怒于他,已经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这次的凄惨劲儿也着实让他心疼了,毕竟是手把手带大宠大的孩子,还是放过他这回吧。
毕竟,再折腾下去,那孩子的半条命就要没了。
苏烨打定主意,却依旧下了床,问着那个殷勤的给他穿鞋的小奴隶道,“你叫什么名字?”
手脚麻利,长得倒也是眉清目秀的,不仅仅声音像,连低下头由上俯视而看的身影,都跟两年前的苏晨有几分相似……
要是g净的话也可以打包带回自己那里。
那柔弱少年脸微微一红,“奴隶名唤尘儿。”
苏少记性不好么?
明明几个小时前还叫着他的名字与他……
“……晨儿???”苏烨眼角斜斜上挑,诧异得很,这年头重名儿重影儿的人这么多?
“是的,苏少,奴隶尘儿,尘埃的尘。”
“……哦。”苏烨颔首,眸光闪了闪,鬼使神差的,下一句话已经出口,“陪我玩一轮,能坚持下来就跟我回西小楼吧。”
西小楼,是苏烨在帝天堂的住所。
“是,奴隶一定能坚持下去的。”尘儿眼中闪过惊喜,忙俯身叩了个头,亲吻上苏烨裸露在外的脚趾,表达自己的感激与臣服。
其实,话一出口,苏烨就有些后悔,他被猪油蒙心了吧?
不过……有这么一个跟苏晨名儿差不多长相也相似的人让他虐着玩儿,也挺好的。
至少不会因为心中莫名的烦闷情绪下不去手。

008往事不堪回首
苏晨自苏烨冷冷撂下一句威胁的话后,就很是失魂落魄。
愣愣的给自己清洗完,离了浴室后把苏烨所住的房间打扫g净后,却没有离开。
他没有衣服……
尽管那衣服只能堪堪遮住上半身,可也毕竟是个遮羞的东西,若让他赤身裸体在人前,他,宁愿苏烨杀了他。
但他又不愿意去穿苏烨的衣服。
尤其是,他昨夜那么羞辱他与爹地以后,他更不愿意去触碰跟苏烨有关的一切,更何况,军霖派来看着他的人,若是发现他穿着苏烨的衣服招摇,指不定又会告状。
他一丁点儿都不想再挨打。
万般无奈的只能光溜溜的在苏烨的卧室里傻站着。
可……苏烨并没有要求他等他啊。
苏晨左思右想之下,就只能抱着被子蜷缩在阳台去晒太阳了。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