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咬我》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顾行书

他咬我by顾行书
秘密会开出花。

第一人称 – 青梅竹马 – 1v1 – 互攻

不算美好。

味道

我是最低贱的。

他们都说我的血很臭,在这个以血的味道分三六九等的世界里,我是最低贱的。
但今天,这所学校最高高在上的吸血鬼,第无数次在每天中午定时定点的吸血鬼自相残杀,互相抢食活动中,将我掳到了他的宿舍房间。
他拿秋裤把我绑在床架上,将我扒光了。

纪念

九千。

红杯子学校有七条校规。
一.生死不顾,但由你,不由命。
二.每x中午十二点准时开始午餐活动,请自行寻找目标,一次吸血最多不过100毫升,不要贪多,害鬼害己,两点结束午餐活动,请按时回到教室上课。
三.不得反抗,伤害任何管理人员。
四.禁止离开学校,不要靠近学校边缘,过于靠近保护层会被灼伤,离开保护层被阳光照s到会灰飞烟灭,请珍爱生命。
五.每个月每个吸血鬼要定期献上400毫升血液。
六.请完成每个学期的文化作业,我们要做一个识字的好吸血鬼。
七.科普:得不到血液的吸血鬼,可为吸血鬼或管理人员提供性服务,一次吸食血液可以满足你三天的正常需要,吸血鬼的xx可以满足两天,而为管理人员提供性服务所得到的血制品可以满足十天的正常需求,所以,为了你们的生命,请大家根据自身的能力选择活下去的机会,祝所有吸血鬼生活愉快。
悠扬的铃声响起,每天中午例行公事播放校规的广播终于闭上了嘴,在短暂的铃声飘过后,校园彻底安静了下来。
每个宿舍里的就餐活动正式开始。
一号宿舍楼三零七里面,我赤条条的坐在宽大的床上,胯下的xx翘得老高,往下滴着透明的前列腺液,我xx下的床垫很柔软,但背贴着的床架太冷太y,硌得我很不舒服。
我望着眼前这所学校除了那个已经离开的吸血鬼之外,唯一不以数字命名,而是一开始身份卡片上就有名字的吸血鬼,我想知道他的血是什么味道。
“看够了吗?”我抬起莹白的脚,拿脚心在他的胯下蹭着,隔着xx,我都能感觉到他的y挺和温度,“今天想咬哪里?”
他盯着我,看我雪白的身体上,前些天被他咬过留下的浅红痕迹,他皱了眉,我猜他是在想,我是怎么拿到修复膏的,毕竟我这样低贱的吸血鬼,没有朋友,也不配拥有那样稀有的东西。
“腿,”他命令我,语气很冷,“张开。”
我乖乖张开腿,张到最大限度,恨不得把粉嫩xx里艳红的x都给他看见。
“今天不咬我啦?”我问他。
“九千。”他叫我的名字,他弯下腰,抬手捧住了我的侧脸,他鲜红的唇离得很近,他想吻我。
我躲开了,说:“脏。”
他很委屈:“我没碰过别人。”
“你委屈什么?把xx捅进来,早完事早了。”我拿手灵活的松开了他在身后打的结,把手xx来之后,我将他推了一把,他轻飘飘的倒到了床上,我将秋裤甩到地上,然后跨坐到了他的身上。
“九千。”他又叫我,语气不冷也不委屈了,嗓子沙沙的,含着欲望。
我向下,拿臀缝夹着他xx下的xx蹭了蹭。
他闷哼了声,软软的叫了出来,脸潮红的。
我在想,如果我现在对着那张潮红的脸一口咬下去,我就能尝到这个学校最至高无上的吸血鬼的血液了,但同时,他也会忍无可忍的对我动手吧。
毕竟他已经变了。
“纪念,”我伏低了身子,将脸贴在他x口上,“你心跳得好快呀。”
纪念握住我的腰,猛地用力将我掀倒在床上,然后坐到了我身上,扬手将黑色的背心脱了,随后单手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想说你xx之前总这个动作不好,会弄疼我的。
但我当然没有机会说,纪念能成为全校第一,除了所谓血液味道上的高贵,和他的战斗力也是脱不开的,他能制服抢食活动中的任何人,能在第一时间抢走我。
虽然血液低贱的我向来都不会被其他吸血鬼争抢。
我的血吸进去会脏了他们的血的味道,其他吸血鬼总是嫌恶的对我说。
“九千,”纪念握住了我的xx,在xx上惩戒性的摁了一下,他似乎很不满,他讨厌我在xx时走神,“把腿抱起来。”
我不打算反抗他,现在的他太无常了,我摸不着他。
我老实乖巧的将腿抱了起来,一副准备承欢的模样。
我其实挺高兴,这个学校的每个人都想和纪念xx,男生是,女生也是,他们想尽千方百计,但纪念只愿意x我,每次我裸露在黑色背心和黑色短裤外的吻痕被他们看到的时候,我会有一种被选中的优越感。
纪念把自己深红的,青筋盘结的xx掏出来,抵在我的xx上,他拧了一把我浅粉色的xx,打算将xx捅进来了,可就在这时,学校的一级警报突然拉响了,随之而来的是闹耳的广播,c哑的男声从广播里传了出来:“请全体吸血鬼在五分钟之内,到达x场集合,仓库管理人员被杀,事件恶劣……”
“呀,”我推开纪念,坐了起来,浅浅的笑,“今天做不成了,你要吸血吗?”
他摇头,拿拇指在我的颈侧摸了摸。
他在摸昨天他咬我的那个地方,那个前一天还血淋淋露着x,今天已经愈合到只剩下浅红色疤痕的地方。
宿舍外面一阵嘈杂的脚步声,是吸血鬼们在恐惧的奔赴x场。
我也不打算当迟到的那只出头鸟,但我确实太需要xx了。
“纪念。”我轻轻的叫了他一句,纪念看着我,忽然笑了笑。
我摸着他的腰,低下头,含住他的xx,狠狠地吮吸了一下,将流出来的前列腺液xg净,咽下去。
这点拙劣的技巧纪念是s不出来的,他抓着我的头发,将我扯开,把xx塞回了xx里。
“穿上衣服,”他抓起床上的背心往身上x,“下去。”
红杯子学校的x场是比它多达十栋的宿舍楼占地面积还要大的地方,能轻松容纳九千个吸血鬼和一百位管理人员,红色的x场最前方搭了个高台,白色的,挺宽,此时上面正站着三位仓库管理人员,地上还躺着一位,是个中年男人,死相挺难看,前x十几个刀口子,四肢的皮x也都被割开了,更令鬼震惊的是,他的生殖器被割了下来,塞在了他的嘴里。
空气仿佛都臭了。
x场上几乎每个吸血鬼都在胆战心惊,管理人员在这里是比神还要重要的存在,如果找不到凶手,他的死,势必会牵连到在场的每个吸血鬼。

x场上此时很安静,广播停了,警报停了,只有保安在沉默的清点人数,我站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踮着脚在看第一排纪念,保安点人的时候手指触到了我光裸的肩头,我心里瞬间泛起恶心,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就听保安相当小声的骂了一句:“啧,怎么就碰到他了,真恶心。”
保安走上前了,我将手x到短裤口袋里,歪头瞪着他c大的脖子。
“呀,”我一边拿脚随意的点着地面,一边小声喃喃,“又要死人啦。”

罪犯

“两个人便宜些吗?”纪念彬彬有礼的问。

x场上风雨欲来。
保安清点完吸血鬼的数量后,台上一个穿着红色短裙的女仓库管理员拿起了话筒,她浓妆艳抹的脸拉得老长,神情很严肃。
“同学们,”这个女管理员的声音很尖利,“我相信话不用我多说,事实已经摆在各位面前,我希望凶手能够站出来,不然——”
她拖长了尾音,从短裙的腰带上取下一支别着的紫外线手枪,对准了台下。
她冷声把后一句话说了出来:“每个小鬼都烫个窟窿怎么样?”
台下没有惊恐的叫声和争吵,红杯子学校有一个没被写入校规却依旧每天严厉的执行的规矩就是禁止吵闹喧哗,所以哪怕是最激烈的抢食活动,所有吸血鬼鬼也基本上是沉默进行的。
每个吸血鬼都已经对恐惧形成了一个可笑的条件反s了——他们流汗,发抖,平x里收起来的獠牙不自觉的长出来。
我是一点都不害怕的,我有纪念护着。
虽然他或许会揍我,但一定不会准许别人动我,就像我之前在语文老师的抽屉里偷偷的看的那本粉色封面的书籍里面的男主角一样。
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那个男主角最后和女主角在一起了。
纪念不会和我在一起,我也不是女主角。
我只是最低贱的吸血鬼。
“没人出来?”女管理员将紫外线手枪枪口指向了上空,猛地扣动了扳机,枪口s出一大束蓝紫色的灯光,将众吸血鬼的脸都照蓝了。
刺痛,灼烧感。
我把头低下,感觉很渴,想死。
其他的吸血鬼应该和我的感觉是一样的,谁比谁高贵啊,在光面前,我们都得低贱的低下头。
光持续了半分钟,期间女管理员吼了好几声,让凶手站出来,底下依旧没有人动作,不是吸血鬼们太团结,在这个红杯子学校,每个人都是利己主义,各自为伍,只为利益往来,大家都恨不得对方死,不站出来,只是没有鬼有顶罪的爱好而已。
我也没有。
我快昏过去了。
校服是黑色背心和黑色短裤,布料遮挡下的皮肤还算正常,裸露在外的皮肤却早就泛起了红点。
我拿余光看我旁边的8999号,她是个刻薄的女生,现在已经有些身体不稳了。
我往旁边走了一步,离她远了些。
让光被收起来的是纪念。
“陈姐,”站在最前面的他仰头看着高台上的红裙女人,沙哑的说,“我来查。”
陈倦将手枪收起来,把纪念叫上了台。
“你来查?”陈倦坐在了台上的高脚椅上,打了个响指,站在她身后的另一个中年管理员提上了一个金属的箱子,陈倦又打了个响指,中年管理员把箱子打开了,里面是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和一个晶莹剔透的高脚杯。
我懂了,陈倦是要纪念的血。
其他的吸血鬼也懂了,纷纷仰头看着台上,他们黑暗无神的眼睛里没有半点同情与感激,我想,他们在想,为什么纪念不早些站出来,只是血而已,居然让他们遭这么大罪。
“600毫升,”陈倦没有拐弯抹角,“你要我信你,总要给出代价。”
纪念向台下看了一眼。
我觉得他在看我,我还感觉他笑了。
一次失去600毫升的血液在吸血鬼中是几乎会丧命的行为,我多少有些担忧起来。
“快些吧,”陈倦催促,“要不就还是刚刚那个方法吧,纪念你不必为了那种罪犯受这样的委屈。”
一直沉默的吸血鬼中终于开始了窃窃私语,他们都声音极小,以为台上的人或许听不清,横竖混杂在这中间的我是听清了。
“他怎么还不快点?”
“想让我们都死吗?”
“不过600毫升血,他不是最厉害的吸血鬼吗?这对他来说算什么?”
“享受了那么多优待,就是为了我们死也是应该的。”
……
我感到有些可悲。
哦,不是为了纪念。
是为了这些吸血鬼。
纪念的五感都很灵敏,这些话他应该都听得清。
果然,纪念在盯着金属箱里的匕首看了许久之后,露出了一个带歉意的笑容:“抱歉陈姐,我也觉得,我或许不必为了那种罪犯受这样的委屈。”
陈倦笑了。
我也笑了。
这才是纪念。
为别人奉献自己的才不是纪念。
台下终于从窃窃私语变成一片哗然,就算是形成了条件反s的狗,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也是会拼命挣脱镣铐的。
有一个女吸血鬼的声音格外响亮,仿佛刚刚紫外线照s并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她喊,嚎,哭,说她都怀孕了,她有孩子了,怎么可以为了那种可笑罪犯的行为而受牵连,她骂为什么纪念连这点东西都不能献出来。
我好羡慕她的嗓子。
我嗓子可疼了,像在放烟花。
“你吸g了十几个孕妇的血了吧,”纪念提高声音,扫了那女吸血鬼一眼,“18号,用十几条命养你和肚子里的孩子,可真金贵。”
“弱x强食!”18号红着脸喊,“我有什么错!”
吸血鬼们纷纷附和。
弱x强食,没有错。
纪念目光真诚的看着陈倦:“陈姐,你信我吗?”
陈倦抬下巴指了指高脚杯,说:“没什么信不信,600毫升我就信了。”
“两个人便宜些吗?”纪念彬彬有礼的问。
陈倦似乎早有预料,伸出了四根纤细的手指。
我站在这个浩大的队伍最后一排,站在喧哗吵闹中,我觉得他们都该死,他们让我看不到纪念,也听不见台上的声音了。
在我听着吵闹的叫声变得起伏不定中,忽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背心衣角。
我回头,是个保安,刚刚碰到我肩膀那位。
“怎么?”我撩开眼皮看他。
“走。”他说。
我跟他走,管理员身上都有紫外线手枪,我又不蠢。
没人发现我走了,吸血鬼们都在踮脚看台上,他们都比我高,我直到被带到宿舍楼,都没有看到纪念的身影。
“待着。”保安把我扔到纪念宿舍门口,就转身走了。
我不问他,当然问他,他也不会答。
而且我聪明,到这份上,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了。
我只是有一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管理人员一定要我们吸血鬼主动献出的鲜血,难道被胁迫拿到的鲜血就不是鲜血了吗?
我胡乱想着,楼梯上传来了脚步声。
我x了x长出来的獠牙,看着楼梯口。
来的人果然是纪念,他嘴唇赫然苍白,举着手腕被割开的右手,他的鲜血在往下滴落,他另一只手拿着一只高脚杯在接着。
我收了獠牙,觉得他蠢爆了。
“九千,”纪念虚弱的靠在了墙上,偏头看着我,“我给你喝我的血,你给我抹点仓库里最珍稀的修复膏怎么样?”
我笑起来,纪念才不蠢。

坦诚

“不怕别的吸血鬼以为你喜欢我啊?”

宿舍和x场之间隔着两栋教学楼,可即便这样,我还是听见了那种痛到极致时本能发出的哀嚎。
我觉得那真是最美妙动听的歌曲了。
“单救了我,”我熟练的从纪念的短裤口袋里拿出钥匙打开宿舍门,靠在门框上仰头看着他,我发现他的体力和抵制力的确比我们这些吸血鬼都强,他的皮肤还没有起红斑,“不怕别的吸血鬼以为你喜欢我啊?”
纪念没回答,他跌跌撞撞的走进宿舍,坐在床边喘息着。
我关上门,走过去,蹲在他面前。
“你皮肤出红点了。”纪念将装满了鲜血的酒杯递到我面前。
我没接,站起来把短裤脱了。
“现在没力气做。”纪念把酒杯又拿到手腕下,接住往下滴落的鲜血。
“傻鬼。”我骂他,把短裤翻过来,内面的口袋旁边被我自己缝了一个小口袋,我将锁住口袋口的线解开,拿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银色铁盒。
一个星期前才例行公事的献了400毫升血,这才间隔七天,纪念又失去了不止400毫升血,哪怕他身体素质再好,他也扛不住了,他靠着床架,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我速度很快,抓住纪念的手腕先是将他伤口上渗出的血x净,然后立刻打开铁盒,挖出白色的膏体涂抹到伤口上,修复膏的效果相当好,几乎是一瞬间,纪念的血就止住了。
我松了口气,一手拿过纪念手里盛满血液的酒杯,一边把手臂伸到纪念面前,要他咬我。
纪念没多说,他张开嘴,尖利森白的獠牙瞬间长了出来,随后他猛地咬住了我的手臂。
被吸血其实很痛苦,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尖利的牙齿刺穿我的血x,猛地将血液吸出,随后我的手开始变冷,发麻,发抖,最后脱力。
我在整条手臂失去知觉后,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我比我想象中要在意纪念得多,要不我怎么会x舐到了全校最珍贵的血液,却连它是什么味道都忘了品尝呢。
我看着手里血红的酒杯,自嘲似的笑了声,然后举起酒杯,喝了一小口。
我怔住了,纪念的血没有味道。
我只知道纪念的xx没有味道,因为我也只尝过他的xx,就觉得所有人的xx都是这样的,可……
难道纪念的血液之所以珍贵,不是因为味道很好,而是因为没有味道吗?
我这样想着,将剩下的血液喝了下去。
纪念停止了吸血,他xg净嘴角的鲜血,嘴唇的血色已然恢复了。
很奇怪的,我感觉喝进去的纪念的鲜血,像是渗透了我的四肢百骸,在我的血液里燃烧,这不痛苦,很温暖。
并且,更令我震惊的是我发冷脱力的手臂在血液烧起来的瞬间,恢复了正常,甚至连之前在紫外线照s下起了红点的皮肤都变回了最初的雪白,甚至比一开始要更加光滑了。
我开始怀疑纪念的血之所以珍贵并不是因为他的味道好了。
“这修复膏不错,”纪念向后躺到床上,将手抬起来,看着手腕上那条鲜红的疤痕,“这么快就已经愈合成这样了。”
我把修复膏塞进短裤里,却没有把短裤穿上,仅仅只穿了条xx,和纪念并肩躺着。
“你地位这么高,会没有这玩意儿,”我偏头看着纪念,“好奇怪。”
纪念把手放下,抓住了我的手臂,他说:“因为一开始没有想到会有用得到的时候。”
我笑了:“也是。”
“你刚刚骂我傻鬼?”
“怎么?不许骂?”
“你不傻?这种东西就带在身上,不怕被保安搜身搜了去?”
我翻了个身,背对着纪念,看着灰色的窗帘,我平静的说:“怕,但放宿舍更加不安全,你没发现,宿舍在我们集合期间,已经全部被搜了一遍吗?”
纪念没发现,他那时候失血过多太晕了,没注意。
“我其实一开始也不知道的,是因为我看到我扔到地上的秋裤被捡起来了,那保安还很好心,给你挂上了。”
纪念无言。
我接着说:“仓库管理员被杀第一件事当然是清点物品数量,更何况是修复膏这样重要的东西。”
纪念捏了捏我软乎乎的手臂。
他沉默的听着我说。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