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鸟》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离离

大鸟(18禁)
作者
离离

內容簡介
“俞渊,俞渊,你舅舅来抓你回家了!”

满花园乱跑的小孩儿们立刻作鸟兽散。

“俞渊。”高大的男人站在那只空荡荡的竹鸟笼前,“我就是这么教你的?”

“不是我。”她撒谎了,第一次。琪琪阿姨的鸟儿是她放走的。

舅舅打她了,也是第一次。

之后的十几年里,她看过了太多太多别的鸟儿。大的小的,黑的白的。但再也没有哪只像当年的鸟儿一样,能让她为了它,即便伤痕累累也在所不惜。

她完了,她知道。那只大鸟,她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1V1,血缘禁忌,18禁,慎入

爽文女性向不限

抓包
“俞渊,你今晚回家睡吗?”

“嗯。”

“你舅舅来学校接你呀?”徐彦蓓从上铺探出了头,问她。

“嗯。”

天花板上两台陈旧的吊顶风扇吱呀吱呀地摇着头。四个人的寝室,就算调到了最大档位她的下铺也吹不到多少凉风。

随着她弯腰整理书包的动作,几绺乌黑的发丝滑落下来,有些贴在汗x的脸颊两侧,其它的都黏到了刚涂完润唇膏的嘴唇上。她烦躁地伸手把碎发别到耳后,这次头发剪得太短了,连马尾都扎不起来。

“啧啧…”徐彦蓓居高临下,冲着她挤眉弄眼,“可怜我们卫楷小帅哥今天晚自习又要独守空闺咯。”

“他也回家睡。”

“我去,原来你俩都商量好了?”徐彦蓓翻身回床上,叹了口气,“真是人在宿舍躺,狗粮天上来啊。”

“你别想太多,我和他没什么。”

“俞渊你这样就不厚道了,我都亲眼看到你们牵手了。”

她没有说话,站起来把洗面x和面霜塞进双肩包里,拉上拉链,“我走了。查寝的时候别忘了把我的请假条给他们。”

“喂!”徐彦蓓抬起头,发现寝室门已经被她关上了,“就这样走啦?话还没说完呢…”

周六下午的宿舍楼道里空荡荡的,刚结束了月考,大家都趁着这来之不易的几个小时的空闲外出放风去了。

看见隔壁宿舍门前那个水龙头还在滴滴答答漏着水,她的脚步顿了顿,还是走过去握紧龙头用力朝着顺时针的方向一拧。

哗…

冰凉的冷水像一大群开了闸的野兽般猛地冲出来,在白色瓷砖上激起的水花溅得她满头满脸都是。

她抹了把脸,再次凑过去想把它拧紧。这才发现水龙头坏得彻底,不管是顺时针还是逆时针转动都没有反应了。

“靠。”真倒霉。

狼狈地从宿管阿姨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她抬头就看到了大门口桂花树下坐着的卫楷。

俞渊愣了一下,“你还没回家吗?”

“等你呗。”卫楷拍了拍xx站起来,“你怎么了,衣服x成这样?”

“水龙头坏了,刚报修完。”校服的布料都x哒哒地黏在肚子上,她拿出两张纸巾低头擦拭。

“是得修,不然又要被值周生扣分了。”卫楷接过她擦完衣服的纸巾,又把盒装冰淇淋递给她,“刚买的,快吃。太阳大,都有点化了。”

“不吃了,我来姨妈。”

“…哦。”卫楷只好收回手,打开塑料盒盖,自己用小勺挖着吃了起来。

“那我先走了,我舅舅在校门口等我。”这个天气真是不舒服,闷热得让她心悸。

卫楷几口就扒光了一整盒冰淇淋,随意地往右一抛,那个塑料盒不偏不倚地正好进了印着可回收标志的垃圾桶里。

“等会儿。”他用空出来的右手一把抓住了她的。

她吃惊地看了看卫楷,然后赶紧转头向周围张望。见四下无人,她才缓了缓心神,使劲想把手从他掌心里xx来。但他紧紧地捏着,一点儿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她不悦地压低声音冲他喊,“你g嘛?这里有监控!”

“拍不到的,我看过了,摄像头对着宿舍楼大门呢。”卫楷把她搂进怀里,“让我抱抱再走。”

x哒哒的衣服又被他挤得黏在了皮肤上,她皱起眉头,“别闹了!这光天化x的,要是被老师看见了怎么…”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眼前那个男孩俊朗的眉眼顿时放大了数倍。唇齿之间沁入了冰凉的香x味,纯粹的x味在他们体温之中慢慢融化。

“好甜。”被她大力推开的卫楷笑得开怀,冲着她摆了摆手,“路上慢点,到家了记得给我发消息。”

她站在桂花树浓密的树荫里,很久都没有动一下。直到卫楷走远了,她才抬手抹了抹嘴。片刻之后,她又拿出包里的小镜子,整理好了自己的头发和半g的校服,转身朝校门口走去。

回头的瞬间,她的脚步生生顿住了。

“舅,舅舅…”

高大的男人站在宿舍楼拐角处,夏x里刺眼的光线从他背后照过来,根本分辨不出他现在的表情。

完了。

她吓得小腿发软,脑子里像被雷劈过似的一片空白。热气从新铺的柏油路面里蒸上来,灼得她都有点窒息了。但她身体却是冰凉的,手心后背都是冷汗。

她听见手腕上崭新的机械表滴答滴答地走着,也听到两旁树丛里震耳欲聋的蝉鸣。她的头皮开始发麻,x口闷得很,喘不上气来。身体仿佛慢慢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视线随着脉搏不停跳动着,紧接着她两眼一黑,整个人失去意识地昏了过去。

烂醉
俞渊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的沙发上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是被吓晕的,还是因为没吃中饭低血糖又犯了。茶几上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红糖姜茶,她端起来喝了两口。直到红糖的甜和生姜的辣混合在味蕾上的瞬间,她才惊觉自己还在来月经。

她连忙往身后摸去。xxxx垫了一块雪白的大浴巾,浴巾上已经有了浅浅的鲜红色,客厅里似乎还飘着淡淡的血腥气。

她的脸嘭地一声涨红了,连忙做贼似的站起来,拿上被她弄脏的浴巾和换洗衣物,去厕所里整理自己。

“别碰冷的,洗衣服用热水。”舅舅不知何时走到了厕所外面,隔着玻璃门对她说。

“哦。”她看着磨砂玻璃后面那个模糊的身影,咬了咬嘴唇。

“我晚上和施工单位有个饭局。冰箱里有吃的,自己热一下。”他停顿了几秒,“你的事,等我回来再和你谈。”

“嗯,知道了。”听着他严肃的口吻,她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瘪了下来。

独自吃完晚饭的她坐立不安地在客厅一直等到快十一点,钥匙开门的声音终于响起来了。她立刻绷紧了腰背,直挺挺地端坐在沙发上。

“俞总,”她舅舅被一个陌生男人掺扶着走了进来,“俞总,到家了。”

她站了起来,还没靠近舅舅就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她从没见过他喝得这样烂醉,整个人像一滩泥似的,站都站不稳。

那个陌生男人看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下。

“叔叔好。”她懂礼貌地对着那个男人笑了笑,“谢谢您送我舅舅回来。”

“哦,原来是俞总的外甥女啊。长得真漂亮,像你舅舅。”舅舅被那人吃力地扶到沙发里躺了下来。他的头刚沾到靠枕,喉咙里就像只懒洋洋的大狮子似的发出了轻微的呼噜声。

“你舅舅今晚喝得有点多,不过回来的时候在路边吐了五六趟,应该不会再吐了。”

“…嗯。”

“车停在车库里了。”那人把钥匙放在茶几上,“小姑娘,你一个人应付得过来吗?”

“没事的,叔叔您喝口茶再回去吧,今天真是麻烦您了。”

“不喝了,不喝了。别这么客气,你舅舅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他扶了扶舅舅的肩膀,“俞总,那我先走了?”

舅舅靠在沙发上紧闭着眼睛,根本没搭理他。他尴尬地笑了笑,和她道别后就离开了。

“舅舅?”

他的睫毛微微颤动,好像是用了极大的力气才将眼皮撑开一条缝。她看见他眯着眸子瞥了她一眼,然后又疲倦地闭上了双眼。

“舅舅?”

听到她叫他,他又十分费劲地睁开眼睛看了她一眼。俞渊笑了,在醉酒状态下,他表现出的这种条件反s让她感到心安。

“舅舅?”难得看见他这样虚软的样子,她调皮地一直捉弄他。

“嗯。”他清了清嗓子,居然靠着沙发慢慢坐了起来。

她吓了一跳,想起被他发现自己和卫楷的事,赶忙后退了几步,低着头正襟危坐在对面的小板凳上。

他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扶着墙壁往书房走去。

“舅舅,你要去哪?”

他没理她,脚步虚浮地径直往前走。

“你要去g嘛?”她追了上来,扶住他的左臂。

“乖,等一会儿。我去趟厕所。”

“舅舅。”她哭笑不得,“厕所在那边,我扶你过去好吗?”

“你怎么这么烦人。和你说了等一下,我回来就带你买票进去。”他半眯着满是血丝的眼睛,用力甩开了她的手。

她吓得后退了一步,整个人都被笼罩在他身体的庞大阴影里。她小心地望着舅舅通红的眼睛,半天没敢再上前去碰他。

“俞渊?”他低头看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好了,小家伙,舅舅不该凶你。”

她瘪着嘴,“那你跟着我走这边。”

“嗯,你不准哭。”

“我才没哭好吗?”她翻了个白眼,搞不懂他在想些什么。

他好重,要不是他自己还用手撑着墙壁,肯定早把她压趴下了。她气喘吁吁地扶着他到卫生间门口,身上都出了一层薄汗。她看着他斗折蛇行般左右摸索着,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那只马桶。俞渊刚转过身去,就听见了一阵气势颇为宏大的水声,过了好久才慢慢停歇下来。

他是真的醉了。连门都没关就在她面前脱裤子撒x。

“舅舅。”她轻轻地回头,他刚好完事儿把底下的东西塞回裤裆里。

“你进来g什么?”舅舅抬了抬眼,严厉而冷漠地看着她。

俞渊心头一颤,脚步也顿住了。

“出去,这是男厕所。”

“舅舅,”她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进厕所好久了。我一个人在外面害怕。”

“大白天的怕什么。”他按了冲水按钮,还不忘走到水池前洗手。

“我怕。”她看了看窗外一片漆黑的夜空,笑得愈发灿烂,“我怕你不要我了。如果哪天你真的扔下我一个人,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变态
从厕所里出来后,舅舅不肯回卧室,直接摇摇晃晃地走回客厅,倒在了沙发里。可能是放完水觉得舒服了很多,没过多久他就像头被打了麻醉针的庞然大物一样睡死过去。

“舅舅?”他不再给她反应了,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俞渊轻轻叹息了一声,拉开他的手臂,躺下来钻进他的怀里。她凑近他的脸,耸动鼻翼仔细嗅着。酒气还没有散去,混杂着烟味和饭桌上的菜味,他身上好闻的味道都被掩盖了。

她伸手抚摸他的脸庞,柔软的指腹轻轻拂过他高挺的鼻梁。这段时间几乎天天跑工地,他都晒黑了。

“舅舅…”她低喃,难以自制地抬起头亲吻他好看的下颌。

她是个变态。她喜欢自己的舅舅。

她也努力过,想试着变成一个正常人。她学着班里的那些小女孩儿们,学着像她们一样追男星,学着和她们一样玩早恋。

她甚至还去咨询过心理医生。但是那些都没有用。她还是不能停止地喜欢着他。

“嗯…”一阵阵酥麻的电流从他温热的皮肤上传导过来,电得她从嘴唇一直痒到了心底。

她闭着眼睛,颤抖着一寸寸地往他的唇边移。她吻到了他下巴那道浅浅的性感沟壑,吻到了他密密匝匝的胡茬。她的心如擂鼓,怦怦地快速跳动着。

“舅舅…让我亲亲你…”他还在熟睡着,她的唇已经游弋到了他的嘴角。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轻轻地吻住了他温热的唇瓣。

天呐,天呐。她终于亲到他了,这种感觉真的像在做梦一样。不需要多余的动作,只是简单的嘴唇相贴,体内酥麻的电流就开始疯狂流窜,简直让她快乐得欲仙欲死。

“嗯…”她满脸通红地急促呼吸着,舅舅熟悉的面容就在眼前。他的眉宽而齐整,眉峰分明,眉尾上扬。他闭着眼,浓郁的睫毛根根分明,好看得让她羡慕。

他的嘴唇…软软弹弹的,从不涂润唇膏也没见g燥起皮。她的舌头企图和他有更多的亲密接触,贪心地钻了出来,像小x猫似的仔细x着他唇上细细的纹路。

她的舌尖滑过他锋利的唇峰,微微用力,钻进他的口腔里。

“啊…”他嘴里的温度烫得她受不了似的呻吟一声,软倒在他的怀中。实在是太刺激了,这种接吻的感觉。如果,如果是舅舅主动亲的她呢?他会不会像偶像剧里男主角那样,霸道地温柔地,和她的唇舌缠绵在一起?

“舅舅,舅舅…”她神色迷乱地轻声低唤,可是喝得烂醉的他睡得很死,一点儿没有要醒来的意思。

她颤抖着手开始解他的衬衫衣扣。解开一寸,她就往下吻一寸。他的皮肤光滑紧致,x肌和腹肌的中缝完美地连接在一起。

俞渊以前也看过舅舅赤膊的样子,肩膀宽阔,x膛厚实,腰臀的线条又很窄,整个上半身像个倒三角形似的,迷人的不得了。

她拨开他的衣襟,舅舅的xx是深褐色的,x晕很小,不像她的。她凑近了看,他的x尖儿上也有一个小小的孔。她x了x唇,含进一颗用舌头不停拨弄。

他还是没什么反应。她有点泄气,伸手继续往下,解开他的裤子的拉链,把他的长裤褪到了xxxx。

他的体毛浓郁。从下腹部就开始变得茂盛的阴毛慢慢地消失在那条黑色xx里,中间囊袋里撑起鼓鼓的一坨。俞渊咽了一大口唾沫,鬼使神差般地低下头,使劲地对着他的裆部嗅。

是种很陌生的气味,她也难以形容。有很淡的x味,也有一股隐约的腥气,莫名其妙地让她浑身滚烫。

里面就是舅舅的生殖器。

其实很久很久之前,她还很小的时候就不小心看到过。因为时间太久远了,它的样子开始变得模糊。她梦到过它几次,梦境里看不清形状,只记得它和她放走的大鸟慢慢重叠在一起。

那只大鸟…

她夹紧了双腿,忍不住开始来回摩擦。她颤颤巍巍地伸手抓住他的xx边,做贼般轻手轻脚地往下拉。

阴毛越来越浓了,乌黑茂密的,卷曲的弧度泛着光泽。她屏住呼吸,一口气将xx拉到了他的xxxx。

之前在厕所的时候,舅舅就是用这个撒x的吗?

她臊得小脸通红,按住怦怦乱跳的心脏,凑过去观察。它往下垂着,软软皱皱地缩成一团,颜色比他的大腿深了许多。底下的xx胀鼓鼓的,隐约可以看见两个圆润的形状。

她手足无措地捂住脸,不停地深呼吸。

俞渊,再做点儿什么吧。今晚发生的事,除了你自己,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如果错过这次,可能你这辈子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偷拍
她咬了咬牙,俯xx子把脸凑到他的性器前。先前在xx上嗅到的那股特殊的气味更浓烈了,混合着淡淡的腥膻味,一点儿也不难闻。

“舅舅…”她用鼻尖蹭他人鱼线旁边的阴毛,伸出舌头试探地x了一下那条软绵绵的性器。

啊啊!俞渊你真是个变态!居然偷偷x你舅舅的xx!

她心虚地抬头看了他一眼,见他还是毫无知觉地沉睡着,又低头飞快地x了一下他的xx。

没有味道。不甜也不咸。xx上的皮肤好像比xx的c糙一些,靠近腹部的地方毛发丛生。

她鼓起勇气又挪近了几公分,张开小嘴嘬住了那根xx的头部。

好软,比QQ糖还要绵弹的口感很快让她着了迷。原来这就是男人的生殖器吗?不但不吓人,还十分的乖巧可爱。

她把它吐了出来,好奇地用手轻抚它的表皮。那条东西的皮肤很细腻,棒身上一根杂毛也没有。她盯着它看了好一会儿,又把它一口含进嘴里。

那些三级片里好像都是这么演的,她不得章法地摇头晃脑了很久,嘴里的东西一点儿变化都没有。难道要更用力些吗?她困惑地想着,收紧嘴唇把那根xxxx来,然后又张开小嘴把它重新塞回去。

不知道重复了几次,那条软绵绵的东西终于慢慢变大了。

“唔…”她吃惊地看着手里那根还在不停生长的xx,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嘴里已经放不下了,半根都放不下。

她抬头看了看舅舅的脸,他还在毫无防备地熟睡着。

然而他xx的xx已经胀成一根c壮铁y的大棒子,贴着他结实的腹部,红彤彤的xx几乎碰到他的肚脐。

怎么…是怎么变得这么大的?她小心地用手指戳了戳那只面目全非的大鸟,连带着xx和xx一圈都是鲜艳的紫红色,棒身颜色深一些,薄薄的皮肤下青筋暴起。

看着舅舅那根嚣张的棒子,俞渊体内仿佛有阵阵又酥又痒的电流,都顺着血液往她的阴部去了,xx的地方xx噗地吐出了一口不知是姨妈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还好垫着夜用加长型。

她又低头看它,胀成这样,舅舅会不会痛啊?她咬了咬嘴唇,摸出口袋里的手机,颤颤巍巍地在搜索栏里打下关键字。

她划着屏幕仔细地翻看网页,过了好久才满脸通红地把手机塞回了裤兜里。

嗯…整颗xx都露在包皮外面,他应该不会痛的吧…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心地握住了舅舅的xx。好c…她单手都圈不住了。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想g什么,只是不甘心错过这次难得的机会,想多和他亲近亲近而已。

对着舅舅的生殖器又亲又摸了好一会儿,她开始发现舅舅xx上的马眼里沁出了一小滴透明的液体。她狐疑地凑过去,用舌头卷着尝了一下。

咸的。是xx吗?

她不知道。折腾了这么久,嘴巴和手臂都很酸,她也懒得再上网搜答案了。她举起舅舅的胳膊钻进他的怀里,侧着身子躺了下来。

舅舅的呼吸平稳,睡得不省人事。看着他的睡颜,不知为何她的心头竟升起一种怜爱。这样的他看起来平和而无害,不过他平x里严厉的样子她也喜欢。只要是舅舅,她都喜欢。

她轻轻起身拿过茶几上的手机,小心地打开摄像头对焦。

她的舅舅啊,怎么拍都好看。

对着他的脸按了几十下快门键,有好几张照片因为凑得太近失焦了。她满意地翻了翻,虽然摄影师不怎么样,但模特是顶级的呀。

不过…那根棒子怎么还没消下去?

她疑惑地看了会儿,拿着手机顺便给它也拍了几张。

“好了,”她y生生地把它按着塞回了裤裆里,又扣上他的衬衣和外裤,“睡吧。”

“睡吧,舅舅。”她俯xx,轻轻地在他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就像很久很久之前的小时候,他曾对她做过的那样,“做个好梦。”

早恋
周x早晨俞渊起床走出卧室的时候,舅舅已经把早餐做好了。

“舅舅,早上好。”他洗过澡了,换了身衣服,g净清爽得根本不像一个宿醉的人。两块厚实的x肌把薄薄的T恤都撑了起来,看得她一阵口g舌燥。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昨晚喝多了,没吓到你吧?”

“没,没有。”她连忙摇了摇头。想起昨晚看到的那根硕大的男性器官,她面红耳赤地都有些无法直视舅舅了。

“嗯。”还好他正靠在沙发里看新闻,没有注意她的表情,“先吃早饭,吃完了我送你回学校。”

“舅舅…”她斟酌了一下用词,还是说了出来,“以后少喝点,对身体不好。”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