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歧途》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缕缕

跑啊,你跑得掉吗?
强弱 – 1v1 – 高x

斯文禽兽毒枭攻x炸毛病退刑警受
脱离现实,爽就行

作者:缕缕

面包车

都疯了

小道上凉风阵阵,尤警官双手x兜,有些瑟缩。
这般凉意,在南方是感受不到的。尤警官趁着外出学习的机会,特意在北方的城市里走走看看。他那175的身高本来是够用的,走到北方,隐隐约约觉得自身的气势都被路人给压下。
想着,更冷了些。
作为警务人员,受伤在所难免,他更是半年前被人报复,伤了元气,本是不怕冷的,也没什么厚实衣服,现在就很受罪,只能穿着个灰色夹克,冻得不行。想着,跺了跺脚,打算找个超市买上一两件衣服。人到这个时候,不得不服软。
也许是寒冷以及身体的虚弱使人降低警惕,路过一辆面包车时,分秒之间,就被人拖进入面包车之内,毫无反抗能力。再一看,竟然是一个熟悉的人。
“驰卓?”
刚发出疑问,便被人反锁双手,压在座椅上,就感觉身后一个暖烘烘的热源靠近。那人在他耳边轻声道:“原来是你。”
“你g什么?”
“让我看看亲爱的尤硕杰尤警官,这次打算怎么玩命?”
“等等?!我在休假啊!你们想g什么?”尤警官拼命挣扎,心说哔了狗了,怎么回事?现在世道疯了吗?绑架刑警很好玩?
“休假?是吗?耳机在哪个耳朵呢。”驰卓并不理会身下人这无力的挣扎,不得不说,现在的尤警官可是瘦小了不少,以往那精壮的肌x已经消减,只剩下劲瘦的身形,连带着,人的气力也小了不少,想着真是一阵兴奋。一番挣扎,尤硕杰的脸被狠狠摁在座椅上,左手压在身后,右手铐在车座椅上,腰身还被人狠狠顶住,双腿一阵发麻。
“这边,有吗?”驰卓靠近右耳,轻轻往里吹了一口气,果然,尚未受过如此刺激的尤警官起了一身x皮疙瘩,拼命往一边躲藏,又被大手摁住。
“看不见呢。”低声呢喃着,驰卓微微咬着耳垂,偶尔探出舌尖,有一下没一下,x舐耳廓,啧啧水声和微妙的摩擦声传入耳膜,尤硕杰瞬间一脸涨红,“你g什么!我没带通讯器!我就是来旅游的!”
“看来这边没有。”驰卓故技重施,这次却更加c暴,咬着耳垂,偶尔向里呼气,激得尤硕杰一阵阵发抖。
“尤警官,你很香啊。”驰卓不满于此,就着这姿势,小口小口啃着,用胡茬刺了刺,又鼻尖抵着脖颈,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
“有完没完!”尤硕杰受不了这番x扰,暧昧的意味疯狂升起,脖子麻麻痒痒的,违和的舒爽刺激着xx。
“你冒充买家,害我损失了多少钱,嗯?”驰卓一手从后卡住修长的脖颈,微微用力,指腹还能感觉到动脉的跳动。
“我他妈就路过!”
“你觉得我会信吗?不跟你讲。”驰卓起身,从身后一把xx尤警官那陪伴多年的皮带,掏出无精打采的xx,“我要跟他讲。”
尤警官夹紧双腿,拼命扭转身体,奈何驰卓190的身高不是白长的,力气也大得吓人,他把人的双腿掰开,腰身用力往后一搂,裤子拖地上的尤警官,就这样坐在自己身上,连命根子还被握在手里。。
“再动我用力了啊。”驰卓不再牵制尤警官的左手,反而是探入衬衫内,摩挲着扁平的小腹。而那xx也被照顾着,上下滑动。
“别动!”尤警官刚挣扎,就感觉xx被猛的紧握,这痛苦实在是难以忍受,一下子就僵在位置上。
“你也别动。”驰卓蹭了蹭他的侧脸,“看着。”
尤警官可伶的右手还是被烤着,死死拉扯着,左手只能攥拳,咬着牙,闭眼别过头。就感觉一只温热而c糙的手覆盖在xx,微微用力,上下滑动着,指腹的茧子不时摩擦敏感尖端,带来一阵阵过电般的快感,xx不一会就背离主人的意志,充血站立起来,尖端逐渐膨起,从那层薄薄的皮中探出头。
这时,尤警官才觉得闭眼是个很糟糕的决定,看不到这大手的动作频率后,一切刺激都来自未知,不经意间的加快、微微施力,让人微微颤栗,而偶尔间对尖端马眼的触碰、扣剐更是致命,不一会,就感觉前端x漉漉的,热血不断涌向xx的同时,感觉脸颊也在逐渐发烫。

面包车2

骂骂咧咧

“x!快停下来!”尤警官再次挣扎,就怕再来一回,自己直接缴械,那是真的尴尬。
左手连忙捂住可怜的小鸟,就想翻身起来,结果后面一双大手卡住腰,抱着胯骨就往下摁,就感觉隔着另一层布料,另一个滚烫而坚y的东西抵住自己臀部,还因为自己的挣扎,那份凸起不断摩擦着后x,竟然格外让人脚软。
尤警官咬牙,此刻才知道自己的敏感点原来这么多。
“你自己来啊。”拖着低沉的嗓音,驰卓微微弯腰把人给牢牢限制在怀中,双手覆上身前那人兴奋的xx以及不知所措的左手,微微用力,搓揉起来。
“啊!”尤警官躬身,想逃离这罪恶的大手,可惜被手铐限制了动作,反而把自己的身前侧着展开,驰卓自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竟然一手抄起尤警官的大腿根,把右腿曲着盘在座椅上,尤警官重心不稳,左腿只能跪在过道,侧着,被迫打开前身。
“这个姿势有意思。”驰卓带着笑意评判,一边往后掰着尤警官的左肩,不让他往前趴,一边继续动手,这次手法可就c暴大胆不少,还不忘间或揉捏着大腿根的嫩x,
“啊……停、停下来!哈……”尤警官已经被代入这疯狂的节奏中,揉搓加快,续集的快意仿佛也在临界点,大腿根上每一次的揉捏,似是痛,但又麻痒中带着爽,让人脚软,让人情欲更旺,让人抓狂。
“来吧。”感觉到这人已经要跪不住了,驰卓适时贴上,微微顶了顶这后xx口,手部速度加快,不一会,尤警官又大骂了一声,就见一丝液体xs而出,飞溅在座椅之上,身下的人开始不住喘气。
“之前不是很喜欢掏出来比大小吗。”驰卓笑了笑,解开自己的皮带,把涨到要爆炸的紫红男根掏出来。
“你……”尤警官抬头看一眼,刚想反驳说你现在还小吗,可再一看这男根的尺度,都能赶上小孩手臂了,好吧,也就比自己大一点,长一点,c一点,而已。想着,忍不住咽口唾沫。
“先这样吧。”驰卓把人拉起来,让脚软的人儿坐正,尤警官连忙并拢双腿,正中驰卓下怀,将人侧着一掀,xx从后面顶入大腿根的缝隙。
“夹着。”驰卓微微眯眼,拍了拍这人瘦削的xx,“夹不紧,蹭到别的地方就别怪我。”
尤警官连忙收紧双腿,深怕这尺寸吓人的玩意抵着后x,就感觉火热的东西在大腿根内侧c暴摩擦着,对于尤警官来说,这除了产生浓浓的羞耻感,以及磨蹭后的疼痛外,并无快感。可对于驰卓来说,夹着xx的软x,丝滑,温热,而且力度竟然刚好合适,紧密包裹着自身,就如小嘴在啃食自己,而再往前,还能顶到下垂的两个x囊以及休息中的xx,发出轻微“啪啪”的声响。
爽是很爽,但s不出来。
驰卓龇牙,在最后时刻,把尤警官摆正,对着他的脸。上次一瞥,并未看个仔细,现在才发现,尤警官这五官还是长开了,高鼻梁高颧骨,带着些英气。此刻正紧紧闭着眼,眼角都给挤出一丝皱纹,头微微侧在一边,阴影投s下,人竟然有了丝温情。这么骄傲、挺拔的人,现在就在我的身下。
意识到这一点,驰卓的内心忍不住翻腾起奇怪的满足,用手上下撸动片刻后,浓稠的液体不偏不倚,s至那人的脸颊。
尤警官感觉脸上一凉,才睁眼,也不太想用手去动,就耸起肩膀,把那丝玩意给蹭掉。 目光游离,就是不想去看驰卓。
“尤警官,你的眼睛怎么了。”驰卓这才有机会盯着这人的眼,就见左眼瞳孔隐约有些灰白,带着些不自然,“这是什么新的设备吗?”说着,就凑到脸前,趁机还在尤警官的脸颊上x舐一口。
刚才的x扰都是在身后进行,远远没有贴脸来的更有冲击。尤警官脸通红,拼命往后缩,道:“义眼!行吧!我是真的瞎了狗眼了!”
“不许骂自己。”驰卓不管这人的挣扎,把人抱住,一下一下抚摸着他的后背,略带安慰道:“没事了啊。”
“你这样我就很有事!”尤警官人都气得发抖,想把人推开。
“睡一觉就没事了啊。”驰卓叹口气,说着,用下巴蹭了蹭尤警官的颈窝,“你知道我是卖什么的。你想自己睡,还是被我扎一针睡。虽然可能会拿错别的药剂。”
“别……别乱来啊。”尤警官警觉起来,就看着这人伸手拿出毛毯,把自己连带着手铐裹住,然后拿出一只注s器,也不知道针管里的液体是什么成分,看着就有些头皮发麻。
“我……我自己睡。”说着,尤警官闭眼,还模仿出鼾声。
“可是我觉得你睡不着。”说着,驰卓还是将液体注入尤警官体内,尤警官睁眼奋力挣扎,不一会,全身一松,往后一靠,睡着了。

宾馆1

你真的好好看啊

被打麻药后,尤警官觉得自己并不会做梦。可恢复意识后,周围的柔软让他短暂地陷入梦境。
梦里只是一个小小的回忆过场。
十几岁尚未发育驰卓,被他们堵在死胡同里,抿着嘴,带着些愠怒。比起抽条长个的大男孩们,驰卓显得格外娇小,加上他斯文的长相,白皙的脖颈,彬彬有礼的态度,倒是像极了个漂亮姑娘,总让躁动的男孩产生邪念。
就听见周围的人在问:“驰卓,你是不是男的啊?”
尤警官猛然睁眼,心说怎么就做梦了。长大的驰卓……算了算了,想想就憋屈。
可睁眼后,四周依旧一片漆黑,猛眨眼,感觉睫毛被什么东西压住了,鼻梁间极其温热,才发觉自己应该被带上了眼罩。
想动手去摘,微微一动,发现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以及,双腿也被反绑。腕和脚腕间竟然还有相互牵制的力量,应该是又条绳子串起反绑的手脚。而半边身子的触感也很微妙,柔软,稍有弹性,应该是躺在床上,不过,全身上下应该只剩下个xx。想着就卧槽一声。
“有人吗?”尤警官先是试探着问了一句。
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回应。
“有没有人?”
依旧安静。但这安静并没带来什么安全感,反而漆黑的视野让人格外毛骨悚然,连剩下的床铺都带着有些阴森。
尤警官又骂了几句,微微扭动手脚,就感觉绳子在挣扎下缓缓牵动,紧勒皮肤。要命的是,不知道哪条欠揍的绳子,竟然隔着xx摩擦着xx。能感觉到两股绳子交叉,环着大腿根, 勒进股缝,
这一下,尤警官只能绷紧身子,一动不动,缓了一会,头往肩膀靠,想蹭掉眼罩。可手又被扯着向下,肩膀下沉,一提起肩膀,股缝处的摩擦感又一次剧烈起来。何况还有xx这一帮凶在。绳子的压迫下,布料大面积摩擦皮肤不说,就连耻毛也被压着,被迫摩擦着、刺着娇嫩的嫩x。
这一次,尤警官决定把眼罩蹭下来再说,头经历往右肩靠,同时肩膀也尽力耸起,加上床铺的挤压,相互摩擦着。可惜眼罩绑的紧,蹭了好一会,才微微一松,勉强露出个右眼。
停下动作,尤警官才感觉不太妙。xx已经在刺激下充血,更羞耻的是,摩擦的突然停止,刚才那微妙的快感已经消失不见,可下半身却在渴求这再一次的摩擦、继续累积的快感。而且,那毛毛刺刺的感觉,好像刚才驰卓用胡茬扎自己脖颈的感觉。虽然他没磨蹭过大腿根的嫩x,但莫名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想象着驰卓将头埋在自己的大腿根,双手掐着嫩x,而唇舌却微微摩挲着最为根部,也是最为柔软的地方……
“x!”尤警官骂了自己一声,这才发现,自己不自觉张开双腿,扯动绳索摩擦着xx,微微顶胯,在进行难以接受的幻想。
立即并拢双腿,斜着腰部用力,脑袋蹭着床铺,终于把眼罩给摘下。
微微适应了会灯光,就见自己确实躺在一张柔软大床上,用品布设像是个宾馆。
毛骨悚然的是,驰卓就在旁边坐着。他翘着二郎腿,很休闲地靠在椅背上,双眼盯着自己。
“我丢雷老母!”尤警官被吓得够呛,条件反s般骂出声。
“尤警官,你真的好好看啊。”驰卓微微抚掌。时光的雕琢总是如此不公,多年后,驰卓依旧像个斯斯文文的读书人,这一笑,脸庞还多了些阳光的味道,真是讽刺。
“你到底想g什么?!”尤警官收拢双腿,肩膀腰部齐齐用力,终于跪坐起来。
“好久不见尤警官了,想留点纪念。”说着,驰卓打开正对床铺的电视,投屏。这竟然是刚才的录像,就见宽松的大床上,一靠近小麦肤色的男人正躺在床上,鲜红细绳在他x前、腿间精密缠绕着。
不一会,不知是何等用意,那男人微微用头蹭着床铺,绳索晃动,能见胯间浅蓝的xx被扯动,褶皱不断变换着,逐渐,涨出个小包。男人好像完全不满足般,稍稍停顿后,眼罩歪斜,流露出一股媚意,仰面岔开双腿,露出稍稍被打x成深蓝的xx,可见里面的兄弟已经是多么饥渴。随即,手脚微微晃动,绳索再次规律地收缩、扯动,男人微微扬起下巴,同时细腰抬起,弧度微妙……
怎么看,都是个如同发情般、在勾引别人的小妖精。
“我……我x啊!你删掉!”尤警官脸色红了又白,气急败坏想扑过去,但忘了被束缚的手脚,一下扑倒在床上。

宾馆2

叫声不错

“很好看啊,我能忍到现在,是不是该感谢我?”驰卓又一次点了个视频,这次是两成年男性纠缠在一起的视频,污言碎语顿时充斥整个房间,“你先告诉我,卧底是谁。”
“我他妈知道个屁的卧底!我连你他妈g什么的都不知道!”尤警官怒气冲冲。
“说谎不好,说脏话也不好。”驰卓摇头,“没事,今晚时间很长,能玩的东西也很多。我想尤警官会很享受的。如果受不了了,就把知道的都告诉我。当然,我想你是舍不得停下来的。这样吧,先告诉我,待会我就温柔一点,稍稍照顾一下你的感受。”
“我就不知道什么卧底!我一个经侦的怎么知道你们的事?!我都要退职了还跑什么一线!”尤警官挪动身子,拼命往后缩。说实话,要是来几个壮汉,对自己拳打脚踢,还不会这么惊骇,可这个驰卓,看起来手段完全在别的方面,而且,他总是能莫名唤起自己的欲望……
“是吗?快退职啦?这可是个好消息呢。”驰卓把人翻过来,褪下他的xx,就见xx勃然弹出,“玩蜡烛吗?”
“什么什么蜡烛?!不要!你你你,别过来!!放不进去的!!”尤警官先是莫名其妙,就见驰卓拿起一根小臂c细的红色蜡烛,在自己xx比划着,像是想推进去。
“哦?放不进去?我还真没想过,你想的话我可以试一下。”驰卓掏出打火机,点燃灯芯,就见蜡烛表面很快融化,红色的液体随着倾倒,猝不及防,滴落在尤警官小腹。就见小腹一阵收缩,腹间肌x隐约凸显着。
“啊!你这是g什么?!”尤警官睁大双眼,蜡滴其实并不烫,只是稍微比皮肤温度高而已,可还是有些一瞬间的刺痛、酥麻,其本身还是有些粘稠,不一会凝固在皮肤表面,有些不适,忍不住扭动身子。
“你看看,很漂亮。”驰卓说着,也跪坐在床边。
不由自主的,被这句话吸引过去,尤警官看着燃烧的蜡烛。就见鲜红的烛泪缓缓蓄积,而驰卓却微微侧倾蜡烛,将蜡烛悬在他x前,晶莹的蜡滴摇摇欲坠,就要滴落,尤警官就感觉脊背发凉,一阵紧张,明知这应该不会特别痛,但却不知何时滴落在x前,悬着的心一直放不下,慌张的不行,忍不住拼命扭动身躯往后缩。
可惜绳子的捆绑太过艺术,这一扭动,非但没挪多远,反而xx又受到致命的摩擦。
嗒。
蜡滴抵在xx一侧。xx其实比较敏感,这一下,刺痛感增大,酥麻沿着x廓往脑门直冲。
啊,终于滴下来了。
尤警官忍不住松口气,心里的石头落地般,竟然有些释然,仿佛从心底产生了些许愉悦,小口喘气,x廓微微起伏着,却见驰卓使坏,突然更加倾斜蜡烛,蜡滴很快就滴落,砸在锁骨。
这刺激太过突然,毫无准备,尤警官放松的喉舌中,微微释放一声呜咽,随即才意识到自己的流露,连忙咬紧牙关。
“嗯,喜欢就好。喜欢就叫出来吧,好听一些。”驰卓笑了笑,又晃悠着蜡烛。
尤警官想着眼不见心不烦,头一扭,不做反应。隐约能察觉,蜡滴从x口逐渐蔓延,小腹,大腿根,再到,xx边缘。
拼命咬住牙关,但这刺激过于撩人,尤警官微微发出哼声,不住扭动,像是讨饶,又像是挑逗。
终于,感觉到一丝炽热在xx尖端徘徊时,他忍不住回头,就见火焰离尖端太近太近了。
“拿开!”带着鼻音,尤警官再次挣扎往后。
“你猜猜,什么时候滴下来。”无论怎么扭动,蜡烛始终悬在xx顶端,微微倾斜着,就见蜡滴还在不断蓄积着。
“不猜!你他妈做这个g什么!”尤警官快崩溃了。
“不是让你这样叫。”驰卓叹口气,端平蜡烛,调高电视音量,就听见两交缠的c喘中,还间或娇嗔,低沉但韵味十足的哼哼,“学着点。”
说着,又是倾倒,蜡滴源源不断,滴落在尖端附近。
“啊!”急促的一声惊呼,尤警官忘记了挣扎。蜡滴间的温度略高,先是刺痛,接着,温热包裹着尖端,细细吸附那层包皮。麻痒,c糙。
“这声就不错。”驰卓竟然笑了起来,放下蜡烛,开始上下撸动着不断分泌透明xx的xx,“值得奖励。”
“唔!不要了不要了!s不出来的!”尤警官连忙躲闪,可惜用处不大。
“一天只能一次吗。”驰卓终于贴近尤警官,轻啄嘴角,“后面行了,前面就行。”

宾馆3

小野猫

尤警官怒目而视:“行个屁!”头使劲往前一磕,撞向驰卓。这一下过于用力,反倒尤警官自己也有些眼冒金星,好不容易摆脱眩晕使,就见驰卓还是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不似之前阳光的笑容,双眼微微眯起,嘴角上扬,很是邪性。
“尤警官的体力还算可以,看来我要重新评估一下了。”驰卓在宾馆的书桌翻找片刻,拿出个疑似保温杯的东西过来,当然,作为男人,尤警官一眼就认出这个东西。
“这东西认识吧?尤警官也不是什么纯洁的人,不过应该没玩过这种类型的,能加热,有毛,还会x。”一本正经介绍着玩法,驰卓看着,还笑了一下,“还有波多野结衣的语音,不过我并不想开。”
“你又想g什么?”尤警官有些泄气,语调中都带着些无奈,今晚,自己是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先让你舒服一下。尤警官现在的状态,让我不是很满意。”驰卓又恢复那阳光爽朗的露齿笑,伸手握住颤抖的xx,指甲扣弄,将凝结的蜡膜揭下,这一下,就感觉有些东西从尖端分离,稍稍一痒;又感觉xx先是抽离,又再次滴落回尖端,微凉,惊得这可怜的xx又吐出透明xx。
“你!”尤警官瞪眼,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这兴奋的xx,一下子就被难以言喻的柔软裹住。柔软中,感觉又有小舌在刮擦xx边缘,随着xx被整根没入时,马眼尖端也受到轻微的刺激,像是触碰到柔软的边缘,被一个个小颗粒给膈应着。
作为多年来从未开过荤的尤警官,这一下,热血翻涌,脸颊潮红,下意识顶胯,想获得更进一步的刺激。
“舒服吗?据说是紧密款的,那我先开咯。”驰卓松手,飞机杯已经牢牢x在xx上,掏出个遥控器,首先开启加热,以及最低的一个频率。
尤警官咬牙,免得自己被舒服地喊出声,就感觉包裹在xx的柔软通道逐渐升温,温热之感十足,而同时,自身的体液,也给了足够的润滑。
突然间,xx四周的x舌开始转动、收紧,似是灵巧雀舌,卷着xxx舐,偶尔略调皮。贝齿啃咬;同时,杯体竟然上下撸动起来,尖端一下一下被那微微坚y的x芽定弄,像是舌尖微微刺着马眼,又像是喉舌在拼命吮吸,要把自己所剩不多的xx给吮吸出来,真是别一般的快感。
“嗯……”细碎的呻吟漏出,尤警官又一次扭动,想侧身,把这该死的东西蹭出去,驰卓早有预料,也上了床,从尤警官身后把人捞起,让尤警官背靠在自己x膛,仰面朝天,同时手还不闲着,在尤警官x前微微揉捏,又用指甲稍稍剐弄停留在皮肤上的蜡滴。
“停、停下!”尤警官呼吸开始急促,眼神涣散,脖颈间都染上绯红,腹部一阵一阵收缩着,像是要攀上顶点。
“尤警官别着急。”驰卓轻咬着耳廓,温热,刺疼。
就感觉身下的东西突然一顿,竟然是暂停了。
“啊……”尤警官微微喘息着,戛然而止的玩弄,使快感无法继续攀登,停留在一份愉快,但又有些不太满足的地步。
“我换个问法吧,谁让你来接头的?”说着,驰卓那温热大手还在x口摩挲着,一手甚至在xx,微微捏动两只下垂的蛋蛋。
“我……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哈、啊!我真的就是路过啊!!”身下的东西突然卖力吮吸、撸动,尤警官神经突然被绷紧。这一瞬间,心中却是明白,驰卓就是有心玩弄自己,并不太在意什么卧底买家。
节奏、频率都被这器械掌控着,一下一下冲击着神经,时间仿佛被拉长,电视上的背景音不知为何也浪了起来,男人的闷哼、呻吟不断冲刺这尤警官的神经。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