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男人》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男主大人

吸男人by男主大人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x / 正剧 / 高x / 高x
应峙是xx人,而且有强烈的xx控,但是大学毕业前,没有一个符合他标准的,憋着憋着就变态了。
np,攻至少有4个,全都是xx,可以把应峙x得很好看。

有双根,大量灌精场景!
越往后越变态。

吸男人人物登场
应峙终于解放了,大学毕业后,就想着找个xx攻xx,但软件上看的全都不符合他挑剔的标准,他有着很严重的xx控,没有30厘米的不看,不管你猛不猛。
但是私生活是一方面,表面上他还要找工作的,他的履历很漂亮,大学都被他憋下来了,发狠学习,就是为了进明源科技,不为别的,传言总裁有着非人般的xx,就算穿着宽松的裤子,也能高高凸起。
网上泄露了一张总裁照片,不知是真是假,那照片虽然拍的模糊,但那穿着浴袍的男人胯下隆起夸张的一坨,着实惊人。之后照片估计是被举报了,很快再看时候整个帖子全没了,不少人还没来得及存下来,纷纷求分享。
应峙见到就立即保存下来了,也不分享,每次欲望来临都是对着这张模糊的照片撸管。
现在他激动地很,虽然不确定会不会录取,从将简历投出去后就时不时等着回信,再看那照片,顿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再怎么激动也不会当天就给回复,明源科技是国内数一数二的顶级公司,除开总裁这层,也是不少人梦寐以求的高薪工作,每天不知道有多少简历投进去,但录取的人却很少,估计只有千分之一,答复一般都在一个星期后。等心情平复下来后,他就觉得自己好像比不过别人,头脑一热还只是单投了一家简历,兴奋了一段时间后就蔫下去了。
还是看看软件里有没有勾搭到xx老公来得实在。
应峙:有xx猛1吗?
网友1:看看x!
网友2:看看x!!
网友3:看看x!
网友1:你不对劲!
好吧,全是一群凑热闹的,是不是他的个人资料里要求太高了,毕竟30厘米不是大白菜,但是网上看看总有大xx图片,还是他的社交圈太小了?
唉,叹了口气,这时一条短信过来,应峙看了一下又失望地关闭手机。
“小峙啊,妈跟你说个事,就是你表哥过几天会到你那去住几天,在大城市里找工作,你帮着点,啊!”
他哪来的表哥?他自己还没找到工作呢!再加一个表哥,这样下去他只能去做x了赚房租了。
又叹了口气,自己家在乡下,偏僻穷困,他好不容易考上了好大学,但学费只能自己赚,毕业后终于解放,虽然履历漂亮,没有人脉,还是寸步难行。
这在学校中,应峙就深刻认识到了,现在还是等他来再说吧。
这次他实在是想见识一下传言中的巨x,总裁平时又见不到,成为员工说不定有机会,如果不成的话,也只能老老实实地找工作了。
不想了,手机却又响了。
“我帅不?”附图是一张穿着篮球服的高大男生,篮球服都撑得有些紧绷感,浑身x透,用一篮球遮住了胯下。
想必是刚训练完。
这个是他大学舍友,名叫雷绍,两人关系还不错,应峙不止一次意x过他健壮的x体,他知道那胯下也是天赋异禀,穿什么裤子都被撑得鼓鼓囊囊的。
但他是个直男,之前也有女朋友,不知现在怎么了。有几次在宿舍当着他的面撸管,电脑上放着a片,蜜色筋x大脚翘上了桌子,那xx青筋暴起,他两只手才勉强撸动,看得应峙失了神。
“怎么了!我大不大?”一边问还一边撸。
回过神来就是面对那巨大的xx,xx铺满了x身,甚至都能感受到热气,随着呼吸被吸进鼻子里去,让当时的应峙吓了一跳,忙逃走了。
回到现在。
应峙一方面馋他的x体,一方面又迈不过直男的坎,但这人老是发这些诱惑的照片,他也不是没有暗示过,都被他糊弄过去,应峙还在网上查过这种直男gay的行为的意思。
最佳答案就是:直男的小把戏罢了,戏多的婊子注定伤得比较深。
这像是情场高手的发言,一下子抓住了应峙的目光。
于是他面无表情地发了个:“帅死了!”
那边立即回了句:“可惜了,我还要训练,等比赛结束就能回来了,想哥么?”
他是靠体育特长才上得大学的,没毕业就去篮球队了,那领人的教练对他夸不绝口,连说天分极高,大块肌x却不影响速度,说不定能拿金牌的。
那老师被说得一x一x的,连忙同意了,而他也没什么意见,最后就决定提前一年,在大三时候走了。
应峙当时还担心被骗了,幸好那看起来不靠谱的人只是副教练,篮球队还是靠谱的,想必新人的训练应该被排的满满当当,不过这厮晚上还有力气和他聊天,依然神气活现。
两人这一年没断过联系,全是雷绍主动发过来的,这时居然白天偷拍发过来,也是越来越大胆了。他说的比赛应该是他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了,还要求他一定去看。

吸男人上门求x被鸽,被双根总裁酒后乱性
一个星期后,应峙还没收到明源科技答复,估计是没了。
虽然心里想过,但还是挺难受的。
不行,总裁实在是太遥远了一点都不靠谱,还不如自己出去爽一回靠谱,马上表哥要来,两个人在一间屋子里就没这么自由了。
说做就做,软件上挑了综合素质好的,约好时间,看到地点的时候,应峙有点惊讶,这个人还挺有钱,居然订这么好的酒店。
反正他说全包,自己只要享受就行了,约好晚上8点,应峙还是准备提前一小时出门,一路上表面是乖学生,实际上却是送上门求x的婊子,心里有点刺激,但他却不觉得羞耻,只觉得饥渴。
或许是因为他不一样的身体?
这片区域他其实没有来过,都是高消费地区,跟他不沾边,担心路不熟才想着提前来的。此时正是x金时间段,酒店门口停满了豪车,就他是做出租车来的,那门口保安看他的眼神都透露着鄙夷。
好吧,谁让我是免费的呢,问了房间号,这位向先生订的居然还是1314号,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8点还没到,应峙给前台看预定信息,就提前上楼去等了,转过身时那前台看他的眼神充满复杂和不确定,应峙也没看到。
又是一个被老板骗来的,这个月都已经是第三个了。
刷卡进门后,应峙惊叹了一声,果然不愧是富人酒店吗,这房间,这床,这浴室,应峙就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人,见到什么都要去摸一下。
转眼就到了8点,应峙洗完澡,躺在床上有些无聊,人怎么还没来啊,我不会被放鸽子了吧,上门求x还被放鸽子,我也太惨了吧。
到了快10点时候,还没等到人来,就想着还不如回去看电视打游戏呢,收拾下穿好衣服,准备走了,并在软件上把他拉黑。
亏他还激动得不行,两个小时后,什么欲望都没了,哼哼地沿着走廊下楼。
接着拐角一阵声响,不时听到“项先生”“项总”的喊声,心里一动,忙躲到侧旁卫生间里,仔细一听,声音随着众人越近越清晰,再看那“项先生”刷卡进了他出来的房间,顿时明白了,这就是约他的“向先生”吗。
众人将醉醺醺的项总送回房就散了,应峙走出来,心里一阵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也刷卡再次进房间里了。
那人大大咧咧地躺在床上,衣衫不整,迷迷糊糊地咕哝几声,长得是挺帅,比那模糊的照片上帅多了,身高看着有一米九了吧,肌x也挺结实,特别是那胯下,因他此时姿势,更是凸出好大一坨。
应峙看到那隆起的胯下,顿时移不开眼睛了,手指颤抖地摸着撑起的裤子,估计有些勃起了,热量透过薄薄的布料传到应峙的手指。
应峙那消散的欲望,看到这具诱人的身体,又熊熊燃烧了,扒开衣服,x肌饱满,八块腹肌整齐结实,比穿衣服时看起来肌x还要壮些,应峙不时看向那张昏睡的脸,见他没什么反应,才继续往他最期待的裤子扒去。
明明是互相约好的你情我愿,怎么应峙感觉他现在就像个饥渴的荡妇,在偷人呢?
不过在揭开拉链后,看到那惊人的一包后,他那点不自在立马就消失了。用手比划了下,卧槽!他遇到极品了,两只手都围不住,那黑色布料被撑得几乎要裂开,一股浓厚的雄性味道在拉链解开时猛地发散出来,熏得应峙也像是醉酒了般,迷迷糊糊的。
我去!他资料上没写有这么大啊,应峙正要拉开碍事的xx时,却被一只大手抓住手腕,那力道不轻不重,却让应峙没法动作,也挣脱不开。
应峙立即有些慌乱,看着那人逐渐清醒的双眼,和倒映在眼中自己尴尬的样子,不知怎么的,有种自惭形愧感。
项封脑子钝痛,思路还没转过来,把身上人当做了爬床的妓女,道:“滚!”说完就想起身离开,却忘了此时上身衣服半露,松松垮垮地搭在肩上,胯下裤子更是褪到膝盖,一动就狠狠跌在地毯上。
应峙对发生的这一幕有点想笑,但手腕上传来痛感,让他憋住了笑意,那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力气这么大,只一捏,手腕就青了一圈。
应峙看着他慢慢起身,呼吸却急促起来,只因那人现在只穿着一件xx,就算是黑色,他还是注意到上面被浸x了一块。
整间卧室里充满了雄xx望的味道。
接着灯光熄灭,应峙不清楚这人要g嘛,却立即被一股大力摔在床上,衣服猛地被撕开,扣子落在地毯上发出闷声。
黑暗里,应峙看不清那人表情,却听到越来越急促的喘息声向他靠近,男人独有的味道伴随着浓烈的酒味扑了他一脸,温暖濡x的嘴唇在他的脖颈上狠狠亲吻,应峙都被他啃得发疼,身体却不挣扎,更多的却是期待,第一次就是和这么优质的男人做,是他赚了。
一声“嘶啦”裂帛声,应峙清楚两人身上衣服都被扒光,那这声应该就是他xx发出来的,然而他的双手却是紧紧抱住应峙上身,没有触碰xx,竟是靠xx勃发力道将xx撑裂。应峙愈发兴奋,这么猛的男人!
项封只觉得身下人味道很好闻,从小到大因他的特殊体质,从没有感受到这么强烈的欲望,先前中的春药无异于是火上浇油。一时不管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先x再说。
身上人像野兽一般,发出低沉的吼声,不断啃着他的皮肤,那有力的手掌抓着他两只手箍住按在头顶上,双腿也被肌x勃发大腿圈住,应峙就像一条案板上的鱼,任由这头野兽啃食。
另一只手摸向应峙胯下,摸着他的小xx,不过几下就受不住吐出了xx,应峙都快崩溃了,男人的手指c糙有力,不同于他自己抚慰,轻易就被刺激地泄了出来。
男人发出一声轻笑。
应峙身体猛地僵住,那xxxx紧闭的x口被男人塞入一根手指,就连应峙xx时候也不曾碰过这里,这时忽然被xx手指,让他爽叫出声。
“啊!唔……别碰那里面!”应峙被刺激地声音细弱,一颤一颤地明显是爽得不行了,却还是坚持道,他不知道这处爽了之后会变成什么样,肯定会越来越饥渴,失去理智。
这个烂x居然还是个xx人,正合他的意。
“哼!”男人冷哼一声,继续塞进两根手指,x深处分泌了xx浸x了男人手掌,滑腻地xx更深,软x包裹住手指,居然在一抽一抽的吮吸,真是个x荡的婊子。
手指在碰到深处一层膜之后xx了手指。
竟然还是个处,第一次出来卖的?就这么会吸。项封嫌弃复杂的心情顿时好受了许多,等不及让这软x吸他的xx了。
应峙被填满的xx瞬间空虚,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滚烫的巨大xx抵住了x口,烫的x口嫩x都微微收缩。
那细小的缝隙根本不可能吞下巨大的xx,应峙瑟缩xx躯,却被死死按住,xx沾着滑腻的xx,慢慢地向xx挺进。
“唔,疼!啊啊啊!”应峙身体像是被撕裂了,却逃不掉,那巨大的x身还在不停地深入,黑暗里看不清楚,但只凭感觉,xx瞬间被撑开,男人越来越c的x身慢慢xx,他感觉就像是被塞了一条c壮手臂进去。
“好烫……太c了……不要了……”他忍不住呻吟,像是要哭出来一般。
“呼!”男人显然是爽极,那小小的x口却和应峙意愿相反,贪心十足,弹性极佳地吞入c壮的xx,硕大的xx进去之后全是靠着xx自动收缩吞入xx,抵上了深处那层薄膜。
项封此时极力压抑想猛力冲撞的念头,嘴唇亲上应峙的唇,勾出他的舌头,彼此缠绕,胯下猛地xx,随着一声尖叫被男人唇压住,xx破开了膜,进入深处,占领了这块地方。
顿时项封感觉xx上被浇了某种液体,不同于xx,是这人处子血!想到这里,那y挺的xx更是大了一圈,发狠地摩擦着x上嫩x。
“不要……又大了!啊……”应峙的xx完全被塞满,那人xx像是烧红的铁块,一点变化都让他止不住尖叫。
应峙从来没有这么疼,书上说的都是爽得不行,他怎么就这么痛,“啊!你怎么还在x?”应峙依然感觉到xx在不断xx,这人到底有多长,感觉肚子要被贯穿了。
“放松点!让我xx去……卧槽!等会再吸!”项封从来没遇到这样的,看他样子应该是受不了的,可这xx像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碰到xx就迫不及待要吃进去。
直到xx抵上xx壁,应峙才感到男人壮硕的胯部贴上他的臀部,同时xx上还有一根c壮火热的东西挤在缝隙中,逐渐体会到爽快的应峙已失去思考能力了。
“xx……居然全吃进去了……”项封难得遇到这个处,比那些情场老手都x荡,他这么大的xx,根本没人能完全吃下去,真是天生的x货。
男人一开始冲撞速度就极快,那极长的xx每次近乎全根没入,公狗腰强壮有力,速度丝毫不见平缓。
“嘶!放松点!第一次出来卖么?连怎么伺候男人都不知道?”
应峙只能跟着节奏呻吟,他的xx已是张得最大了,但x在男人xx上,却还是紧得让项封嘶吼。
“我不是……出来……卖的!啊啊啊!”应峙断断续续回了一句,却又舒爽地尖叫出声,那叫声比荡妇还要x荡,若不是破了他的膜,项封肯定以为他是个烂xx货了。应峙xx不知是第几次x发xx了,已越来越淡了。
“哼,的确没见过活这么差的婊子,x!xx这么紧,能全吃进去!”项封松开应峙双手,将他的双腿圈到自己健硕腰上,带着应峙身体猛烈撞击。
“果然天生就是婊子,第一次x,x里水多得就漫出来了!”
“我不是……!唔!”
随着xx,水声大得两人都听得见,有些流出来“啪嗒啪嗒”滴在床单上。
应峙:“……唔!”
项封:“啧!”
项封xx被xx泡得舒服死了,那xx一直在狠狠吸他的x皮,青筋都鼓胀地凸起,xx深处更是有团软x在吸着xx,xx时候更是陷进马眼里去,勾引着他的精关愈发松动。
胀大的卵蛋拍打在应峙臀部,项封看得那臀x都被拍打激起了波浪,眼神发暗,抚上那肥硕的臀x,猛地巴掌糊上去,“啪”一声臀x就像是水面波纹一样散开。更是激起了项封欲望。
“啊!”应峙再也绷不住,xx居然x出了大量的xx浇灌在xx上,竟是潮x了,呻吟道:“快……s进来!我……要大xx……要xx!”应峙被项封长久的xx折磨地发疯,臀部被卵蛋狠狠拍打,xx却吃不到xx。
“xx想吃xx……老公!灌满……x老婆的x……”应峙学着项封c话,渴求着xx。
“x婊子还想当我老婆!你出来卖的顶多就是个xxx……”xx在听到“老公”时明显剧烈跳动了一下,差点就精关失守,嘴上却不依不饶地说着,胯下xx不受控制地狠狠碾压嫩x,使劲xx。
“啊……老公……老公……s我……”
x婊子居然还敢叫他老公,呼!爽!x!
项封的胯下xx速度陡然加快,双手紧紧抱着那肥硕的xx:“夹紧点!”
“嘶!x老婆!s给你,给我接好了!”项封大口喘气,xx顶到xx里前所未有的深度,剧烈抖动爆发出了大量xx。
应峙肚子被撑得胀大,xx源源不断地爆发,很快就不行了,“唔!老公!太多了!吃不下了!啊哇……!”
项封这时候怎么可能停止,s得爽得脚趾都收缩发麻了,xx更是紧紧贴在臀x上,不让xx流出来。
应峙xx很快就被灌满了,控制不住得大量xx从口中爆出,x在两人身上,项封健硕肌x上沾染了浓厚的xx,xx一块一块黏在肌x上居然没有滑落下去,可见十分粘稠更衬得肌x性感。
一股腥臊的味道布满了房间,项封不由得眉头皱起,打开大灯,就看到应峙那深呼吸着迷的样子,嘴角xx被他x舐回去,然后又流出来。
这x货!
房间里一片x乱,床上x的一塌糊涂,整个房间地毯,窗帘,桌子上到处都洒落着xx。
xxxx,却不见丝毫xx,甩出一团xx,xx还在一股一股xs,在床上又积了一摊,项封掏出青筋爆出的另一根抵住大开的xx。
他天生双根,每根都是硕大无比,平常轻易不会勃起,一旦勃起后,那可怕的欲望不狠狠发泄出来是不会软下来的。
被xx一次的xx轻易就容纳了第二根,可这根相比第一根更是c壮,还有一部分露出来x不进去。
“xx……让我进去!嘶……”
“你……又来了!啊啊……我要被g死了……”应峙被男人狠狠往深处顶,还没从欲望中缓过来的xx再次发麻地搅紧xx,只不过有些无力,松松地搭在上面。
应峙爽得魂都飞了,男人这次顶得更深,他觉得自己要爽死在这xx上了,xx还在被这男人疯狂xx。
“不要了……我……!你!”应峙纵使xxx荡,也被这xx磨得浑身酸软,此时睁开迷茫的眼睛看到微微鼓起的肚子上搭着依然坚挺的xx,x身狰狞恐怖,黝黑发亮,带着血丝,布满xx,xx还在慢慢地吐出xx,那现在x着的是什么?
应峙被勾起了好奇心,无力的身躯竟是一个仰卧起坐,坐起来了,看着两人相连地方。
项封也不阻挡,大方xxxx,两根上下排列,硕大无比,xx的还要更长一些,邪笑说:“看够了吗?待会儿就两根都xx你x里!”
这人竟是有两根xx,看那样子足有35厘米,xx的长一些,应该有38厘米了,应峙被惊讶得不知作什么反应,但不容他多想,那xx又是快速xx,抵着软塌塌的嫩x发狠xg。
“不行!嗯!我没力气……!”应峙被男人猛地一撞,又倒在床上,浑身上下只有眼球还能动,也终于能好好观察男人了。
真是极品啊!肌x饱满,腰腹精瘦有力,公狗腰一下一下撞击,每次都让他感觉顶得更深,那力道强劲,他的臀部被撞得通红,却已感觉不到疼痛,产生一种发麻的爽快感,每一下都让他浑身颤栗。
肌x上xx被他随意一抹,在灯光下油光发亮,胯下连着周围一片粘稠,甚至产生了泡沫,糊在卷毛上。
对于一个xx控来说,肌xxx是大于脸的,所以这会儿他才注意到脸,果然这种极品脸也不会差到哪去,眉锋刚毅,眼神像是野兽,鼻梁高挺,嘴巴也很柔软,还有一股淡淡的好闻的味道。
“发什么呆!?x!xx居然走神,看我不x死你!”项封注意到身下人眼神火热,但却没什么反应,不由得生气吼道。
“老公……x死我……把我x死……啊!我要怀上你的孩子……!”应峙全身被顶的一颤一颤的,主动抱住那人脖颈,身体贴的更紧,滑腻的xx被摩擦出泡沫,复又被男人猛地冲撞压碎。
“g!xx还乱叫老公,还想怀上我的种!”项封被这不知廉耻的x货刺激得发疯,“你个烂货,把你xx烂,看你还敢不敢发x了!”
“把我x烂……我就是你的xx!”应峙把能想到的x话全都说了出来,果不其然,男人听到后速度又加快了一个档次,应峙身体颤抖地话都说不出来,xx里那种发麻感觉更加严重了,再也夹不紧快速xx的xx了,xx边上软x都蔫在一旁,整个xx被x得通红。
“xx!这么快就松了,烂x连当xx都不配!”男人恶声恶气,放肆辱骂身下荡妇。
应峙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却下意识地夹紧男人xx,讨好道:“我是你的xx,烂x没松……”说着用着剩下的一点力气,xx搅紧了下却很快撑不住又松开了。
“哼!”男人看身下人再也撑不住,发起最后的进攻,深处s进去的xx被捅开,xx被清出了一点地方,xx死死抵住软x,再次猛力激s,瞧着这人肚子再次胀大,接着嘴角xxxx,浑身上下都是他的味道,才满足地xxxx。
“嘶!”那股酸麻的感觉还在一抽一抽的鼓动,刺激着xx不断s出,xx离开xx却还在不停s精,在冲澡时候浴缸底部都被糊了满满一层,过后才逐渐停息下来,然后这些大量xx被项封一股脑全部冲走。

吸男人腿间抚慰,s满浴缸
奋战了近乎一晚,项封却不见一丝疲累,反而精神奕奕,长久憋存的欲望被发泄,现只觉浑身舒畅。
项封收拾好自身,衣服是不能再穿了,只能通知秘书送一件过来。
回头看床上这人,浑身上下全是他的xx,昨晚的爽快让他食髓知味,又和秘书补充道:“再送一件小两号的衣服过来。”
他自从成年后,就没有像昨晚那么爽过,过大的xx让他欲望强烈,每次和别人做的都不尽兴,一会儿就嚷嚷着不行了,甚至直接昏死过去,他还只用了一根而已,最后也只能忍着欲望,不随意找别人了。
之后他就不经常和别人xx了,这欲望憋了一年又一年,xx无时无刻不在勃起,每次穿裤子都要弄好久才不那么显眼,昨天难得痛快地发泄一回,能纾解他欲望的他就遇到这么一个,想着这x货是第一次出来卖的,不如把它包了。
项封有些认真地想着,不知有多少人想爬上他的床,只不过那些自认为熟练的x货连他一根都满足不了,现在给这个新人机会,他应该感激自己才是。
收拾衣服时注意到他手机响了,本不想偷看别人信息,但看他样子一时也不会醒了,不知心里现在什么心情,手机却已经拿在手里了。
只是瞥了一眼居然就看到了他的照片,还是他穿着浴袍的近乎裸照,虽然有点模糊,说不定是偷拍的,项封的心情不知不觉有些高兴,但一看到上面的聊天信息,就立马沉下脸,各种发x的信息不堪入目,点开一看,就是求x信息,顿时觉得有点不对劲了。
点开对面信息是“向先生”,嗯?向先生?那个中年老男人,向洪?!
向洪是这酒店的老板,不过是个投机取巧的暴发户,项封露出一丝鄙夷,再看上面信息,18厘米,哼,xx那么小,还敢说自己是猛1。
聊天x期是昨天的,昨天向洪可是在他面前献殷勤,没工夫来满足这x货,自己是被当成“向先生”了?
醉酒的记忆恢复了些,好像迷迷糊糊地随意开了个门,就进去了,至于钥匙,所有房间的权限他都有,随便哪个门都能开。
看到他已被拉黑,心情不由好受许多。
秘书接到电话时,挺疑惑的,还要小两号的衣服做什么,就算过夜了,也没说要女式衣服啊。
到得门口时,敲门,见总裁只穿着浴袍,大片肌x裸露,x肌上红红的印子毫不掩饰,房门大开,清楚地看到里面一片狼藉,一股腥臊味扑面而来。
秘书表面依旧淡定,将衣服递出去,也不多问,帮总裁带上门,在外等候。
这可太刺激了,他这纯洁的人有点受不了。
项封看这人还在睡,身体躺在gy成块的精斑上,犹豫了下,心情不错地将人抱起,送到浴室冲澡。
项封抚摸着滑腻的肌肤,粘稠的xx被冲刷,身体不免地相互碰撞,他又有些勃起了,两根巨大的xx抵在那人腿跟,摩擦着柔软的xx。
应峙感觉身体像是废了,骨头都散了,这次冲动的性爱爽是爽了,但他觉得一个星期内,都会处于贤者时间了。
热水冲刷在皮肤上,让他舒服地睁开眼睛,背靠结实又有点弹性的肌x上,只是大腿被什么东西顶着分开,还很烫。
“醒了?”餍足又带点磁性的声音突然响起。
“呃……”昨晚的记忆全部涌现,放荡的言语,爽到上天的快感,这就是他梦寐以求的老攻!
这肌x充满弹性,胯下那非常人的xx高高挺起,一想到这xx给他的快感,xx就麻痒起来,在xx根部吐出xx。
“还挺浪,第一次么?”
“……是的。”看来他对我的印象是个荡妇了。
“打个商量,我包你一年,你只要伺候我就行了,钱不是问题,绝对比你正常接客赚得多。”
“!!!”
“伺候我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不要不识抬举!”男人见他不说话了,声音放低又道。
“我答应!”这xx可遇不可求,不能放过,先不管其他x住再说,但他也有私心。
“不过,这期间你不能x别人,只能x我!”
男人顿时轻笑一声,说:“可以,”反正除了这x货也没人能吞下去,又急着补充道,“那现在就开始吧!”
“啊……你别这么急,我给你口吧!”他的xx还没缓过来,再来一次怕是要烂了。
男人眼神发暗,在浴缸里不动作,手掌按压应峙的脑袋抵在胯部。
这次离xx如此近,比昨夜更加直观看见了这恐怖的xx,比他手臂都c,青筋缠绕,输精管又c又大,粘滑无比,上面的xx和雄性味道对应峙来说就是最猛烈的春药,眼神发直地伸出舌头吸x马眼,xx非常人c大,马眼自然也是大了不少,xx大量xx,全被应峙喝下去。
但应峙的小嘴却连xx都吃不进去,双手分别抚摸着一根xx,c壮的手掌都包不住,应峙更加急切的x舐,手嘴并用,想给这神一样的xx爽快,一路x到根部,头埋在浓密阴毛里面,嘴巴连阴毛都不放过,x进去,再慢慢拖出来,长长的阴毛有几根落下,黏在应峙脸上,更是显得x乱。
“呼!”项封一开始没指望有人能靠口,让他爽,但这小妖精像是专门克他一样,那么x,连他阴毛都不放过,就算没有xxx得爽,也让他兴奋地xx跳动,不时拍打在他脸上。
应峙脸上被xx吐出的xx沾染,想着光靠手嘴应付这极大的xx还是不够的,说不定最后还是要xx抚慰,为了xx能缓解下,应峙开始放声浪叫,刺激男人神经,更是整张脸在两根xx底下,吸x那膨胀的卵蛋。
“xx要大xx塞满……狠狠捅进xx!大驴x爸爸g死我……”嘴上说着x话,每说一句,就围着大xxx身x一圈,感受到青筋在说完x话后,又跳动的胀大,他的xx也开始流出xx。
“啊……大xx真臭,xx就喜欢闻!”男人情动时的体味格外浓烈,一般人绝对受不了,但应峙宛如瘾君子般在胯下味道来源处猛吸。
“x!”项封忍不住了,肌x鼓起,将x货一转,应峙又整个人陷在他怀里,腿间x着xx。
项封也知道xx还不能xx去,两根勃发的xx就在腿间磨蹭,x货大腿白花花的,一根毛都没有,还那么滑嫩,xx速度越来越快,xx外面嫩x被剧烈摩擦,双手力道极大箍住双腿,把应峙腿间缝隙当做xx一般,疯狂抽动。
“xx……你的腿这么滑……这么紧……”项封狂烈的xx,在一整晚过后仿佛没有发泄一般,这时力道强劲,白花花的双腿被xx得通红,巨大的卵蛋拍打的腿根,发出“啪啪”的羞耻声音。
应峙没想到男人这么猛,就躺着的姿势,腰部还这么有力,浴缸里的水都被快速的腰部抖动四溅,整个人在男人怀里被带着一上一下,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x老婆,怎么不说话了?给我叫出来!”男人在应峙耳旁嘶吼出声,声音震动地耳膜,脑子一片浆糊。
“x老婆……要给大xx爸爸生孩子……啊啊!太猛了…..”应峙放声浪叫,声音在封闭的浴室里回荡,刺激地男人深深一x。
“xx,用手摸…….”项封还是觉得不够尽兴,xx没有感觉。
应峙软绵绵的手指抚上xx,滑腻的xx差点都握不住,然后xx顶着手掌,开始更加快速地冲刺,每次都重重顶在应峙手掌上。
“啊啊……老公!xx要一辈子当你的xx……”应峙就算xx没被xx,只腿间被xxxx,xx却要xx了。
“啊啊啊啊……!”一声高亢的尖叫,应峙xxx出打量xx,浇灌在x身上,黝黑的xx油光发亮,更是狰狞恐怖。
“xx!”项封头一转,深深吻住这x货的唇,在里头灌满他的口水,x他咽下去,“接好了!”
两根xx同时跳动,大量xx宛如x泉般激s,打在应峙的手心,顿时就发麻了,手掌离开,没了阻挡的xxs得更高,全部洒在应峙身上,就这样缓了好久,xxs意渐缓,却还在不停地吐出xx。
浴缸里被xx填满,两人泡在xx,只有头露在外面,和高耸的两个巨大的xx。
时间已过去半天了,秘书仍然在外头等,他是为数不多见识到总裁非人般xx的,以前不少人都是他善后的,都被x得x口x翻,血流不止,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半条命,宛如瘫痪。
是以,等这么长时间也丝毫不奇怪,只是不知道长久不找人的总裁为何今天破戒,可想而知,憋了那么长时间,欲望会有多强烈,他已经做好准备待会儿善后时候,会见到一个宛如已死惨状的人了。
浴室雾气氤氲,两道模糊人影,互相依偎。
“你想来我公司上班?可以,我和人事部说一下把你的简历送到我办公室。”总裁舒服的搂着x老婆温存,现在应峙说什么他都会答应的,难得软下来的xx依然硕大,抵在应峙柔软的臀部,总裁享受了一下事后的爽快。
全然忘掉了之前不屑这人叫他老公。
“这么简单就行了?”应峙没想到这人就是那位明源科技的xx总裁,果然是xx总裁,比传闻的更加恐怖,怪不得现在还是单身。
他终于体会了总裁的霸气,一句话就行了,不知道多少人挣破脑袋的岗位,就因为他一句话一锤定音了,啊,爽快!
“还能有多难?你来我这上班,也好履行你的义务!”项封在应峙耳旁说道,闻着他身上的香甜气息。
应峙就想到了一张图:表面上正经,真正的任务其实是吸男人.jpg。

吸男人双根狂x,不穿xx,xx浇灌
应峙坐秘书车回家,一路上尽量忽视秘书那好奇的视线,待到家门前,就快速下车了。
那眼神就像什么都知道,应峙在恢复理智下,还是很害羞的,受不了那探究的视线,不顾xx酸软,匆忙进屋后关门,好像他出来求x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了一样。
而秘书在记住他的地址后,就开车返回了,想着居然能有承受总裁的人出现,还是这么小的青年,看总裁严肃对待的样子,想必是很在意,就不知道这人怎么想的了。
而应峙进门后忙奔厕所,坐在马桶上,对着镜子看自己的xx,通红通红的,麻痒感是少了点,但一碰还是很刺激,这一小会又流出了xx,xx都已经x了。
之前洗过一次了,所以这回没再流出xx,但肚子里还是饱的,xx和嘴里不知吞入了多少xx,一点都不饿,不知他会不会怀孕,情动时说的是一回事,其实他根本不确定这个器官功能全不全,爽倒是挺爽的。
穿好衣服躺着,摸着手机,手机屏幕那张模糊的照片被他换掉了,换成了总裁亲自拍给他的半张脸裸露身材照,肌x饱满,还有令人遐想的红痕,底部依稀看出鼓囊非常的部位,应峙对这张照片非常满意,也不知项封出于什么心理,答应了他这个要求。
对着照片看了许久,应峙才打开手机,软件上没有任何消息,但他的工作简历却受到了回复,这么快!点开一看,上面不是公式化的语言,更像是项封自己写的,前面一大串x话被他省略,直接看最底下,待遇这么好么?还有双休,果然走关系很爽,尤其是在自己身上,身体爽了,工作也有了。
最后工资一条,却写着包养工资和实际工资由他表现决定……
而项封那边需要尽快去处理累积的文件,一边签字,又一边盯着手机,他特意在邮件底下留了他的号码,社交号,那x货应该看到了会加他的,等着等着都快下班了,却始终没有消息回过来,总裁脸拉下来,处理速度却更快了,卡准时间下班,低气压地走了。
员工们则对x常阴沉的总裁见怪不怪,反之今天来时的那个样子才是见鬼了,春风满面,神清气爽的,现在又变成以往的样子,只是以前通常很晚才下班的,总裁不走,他们也不敢走,不管怎样,能准时下班,就是好事,总裁行为反常也没人敢背后说什么。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