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愫》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莞尔

锁愫(民国 x)
作者莞尔
內容簡介
嫁到少帅府三年,他从未碰过她一下。她穿着锦绣华服住在富丽堂皇的府邸,却活成了禹州城最大的笑话。

阳春三月,花明柳媚,他为周三小姐做寿闹得人尽皆知,满城风雨。

她笑容得体地看他搂着那女子纤细的腰肢走过朱阁雀楼,那女子容貌艳丽,眼尾妩媚多姿,满是轻佻不屑地自高处望着她。

她知道他们的婚姻只是徒有虚名,她只是他娶来摆在厅堂里的一个呆滞摆设。

她也早就坦然接受了命运的捉弄,一颗心早在奉家族之命嫁给他时就已麻木。

这时,她年少时爱过的情郎却留洋归来…

————我是不正经的分割线————

大家千万不要被文案骗了!其实故事不像文案中看到的那样,文案都是表面现象!( ^3^ )╱
等剧情再发展发展可能会出个男主版文案(^v^)?

食用指南:
剧情x? 姐弟恋
架的很空,请勿考据。

簡體版高x1V1年下虐心
0001 陡峭春
刚刚入了春的天儿还有些寒,空气里漂浮着些似有若无的冷气,尤其是方一起来身,那寒气透过红木窗子丝丝缕缕地透进来,让刚站起来的约愫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小姐怎么起身起的这么早,”丫鬟丹桂急急地走上前来,替约愫盖上一条羊毛勾花披肩,“姑爷也太过分了,大张旗鼓地给那周三小姐做寿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小姐前去,这不摆明了给小姐难堪吗?”

约愫垂着头没有说话,一截玉色的脖颈从墨绿色的软绸睡衣里流出,看的喋喋不休的丹桂都瞪了眼,喃喃自语道:“姑爷真是没有眼光,那周三有什么好的,不过是个发横财的暴发户的女儿!年纪小又任性,去什么瑶池皇宫当什么歌星,真是不害臊,有哪个大家闺秀去做这个!”

约愫慢慢抬起头,一双杏子眼依旧是温和如玉:“丹桂,你少说几句,现在时代不同了。”

“也就是小姐脾气好!”丹桂喋喋不休,“周三真是不害臊!难不成真想嫁给姑爷做小啊,她那样的身世却这样自甘堕落!真是不要脸!”

丹桂越说越起劲,约愫本来起得早被冷空气一吹就有些头疼,闻言抬手制止丹桂轻声细语地说:“那周三小姐年龄小,模样好,又会些新鲜的式样,少帅自然是欢喜她,这也没什么。”

“小姐年纪也不大啊,”丹桂自觉说错了话,讪讪道,“小姐才不过二十又三,正是花一般的年纪,怎么能跟那等子戏子比…”

约愫转过脸,看着西洋镜里单薄苍白的脸,拿起银梳一下下梳着自己的乌发:“周三小姐才十六岁呢。”

丹桂不敢再说话,拿起放在旁边的香粉盒递给约愫:“这香粉是福…是太太托人送来的,听说是扶玉堂的新品。”

约愫看着香粉盒上的女子面,正是去年红了的歌星杜秋水,女子烫着时下流行的卷发,嘴唇涂得艳红靡丽,笑得动人而妩媚。

约愫不知怎的心里有点堵得慌,将香粉盒正面朝下扣住,盖住了那张妖艳张扬的女人脸。

约愫是前年嫁给赵宥琛的,那时候赵宥琛刚刚做了少帅,风光的紧,禹州有头有脸的人家都想将各家的名媛嫁给他,但他却娶了约愫。

约愫现在想来,依旧觉得那时候如同一场梦,她当初已经算得上待字闺中的老姑娘了,过了二十还没嫁人,渐渐各种各样的流言蜚语都有,她倒是不在意,可禹州的那些人家都开始讥笑她,说曾经的皇亲国戚,一家子故作清高的作态,曾经的格格,如今却成了没人要的老姑娘。

约愫的父亲是前清的睿亲王,约愫也是个名副其实的格格,约愫小时候一家人还住在京中,额娘也是满清贵族出身。

王府里雕栏玉砌,丹楹刻桷,端的是一派贵气,虽说约愫的阿玛不喜奢靡,即使如此,府里的一应器具用品也俱都是上乘品。
约愫的阿玛虽然是皇上的亲王兄,却镇x里只喜欢养鱼逗鸟,无心政事,额娘也是好脾气性子,对待下人一向宽容大度,睿亲王府在京中素有贤名。

只是这样的x子并没有过几年,在约愫很小的时候,清朝廷就渐渐落败,睿亲王府在后来也被洋人征用,睿亲王得了皇兄的示意举家搬来禹州,皇上在禹州赐下来一座不算大的府邸,勉强算作亲王府。
虽然听起来落魄,但到了风景如画的江南,好歹避开了京中的风风雨雨。

当时睿亲王还被禹州的人嘲弄说是落魄凤凰不如x,没几年,清王朝逐渐名存实亡,也不再有人将他们当作亲王府看待。还好当年约愫的父亲存下了不少家底,使得他们的x子过得也算是滋润。

只是,再也不能和以前的风光相比了。

0002 提亲
阿玛没什么经商生财的头脑,一大家子人又不能总坐吃老底,幸而约愫的额娘有几分才g,心里也不在乎那些陈规陋习的拘束,平x里跟着娘家一个后辈做做生意,好歹有着几分经济来源。他们一家子待人和气,又是前朝这么了不得的贵族,虽不少人嘴上讥讽,但对他们一家还是好奇的,来禹州久了睿亲王一家也交到了不少好友。

约愫十几岁时曾和交好谢家的谢向墨订了亲,两人打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但后来因为种种变故两家退了婚,谢向墨也去外国留了洋。
不知道是没人敢与睿亲王府结亲,还是因为上段姻缘无缘而终,一直没再有人来上门提亲。

直到,赵宥琛上门提亲。

“小姐,小姐!”

丹桂的声音将约愫从思绪中拽了出来,丹桂看着约愫面色苍白,心里实在担心她。约愫看着丹桂担忧的神情,将头发挽起来起身:“反正离晚宴还有许久,我要上街一趟,买些东西。”

“好啊好啊,”丹桂闻言高兴地拍手,“小姐难得愿意出去转转,奴婢这就陪小姐去。”

天气还是有些冷,约愫犹豫了一下,还是穿了粉底锦绣鸾鸟的袄裙,现在的女子出门大多都穿各种各样的旗袍洋装,尤其是在西洋文化时兴起来很快的禹州。

但约愫还是一直因循守旧地穿袄裙,她们背地里怎么讥笑她她也不想理会了,袄裙将约愫的身姿完完全全掩盖住了,大约是入了秋,约愫又瘦了些,单单薄薄地缩在袄裙里看起来若纸片人一样,阳光透进来将女子的脸照得微微透明,丹桂看自家小姐这般憔悴的样子在心里叹了口气,世人皆道锦绣良缘,觉得小姐攀了高枝,但她知道,小姐并不快乐。

赵宥琛虽说平常冷落着约愫,但吃穿用度倒是从不曾苛待了她,给她的零用钱也很多,只是约愫没怎么用过。今x去参加周三小姐的生辰宴,总不能穿的太素了些,不然赵宥琛到时候再怨她。

其实赵宥琛很少与她争吵,他们虽是夫妻,几天也不见得说上一句话,更遑论争吵了。

约愫带着丹桂来到一家服装店,约愫没逛过街,店里的店员都没见过她,见她穿着袄裙,盘着古朴的发型,一个打扮时髦的店员甚至从鼻孔里清楚地“哼”了一声。丹桂刚想找店员理论,就被约愫拦下了,约愫神情间依旧很平淡,上下打量着店里裁做的那些旗袍。

赵宥琛要娶她是她没想到的。

直到他来瑞亲王府提亲那x,约愫依旧是很沉着地在窗边坐着看书,窗外小小的杏xx飘进来落在书页上,遮挡住了书页上的字,约愫莹润的指尖将杏xx夹开,见被挡住的那两个字。

——姻缘。

她心里“咯噔”一下,丹桂从外面慌不迭路地跑进来,进来的时候甚至被门槛绊了一下。

小姑娘的声音带着浓浓掩盖不住的欣喜。

“小姐小姐,赵少帅来提亲,向您提亲!”

0003 美人酥
约愫错愕地转过头,见杏花雨落,她那x穿了一身藕粉色的袄裙,xx斜斜地被刮进她的衣袖里,在阳光下被照得分明。

她以为,他想要求娶的是她的妹妹芷瑶。

芷瑶比她生的好,年龄上也和赵宥琛更般配些。

那年赵宥琛才十七岁,她比赵宥琛,足足大了四岁。

“小姐真好看!”

丹桂在镜前拍着手,将约愫从回忆里拉回来,约愫看向镜中的女子,镜中的女子穿了一身墨绿色暗纹旗袍,那颜色衬得肌肤雪白,旗袍高高开叉,露出里面玉白笔直的腿,长袖下露出的皓腕雪白,上面x着的翡翠镯子更衬了这肤色。
约愫的身段不算是那种高到极致的,却胜在匀称均匀,虽说单薄了些,但前凸后翘,尤其是在这旗袍包裹之下,将她身姿曲线完美极致地勾勒了出来。

丹桂没读过书,不知道该怎么夸赞自家小姐,只知道一昧地说约愫好看,约愫盯着镜中的女子,似乎有些不认识自己了。原来,她也可以这样明艳妖娆,只是…

“算了吧,”约愫垂下眼,“这样是不是有些太过张扬了。”

“有什么张扬的!”丹桂急急阻拦,“小姐才是少帅的正牌夫人,g什么做顾忌那不要脸贱人!”

约愫刚想要丹桂小声点,就听得背后传来一道犹疑的好听男音。

“约愫?”

约愫身子一僵,慢慢转过头去,身后站着的男人二十多岁,身量高挑笔直,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棕色条纹西装,俊朗分明的面容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那眼镜将男子的面容更衬得更添了几分儒雅。
只是那脸上现在全是惊愕,镜片后面的眼睛里轻轻颤抖着,连提着黑色皮包的手也跟着颤抖起来。

约愫却很淡然地对着男子得体大方地一笑,很平静地看着男子的眼睛说。

“好久不见了,谢二哥哥。”

华灯初上,禹州城的汽车都驶向了卢家花园,这卢家花园也是前朝一个名门望族留下来的古典府邸,后来被财大气c的周家给买下来了,今x在这里给周家三小姐周毓滢举办生辰宴。

周家的生意做的很大,遍布天南地北,周毓滢又是周老爷最宠爱的小女儿,来捧场的人自然数不胜数,更别说这周毓滢和少帅关系非同小可,听说少帅对周毓滢比对自己正牌夫人都要宠,那夫人又是个没落的前朝格格,指不定哪天少帅就弃掉那夫人娶周毓滢了。

要说这少帅的身份也是传奇,少帅不是老赵司令的亲生儿子,老赵司令没有亲生儿子,只有一个体弱多病的宝贝女儿,打小千娇万宠着长大。前几年赵宥琛跟在赵司令手底下做事,众人皆以为赵宥琛就是赵司令的女婿了,哪知赵司令的女儿赵芮怡嫁给了赵宥琛的副官,赵宥琛依旧被赵司令当亲生儿子一样作为接班人培养。

这几年老赵司令的身体越发的不好,大大小小的事都是赵宥琛来做决定,赵宥琛虽然只得了一个少帅的称号,实际上已经是这南方六州的长官了。

当然赵宥琛也有自己的手段,他是x莽出身,行事狠厉,不留情面,当时甫一在赵司令手底下做事时就传出了恶名,人人都惧怕于他,也曾得罪过不少人。
众人皆言,他之所以娶那个其貌不扬的睿亲王府格格,就是为了示好那些老牌世家,娶个有满清血统身份尊贵的格格放家里摆着,也好平衡两方的关系。

但两人刚成婚就传言感情不和,没多久赵宥琛就带着周毓滢共游西湖。

0004 衣香鬓影
周毓滢是新时代的摩登名媛,模样身份处处强出那爱新觉罗.约愫,大家都说,那个老格格脱不了也是被抛弃的命运。

约愫自然知道这些人都怎么看她。

卢家花园离少帅府很远,她坐车坐的久了有点头晕脑胀,赵宥琛的副官程述安亲自来接她,彬彬有礼地对她弯下腰。

“少夫人,您来了。”

约愫强打起精神,点了点头,在丹桂的搀扶下下了车,她穿着今x试的那条墨绿色旗袍,外面罩着羊毛珍珠白披肩,颈项上戴着条珍珠项链,项链挂在掩得高高的领口外面,与那纯正的墨绿色相映着有种神秘的高贵感,那袭旗袍将她的身材勾勒的玲珑有致,丰腴绰约。

女子的面容掩映在小礼帽的黑色头纱后面,影影绰绰的瞥不全那纱后面的秀美风光,程述安还没见过约愫这个样子,眼前的女子往常都温柔和气到没有棱角的,而现在的她比往常多了几分雍容华贵,让程述安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她是个高贵的格格。

“有劳程副官。”

约愫的声音轻轻柔柔的,程述安朝她弯xx,不敢迟疑带着她走进楼房,楼里灯光通明,不少名媛绅士举着酒杯,灯光流转,衣香鬓影,约愫有一瞬间感觉有些迷惘,感觉这些浮华的东西一直离她很遥远。

她让丹桂将东西交给周家的管家后就打算离开,总归是面子上过得去就行,她也不想在这里影响赵宥琛和周毓滢浓情蜜意,她垂下头匆匆转身,却在瞬间被人从后面扣住了腰肢。

约愫急急挣脱,却被那只手从后面扣得更紧,低低的男音从背后带点醉意朦胧地响起。

“是我。”

约愫身子一僵,却没有再挣扎,身后那人弯下腰,柔软的唇带着微薄的热意落在她雪白的脖颈上。

“夫人,今x穿这么美。”

约愫浑身极度不适,她感觉全身上下起了一层x皮疙瘩,就在这时,她明显感觉到身后的人在她脖颈上轻轻x了一下。

约愫在条件反s之下重重将身后的人推开,她匆忙擦了一下脖颈就急急朝外走,皓腕被人牢牢握住,后面的人有些亲昵地靠了上来,弯xx低低在她耳边威胁:“不许走。”

不知是不是周围的环境过于嘈杂,约愫在那声音中竟然听出了一丝撒娇的意味,她强自镇定下来,转过身用手抬起男人压在她肩膀上的脑袋,抬头与他对视:“少帅。”

眼前的年轻男人面容白皙,眉眼如画,高挺的鼻梁宛若直入云霄的山峦,他的嘴唇带着些缱绻勾人的朱色,无论周围红酒华服多么迷人惹醉,都不及这一抹朱色来的凶猛。

这是一张完美至极的脸,比画报里万人追捧的影星都生得漂亮,若不是知晓他的身份,绝对想不到他就是那个恶名远扬,杀人不眨眼的赵宥琛。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