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望》by浪南花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内容简介
大家都说倪菲望不喜欢褚杭,
但其实她喜欢的。
一开始喜欢他的手指和喉结,后来喜欢他xx时紧抿的嘴角和发红的耳朵。

褚杭说倪菲望像一种叫做“满天星”的花——
她本是天上的星星,却突然落进他的怀里,愿意做他的怀中花。

骄纵x腹黑
老司机x大色x


Tag: 校园 甜文
没什么烧脑剧情,就写写帅哥美女怎么谈恋爱、xx。

1V1xG校園x甜文青梅竹馬

01.菲望 <菲望(1v1校园)(浪南花)|PO18臉紅心跳 01.菲望 下课铃响。倪菲望从书包里拿出镜子,脸对着窗外,就着阳光看了看自己的脸。她皱了一下眉毛,然后又从抽屉里掏出一支口红补妆。 倪菲望的脸小但是x,嘴唇也是,下唇丰满。 镜面唇釉,涂起来很亮很闪。 她熟练地抿了抿唇,用拨了拨自己的刘海,又对着镜子练了练表情,确定一切都完美后,她才起身。 虞昕然听到动静后转过身看她。 倪菲望正好被抓包,表情不自然。 虞昕然问她去哪。 倪菲望说:“找纪书沁。” 虞昕然挑了一下眉,问:“真的?” 倪菲望点头,可虞昕然一副不相信的表情。眼看着下课时间一点点消失,倪菲望没空再跟她周旋,直接抬腿离开。 离开的时候,她还隐约听到虞昕然在说“江彦周”这几个字,可是她的脚步却不像往前一样停住。 倪菲望的班级在二楼,纪书沁的班级在三楼。 倪菲望上楼后,轻车熟路地从一班后门进去,径直走到倒数第四排。 纪书沁正低着头摆弄她的mp3准备听音乐,一看见她来了,收了耳机,拉着手和她说话。 纪书沁抬头看她,盯了一会儿她的嘴巴,揶揄道:“你今天的口红真好看。” 倪菲望眨了眨眼睛,心里开心,又忍不住抿了一下唇,尝到了一点点甜味,大大方方地说:“我也觉得好看。” 纪书沁又说:“你的香水味也好好闻。” 倪菲望嗅了嗅自己说:“我没x香水。” “x香x香的。”纪书沁凑近闻。 倪菲望刚要跟纪书沁解释可能是她沐浴x的味道时,纪书沁就弯着眼睛问她:“你这一身都是为谁准备的?” 说完,纪书沁的眼神往靠窗那组最后一桌瞄过去—— 江彦周正趴着睡觉。 她的声音不小,附近的同学都能听到。 倪菲望想要否认,身后却突然传来椅子腿摩擦地板的声音,不大声但很刺耳。 是纪书沁后桌发出的声音。 纪书沁盯着从班级后门离开的那个颀长身影,奇怪地耸耸肩膀。 倪菲望也疑惑地看过去,只看到他的鞋后跟,白色的板鞋,鞋尾有黑色图案。 倪菲望忍不住问:“他去哪?” “上厕所吧。”纪书沁猜测道。 纪书沁还不肯放过她,抓着她调侃她跟江彦周之间的事。 倪菲望着急地否认反驳,可纪书沁跟虞昕然一样,怎么都不信她已经对江彦周死心了。她无奈极了,却也没办法让她们一下子相信她。她也能理解为什么她们这样,毕竟之前的两年她都在死缠烂打般地追求他。 虞昕然劝了她两年,她也追了两年。 虽然纪书沁是她最近才认识的,但是她的追求江彦周的事迹似乎已经在年段间传开了。 在大家的眼里,她,倪菲望,就是非常喜欢江彦周,即使江彦周对她并没有什么男女方面的意思。 “你不要再装了,你还喜欢他吧。” 倪菲望被说烦了,大小姐脾气猛地上来,她耸耸肩,撂了一句话:“随便你怎么说吧。” 纪书沁见她有点生气,不敢再多说,指了指她身后的空位置:“他去了这么久可能是因为被老师叫走了,你要不然先坐在他位置上?” 倪菲望愣了一下,快速地说:“不要!”因为刚才的不耐烦,这两个字的语气也连带了些许烦躁。 褚杭就是在这时候回来的。 他听到了纪书沁的提议,也听到了倪菲望的回答,和她语气中的嫌恶。 他的脚步顿了一下,之后还是悄无声息地在纪书沁的身后坐下。 纪书沁觉得尴尬没说话。 倪菲望也沉默。 她听到身后他收练习册的声音,还有水笔敲在木质课桌上的脆响声。 知道他可能误会了,倪菲望想要解释一下,可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便离开了。 她就应该什么都不说,一直都是这样。 从他们刚认识开始,她就是个骄纵蛮横的坏女孩,生气便冲他发脾气,见到他就摆出不喜欢的表情。他总是沉默地接纳,然后暗自消化,从来不会对她表露什么不满的情绪。 倪菲望也想过这是为什么,后来得出结论—— 他可能觉得她幼稚,一点都不想跟她斗。 倪菲望回去的时候,虞昕然兴致勃勃地转身问她:“怎么样?勾到男人没有?” 倪菲望丧气地趴在桌上说:“没有。” 没勾到男人。他没看她几眼就算了,甚至还闹了误会。 虞昕然啧啧了两声,“习惯了,但是你不会放弃的,都追了两年了,再接再厉,你一定会攻克下这一座大山。” 上课铃响起。 整节课倪菲望都在想,要怎么让褚杭注意到她,不要以前那种注意,要男生对女生之间的那种注意。 注意到她涂了好看的口红,注意到她穿了漂亮的裙子,注意到……她喜欢上他了。 她真的不喜欢江彦周了。 她喜欢褚杭。 - 纪书沁转头问褚杭:“你刚才去哪里了?” 褚杭转了转笔,说:“厕所。” “去那么久?”纪书沁怀疑。 褚杭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纪书沁也觉得自己问多了,讪讪地转过身。 褚杭上课的时候一直在走神。 他总是想起倪菲望,空气里还残留她的香气,是x香的,甜甜的。 没过一会儿,他又会记起她怒气冲冲的“不要”。 情绪被撕裂一般。 太阳x突突地跳着,他闭了闭眼睛。 她最近总是来他们班,他开心,但是也知道她是因为别人来的。 好看的口红,好闻的气息,都是为了别人准备的。 他只是恰好和江彦周一个班级,极其幸运地窥视到了,不属于他的东西。 他无声地念着她的名字。 菲望。 菲望,非妄,非要妄想。 02.我有伞 <菲望(1v1校园)(浪南花)|PO18臉紅心跳 02.我有伞 倪菲望回家的时候倪妈妈察觉出她心情低落,问她是不是考试考差了。 倪菲望说:“不是。” “心思多放点在读书上。”倪爸爸补充了一句。倪菲望平时成绩不上不下,冲不到上游也不至于到吊车尾,总是在中间徘徊,老师平时不怎么管。虽然他平时工作忙,但是身为一个父亲,他自然是希望自己的独生女能更加优秀一点。 “知道了。”倪菲望点头。 饭吃了一半,倪妈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姑姑周末要来。” 倪菲望的心漏了一拍,嚼了嚼嘴里的东西装作不经意地问:“姑姑和姑父最近关系怎么样?” “还行吧。”倪爸爸叹了口气,谈起这个不省心的妹妹,他便觉得苦恼。 倪妈妈:“跟褚绍柏还行,就是一直对他那个儿子有意见。要是我,白捡了这么个聪明儿子,开心还来不及呢,她都跟别人结婚了,怎么还是想不通。” 倪菲望扯了扯嘴角,“姑姑不是一直都不喜欢他吗。” “她总觉得褚杭对她态度一般,她就是想得太美,小孩儿十几岁的时候突然有了后妈,怎么可能把她当亲妈,没给她摆脸色就不错了,还希望人小孩儿给她腆着笑脸?”倪爸爸吐槽起自己的妹妹一点也不留情。 倪妈妈跟着点头表示同意。 倪菲望觉得自己的姑姑倪蓉和自己很像,喜欢上一个人后便一脑袋扎进去。倪蓉在几年前疯狂地追求丧妻后独自带着儿子的褚绍柏。但是倪蓉又跟倪菲望不一样,她成功追求到褚绍柏了,三年前如愿地和他结了婚。 倪菲望突然发现,整个家里只有她和她姑姑不喜欢褚杭。从小姑姑就在她耳边说褚杭不好,是个坏孩子,让倪菲望少跟他玩。她跟姑姑关系好,姑姑不让她跟褚杭玩,她就不玩,甚至从来不给他好脸色看。 她现在着实是后悔极了。 “你们很喜欢褚杭吗?”她问。 “虽然不是我们家的人,但是他聪明又有礼貌,对你姑姑也不错。挺好的这孩子,他不是跟你一个年段的吗?成绩很好吧?”倪爸爸问她。 换做是以前,倪菲望肯定会挑着眉不悦地说褚杭只会死读书,可现在,她只是咬着筷子,慢腾腾地点头,应和道:“嗯……他成绩很好。” - 倪菲望也觉得自己奇怪,明明上个月还觉得褚杭那张冷脸扫兴,现在却时不时回想起他的脸。当然,还是冷着的,可她就是喜欢。 现在的褚杭就像是有魔力一般疯狂地吸引着她。 眼睛、鼻子、嘴巴、微仰下巴时精致的下颔线……还有他的手指和喉结,倪菲望都喜欢。 睡前,倪菲望忍不住去回忆她喜欢上他的那一天—— 就在上礼拜周末,是雨天。 早上还阳光明媚的,到了下午突然雨就像泼下来一般下得很大。 她听说江彦周他们班在补课,想着他肯定没带伞,便自我感动地在大雨天去救她的白马王子,希望能让江彦周也跟着感动。 虽然是雨天,但她为了漂亮还是穿了裙子。 是打的去的学校,但她下了车走了两步,身上的裙子还是x了。 不敢到他们班级门口去打扰他,她在自己的班级里等他。教室里没人,门窗都敞开着通风,带着x意的风嗖嗖地往教室里刮,倪菲望觉得自己全身都冷了起来,尤其是沾了水的地方。 在她冻到快没知觉时,下课铃声响了,三楼响起喧哗的声音。 她跺了跺脚,将冷意都驱赶走,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后才准备上去找江彦周。爬楼梯的时候,她碰见褚杭了,她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看自己,眼神里带了些惊讶。 她当时并不是很在意他,甚至没跟他点头示意,装作不认识般地与他擦肩而过。 之后的事情她记得不是很清楚,或者是不想记住。 她只记得在她看见江彦周和祁雯倩笑着并肩走的时候,她的下意识反应是躲起来,而不是愤怒地朝他们俩走过去质疑。 她应该生气,应该愤怒,甚至指着江彦周的鼻子骂。可是她竟躲了起来,藏在三楼的女厕所里独自抹泪。 从小便一直伴着她的骄纵尊严在那一刻被碾成粉末,洒在江彦周的脚下,可他却一眼都不看。 她边哭便觉得自己可怜,又觉得江彦周可恨。 这么可恨的人,她为什么还这么执着呢? 哭了不知道多久,出来的时候天都黑了。 空气很x,雨势变小了,但还是往下飘着细又密的毛雨。 她站在走廊那里,对着天空发呆。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腿突然有些发麻,踉跄了一下,快要摔倒脸贴地的时候猛地被人从后面扯住。 她堪堪站直,回头看,发现竟然是褚杭。 褚杭很快就松开了抓着她的手,倪菲望往后退了一步,小腿肚贴在冰凉的瓷砖上,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她顶着红肿的眼睛,声音沙哑:“你怎么还在?” 褚杭说:“忘拿东西了。” 倪菲望想起现在的自己很是狼狈,烦躁地扭过头不想让褚杭看到自己的脸,她看远处的橙x色的路灯,“拿完了?” “嗯。” “那还不回去吗?”倪菲望问,她眯了眯眼睛,灯豆忽大忽小,世界也跟着虚晃奇幻了起来。 空气安静了一会儿,微乎其微的雨声似乎也消失了。这时,她听见褚杭说:“一起吧。” 她吓了一跳,转过头看他,瘪嘴:“我有伞,我自己可以走。” “我没伞。”褚杭这样说。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