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泽地》bycjq百度云txt小说全文阅读

沼泽地by:cjq
垃圾人恋爱指南

Original Novel – xL – 短篇 – 完结
xE – 第一人称 – 骨科

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的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
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毛姆《面纱》
重点:这是个没有三观,没有逻辑,没有思想的故事。

我的哥哥

初夜

  我哥还没醒。
  他躺在我身边,被子掖在了锁骨处,露出了红红紫紫的吻痕,手还紧紧的环在了我的腰间,头发乱糟糟的。但我觉得真是怎么看都赏心悦目,毕竟这是我的杰作。
  本来我怕他冷,就把被子掖到了下巴处。后来觉得这样对我哥醒来时,造成的视觉冲击力不够震撼,所以还是帮他往下拽了拽,这样他一醒就能明白发生了什么。
  希望他能记得昨天是他自己,把亲弟弟按在了床上。也希望我昨天演技发挥良好,拒绝和挣扎足够真实。
  其实我不太会哭,好在昨晚眼泪不用我装,那疼得我生理性泪水流个不停。
  我尝试着动了一下,后面有拉扯的疼痛。我确信一定是伤着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流了点血。
  前天特地给我哥换了白床单,如果流血的话,能看得真真切切。
  瞥了眼闹钟,我该闭眼等他醒了。再多看一眼我的艺术品吧。我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按照我的预想发展。我哥是我的命,我现在是在以命相博。
  闹钟响了,但我没动。我故意缩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
  眼睛闭着,我看不见周遭环境。但我知道我哥醒了。在闭眼的黑暗中,我听到了他坐起的声音,穿衣服的声音。
  在他看不到的角落里,我拽紧了被子。我害怕他就这样走了,虽说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不会把我留在这,但始终心慌害怕。
  我哥不是烂好人,但他舍不得我。这不是自信,是知己知彼。傅崇这人就这样,谁都知道防,谁都能算计,就是不知道提防点我。
  好在他回来了。我感受到了床的下陷,应该是傅崇坐在床边。鼻腔捕捉到了一点烟味,我想刚刚那段时间他是去阳台抽烟了。
  因为我讨厌烟味,所以他去阳台抽烟就成了老规矩。
  我猜他在想为什么那个小鸭子敢在自己的酒里下药,为什么又会变成自己的亲弟弟。
  可惜他不能再想下去了,因为我要打断他的思路了。
  我动了动,装作一副初醒的模样睁开了眼睛。我哥听到了动静,默默转头看向了我。
  窗帘被拉开了,天光大好。他逆着光,我不太看得清他的脸,只觉得他周身镀了层金光,闪闪夺目,让我这些下三滥的把戏在x光下被晾晒的彻彻底底。
  但无所谓。
  我哥看向我的脸没有任何表情,我捕捉不到他的情绪起伏。这让我十足心慌。我试探性地轻声喊道:“哥。”
  他叹了口气,站起了身。我猜他头脑中这场天人交战胜负还未分明,那就只能我来帮他了。
  他掀开我身上的被子,把我抱了起来。
  我扫了眼我身上的一片青紫,白色床单上些许血迹,还有星星点点的g涸xx,乐得差点没笑出声。
  xx是我的。至于我哥的xx,似乎现在还在不停的从我后面流出。我看不见,但只要我哥能看个清清楚楚就足够了。
  白床单上还有一些斑驳的粉色黏液,那是昨晚我哥从浴室顺手拿的沐浴露。
  本来他和那小鸭子要上床,润滑剂,避孕x自然不是没准备。
  不过那些东西全被我拿走了。
  我哥那傻x穷的时候都舍不得我饿一顿,我胃病发作比自己骨折还急。我没受过什么罪,因为傅崇几乎见不得我吃一点苦。
  可惜我现在这副惨样,被亲哥哥强暴得满身青紫,还被伤着了,连润滑剂都是随手拿的沐浴露,后面流着他的xx。我都不敢相信我哥的心情是何滋味。
  他抱着我慢慢向卫生间走去,浴缸里已经放好了一缸热水,我哥直接把我放在了热水里。
  水温刚刚好,但我的后面现在确实是非常敏感。热水抚过后x,刺激到了红肿的xx,疼得我皱紧了眉头,轻哼了两声。
  我哥总算对我说了今天早上的第一句话。他问:“疼吗?”
  我看着我大腿根部被他咬出的红印,那牙印深得好像要滴血一样,无言点了点头。
  他没说话,只是把手伸进了水里。以前我觉得,这手修长g净,手指骨节分明,真是得天独厚。但现在这手引着热水,慢慢伸进了我的后x里。
  除了疼痛不要装以外,剩下的惊恐害怕和委屈,全要靠我来现场飙戏,确实是项技术活。
  我不知道看着xx和淡淡血丝顺着自己的手指流出来,是怎样的视觉体验。但傅崇的眼色越来越暗,我身体里的那两根手指也越来越深入,越来越用力。
  我不停的喘气,这倒还真不是为了勾他,单纯是为了缓解疼痛。再说这能勾到傅崇的话,那我早该在十七岁那年就睡到了我哥。
  我十七岁那年没成。我跪在他床上,够着去亲他的时候,都没能成,反倒是被扇了两个耳光,嘴角裂了条口子,被扔回了自己的房间。
  那是我哥打我最狠的一次。我也没留在自己房间,那夜我和傻x一样就坐在他房间门口,一个人发呆。
  客厅的钟到三点十六的时候,房门打开了。我哥拿着碘酒和创口贴走了出来。
  看到坐在门口的我,他也没什么惊讶。只是蹲到地上,一边用棉签蘸着碘酒,慢慢给我擦拭伤口,一边轻轻吹气。
  我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没有鬼使神差,只是顺从心思地亲了下去。
  我只亲到他的嘴角,一触即分。我哥抬眼看我这副样子,冷声道:“傅宇,你知道你在g嘛吗?”
  “我在亲你。”
  “我是你哥,亲哥。”
  “你是我喜欢的人。”
  傅崇没再回答我,其实我挺希望他也能给我个告白,但他没有。他只是拽起我的头发,狠狠地覆在了我的唇上。
  比起我的蜻蜓点水,傅崇的吻是攻陷城池。我的牙关被他的舌尖撬开,我不知如何去回应,只是待在原地,任由他夺取我的每一寸领土。
  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吻,也只是一个吻,再没有然后。
  我忽而忘记了清洗后x的疼痛,又重新陷进了那个吻的回忆里。
  傅崇察觉到了我的失神,恶意的压了压我的前列腺处。我顿时呼吸加重了点,下意识地收紧了后x。
  我清晰地感觉到我身体里那两根手指的停顿。我抬眼看向有点笑意的我哥,他说道:“别咬我,还有你走神了,在想什么?”
  我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看着他的薄唇一开一合,暗自懊悔昨晚疼得忘了好好亲几下。
  我哥是真恶趣味。那两根手指早已不是清洗该有的力度,见我不答话,便又变本加厉地在前列腺处按压。
  “傅宇,回答问题。”
  我被他弄得前端又y了起来,偏又得不到照顾,后面的快感排山倒海而来,我只能无可奈何的喘息着。
  我知道我再不回复,傅崇的恶劣点子多的是。所以我拽起他的领子,一把拉近了我们的距离,直接吻了上去。
  他任由我撬开他的牙关,轻咬他的舌尖,最后在嘴角留了个牙印。
  “在想这个。”我x了x嘴唇,回味了一下刚刚那个带着烟味的吻,心满意足地回答道。
  他总算把那两根手指拿了出来,直接用浴巾把我裹了起来,说道:“回家。”

2

不会写标题,不会概括,太难为我了

  要不说我这点下三滥招数是得了我哥的真传,也就只有傅崇这种人可以g出在家里放灌肠工具的事,还能不被我发现。
  我寻思这傻x昨晚上得那么起劲,今天倒讲究了起来,真是有病。
  我哥可能是想我死,活活灌了700ml的溶液,再用肛塞堵了个严严实实。我看着自己的圆了一圈的肚子,感觉自己的肠子已经快要不堪重负。
  “傅崇,你他妈傻x,胀死我了。”我手里紧紧抓着他的袖子,骂骂咧咧地说道。
  “没事没事。”他摸着我的头发安慰道。
  我忍着这种快要坏掉的感觉,冷哼道:“你真是熟门熟路。”
  我哥的情史并不是一g二净,甚至可以称得上丰富。我们接吻的那天晚上,我晚自习胃疼,打他电话他也不接,就直接步行回家了。
  到家的时候,疼出了一身冷汗。我本以为他不在,但卧室的动静太大,我没法当个傻x。
  我冲上二楼,脚步声半点都没遮掩。卧室的门没关,我也直截了当地站在了门口,但是卧室里面春光大好,谁也没在意到我。
  我见过他带女人出去应酬,也看过他一个所谓的女朋友。但卧室里面那个坐在我哥身上,和他在单人沙发里翻云覆雨的明显是个男的。我觉得,与我差不多大,甚至长得也和我有点像。
  我最爱他的那双手,但现在一只手在那个人嘴里搅动着,另一只手揉捏着形状圆润的臀部。那男的xx上布满了牙印,两人正吻得难分难解。
  傅崇看着那个模样标致 ,唇红齿白的小男孩,一口一个小宇叫得真是情真意切。
  真恶心。恶心到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恶心到我只能茫然的站在原地。
  得亏那小男孩眼神比傅崇好了些,总算是看见我了。我估计我因为胃疼而白得有些恐怖的脸色吓到他了,他下意识地搂住了我哥的脖子,整个人像只鸵鸟一样。
  我哥皱着眉把他拉了起来,用浴巾围了一下自己下半身,让这小男孩自己穿衣服走了。
  其实傅崇眼光不错,那人眼泪欲落不落,委屈巴巴的表情,别说他了,我都快心疼了。
  我因为胃疼已经不太站得稳了,但为了涨点气势,我决定还是站着。那小男孩仓皇穿好衣服,路过我的身边时,我一把拽住了他。
  他脸上慌张更添几分,转头看向我哥,我哥也皱着眉头看着我们。
  我有点烦他们的眼神互动,问道:“你叫什么?”
  “赵明恩…”他结结巴巴地说着。
  我挥了挥手让他走,胃疼得说话都困难,但我需要去问问傅崇是在想什么。
  “你怎么回来了?”我哥先开口问道。
  “哥,他说他叫赵明恩。”我没理我哥的问题,只是固执说道,“那你为什么叫他小宇?”
  他没答话,只是看着我。
  “傅崇,你说你他妈在和谁xx呢?”我走过去抽了他一耳光。
  “和你没关系。”
  “你是不是想x我啊?”我看着他突然就笑开了,“那你找别人g嘛?你和我说不就行了吗,我保管敞开腿让你上啊。”
  傅崇皱着眉厉声道:“别胡言乱语了。”
  “就准你敢这么想,不准我说,你可真牛x啊傅崇。”我把他直接推到了床上,跨坐在他身上,伸手去抚摸他xx还未软的欲望。
  我能感受到,我一触碰到,那欲望便瞬间c大了一圈。正当我打算跪下去给他口的时候,一阵剧烈的胃疼袭来,我突然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我已没了那副勇气,跪在床上索吻已经是能做的极限了。
  灌肠液在我身体里横冲直撞,我哥在旁边看着,却没有半点动作。
  最后只能是我拽着他的袖子,抽抽噎噎地求他帮我。
  灌肠之后,我已没了一半体力。浑身散发着甜腻的玫瑰香。我平生最厌恶的花就是玫瑰,但我哥向来是我的无条件服从对象。
  他把我从卫生间里抱起,我躺在他怀里,对他说道:“傅崇,你得对我负责。”
  他点了点头。
  我服了傅崇这个矫情x,这辈子也没见过比他更烦的人。我被他搞得xx坚y,就差翻到他身上求他上的时候,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你是不是伤着了?”
  我没理他,缠着他身上,一心只想把他的嘴堵得严严实实。他无奈把我拉了下来,叹了口气道:“算了。”
  然后就一个人去了卫生间自我解决。我随手拿了件他的T恤x在了身上,一脚踹开了卫生间紧闭的门。
  其实后面确实挺疼的,腰也酸的厉害,但我就是觉得踹门比较符合如今意境。
  我哥衣服脱到一半,转头看向我:“别闹了。”
  “我还以为你要自己解决,结果是打算洗个冷水澡。”我倚靠在门框上说道。
  他也没打算理我,继续脱衣服。我走过去,猛地把他按到了大理石的水池台前。
  我没经验,但靠视频也能学个大概。傅崇常说我脑子不利索,我觉得他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我蹲xx,轻轻用手x弄了几下,那玩意便坚y得有些发烫。
  看着这实在没任何美感的xx,我抬头看了我哥一眼:“真难看。”而后便张口试着含了进去。
  我试探性地x了x嘴里的东西,又往里吞了一点。口水从嘴角不停的往下流,我很想向傅崇求个表扬,但呜呜咽咽了半天没说得上一句话。
  这c大的xx堵在我喉咙里,我几乎喘不上气。真不知道那些片子里是怎么灵活吞吐的,我光含着这玩意,就已经感觉下巴都要脱臼了,吞吐起来别说我这脸会不会抽筋,估计傅崇的东西能被我的牙给隔死。
  “用x的。”我哥看着我这副快要窒息的鬼样,总算是说了句话。
  我从善如流,尝试x了x嘴里的东西。舌尖扫过马眼时,我哥发出了一声轻哼。那声音低沉磁性,别提有多性感,我又拼命向里吞了一点。
  一不小心顶到了嗓子眼,我眼泪瞬间就冲了上来。我哥用手指擦了擦我眼角泛出的眼泪:“没关系的。”
  才不是,很有关系。我没有再不自量力地往里吞,而是单纯的去x口中的xx。
  我哥情动的模样太好看了。我几乎不忍心从他脸上移开我的眼睛。从小时候在单人床上一起睡觉再到而今我含着他的xx,我都永远可以被这张脸惊艳到,永远无法逃离。
  我不知道自己x了多久,只觉得口腔已经麻木了,但完全没有s精的迹象。我盯着我哥的脸,他似乎看懂了我的劳累。
  我哥忽而托住了我的后脑勺,猛地往我的口腔深处顶了进来,来回xx了十几下。他顺手拽住我的头发,把东西抽了出来,一阵热流直接s在了我的脸上。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很茫然。我哥没给我反应时间,他直接把我拉了起来,狠狠地咬了一口我的唇瓣。
  那是一个带着腥臊气味的吻。x乱之下,却又是至死方休的深情。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