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疯子》by殉屿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小疯子
瘸子配疯子
殉屿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完结
古代 – xE – 狗血 – 先婚后爱

大名鼎鼎的陆将军不良于行,被皇帝安排迎娶柳家小公子柳杯楫。谁知道这人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第一章 指婚

大名鼎鼎的陆将军秘密回京的时候,刚从前线呈上来的捷报还带着温热。虽说战争大捷,打的西边压境的突尔人主军溃散不已,但接下来还有许多事需要大将军处理。而大将军这时候便回了京,恐怕事情没那么简单。

果不其然,离京城还有几百里的时候,才有人朝宫中递消息。

陆七亭将军在大战中骁勇无比,和突尔太子赤身骑马厮杀,并拿下了对方的人头,但自身也受了重伤,为了继续用陆七亭的威名恐吓突尔,大将军受伤的消息谁也没传出去。

军医x夜不休地救了三天,y是没能彻底地把人从死门关拽回来。陆七亭在高烧中醒过一次,沙哑不成声地一直重复着,“我……我……想……回家……家……”

神威营马上请示京中,得到了准许归京的指示。一路颠簸跌宕,陆七亭y是在侍从不断提醒他“他们快到家”的话语里,y生生地活着捱到了回京。

人刚到京,又马不停蹄地偷偷送进宫里,由陛下专属御医诊治。

时过三月,神威营班师回朝。陆七亭才彻底醒转过来,但御医却非常为难地告知他。

“陆大人,微臣愚钝,怕是今后陆大人都得乘着四轮车出行了。”

陆七亭刚醒转没多久,四轮车他只在战场上见一些军师用过,反应了半天才明白。

御医这是告诉他,他陆七亭,不良于行了。

他陆七亭,有一条腿,彻底废了。

陆大将军,战无不胜。全大梁人都不知道陆七亭曾经九死一生,每个人都在口口相传陆大将军今x便要跟着大军归来,全京城的女儿都早早地簇拥在大道上,等着看那位少英雄的身影。

“爱卿啊,身子怎么样了啊?”皇帝听闻陆七亭醒了,赶忙赶来。

陆七亭见了皇帝,不敢耽搁,马上就要拖着废腿下床行礼。皇帝欣慰地上前扶住他,“爱卿免礼。”

“回陛下,除了久睡的虚弱,并无大碍……咳咳……”陆七亭说完,压抑不住地咳了两声。

“噢,无碍就好,无碍就好。”皇帝仿佛没听见他的咳嗽,一脸慈爱地继续说,“爱卿啊,今x神威营班师回朝,百姓从百里之外就开始迎军,都等着一睹大将风华。朕也觉得,有将军在,朕这江山就稳了,这黎民就安生了。”

“臣不敢,此次大捷全仰仗陛下在京中的圣明。”陆七亭眉目间看不出什么卑谦,反而有着滴水不漏的淡然,“臣明白了,臣这就前去和神威营会和。”

“辛苦爱卿了啊。”皇帝仿佛为陆七亭所感动,楷了把眼角的老泪,说,“还是爱卿明事理,百姓都等着他们的大将军呢。有大将军镇京,什么邪祟也不敢侵。”

陆七亭坐在马上,四周人声鼎沸,从街上、高楼上不断有鲜花和红绸砸来,每一个人都仿佛在神威营身上的铠甲上看到了敌人溃散的刀光剑影,杀敌成名的热血在他们心中翻滚沸腾。

陆七亭坐在马上,前面有人牵着他的马匹慢慢走,就是为了不良于行的陆七亭特意安排的。陆七亭带茧的手摸摸身下的那匹黑马,终不是熟悉的触感。他的宝马x蚀,被留在了西疆,可能已经在别的良将手中了。身下的这匹马,温顺的不像战马种,连在这种场面也都良顺地垂着头,一步一步地认真踏着自己的步伐。

陆七亭握紧手中的马鞍,唯一一条有知觉的腿已经被厚重的盔甲压得麻痹。

他想,他也是一匹只能被x上马鞍的良顺之马了。

路边不知道谁拼尽全力地大吼了一声,“陆七亭!战有名!陆七亭!战有名!”

全场沸然,重复这句口号如同多诺米骨牌一般同声同气地向两边传开,声音响彻凌霄。

陆七亭却迷茫了,他在这轰天的音量里感到无边的悲凉。有一瞬他觉得自己不叫陆七亭,该叫张晓武,曾大扭捏,贺书生,邓铁锤……

他该叫一切埋葬在x沙之下,淹没在刀戟声中,被鲜血洗去痕迹的名字。可最后,人们叫的,只有他陆七亭。

在西疆,他明明有着一整座神威营的兄弟,可进了京,他却觉得自己无比孤独,是无边荣誉和盛名填补不来的孤独。连带着他换不回的废腿,犹如被吹灭的灯火,从滚烫的蜡水到渐渐冰凉凝固的僵y白蜡。

陆七亭吸了口中气,大声吼了一句。

人群太吵,大家没听清将军说了什么,于是离得近的都安静了下来聆听。

陆七亭用尽所有力气,对着苍天,大喊,“我大梁洪福齐天,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人群马上重新沸腾,带着陆七亭的口号,重新远传而去。

陆七亭却在人声中,偷偷的滴落一滴泪。他刚刚看见,有个女儿家手里捧了一大把柳枝,他又想起他做梦都想回去的江南水乡,那儿的每一丝他都无比怀念。可离开淮扬之后,他南征北伐效死疆场,换来的却是一条再也走不回淮扬的废腿。

陆七亭一路率着神威营进宫述职,身后的宫门合拢,碰撞声中他恍惚回到某个篝火夜。

西疆夜寒,他们围着篝火坐得极近,每一个人的脸都被烘烤地通红、g裂。贺书生拿出一管自己削出来的短笛,就着噼里啪啦的火光吹奏,c糙做成的破烂竹笛音色不准,但一席人还是感触颇深。

曾大扭捏更是直接哭了出来,问,“啥歌啊?我想我妈了……”

邓大铁锤作势又要骂他一副娘x样,两只小锤都举起来了,最后又慢慢放下,揩了把眼泪,心酸道,“不知道我家那倆闺女睡了没?”

陆七亭却明白,他从地上捡了根不知是什么树的树枝,在地上的沙地想扒拉着写下些啥,但西疆的土冻y,根本划拉不开,陆七亭索性把树枝扔进火里,对着火光遥想心中所向往之地。

他轻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像说给所有人听,又像说给自己听,“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

***

自那x进宫享庆功宴已经过了两周,宫中倒是给陆七亭赏了一堆东西,但丝毫不提晋职称的事或陆七亭的去留。陆七亭请求前往淮扬的奏章想了十四xy是没有交上去,他心里明白,他怕是既回不了西疆也离不开这京城了。

可皇上还是把他召进了宫中,对着坐在四轮车上的陆七亭寒暄了老半天。他才仿佛漫不经心地提及,“爱卿啊,听闻你还未娶妻?”

陆七亭一愣,回道,“啊……臣多年忙于征战……的确没那个心思……”

但陆七亭马上反应过来,紧接着补充道,“如今臣残躯一副,实在不忍害了人家姑娘。”

皇帝笑得慈爱,言语都是温柔的劝说,“爱卿总得有个人照顾啊……”说完,皇上话锋一转,“你这些年不近女色,朕听闻了一些传言,说爱卿其实爱好儿郎,没关系,朕也能帮爱卿安排。”

陆七亭心下一颤,他知道皇帝什么意思了。这偌大辉煌的宫宇就像一网陷阱,他被罗住后就再也逃不脱了。

十三年为国冒死,换来的却是高堂上无边的猜忌和打压。

“臣……臣不好男色……”陆七亭咬牙回复,垂下的眼睛里满是不甘和恨意,袖子下的手紧握。

“唉,爱卿,朕同你明说了吧。柳家小公子柳杯楫你可知道?贤良貌美,性情淑均,家财万贯,极富盛名,就是因为好男风至今未嫁娶,朕觉得你们真是般配极了,他会照顾好你的。”皇帝说,“若是担心陆家无后的问题,朕定会不让柳杯楫拦着你纳妾或出入勾栏,届时是男是女都尽随你意。”

柳杯楫,陆七亭尚有耳闻。他十四岁离开淮扬前往西疆,恰是那一年,柳家锒铛入狱,上下全部获斩死刑,唯有年未满十四的孩童幸免于难。又过了七年,有人冒死替柳家翻案,一桩沉冤七年的案件终于得以昭昭,一时间帝王家寒了千百忠臣的心。皇帝赶忙把柳家唯一尚存的小公子找了回来,赐以金矿,还为柳家正名,这才平息众怨。

残疾功臣对忠臣遗孤,好一对良配。

好一对永无嫡后的良配。

皇帝坐在高台上,不说话,老练地给够时间给陆七亭进行内心挣扎。

果然,良久,陆七亭说话了,声音低沉喑哑,“臣愿娶柳家小公子,谢皇上。”

皇帝没有说话,仍是笑,似在等他的后话。陆七亭想了片刻,说,“臣还有几个请求,望陛下成全。”

“爱卿但提无妨,朕必竭尽所能!”皇帝整个人都放松了,眼里狡黠如狐的光隐晦地闪耀。

“臣希望有几个人能得到追封,他们为国捐躯,奋勇杀敌,臣恳请他们能得到荫蔽后人的封职。”
/驰宇/
“准。可还有?”

“臣,还想为臣母沈氏请求诰命。”

“也准了。”

陆七亭摸了摸袖子里写完许久的奏章,说,“臣……再别无所求,谢陛下开恩。”

“既然如此,爱卿便退下休息吧。”皇帝斩钉截铁地说,“朕这就拟旨,让礼部择x为你们办婚!”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