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潮》by水辽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冷潮 限
他被费家父子三个人吃定了
水辽

原创小说 – xL – 中篇 – 连载
xx – 现代 – 强制爱 – 骨科
NP

【一受三攻,伪骨科】

漂亮xx受

成熟变态养父攻+高冷偏执哥哥攻+白切黑天使弟弟攻

(娱乐圈背景+穿x校园回忆)

十三岁那年,程朝作为养子,

怯生生的走进了费家别墅。

他不知道,

从那一刻起,他就再也出不来了。
朝朝

1
《C位出道》录制到第一个月的时候,练习生们刚刚结束第二次的公演评比。
当晚结束,结果已经出来了。
有的人喜不胜收,有的人愁容满面,被打扮的精致靓丽的练习生们三三两两的结对而行,准备回宿舍休息或是出去庆祝。
这三个月的封闭训练原本是不允许练习生们离开录制场地的,不过特殊情况下会作为奖励允许他们出去几个小时。
这里离市中心不远,隔两条街就有很多饭店商场,所以大部分名次靠前的小组们都兴高采烈的准备出去吃火锅。
拿了第一的七个人约定回宿舍换了衣服下来集合再一块出门,解散前,程朝忽然开口说。
“我想回去休息,你们去吃吧。”
一句话落下,气氛都凝滞了几分,高昂的兴致陡然落了下来。
个个都是二十左右的年轻人,在一个月的朝夕相处里轻易就打成了一团,更何况公演刚结束,他们的团魂熊熊的燃烧着,程朝又是他们的队长。
所以即便明知他是出了名的冷美人,他们还是大着胆子,热络的劝着。
程朝不说话,垂着眼,长而密的眼睫遮住了眼里的情绪,涂着浅色口红的嘴唇紧紧抿着,像个不留缝隙的蚌壳,无法渗透进一丝一毫的善意。
被劝说了长达十分钟的时间,他似乎有些松动了,稍稍抬起头,天生的桃花眼在眼妆的衬托下明亮又多情,被粉丝们疯狂迷恋的相貌漂亮的简直不像是个男孩子。
他迟疑了一下,正要说什么,忽然瞳孔骤缩,整个人都僵住了,惊悸的目光直直的望向队友身后走来的人。
对方熟稔的和其他人打着招呼,然后极其自然的勾住了程朝的肩头,往自己怀里带了一下,隔开与旁边队友的距离。
他笑的阳光灿烂,脸颊一侧的梨涡显现,配合着染成金色的头发,宛如希腊神话里俊美的天使少年。
“不好意思啦大家,我把哥哥借走啦。”
队友们这才恍然大悟。
“Leo,你不和你们组庆祝吗?这次你们是第二名,也很厉害啊!”
为了出道位而争夺的练习生为了让观众们更快的记住自己,通常都会起一个好记的艺名,当然也有直接使用英文名字的,比如Leo。
Leo和程朝是表兄弟,这是他们刚进训练营就告知大家的事情,所以再亲密都很正常。
程朝听着他和自己队友们笑着聊天,脸色发白,被钉在了地上无法动弹。
浑身的热气都被Leo搭在他肩上的手掌吸走了,宽大的指节用力攥着他脆弱的肩胛骨,几乎要捏碎了。
可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喉咙犹如被扼住,恐惧的寒意从脚底开始往上钻,冻的心脏簌簌发抖。
Leo来找他算账了。
目送着队友们分散远去的背影,程朝茫然的张了张嘴,嘴唇翕动着,牙齿都在打颤。
Leo笑了一下,仿佛卸下了在人前的无害面具,偏过头和他笑着说话,只能被他听到的声音绵绵软软,却淬着阴郁的毒。
“哥哥,你在看谁呢,想找谁来救你走?”
程朝直直的望着前面,很用力,用力到眼前出现了一小团黑晕。
肩上的手威胁的又狠狠捏了一下,他才猛地闭起眼,在眩晕里涩声说。
“没,谁都没看。”
Leo神色晦暗的盯着他,盯着他苍白的侧脸,偏红的眼妆,盯着他发抖的眼睫,一直贪婪的足足盯了一分多钟,盯到程朝承受不住的在眼里聚集了x润的水雾,神情也怯了下来。
他总算达成示威的目的,颇为亲昵的蹭了蹭程朝的脸颊,愉快的宣布。
“好了,我们也去庆祝吧。”
2
训练营的门口停着节目组为出去吃饭的练习生们提供的大巴车,不断有青春洋溢的几人走出来,一边上车,一边新奇的张望着附近的景色。
傍晚的天空像是蛋x流泻,橙暖的光晕吞着渐渐黯下去的光。
在大巴车的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车辆,由于昂贵到离谱的车型和一看就令人咋舌的车牌号,年轻气盛的训练生几乎每个人都要往那里投一眼,羡慕的,嫉妒的,眼红的目光被隔绝在车膜外,可车内的程朝看他们看的清清楚楚。
他被迫跪坐在后座上,不再是Leo练习生的费栗扣着他的后颈,x他抬着头,从后窗的缝隙里看着那群人。
他的身上还穿着华美的演出服,但裤子被剥掉了。
费栗的手毫不留情的揉着他双腿之间的秘密,那条不该出现在男性身上的x缝柔嫩敏感,又太久没被碰过,手指仅仅c暴的揪着xx玩弄一会儿,他的里面就x透了。
涌出来的xx从两瓣xx间xx,又x又热,浸了费栗满手,他用指甲狠狠抠着肥厚的xx,引得程朝阵阵战栗,然后在他的轻颤中将手指捅了进去。
早就被x烂的花x每次进去依然如处子般紧致,烫的要命,x的像发了洪水。
费栗很熟练的用手指奸x他,一股又一股的x水冲刷着他的指节,两侧的嫩x恬不知耻的拼命吮吸挽留着。
程朝的脸很快就红了,发出细弱的哽咽,在镜头面前不善言辞清清冷冷的美人成了在费栗手下发x的小荡妇。
他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深处空虚的痒意快把他折磨疯了,迫切需要更c更长的东西来杀一杀他骨子里的x痒。
“小、小栗,求你了….”
费栗加快了手指的xx,猛烈的动作发出了咕啾咕啾的水声,也把程朝x出了尖叫。
他崩溃的想扭着腰闪躲,但被指奸的快感鞭挞的腰眼酸软,y生生迎来了一波热气冲天的潮吹。
后座的座位上毫不费力的积出一小滩腥臊的xx,费栗意犹未尽的xx手指,着迷的x了x上面水亮的黏液,然后迫近。
锋利的牙齿咬磨着程朝的耳朵尖,勃起的xx紧紧贴着他的股缝磨蹭,却就是不肯进去。
“哥哥,求我g什么?”
傲人的长度使得圆硕滑亮的xx刚好抵住程朝的花x口,c暴的,一下下抽打着泥泞的xx,然后浅浅的xx着,难忍的渴望让程朝放弃了所有的自尊心,哀求声里带着哭腔。
“求你,求你用大xxx我,求求你…”
“是x哥哥的小xx。”
费栗笑了一下,x腔震动,引得程朝的后背也快塌了似的。
不过费栗没再让他重复,因为他也忍无可忍了,猛地挺胯,y的发痛的xx就xx了程朝饥渴的花x里。
他本能的往上一弹,可费栗早有准备的死死锢着他的腰,他就只能在侵入的疼痛与羞耻的满足中发出哀哀的黏腻呻吟。
没给他适应的时间,xxx的很凶,囊袋响亮的拍打着他的xx,又疼又麻,费栗小腹的耻毛也yy的扎着他,痒的程朝想伸手挠。
手腕被扣住了,费栗灼热的气息咬着他颈侧的嫩x,阴冷的声音开始质问。
“哥哥为什么不选我当你的队员?为什么不肯见我?恩?”
这次公演的组队模式是线上投票排名靠前的几个人分别担当队长,然后各自挑选队员。
程朝相貌好,肯努力,又有实力,排名向来都是前三,所以这次也是他先挑的。
他当然不敢挑费栗,在集体训练的时候费栗都敢把他拖到卫生间里捂着嘴x,如果真的成了天天待在一起的队友,他不敢想象费栗会怎么折腾自己。
于是选人那天,他在费栗阴沉沉的目光下选好了队员,y着头皮,一直没敢和他对视一眼。
而之后排练的一周之内,各组都忙的焦头烂额。
费栗几次过来找他都被他躲开了,不知真相的队友也笑嘻嘻的说不能被别的队偷看,起哄把费栗赶出去了。
那时候程朝就知道费栗肯定会教训自己,他也咬着牙做好了准备。
可没想到,他还是低估了费栗的怒气。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