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狂大哥失忆之后》by杜元季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控制狂大哥失忆之后

Original Novel – xL – 长篇 – 完结
现代 – 三观不正 – 强制爱 – NP

青春疼痛文学,第一人称,文笔矫情。
“被养大我的亲哥搞上床后,我决定借助暴娇竹马的帮助跟我初恋私奔。”
天雷狗血,神经病攻,三观不正,设定男性有极少一部分稀有体制的人可以生孩子。
过程NP,结局看走向
(第一次割自己腿x吃,爽点奇怪,可以骂角色,骂我不成)

作者:杜元季

失忆

  周铭失忆了。
  如果是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转述,我的第一个反应肯定是笑笑就过去了,这种稀有情节发生在现实中的概率有多低?反正我是觉得连捉弄人都没多大可信度,特别是发生在这个男人身上。
  但是问题就在于这事儿我是第一亲历人。
  那天我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周铭的病床边看周二老师发给我的告状信息,讲这小子在小学里跟同学打架,把人家小孩打的哭着喊妈妈。我盘算着回来后怎么收拾他,又分神想了下他这到底是随谁,我小时候跟班里同学向来是一团和气,而他另外俩爹,我也着实想象不出他们小时候是什么样子。
  正想着,一抬头,就对上一双盯着我的眼睛,我一愣,随机立刻站起来:“醒了?”
  周铭看着我,没有说话。我跟他对视了几秒,直觉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出来,于是伸手按响了床头的铃。
  医生很快赶到,围着床上那人一通检测,然后问周铭感觉怎么样。他沙哑的回了几句,医生低头在病例本上写了几笔,然后冲我点点头说:“周先生已经没大事了,短期内可能有些眩晕,可以再躺床上观察几天。”
  我把医生送走,然后坐回我的凳子上,微笑着对那人说:“没事就好。”说罢还真情实感的叹了口气:“怎么偏偏就遇见醉驾的呢,真是平白飞来横祸。”
  周铭没说话。
  这人平x里便不太多话,但是对着我通常会多说几句。十几年的相处让我敏锐的感觉到现在这个气氛不对劲,但是我自觉这两x没g什么会挨鞭子的事,至于筹谋许久的那件,虽说一旦被发现免不了脱层皮,但我这还没g呢。
  想来想去只可能是刚才说话的语气不够真诚,不经意间透露出几分言不由衷的意思来惹他不满了。我正想着要不要先人一步跪下承认错误,对面突然冷冰冰的问:“你是谁?”
  周瑾当天晚上八点多才赶过来,这一段时间公司好像本来就事多,周铭出事后所有事都压在他身上更是无法脱身。他进来的时候我正在给自己削苹果,周铭只能吃流食,我也不过是手上做点啥缓解怪异的感觉。见他进来,我仰起脸笑道:“你回来了。”
  周瑾摸了摸我的头,脱下大衣递给一边的佣人,看向病床上躺着的那位:“怎么回事?”
  我将复诊结果转述给他:“医生说是头部撞击导致的阶段性失忆,就是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已经跟医生预约了后续治疗。”
  周瑾拉过我旁边的椅子坐下:“大哥,你现在还记得多少?”
  周铭扫了我一眼,然后淡淡的回答:“我刚刚捅了周瀚文。”
  周瑾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
  我十分好奇这人是谁,于是向周瑾投去询问的眼神,他朝我笑了笑:“是二叔家的小儿子。”
  我早些年还参加周家新年聚会的时候也被许多人面上热情的打过招呼,但我在记忆中搜罗了一番,实在是不记得有这个人的存在。只能记得二叔家有个喜欢装模作样的大儿子,对他记忆如此深刻的原因无他,实在是演技太差。如果说别的大多数人面上还过得去,他就是眼神里的厌恶不屑都能xx来了,偏偏还要装出一副兄弟情深的样子。
  像是看出我在想什么,周瑾道:“你应该没见过他,他近年来不太去亲戚聚会了,”他朝周铭扬了扬下巴:“就是被大哥捅了那一刀之后。”
  我有点意外。
  这些年我几乎没见过周铭亲自动手收拾人,从我被找回来之后他就总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我有一段时间以为他除了我并不会对别人暴力相向,直到有天秦旭告诉我周铭在他哥的场子上让人砍了几个人的腿。
  我这辈子最发狠的时候也就往自己手上割了几刀,还是留有余地的那种。我生来软弱,再绝望时也不想真的一死了之,更别提去捅别人刀子。所以周老大不愧是周老大,他捅自己堂弟刀子的时候我怕不是还在跟邻居小孩一起玩泥巴。
  “一时间想不起来也不要紧,”周瑾牵着我的一只手放在他膝盖上,温和的安慰周铭:“我明天休假,这些年公司的事和家里的事都跟你讲一下。阿朗明天给睿棋请一天假,跟他也讲一下大哥的情况。”
  我嘴上答应着,眼睛看向周铭。他正好也在看我,嘴里字正腔圆的念出我的名字:“阿朗。”
  我感觉十分怪异,但还是嘴上答了一句是。
  周铭看着我,眼睛里涌动着我看不懂的情绪:“我们找回来他了。”
  我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话并不是对我说的。周瑾把我抱在怀里,吻了一下笑着说:“是啊,阿朗毕竟是要回家来的。”
  周铭皱起眉头,静静的看向周瑾。然后我听见抱着我的神经病对另一个失忆的神经病说:“我们现在是情人关系,阿朗已经为我生了一个孩子,希望大哥不要看不起我们。”
  第二x领着周睿棋去看周铭时我不禁有点说不出的怪异感,这一切都拜周瑾那个恶趣味的混蛋所赐。我16岁就跟周铭睡了,这些年下来面对他也大概清楚怎样会惹他生气怎样不会。但是记忆相差十几年所塑造的人相差甚远,现在32岁周老大里的芯也只有14岁,而且根据周瑾所说,他恐同。
  我当时几乎要笑出来。
  我不能明白这人是怎么在十年间克服对同性恋的厌恶并且最终对自己未成年的弟弟下手的,之前我一直认为禽兽生来就是禽兽,后来发生的事不过是撕破伪装的表象。现在却突然得知这些,只能再叹一句自己真是倒霉。
  周二有点拘谨的跟在我旁边,脸上还贴着昨x被我黏上的创可贴。他有点忐忑的问:“爸,大伯真的不记得我们了?”
  我敷衍的恩了一声。然后听到这小子又高兴起来:“那是不是以后他也不管我了?那我周x就要出去和朋友出去吃冰。”
  我笑眯眯的答道:“那你最好是祈祷他一辈子都记不起来。”
  周二蔫了下去。
  我看了他一眼,不免觉得神奇。周铭其实不太管他,他在家里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我在一起。但是周二就是怕他,没有缘由。
  话说回来,真正被周铭拉扯起来的人是倒不如说是我。整个童年的尾巴和叛逆的青春期,我做出的每一个重大决策都受到他的g预。十几岁时我喜欢上往外跑,有次因为跟同学喝酒被抓,周铭穿拿鞭子抽了我一顿,之后我被罚在院子里跪了一整晚。
  那天周瑾就站在旁边看着,显出一个正常家长那样担忧的样子。那时候我还小,被周铭打了觉得委屈的紧,是以每次被收拾了都会靠周瑾更近一些。直到几年后才慢慢明白过来,这两个人明明就是一丘之貉。甚至周瑾还要更恶劣一些。
  所以我不会真的傻到以为周瑾打算趁着周铭失忆将他out出局,大抵只是想从失忆的兄长身上找乐子罢了,毕竟想让冰块儿似的周老大吃瘪机会难得。多年前我走投无路时尝试过用笨法子离间他们,结局不怎么愉快。也不对,应该是只有我自己不愉快,周铭虽然是一贯的不辨喜怒,但周瑾却是被我逗的开心的很。
  听闻双胞胎之间总是有心灵感应,我不清楚他俩是不是也有这种恶心兮兮的东西,但就神经病程度来说显然是平分秋色。
  我进去的时候周瑾拿着平板在跟周铭讲事情,见到我,周瑾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把周二招到床前,笑道:“睿棋,来跟你大伯打声招呼。”
  周二乖乖的叫了声大伯好,便站在一边当他的摆设。周瑾于是笑道:“睿棋性格和阿朗小时候很像,长得却是更像我。”
  我站在一旁听他信口胡扯。事实上周二长得和我们三个都不太像,一眼就能看出父母长相影子的小孩确实有,但周二明显不是这种。我还记得周二四岁左右的某天,周瑾突然在吃饭的时候说“这孩子跟我和大哥长的都不像呢。”然后那天晚上在床上兴冲冲的x我说到底是跟谁生的野种。
  而我们彼此都明白按生产x期推算回去,我那一个月都因为跟他们吵架被关在家里。
  周铭看了小孩一眼,然后慢慢的皱起眉头。我从他身上看出一点矛盾的反感,这感觉实在是稀奇。
  周瑾站起来签起睿棋的手,冲周铭笑道:“我带睿棋去买他想要的玩具。本来说好的是要和阿朗一起的,但是大哥刚刚醒来,还是让阿朗留下多陪陪你吧。”他走过来,低下头同我换了一个深吻。我余光看见周二从捂住眼的指缝间偷看,推了周瑾一把,将嘴角牵出的银丝擦掉。后者笑嘻嘻的亲了我右脸一下:“晚上见,宝贝。”
  于是卧室里只剩下我和周铭。
  我搬了个凳子坐在他床边,叹了口气:“大哥还记得多少关于我的事?”
  周铭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回答:“你五岁的时候被妈妈抱出去,然后失踪了。”
  我愣了一下。
  我被找回来后听的版本一贯是保姆做不好事情生了歹心,一气之下抱走了我这个周家小少爷卖给了人贩子。而这个故事第一遍正是由眼前这个人讲给我的。
  当年20岁的周铭和现在这个14岁芯子的周铭,为什么说的不一样?
  我还没有想明白这中间的弯弯绕绕,就听到周铭突然问我:“你真的喜欢周瑾?”
  我纷杂的思绪一瞬间停止。
  眼前这人,我所有痛苦的起源之一,此刻正严肃的看着我,淡淡的说:“你不需要撒谎,不喜欢就直说。”
  我有点想笑,与此同时还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有一个少年在愤怒的大叫,掀桌子,砸碎屋子里所有能砸碎的东西,在黑暗中恐惧的流g眼泪,然后哽咽的向施暴者道歉。
  就在这个卧室里。
  我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对,我爱他。”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