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湿爱情》by青葙今天更文了嘛txt百度云小说全文阅读

🈲xL°《潮x爱情》

=๑高x xx 1v1 he ๑=
很乖很好的弟弟攻x很坏很惨的xx哥哥受骨科(同母异父?)
“你的水都流出来了,弄的到处都是。”他皱着眉,看了一眼他们交合的地方,看见x口被撑成浑圆的样子,含着自己狰狞的性器,入眼全是充血的红色。“怎么堵不上啊?”

梅雨季
林渔一点也不害怕,他激动地发抖

江南进入了炎热夏季独有的梅雨季,潮x闷热的天气将这个人口不多的小镇紧密笼罩。像是一张细密的网,让生活在其中的每个人都感到不适和窒息。
窗外雨哗啦啦下了好几x,今天也是如此。还未到放学的时间,天就阴沉的好似打翻了一整瓶墨汁,气压低的让人觉得呼吸都困难。豆大的雨珠噼里啪啦砸在透明的玻璃上,混进教室内吵闹无比的声响。x稠粘腻的空气从外面一点一点渗透进来,又一点一点将坐在窗边的林渔吞噬。
他视线没有聚焦,虚无地盯着窗外的一颗树看。
今天不过是夏x里普通的一天,距离他的高考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
大家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假期开心,送走了上一批高三的学生,他们这一届便成了学校里最大的。
趁着升学的压力还没有压在他们肩上,所有学生都笑着,闹着,商量着该如何度过这个宝贵的夏季。
只是这些都与林渔无关,他在班级里没有朋友,也不和别人讲话。在其他人眼里,林渔就是个怪胎。柔软的头发软啪啪地在他的头顶趴着,过长的发尾贴着他的脖子,翘起细微的弧度。他从来不打理他的形象,刘海胡乱地垂下来,遮住他的额头和半只眼。他从未参加过任何集体活动,体育课也只是安静地坐在x场上,像个精致的玩偶。
他的眼睛其实挺漂亮的,但是里面一直冷冷的没有温度,如同一面上好的镜子。外头是什么样,映在林渔眼里便是什么样子。镜子不会有波动,只会给你最简单最无趣的反应。
林渔个子还算高,就是瘦的厉害。夏天一穿短袖,两只瘦兮兮的胳膊就在半截袖管里荡来荡去,显得袖管空的厉害。他的皮肤白,不似班里男生那般,晒几天就泛黑。他腰细腿细,胳膊也细,又因为古怪的性格,高一的时候没少被同学欺负。
那帮男生把林渔的书包扔进便池,嘻嘻哈哈看他垂着眼去捡x透的书包。林渔不生气,也不反抗,反而让那群男生觉得无趣。他们又扔林渔的作业,在学校里散播他的谣言,说他娘们儿兮兮,一看就是被gxx的。谣言传进林渔耳朵里,他只是慢吞吞咽了口口水,然后头也不回地进了教室。
后来那几个男生又把他堵进厕所,把他头的摁进洗拖把的洗拖把的水池里,用水淋他的头。又扇他巴掌,把他踹倒在地上,要去扒他裤子。那是林渔第一次反抗,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脑好像一瞬间坏掉了一般。巨大的恐惧要将他捏死,他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自己身子藏着秘密,是丑陋的,不堪的。从小母亲的话又响在他耳边,将他层层包起来。
你是畸形的,你是我们的耻辱。你要藏好了,谁都不能看见。
你是丑陋的,你是我们的耻辱,耻辱,耻辱……
他只听到如鬼魅般的声音,林渔忽然流了泪,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看见自己手里拿着水池上修理工留下的一个扳手,地上躺着个男生。
血流了一地,流到了他脚下。
后来呢?后来……林渔忽然不想去想了,他收回自己的视线,沉默地整理好了自己的书包。
外面还在下雨,他没撑伞,慢慢地在路上挪。他溅起许多泥水,将他的裤子弄的很脏。不过林渔不是很在意,反正他本身就是脏的,外表再怎么光鲜亮丽也遮掩不住他的身体。
路过超市的时候,林渔停了两秒。
最后他还是拐了进去,在x仄的小超市给自己买了一块三块钱的蛋糕,又在柜台拿了一盒避孕x。
今天是他十八岁生x,不过没人记得。但这样也好,林渔就着雨水吃自己给自己准备的廉价生x蛋糕,他猛地踩进一个水塘,溅起几个泥点,接着往家走。
蛋糕一点也不好吃,林渔吃了一口就扔掉了。
他回家后,浑身都x了,衣服黏糊糊地粘在他的皮肤上,很不舒服。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将书包放在了沙发上,停顿了一下,又把书包里那盒昂贵的杜蕾斯掏出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
家里很黑,没开灯,所以没人看到他眼里诡异又躁动的光。
就是今天了,就是今天了。他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今天。
林渔一点也不害怕,他激动地发抖,像是磕了药的瘾君子。
七点十五,门响。
林渔坐在沙发上,呼吸发颤,他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发出激动的笑声。
“哥?”声音从门口传来,接着是悉悉索索的换鞋声音,“怎么不开灯?”
林渊提着蛋糕从门口进来,开了灯,瞧见他哥,露出个腼腆的笑。
“今天是哥十八岁生x,我放学去蛋糕店排了好久才买到的蛋糕。”
少年的声音里是藏不住的害羞和开心,林渔停了呼吸,捏扁了口袋里的盒子。
“阿渊还记得哥的生x啊,哥很开心。”林渔收了所有的躁动,换上最体贴最温柔的笑,走到餐桌边。“一起过生x吧。”他跟林渊说。
接着他们像所有普通的兄弟一样,围着桌子点了蜡烛,许了愿,吃了一个四寸的蛋糕。x油很腻,让林渔胃里难受的想吐,但他还是坚持吃完了。
林渊笑的很开心,同他讲假期的安排,又说学习的压力。他的成绩没有林渔好,甚至连林渔的四分之一也比不上。
林渔就安静地听,做一个耐心温柔的好兄长。
x油化在嘴里,看着对面林渊的笑脸,林渔捏紧了手里的勺柄。他甚至想,要不算了吧,看在他还记得自己生x的份上,要不今天就算了吧。
尽管,尽管他做错了很多事,但今天至少他是在自己身边的。
“哥?你在想什么?”林渊塞了一口蛋糕,含糊着问。
“啊?”林渔回神,不着痕迹地松了手,“没什么,阿渊刚才讲了什么?”
“我说,学校,学校有个女生今天跟我表白了,我也,我也挺喜欢她的。”
少年的声音变得低沉又羞涩,白皙的脸庞泛起淡淡的红晕,好似陷入了热恋。
林渊絮絮叨叨地跟自己哥哥讲着青春期少年的懵懂情愫,因而忽略了对面林渔一瞬间变了的脸色。
嘴里的蛋糕忽然变苦了,冰冷的蛋糕堆积在他的胃里,反胃感一股脑涌上来。
因为一个蛋糕而生出的怜悯心全数消失,林渔看着对面的弟弟,想着自己果然不能放过他。可他面上却露出恰到好处的笑容,完美的没有一丝裂分。
“阿渊,现在还是该好好学习的。”
林渊咽下嘴里的蛋糕,露出个不好意思的笑。
“哥你想什么呢,我也没说要和她在一起啊!”
林渔也跟着笑了下,没再说什么。
蛋糕吃得很快,吃完后林渔趴在茶几上写作业,林渊就在一旁闹腾他,闹了一会儿嫌自己无聊,又开了电视看起了电影。
晚上十一点,林渊喝完了杯子里的冰镇果汁,和哥哥说了晚安,钻进了自己房间。
五分钟后,他觉得身子又些热。他想或许是空调温度低了,x梅天又闷热,便爬起来调低了两度空调的温度。
十分钟后,身子燥热更甚,林渊甚至觉得自己的嘴唇已经g燥起皮,全身像是被扔进了火炉里,滚烫的温度从骨缝里漫出,一路烧到他的小腹。
他终于觉得不对劲,可为时已晚。
高热烧毁了他的理智,剥夺了他的视线。林渊听见门响,细微的脚步声,平缓的呼吸声,和淡淡的体香。
“阿渊今天还没给我生x礼物呢!”熟悉的声音在林渊耳边响起,温热的鼻息浇在林渊发红的皮肤上,激起他心底更深切的渴望。
“阿渊会爱我吗?会一直在我身边吗?”林渔自顾自地说,脱掉自己的睡裤,又拖了自己的上衣,支棱着细瘦的腿,坐在了自己弟弟滚烫的身躯上。
林渊心下大惊,他挣扎着想去推身上的兄长。他不懂一向温柔的哥哥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们可是亲兄弟,还是两个男的,这可是乱伦啊!
可下一秒,林渔就拉着林渊的手,隔着xx碰上了自己最为隐秘的地方。
那是一条细细的缝,瑟缩着,烫了林渊的手。
“哥…你放开我…我们…我们有话好好说…你…”林渊脑子一片糊涂,却也勉强知道自己摸到了是什么。他不敢睁眼,浑身没力,因为现在只消轻轻一个火星,就能将他全部燃尽。
他试图让兄长放过自己,他已经被自己的哥哥推在了悬崖的边上。
“阿渊。”林渔看着被情欲折磨的弟弟,眼里闪着不正常的光。他浑身颤抖,激动地几乎要流泪,声音却温柔平静的可怕。
“永远不要离开哥哥啊,不然我会死的。”
他低下头,将林渊没说完的话,带着那些滚烫的气息,全都吃进了自己嘴里。
窗外雨声大作,新一轮暴雨又来了。
林渔没有拉住林渊,他笑着,满足着,在这个潮x的深夜,与自己的弟弟一同沉入了欲望的深渊。

209152664此处内容已经被隐藏,请输入验证码查看内容
验证码:
请添加QQ,回复“dd”解锁隐藏内容。QQ搜索“209152664”或者QQ扫描右侧二维码都可以添加QQ。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