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想逃》txt百度云全文阅读by 彩虹糖

内容简介
追他的时候,曹梦玉说“你注定是我的,别想逃出我手心”

后来,他把她囚禁起来,说的也是这句话。

1V1 狗血剧情 练习炖x

高x1V1都會甜文

【修文版本】全文-九万字 <别想逃(彩虹糖)|PO18臉紅心跳

《别想逃》
文/彩虹糖
1.绑架
曹梦玉被绑架了。
她原本准备去绘画班接曹小北,刚走到车库,就被人从后面抱住,一块x漉漉的布捂上嘴巴,下一秒,她就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是在一间空荡荡的房间里,什么家具也没有,人倒是躺在柔软的床垫上。曹梦玉没有被绑着,她看了一眼门,猜想应该是锁上的。
她慢慢坐起来,头还有点疼,身上也没什么力气,踩到地板上的时候脚软了一下,曹梦玉走到窗边,窗户无法打开,她向外看,看到群山连绵。
这应该是一x独栋,花园里景致很好,看得出来是有人精心打理的,曹梦玉完全摸不到头绪,她的社交范围内应该没有住得起别墅的绑匪朋友。
她的包不见了,身上穿着睡裙,曹梦玉转身打量房间,看到正对着床的那面墙上有一个摄像头。
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她抱着双臂走过去站到摄像头下,问,“你是谁?”
无人应答。
曹梦玉站回到窗边,她不能确定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愿不是很久。
绘画班的老师是她的高中同学,绝对不会把孩子给陌生人带走,等她联系不上自己一定会报警,曹梦玉仔细回想自己被绑走的地方是否有摄像头。
直到暮色降临,仍然没有人理她,曹梦玉没能找到防身的东西,唯一的床还是实木的,徒手根本拆不开,她连鞋都没有,想把摄像头砸下来也够不到。
囚禁,性侵,曹梦玉大概想到了自己的结局。
曹梦玉靠墙坐在地板上把脑袋埋在膝头,如今她也没有别的家人,四年前,父母双双遭遇车祸,母亲没能抢救回来,父亲全身瘫痪,两个月前去世,她只担心小北……
如果她也死了,小北就真的没有一个亲人了。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突然传来声音,曹梦玉站起来警惕的看着门,没动静。电流刺啦刺啦的声音短暂响过,然后传来一个小孩的声音。
“妈妈在哪?”
曹梦玉起身扑过去对着摄像头大喊,“小北!小北!我在这里!”
她没抱希望,结果却听到了小北的回答,“妈妈,妈妈,你在哪?小北看不到你”。
曹梦玉深呼吸几下,尽量温柔的说,“小北,你在什么地方,身边有人吗?”
小北过了会儿才回答,“在吃饭,叔叔在”。
曹梦玉把眼泪憋回去,问,“乖,你认识这个叔叔吗?他叫什么名字?”
再无回答,房间安静下来。
没人再理她,摄像头那边也没再传出任何声音,曹梦玉绝望的坐在墙角摄像头的视线盲区企图找一丝生机。
凌晨,门轻轻打开,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默默走到墙角把曹梦玉抱起来放在床上。
曹梦玉睡熟了,大概哭了很久,眼皮都是红肿的,他伸手摸上女人的脸颊,良久,说,“这次你可逃不掉了”。
他在曹梦玉身旁坐了许久才起身离开,门关上之后,曹梦玉翻了个身把脸埋到枕头里缓缓睁开眼睛。
林宗!
曹梦玉看着紧闭的房门,低头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多年未见的前男友突然出现,还是以绑匪的身份出现?无暇去猜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曹梦玉看到一旁放着的餐盘,她饿了。
水果牛x面包,她吃了很多,再次睡去的时候,真的睡着了。
林宗换了睡衣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曹梦玉在吃东西的画面,他知道她醒着,浑身绷的跟什么似的,这会儿倒是放松了。
知道是他就放松了,不怕了。这个认知让林宗不爽。
不爽极了。
2.林宗
曹梦玉是在大学认识的林宗,那时候,林宗身边有个秦真真。
秦真真是千金小姐,学校里好几栋楼都是她父亲捐赠的,他们是学校里最有名的情侣。
秦真真不允许任何女生打林宗的主意,传闻曾经有一个大一的学妹不知死活半夜追到林宗宿舍,一周后,那个女孩退学了,听说她被学校修体育馆的工人强奸了。
还听说秦真真和林宗青梅竹马,就连他们在校外同居的公寓都是秦真真父亲买的,林宗是秦氏集团的准女婿。
曹梦玉才不信这段金玉良缘,她亲眼见过林宗课余时间打工,她还知道林宗在校外自己租了房子,就在她做兼职的服装店附近,有一次她下班回宿舍,看到秦真真追着林宗过来,林宗很疲惫很不耐烦。
狗屁情侣!
曹梦玉喜欢林宗始于皮相,后来关注他多了,又对他的品性产生了认同。又帅又有能力,就是她的良配!
曹梦玉越想越觉得这样的机会一生就一次,错过会天打雷劈,于是她开始高调追求。
她公开追林宗的第一天,宿舍就被砸了。电脑碎成了渣,衣柜里被倒满了厕纸和用过的卫生巾,床铺也被弄得脏兮兮,曹梦玉在管理员那看监控,来宿舍捣乱的几个女孩都不认识。
曹梦玉没去找她们,她扔了所有的衣服和床单在室友床上挤了一宿,然后第二天去拦截林宗。
秦真真陪在旁边,曹梦玉拿照片给林宗看,秦真真似乎还紧张了一下。
曹梦玉笑了,她遗憾的说,“不好意思啊林宗同学,我的衣服都被毁了,这个月生活费也花完了,等我买了新衣服我再来漂漂亮亮的见你哦”。
林宗从头到尾没说话。
宿舍再没人来闹过,室友们长了心眼,不说暗号不给任何人开门,当然曹梦玉暂时也没东西可以糟蹋。
曹梦玉算小有储蓄,家里给的生活费不算多但也足够,她节省着,又从大一开始做各种兼职,大三的时候她已经存了七万。大学生没电脑不行,曹梦玉新买了一个。
她那会儿已经不打零工了,但为了弥补电脑的损失,她接了饮料销售的兼职每周末在沃尔玛门前卖加多宝。
一起兼职的都是在校大学生,一共五个人,曹梦玉和大家一起去商场卫生间换短袖百褶裙,其他女孩都背着书包来装自己的衣服,曹梦玉只背了一个小小的熊猫斜挎包装手机,出来的时候曹梦玉看到秦真真和她的狗腿子正在逛街。
场督看上她的包,让她负责收钱,促销的事一概不管。她的薪水是一天80,夏x的加多宝还是很好卖的,客流量很大,曹梦玉收钱收的手都酸了,七点下班,其他女孩换了衣服先回家。
沃尔玛这边要连续做四周,曹梦玉的工作唯一的KPI是不要收假钱,她有经验,这样大型的活动是可以允许一定比例的假钱损失的,一两百不会让她们这些小时工赔。
多了就不行了。
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突然来了好多客人,零售的,批发的,连场督都忙得算不过来账了,六个人连环给曹梦玉给钱,要找零,一个比一个催得急,当天下班的时候,曹梦玉收到一千块假钱。
当场被开除,工钱一分没有,还要赔三百。
“真的很抱歉,不过我做销售还是可以的,下次有不收钱的兼职还请多考虑我啊”,曹梦玉说。
场督也笑了,“行,这也没办法,要是一两百就算了,金额太大,这一天算白g了”。
曹梦玉去商场换衣服交还,出来洗手的时候被一个女孩拦住,秦真真的走狗之一。
“贱人,别再打林宗的主意,未来秦氏集团的接班人可不是你这种穷鬼能高攀的!”
曹梦玉没说话,挤了洗手液搓出泡沫打开水龙头,女孩还要骂,话未出口曹梦玉掬了一捧水直接泼到对方眼睛上,女孩尖叫一声捂着眼睛找水龙头,曹梦玉扯住她的手把人按到洗手台上恶狠狠的说,“好好的人不做,非要给秦真真当狗,秦真真上完厕所是不是不擦xx让你xg净啊?”
出来之前曹梦玉把那女的关在了卫生间,那女的一直哭着喊救命,曹梦玉都无语了,卫生间的门又不能从外面反锁,吼个屁!就这还敢逞凶?
她还完衣服去坐公交回学校,下车的时候远远看见林宗和同学在一个酒吧门口站着,曹梦玉跟了进去拉住了林宗。
她把他拉到一个角落,跟他说,“你女朋友害我丢了工作还损失了三百块,加上之前的事情,我都损失好几千了呢”。
林宗笑了,问,“所以呢?”
曹梦玉笑了,凑到他x前扯着他的领口说,“你得赔偿我的损失”。
林宗扯开她的手腕要走,曹梦玉拦住他,“你还没赔我损失呢?”
“哦?是我害你丢了工作还是我砸了你宿舍?”
“可这都是因你而起啊”
“你自找的”
曹梦玉拉他的手重新贴上去,“我不管,就要你赔”。
林宗不说话,看着她,曹梦玉踮起脚圈住他的脖子一点点靠近,林宗没拒绝。
初吻的味道好极了,薄荷香气。
“一吻千金,林宗同学,你真贵!”
3.秦真真
在曹梦玉看来秦真真唯一的优点是没有长一张无辜的傻白甜脸,她的刻薄和傲慢明晃晃的写在脸上。曹梦玉承认她是个美女,但她不是招人喜欢的美女。
秦真真对她的迫害从未停止,小打小闹都还阻止不了曹梦玉,对曹梦玉来说重要的事是赚钱,学习,和林宗。其余都是调剂。
父亲要她毕业后回家工作结婚,不许留在大城市鬼混,她是独生女,肩负养老重任。
她从未被催过婚,还没到年纪。但她已经被催着生一个姓自己父亲姓氏的孩子传宗接代。
曹梦玉不做工具,怎么也要毕业前签下工作单位。
林宗好像已经在秦氏上班了,不怎么经常出现在学校,学校里看不惯秦真真的人多了去了,很多人还会热心的帮她盯梢,只要林宗一出现她肯定知道。
她给林宗每天都发短信,林宗从不回复。
曹梦玉每晚在服装店工作,她通常在寝室熄灯前半小时关门回学校,那个时间校外还很热闹,学生很多,这天回去的路上,她被几个女生拦住了路。
曹梦玉第一次被人围殴,脸上倒没怎么受伤,就是跌倒的时候撞到一个石头磕破了嘴角一直在流血。
宿舍关门了,曹梦玉叫阿姨开门,阿姨骂骂咧咧教训了五分钟才出来开门,看到她那样子也吓了一跳马上要联系辅导员。
“不用了,我自己摔倒了”
阿姨不放心又把她送回寝室交代室友们照顾。
曹梦玉洗了澡出来拍了一张照片,说,[好痛哦,下次见面要补偿我]。
林宗破天荒回她短信。
他说,自己蠢要惹祸上身就不要期待别人救你。
曹梦玉问,如果我非要你补偿我呢?
林宗没回。
过了几天她在学校见到了秦真真和林宗,他们并排走着在说话,看到曹梦玉秦真真居然来打招呼,邀请她参加自己的生x聚会,就在校外的一个KTV。
曹梦玉说行,抬起下巴把自己乌青的嘴角和身上的伤口展示给林宗看,林宗什么反应也没有。
生x当天,曹梦玉在宿舍洗头,蓝色洗发水挤在手心从发尾开始揉搓,几秒钟后,水池里掉满碎发……
她戴着帽子去理发店打理,她本来发质就蓬松爆炸,剪短了之后整个炸毛了,店员都憋不住笑了,曹梦玉大哭。
秦真真的生x聚会在五点,她要做软化拉直,又要修剪发型,赶不及的,发型师笑完之后很内疚,再三保证一定给她弄个漂亮俏皮的发型。
齐耳的短发,没多好看,但还能看,冷静下来之后曹梦玉庆幸自己没有跟从前一样从头顶开始洗头发,地中海也好,光头也好,她都受不了。
六点半,曹梦玉去KTV赴约,在大堂看到了林宗,她走到他面前,问,“我是不是变丑了?”
林宗愣了一下,问,“头发怎么了?”
曹梦玉撒娇,“有人给我的洗发水加了东西,我差点变成秃子了~”。
林宗叹口气,没说什么,曹梦玉抬脸撅着嘴巴迎向他,说,“亲一下”。
林宗把她推开,迈步走了,走出去两步,他又回头,说,“回去”。
4.烦我吗?
曹梦玉应该回去的,但她没有回去,她去了包厢,秦真真当着所有人的面问林宗是不是很烦被她纠缠。
所有人都期待林宗的回答,秦真真拉他的袖子使了力气暗示,林宗看了一眼期待的真诚的可怜的曹梦玉,他说,“被人纠缠的确很烦”。
众人起哄,秦真真颐指气使,她说,“曹梦玉同学,x足别人感情可不是什么好品质,以后不要自讨没趣了,你可以走了”。
曹梦玉的委屈冲到了嗓子眼,她噙着泪看了林宗一眼,然后转身跑了。
一个半小时,曹梦玉等了一个半小时,林宗才出来。曹梦玉站在原地不动,林宗看到她愣了一下然后走过来拉着她走到楼道口,关上门就吻了上来,他咬上曹梦玉的受伤的嘴唇,曹梦玉疼的脸都皱在一起了还不放开,伸出舌头x他的牙齿。
林宗放开她的唇含住她的舌头吮吸,好一会儿才放开他。
“够了吗?”,他问。
曹梦玉笑得牙花子都裂开了,她扑上去又亲了一口,说,“够!”
林宗也笑了,他摸上曹梦玉胳膊上的淤青,眼神幽暗。
“不疼”,她说。
“这是你的初吻吗?”,曹梦玉问。

——阅读全文加微信:potxts,回复“小说名”获取资源——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